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美国那场“韭菜革命”,到底谁赢了?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打到最后,谁会赢?
这是一场史诗级美国“韭菜”大战华尔街。美国股市中,这些过去被大资本机构割了一茬又一茬的散户们,在那些代表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做空这些年轻散户们“坚守”的几支公司股票后,年轻的“韭菜”们选择了“血战”到底。

这一幕令很多美国媒体直呼难以想象,也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美国股市大跌也被认为与散户抱团击退华尔街那些对冲基金有关。但是,美股“韭菜”血洗华尔街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1月28日晚间,华尔街那些资本精英为了止损,把网线拔掉,把股票代码清除了。这相当于无耻地跳出来,进行人为干涉,帮助对冲基金打击“韭菜”。

在这场对抗背后,在“占领华尔街”运动发生10年后的今年,美国爆发的一场“血洗”华尔街早有其必然性。

因为美国的普通民众对这个国家的精英和社会制度的不满,已经到达一个顶点。

1

1

还是先简单回溯一下这场“大战”的起因和经过。

这一切要从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 stop简称GME)说起。

这个公司对美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来说,有着十分特殊的影响。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小去“游戏驿站”实体店买游戏盘长大的。所以,他们对这家公司有着自己的美好回忆,也寄托着一份情感。

可能他们脑海里至今还记得,自己儿时当一款新游戏出来,圣诞节前父母排队,抱着游戏回家,作为礼物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但是,在现在互联网科技越来越发达,更多人在网上玩游戏的情况下,越来越少的人会去实体店里买实体游戏。所以,过去几年以来大多人对“游戏驿站”都不看好。股价从2016年的28美元,一路跌到19年底的3美元多。

由于这家公司业务并不好,2019年还亏损了近8亿美元。到了2020年夏天,游戏驿站的股价,还徘徊在5美元左右。不久前,这家公司管理层试图改变传统销售模式,启动互联网线上销售。于是股价逐渐上升,到2020年最后一天,股价在18.84美元。

但是,决定美国金融和股市走向的华尔街资本认为,这家公司的股票不值这个价位,可以做空套利。“嗅觉”敏锐的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挣大钱的绝好机会,于是大幅做空,押注游戏驿站价格会暴跌。

就在“游戏驿站”被逼的快要破产,面临退市的情况下,美国论坛上的一些网友们看到了这些华尔街空头机构的恶劣操作,为自己曾经的“精神寄托”打抱不平,于是开始鼓励同是散户的大家买入“游戏驿站”的股票和期权。

周二,该公司股票收涨92.71%,报147.98美元。周三收盘,再次大涨133.13%,最新股价达344.99美元。而在1月12日,其收盘价还仅为19.95美元,短短10个交易日上涨了16倍多。

根据S3 Partners的数据,截至周二,“游戏驿站”的空头亏损超过50亿美元(约323亿元人民币),其中周一和上周五分别亏损9.17亿美元和16亿美元。

在这些对冲基金遭遇失败后,华尔街那些更高层级的精英出手了。散户们经常用的股票交易应用软件“Robinhood”1月28日由于限制GME等股票交易,等于在关键时刻“拔了插头”,成为众矢之的。而据美媒Axios披露,Robinhood拥有大量的和政坛人脉的代理人。

所以,一切都不奇怪了。

1

2

关于不顾吃相“拔插头”的事情,已经在美国内部引起巨大争议。

一直以“美国千禧一代草根代表”形象出现的民主党激进派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欧·科尔特斯说,“这是无法接受的。现在,我们需要了解更多有关Robinhood 软件决定禁止散户投资者购买某些股票的内情,因为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则可以自由交易自己认为合适的股票”。

科尔特斯正好是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成员,她认为,如有必要,将支持就此举行听证会。对“拔插头”的调查不应仅限于Robinhood,因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而共和党那边,也有民众表示应该就“拔插头”事件召开听证会。因为共和党一些议员代表的也是失落的底层,他们是反对华尔街大资本的。

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说,大型科技公司、政府和企业媒体,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行动起来,开始合谋保护他们在华尔街的对冲基金伙伴。伙计们,这就是操纵系统的样子!

显然,民主党和共和党一些人罕见地在这个问题上有着而共同立场,因为他们为了能连任,必须要为身后的群体发声。

其实关于华尔街,看过好莱坞影片《华尔街之狼》的人都应该有些感触。小李子扮演的主人公,从无名之辈到在华尔街的纸醉金迷,3分钟能挣几千万美元,花钱也是大把大把。贪婪、金钱和毒品成为了他们生活的象征。

但是,他们只是华尔街里稍微高级一点的“打工人”。与那些坐在更大的金融机构里呼风唤雨,制定华尔街“游戏规则”或者根本不顾规则的人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就拿突然“拔插头”的Robinhood软件来说,其公司的首席法律官丹尼尔·加拉格尔(Daniel Gallagher)于去年加入公司,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专员;2019年中Robinhood聘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幕僚长卢卡斯·莫斯科维兹(Lucas Moskowitz),负责公司的监管和政府事务。

而Robinhood不只是在“游戏驿站”事件中唯一拥有深厚政治人脉的公司。

为“游戏驿站”股价暴涨的最大损失者之一、百亿美元对冲基金Melvin Capital,提供紧急现金注入的另一家对冲基金Citadel,在2019年和2020年,向美国新任财政部长耶伦支付了81万美元的演讲费。

