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深度分析:全境征收海外买家税何时生效?刺激方案能否盘活加拿大经济?

11月30日(昨天下午),北北已为大家报道了加拿大政府最新的经济复苏计划(原文回顾:加拿大重磅复苏计划豪掷1000亿!),刺激方案覆盖了社会体系的方方面面,然而只出不进也非长久之计,于是政府同时公布了其他增收途径,包括向信息数字产业征税,扩大境内海外买家税征收幅度等。
相关信息引起了华人朋友的高度关注,希望了解该计划的具体细节及实施时间。根据联邦政府昨日发布财政文件来看,加拿大正准备对外国购房者(非加拿大永久居民或公民)征收新税,不过该文件尚未提供任何细节。一位资深政府消息人士向媒体表示,该措施的时间和范围可能会在明年春季预算中进行详细概述,即2021年3月至4月。目前,BC省已对某些地区外国买家征收20%土地转让税,并对空置房屋征收额外的投机税;而安省则征收15%的外国买家税。

目前仅在温哥华及多伦多施行的海外买家税措施标准

除了广泛开源,扩大税收以外,加拿大豪掷1000亿加币刺激经济的方案也引起学术界的注意,许多民众开始发问:上述一系列经济措施是否会产生效果?

今天(12月1日),CBC特别采访了来自Queen’s University的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Christian Leuprecht,该教授表示:“加拿大政府在庞大的经济赤字及支出上,下了一个异常庞大的赌注”,以下为原文报道。

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大胆地进行一场财政上的豪赌

11月30日(周一)发布的2020-21财政年度经济报告预测,公布了自1966-67年财政年加拿大有史以来以来的最大年度预算赤字3816亿加元。该赤字大于上一个财政年度的联邦总支出——3750亿加元,其中包括217.7亿加元的赤字。

加拿大人被告知,只要GDP增长超过利率,且偿债费用保持较低水平,这种激进的债务扩张就是可持续性的。

但这不是一个确定会赢的赌局。利率上升的压力将催生积极的财政,以及更高的福利成本。新冠疫情之后,经济基本面良好的国家,短期内GDP增长可能会超过加拿大的正常GDP增长,而通货膨胀则可能迫使加拿大银行减少其持有的联邦债务。

新冠疫情和化石燃料价暴跌前,加拿大的经济基本面已经疲软,生产力落后,连续11年经常账户赤字,移民人口增长掩盖了经济增长缓慢。然而,一家大型的全球信用评级机构近日仍将加拿大的信用评级下调,理由是“加拿大公共财政状况恶化”。

未来加拿大财政风险就存在于,经济增长可能会继续滞后,同时由于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经济拖累。越来越多的监管措施,或进一步影响外来投资、工业生产率和出口贸易

往年财政回顾

周一经济报告结束之后的特鲁多和方慧兰

专家认为,这项最新的经济复苏计划可能会让年长者,尤其是是70年代的人感动魔幻。

1972年大选前夕,加拿大政府的负债一直处于相对较低的可控状态。然而,到了1974年,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Pierre Elliott Trudeau)领导的政府成为少数党,为获得多数党的支持,老特鲁多政府作出了战略性决定。最终,待到老特鲁多本届任期结束,联邦支出已升至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8%。

高筑的债务使后继任的布赖恩•马罗尼(Brian Mulroney)政府元气大伤。不过,他领导下的进步保守党政府努力将支出控制在了GDP的16%,虽然前期累积债务仍被复利计算着。

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衰退中,加拿大政府缺乏资源刺激经济。1993年上台的克雷蒂安(Chretien)政府被迫削减开支抵消国债,此举加剧经济收缩。

专家认为,后来上台的政府为老特鲁多当年的“慷慨”付出了昂贵代价,甚至花了超过一代人的时间修复:即在让•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保罗•马丁(Paul Martin)和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的领导下,令联邦政府支出慢慢回落至GDP的13%。

不过近年来,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自由党政府上台后,联邦支出已初步升至GDP的15%,未来预计将占到GDP的19%左右。

加拿大联邦资产负债表上现有超过1万亿加元的赤字联邦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同比空前膨胀了三分之二,从2019年的31%升至目前的50.7%。虽然疫情对该现象有严重影响,但经济现状仍令人揪心。

当前数字已接近克雷蒂安(Chretien)政府时代,那时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一度高达66%,但当年一系列政治决定使赤字呈下降趋势。相反,现任自由党政府领导下,新冠疫情前联邦总债务就已呈上升趋势。而随着11月30日政府宣布: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后增加多达1000亿加元的支出,未来政府债务与GDP的比例预计将进一步攀升。

现在,加拿大的赤字增长比任何其他G20国家都要高得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加拿大的赤字将继续超过所有其他G20国家

谁来为债务买单?

如果并非从健康的角度看待大流行的代价,而是通过几代人的视角来看,那么负担就完全落在了年轻一代身上。由于教育和进入就业市场的中断,这些人的损失最大。在失业情况严重的服务业和临时工人中,年轻人的比例也过高;他们将承担未来持有的公共债务成本。

加拿大老年人的状况相对较好,至少对于那些拥有金融资产的人,因为股市收益显著上升。正如专家们所说,这增加了资本收入税或“财富”临时上升的情况

要求人们缴纳附加税的呼声日益高涨:这是应对疫情大流行所产生的赤字的“非常措施”。但是,哪些税收措施最有效,不仅能有效地解决暂时性的大流行债务,又没有永久性的风险?

德国的案例十分具有启发性。1990年统一后,西德在前东德投资了超过1万亿欧元的公共资金。鉴于公共财政已经处于困境,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政府达成了一笔大交易:用“团结附加税”(Solidaritätszuschlag或“ Soli”)来支付对东德的投资

它帮助德国弥补了冷战后时期的巨额成本,同时也表明了特殊税种的问题。它于1991年设想,原定只使用一年,但是到1995年,这个“临时”附加税成为了永久性的,因为政府呼吁团结一致支持德国统一。最初征收的税率为7.5%,之后妥协降低了税率,变为个人和公司收入应缴税额的5.5%。直到现在,它才最终被淘汰

赫尔穆特·科尔,前德国总理,他执政期间见证了德国统一的历史性事件

就像过去的德国,加拿大现在需要“用更好的手段来重建”,特别是扭转经常账户的负债政府应该对(适度的)结构性赤字进行投资,以增强未来的生产能力,同时通过一种可行的策略自付这笔大流行性赤字。

一项对于公众态度的研究表明,加拿大人可以被说服支付更高的税,尤其是这种策略可释放财政能力,抵御一场严峻风暴的话。为此,政府可将看似无法增收的碳税转变为实际的附加税,以获得约26.3亿加元的收入。

该提议还可能会产生一项实际的联邦-省协议,以协调当前各省的碳税和联邦支持的碳税,这可能使各省使用部分收入来偿还其疫情大流行产生的债务

总之,对于债台高筑、经济赤字等问题,目前尚无简单有效的办法。但Christian Leuprecht教授不失立场地表示:“之前老特鲁多留下的国家债务已然拖累了一代人的公共财政状况,而现在他儿子又会为我们留下什么呢?”

本文作者:克里斯蒂安·勒普雷希特(Christian Leuprecht),他是皇家军事学院领导教授,女王大学政府间关系研究所所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加美关系的富布赖特研究会主席,以及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


作者:Christian Leuprecht
编译:草莓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深度分析:全境征收海外买家税何时生效?刺激方案能否盘活加拿大经济?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