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姚安娜风光出道,孟晚舟被死亡威胁:老大和老小,从来就同命不同运

1月14日,距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押,已经过去了775天。
失去自由的两年多,她始终活在水深火热里。
昨天,加拿大法院庭审曝出消息:
孟晚舟在温哥华居家期间,曾多次遭到死亡威胁。
就在2020年6月至7月之间,她收到过五六封威胁信。
不知道寄信人,不知道从何寄来。
但可怕的是,这些信封里装着子弹,以一种惊心的方式,恐吓着从未低头的孟晚舟。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条新闻火了。
热度甚至盖过#孟晚舟被死亡威胁#,以一高一低的位置,引人无限唏嘘:
#姚安娜出道#
任正非小女儿姚安娜正式官宣,签约天浩盛世经纪公司。
正式进军娱乐圈,成为戚薇、李治廷、陈飞宇等一众明星的师妹。
据了解,公司会从多个领域规划姚安娜,包括影视剧、综艺、歌曲。
一身光环的“小公主”,正在拥抱无比繁华的未来。
姐姐身陷囹圄,妹妹风光无限。
这对相差了26岁的姐妹,似乎活在不同世界里,过着截然相反的人生:
一个忍辱负重,牺牲着自由和生活,默默扛起整个家族的使命;
一个自在潇洒,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无拘无束追求自己的人生。
网上常有人说,任正非也太偏心了。
或许,两姐妹不同的人生轨迹,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
而这其中,也揭示了多子女家庭里,那些不谋而合的真相:
老大和老小,从来都是同命不同运的。 
01
孟晚舟和姚安娜,生在完全不同的两个年代。
一个吃过家里没钱的苦,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
这其中的差距,自然不消说。
但真正决定两姐妹性情与人生际遇不同的,是父亲任正非在养育孩子上,悄然变化的观念。
对长女孟晚舟,任正非苦心磨砺。
研究生毕业后,孟晚舟想出国深造。
但她还是接受了父亲的建议,隐姓埋名来到华为。
从前台行政做起,负责总机转接和文件打印等工作,琐碎而辛苦。
任正非认为这些经历,能积累工作阅历。
并且对女儿,严格如一。
孟晚舟曾回忆:
“公司的总机是一个有着密密麻麻键盘的平板,足有一张办公桌那么大。
手忙脚乱的我,不知道曾经转错过多少电话……”
做错事,挨骂便是家常便饭。
很多华为老员工到现在还记得,孟晚舟被任正非批评,红着眼睛从父亲办公室里出来的样子。
1998年,孟晚舟开始主导华为的财务系统。
有次,任正非听到有人反映华为财务部门审批流程太复杂。
他顿时心生不满,直接给董事会、监事会和全体员工发了一封信:
“不知从何时起,财务忘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为作战服务,什么时候变成了颐指气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即便负责人就是自己的女儿,任正非也毫不留情面,公开批评。
任正非对长女孟晚舟的培养,是塑造、打磨。
哪怕严厉苛刻,也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使其能独挡千军万马。
而对小女儿姚安娜,任正非则悉心呵护。
姚安娜小时候,他忙于开拓企业,不能常陪孩子,心怀愧疚。
于是,他给女儿最好的资源和条件。
10岁,姚安娜就参加海外夏令营。
小学,远赴英国牛津学院;初高中回国,就读于上海国际中学。
姚安娜喜欢的兴趣班,也通通去上。