Chamath Palihapitiya,在这次呼吁散户们联合起来对抗华尔街“大户”的过程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因为在美国这些“韭菜”眼里,他是“巴菲特”式的人物。

他来自贫民窟,小时候通过申请难民签证,从斯里兰卡好不容易前往加拿大,在加拿大名校滑铁卢大学念计算机系,之后在Facebook做过高管,后来通过打拼,有了自己的几百亿美元的基金。

他不但很懂社交媒体的玩儿法,而且反传统、反建制。

在就这一事件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采访时,Chamath代表“韭菜”对华尔街那些机构发出了“灵魂抨击”:

第一,为什么对冲基金、投资机构损失几十亿美元是就是损失,能引起媒体和舆论的关注,而之前散户们损失几十亿就不算损失?散户以往被这些做空机构“割韭菜”的时候,怎么没见有人这么质疑过呢?

第二,华尔街上的那些大机构和对冲基金,根本就不看基本面来买卖,凭什么他们这种做法就可以不受到指责,而散户不看基本面来进行交易就要被指责?

第三,华尔街机构天天利用散户不能用的工具,对冲基金只开放给大户投资而不开放给散户。现在散户赚钱了就不满还要限制散户,有这个道理吗?

最后,Chamath还点出了“华尔街的秘密”——那些对冲基金靠着10亿美元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亿美元的杠杆,这是散户根本就没有的优势,于是“韭菜”们被收割。华尔街就靠着秘密,靠着相互之间勾肩搭背来垄断投资市场。

3

今年1月6日,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令美国难堪,令世界震惊。

21天之后,美国金融市场的“韭菜”们,携手奋起反抗,血洗了一把华尔街。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其实,从底层民众对现状的严重不满这个角度来看,两者是有联系的。美国不少普通民众对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精英的贪婪以及现行社会制度的不满,已经到达一个顶点。

首先,美国在新冠疫情中的糟糕表现,让富人变得更富,数百万普通人陷入贫困,社会不平衡进一步加剧。

CNN的文章称,根据美国政策研究所和美国税收公平协会1月26日发布的最新报告,2020年3月以来,美国亿万富翁们拥有的财富总计增加了1.1万亿美元,增幅接近40%。

而据芝加哥大学和诺特丹大学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20年下半年,美国贫困率上升了2.4%,有800多万美国人陷入贫困。失业率从3.5%上升至6.7%,尤其低收入人群生活受到巨大冲击。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分析指出,美国富人财富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金融资产,尤其是股票上涨的推动。那些持有大量股票证券的家庭,随着美国股市上涨赚得盆满钵盈,而底层家庭只能望洋兴叹。

其次,社会的不平等正在加剧,吃不饱饭、无家可归者数量激增。

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就越来越严重。还记得在2011年9月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吗,距离现在已经十年了。当时因为许多大公司濒临破产,导致美国经济萎靡不振和失业率居高不下。许多人以此,来表达对美国政治经济精英的不满。

抗议青年们意欲透过“占领”本身,形成一场对美国社会体制反思的运动。但是,他们发现十年后依旧如此,令人感到不安的不平等危机正在加剧本。美国的债务已经达到顶峰,但是为了缓解经济压力,不断印钱搞经济刺激。

虽然那些底层民众得到了补贴,但是他们手里的钱变得更不值钱,即便手里有一些存款,那点利率却根本跑不赢医疗费用的通胀、教育经费的通胀,以及生活开支的上升。

本月早些时候调查机构“经济圆桌会议”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美国无家可归者激增的趋势将受失业潮影响,持续恶化至2023年。报告预测,2023年全美无家可归者人数将达到惊人的116.8万,比疫情前的2倍还多。

与此同时,美国人面临的饥饿问题也愈加严重。据美国媒体报道,2020年美国饥饿人口超过5000万,这一数字在一年中涨了近三倍,而其中超过三分之一是儿童。

英国发展研究所负责人梅丽莎·利奇称:“这次疫情揭示了社会的高度不平等。不平等使美国人要想建立一个稳定、健康、安全、和平的社会,以及建立一个运转良好的国家,变得更加困难。”

第三,教育已经成为美国年轻人沉重的包袱,阶层固化严重,向上流动越来越难。

据美联社1月26日报道,美国的学生贷款债务如今已超过1.7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比俄罗斯和韩国等国的国民总产值都还高。现在美国一些名校的学生说,学费贷款压得他们喘不过气,除非学校满足他们的要求,否则他们将拒缴学费。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吴波对刀哥表示,当前美国“反精英主义”的旗帜下为什么有那么多支持者?因为经济的不平等和教育的不平等一般呈现为一种正相关的关系,前者决定了后者的生成和发展,后者反过来进一步加深了贫富分化的程度。

美国五大名校的学生来自年收入最高的1%的家庭比率非常之高。这些有钱人的孩子在逐利游戏上本来就比普通人有更多的筹码,有了精英教育的加成之后,他们更是所向披靡。精英教育之于精英阶层复制意义,显然颠覆了“富不过三代”的传统观念。

所以,与其说美国“韭菜”这次齐心协力战胜了华尔街之狼,更不如说是他们在感到绝望后,被逼着爆发最后的惊人能量。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美国那场“韭菜革命”,到底谁赢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