5岁,她就开始学芭蕾。
为了支持孩子的舞蹈兴趣,任正非还专门送她去上海的舞蹈学校。
姚安娜得以参演多部经典芭蕾舞剧,还担任过《天鹅湖》的主演。
对小女儿的兴趣和梦想,任正非总是疼爱地为她插上一双翅膀。精心雕琢,呵护她骨子里的美好。
2018年,20岁的姚安娜以“华为小公主”的身份受邀参加巴黎名媛舞会。
那是一场世界上最奢华的晚会,每年只有20个名额。
为了支持姚安娜出席舞会,一向低调的任正非,竟答应《巴黎竞赛画报》拍摄全家福。
甚至大方地让记者拍自己在深圳的大宅。
任正非对小女姚安娜的培养,是支持、庇护。
在教育、物质上提供种种条件,让她始终开朗自信,也拥有不断尝试的机会,追求所爱。
于是,两个女儿,两种性情。
孟晚舟是甘愿独挑大梁、为家族赴汤蹈火的“大家姐”。
在华为冲锋陷阵25年,又于2018年成为副董事长。
淬炼式的教育下,她懂事地把家族、事业放在第一位,坚定地扛起身为长女的责任和使命。
就连任正非自己都说:她是替我受罪……
而姚安娜是自我意识浓厚、潇洒追求梦想的“小公主”。
她曾明确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进入华为,因为她“已经很坚定,要向时尚领域发展”。
她能参加时尚活动、豪门聚会,成为各大时装品牌的新宠。
也能和闺蜜自创女团跳舞,站在C位。
如今,又果断迈步,进入娱乐圈。
她们的不同,并非父母一碗水端不平。
而是出生的顺序,预写了不同的轨迹。
02
太多家庭有相似的情况。
举两个大家熟悉的例子。
赌王何鸿燊虽有17个孩子,但何超琼一直被当作“长姐”培养。
幼年何超琼
在家里,何超琼不可以说“不”。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我不行”……这样犹豫、否定的词语,都不能出现。
还要负起长姐的责任:如果弟妹犯错,或者考试成绩差,她都要跟着一起受罚。
除了循规蹈矩,何超琼还得按父母铺定的路走。
何超琼喜欢文艺,但父亲硬让她读商科。
她爱上陈百强,但在父亲的安排下,和许晋亨豪门联姻。
也被推作了赌王接班人,担起维系家族形象的重要角色。
赌王与何超琼
赌王对何超琼的教育,是为她规划清晰的人生主线,给她极少的选择。
和什么人结婚,做什么事业,成了她的命中注定。
而反观赌王最小的女儿何超欣,才是真正的“公主”。
没有严苛的家教,没有死板的规矩,只有无尽的宠溺。
赌王与何超欣
何鸿燊见人就夸小女儿:“靓到不得了!”
每年生日,想尽办法送她礼物:限量版劳斯莱斯,香港仅有5块的“HK”打头的车牌号。
17岁生日那年,送小女儿的名车、别墅,加起来价值高达7亿。
在长姐为了家庭,放弃自己热爱的艺术,放弃一生最爱的男人时,妹妹何超欣却可以肆意追求自己的人生。
她参加过黄晓明和Angelababy的“世纪婚礼”,和欧阳娜娜做闺蜜,与《时尚芭莎》前总编辑苏芒合影。
如今,也有传言何超欣将进入娱乐圈。
不管最后如何,不可否认的是,与姐姐相比,她的人生有更多自主选择的可能性。
还有黄磊的两个女儿。
虽然黄磊孙莉夫妇的教育非常开明,但大女儿多多,从小就优秀且懂事。
8岁参加《爸爸去哪儿》时,她总像个大人一样照顾其他小朋友。
也从不像其他孩子一样,给爸爸惹麻烦,而是努力照顾爸爸的情绪。
生活里,她总是为全家人做饭、烘焙,照顾着弟弟妹妹。
对自己,她极度自律。
弹钢琴,健身,演话剧,什么都保持在高水平。
和多多的成熟懂事不同,妹妹调皮玩闹,古灵精怪。
偷偷穿妈妈的高跟鞋。
有起床气,就和爸爸任性顶嘴。
你看,大部分多子女家庭,都有着相似的画风:
老大年长,自然“懂事”,为父母分忧;
老二年幼,有资格“任性”,活得更自由。
一个必须对自己高要求,另一个有资本“恃宠而骄”。
肥头大耳可不是富贵!真正好命的面相是这四种:你的面相就是你的命!面相识别,准的吓人!
03
这一切,其实是为人父母的“通病”:
对每一个孩子,总有着不同的期待和态度。
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父母基本上都还比较年轻。
年富力强,正是拼事业、拼工作的年纪,对未来有无限展望。
孩子的出生,就像是播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
有什么完成了的、没有完成的期待,都盼着孩子能替自己“圆梦”。
吃过没文化苦的,希望孩子读书改变命运;受过良好教育的,希望孩子能有比自己更高的学历。
经济条件一般的,希望孩子有本事多赚钱;“家里有矿”的,希望孩子继承自己的事业.
总结来说就是,平凡一些的家庭,希望孩子出人头地。
小有成就的家庭,希望孩子比自己更牛x。
于是,老大被给予的,总是严厉的管教,和成龙成凤的期望。
承载着“全家的希望”,老大的自我要求自然也就高了起来。
生怕犯错惹大人生气,为人拘谨,善解人意,默默付出。
等到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父母想法往往又不一样了。
他们年纪稍大了一些,生活阅历更丰富,人生追求有所不同。
对生活的期待基本在老大身上投射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更多是精神上的期待。
自己工作辛苦,希望二宝能健康快乐成长便足够了;
自己生活单调,希望二宝能过得丰富多彩,做自己想做的事;
自己一辈子压抑欲望,希望二宝能多被关注、照顾,活得闪闪发光。
于是,老二被给予的,是无拘束的呵护,和足够的选择权。
不需要处处做到完美,不用时时保持优秀。
没有什么危机感,以自我为中心,尽情享受人生。
可所有这样的父母,都忽略了一点:
老大的懂事,背后也许处处透着委屈;老二的被宠,可能最后导致自私。
耳朵身边就有这样的故事。
农村里像我这辈人,很少有是独生子女的。
我有个表姐,是他们家三姐妹中的老大。
因为从小被管得最严,她最上进要强,是三姐妹中唯一考上大学的,在城里有份稳定的工作。
身为大姐,她也就自觉地负责家里各种事务。
老家盖房、置办东西,都是她出钱、操心,省吃俭用,不愿让爸妈辛苦。
两个妹妹,她也吃尽苦头,穷尽办法,给予各种照顾。
但已经做了母亲的两个妹妹,还是烂泥扶不上墙,每天游手好闲,一有事就指望大姐出面解决。
甚至有时表姐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还要被家里的电话轰炸,只为了让她处理鸡毛蒜皮的琐事。
自己孩子正是读书要用钱的时候,两个妹妹也不管不顾,催她多给家里一些“支援”。
表姐不止一次向我哭诉,真的很想和妹妹划清界限。
但从小就养成的懂事习惯,却不允许她甩掉亲情这个沉重的包袱。
这就是这种家庭模式下,孩子们患上的“病”:
老大过分牺牲,小辈过分索取。
最终导致的,是家庭内部失去平衡。
04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如孟晚舟姚安娜、何超琼何超欣姐妹们,好像没有这样的问题?
因为她们经济条件太好了,很多生活上的褶皱都可以用钱来熨平。
但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没有足够的物质基础规避这些问题。
父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就是为手足的未来关系埋下隐患。
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我们这代人,都正在或者即将成为父母。
尤其在开放二胎的背景下,怎么平衡两个孩子的养育,至关重要。
我们需要做到的,是多“较真”一点。
对老大,要“较真”地多给一些宠溺,让他们不必那么懂事;
对老二,要“较真”地少给一些纵容,让他们长出自己的翅膀。
所谓兄弟姐妹,就应该共同成长,分享快乐,也分担烦恼。
二者相互扶持进步,才能一代比一代强。
戴维·佛罗斯特曾说过:
“当你只有一个孩子时,你是一个家长。当你有两个孩子时,你就是一个裁判。”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姚安娜风光出道,孟晚舟被死亡威胁:老大和老小,从来就同命不同运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