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看人脸色疫苗愁煞特鲁多,全境封锁阿省关校上网课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11月25日,BC省首席卫生官Bonnie Henry博士称,在过去24小时,BC省新增新冠感染病例738例,死亡13人。本周三也是BC省自大流行以来新冠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住院病患人数继续刷新纪录,目前BC省各医院已收纳有294名患者,其中61人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全省境内尚有7616例活跃病例。

(红线为BC省新增病例数,黄线为总死亡人数,蓝线为住院人数 图自CBC)

本周三的疫情简报会上,Henry博士称,11月24日播报的941例新增其实是个错误的数据,真实数据应为706。因菲莎卫生局统计连续数日出现纰漏,BC省疾控中心现已修改了菲莎卫生局辖区内11月16日到24日的每日新增数据以及BC省11月20日至24日的每日新增数据。

(上图为菲莎卫生局辖区新增,下图为BC省新增;右侧一栏为修正后的每日新增病例数 图自Global News)

 

此外,根据最新更新的卫生条例,若省民在BC省室内公共场所拒戴口罩,相关执法人员可对此行为处以230加元的罚款。

同日,《国家邮报》报道,截至11月25日,BC邻省阿尔伯塔省境内目前有超过13000例活跃病例。虽然阿省的人口比安大略省、魁北克省和BC省少,但其活跃病例数目前居加拿大首位。

对此情形,阿尔伯塔省省长Jason Kenney宣布该省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采取与BC省类似的“封省”措施。但与BC省不同的是,阿尔伯塔省的强制口罩令仅适用于埃德蒙顿和卡尔加里的室内工作场所,且从下周一开始,该省所有中学生一律回家上网课。

(图自CBC)

 

据CBC报道,11月30日起,阿尔伯塔省所有7至12年级学生将立即开始进行在线学习,直到寒假放假。同时,幼儿园至6年级(K-6)学生将继续到学校学习,直到放寒假(大约为12月18日)。

在阿尔伯塔省学生常规休息两周(圣诞假)后,中学生的在线课程将于1月4日开始,且该省所有学生将于1月11日再次返校上课。

加拿大没法第一时间拿到疫苗,怪谁?

11月25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警告国民称,因首批疫苗无法在加拿大境内生产,加拿大人也无法在疫苗研发成功后的第一时间进行接种。

“加拿大不具备在国内生产疫苗的能力,”《国家邮报》援引特鲁多的讲话称,“而美国、英国和德国这些参与研发疫苗的国家则拥有完善的制药设施。显而易见,他们将率先考虑自己的国民”。

 

(图自《国家邮报》)

 

《国家邮报》称,上述国家的公民最早可在2020年12月接种疫苗,但特鲁多预计,就算加拿大会晚一些,但国民接种疫苗的最晚时间应该也不会迟过2021年4月底——当然,前提加拿大卫生部批准这些疫苗“能用”。

联邦政府并没有公布与疫苗公司签订的合同,因此目前还不清楚加拿大处于它们分销名单的第几顺位上,但“我们已经竭尽全力确保加拿大人能尽快获得疫苗了,”特鲁多说到。

真的是这样吗?

10月23日,特鲁多宣布称,加拿大联邦政府又与魁北克生物技术公司Medicago签署了7600万剂疫苗的订单,斥资1.73亿加元帮助Medicago开发这种疫苗并在魁北克省建立大型生产工厂。联邦政府的这个投资的时间和数额非常微妙,个中缘由下文会提到。

(图自CBC)

这样算下来,加上之前的订单,加拿大已向包括辉瑞(Pfizer)、莫德纳(Moderna)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3家已宣布疫苗有效性的公司在内的7个厂家签署了3.58亿剂的疫苗订单。

按照加拿大2019年的总人口(约3759万)来算,理论上讲,每个加拿大人能分到差不多10剂疫苗。

可在注射器真正打在胳膊上之前,别说没人10剂了,1人100剂都没用

想必大家都体会过收快递的煎熬。单也下了、钱也交了,现在就因为别人家是开快递点的,我买的救命玩意儿要再等4个月才能签收,能不能用还两说呢,换谁谁不着急?

可加拿大恰恰面临的就是这么个糟心的情况,要说一开始联邦没想到加拿大疫苗产能这么低,那肯定是在骗人

今天特鲁多一放话,率先开炮的自然是加拿大保守党。保守党国会议员、卫生评论家Michelle Rempel Garner对《国家邮报》表示,联邦政府目前这种措手不及的局面是真的不应该。

(保守党国会议员、卫生评论家Michelle Rempel Garner)

 

“在2009年H1N1大流行之后,加拿大国内疫苗的生产供应就已经是一个问题了,”Garner说,这个本该在暴露后立即解决的问题居然继续困扰了加拿大人10多年,特鲁多难辞其咎。

有一说一啊,特鲁多率领的自由党政府2015年才上台,09年大流行之后哈珀的保守党政府不一样没在这方面干什么实事?当然,保守党评论员现在说出这种话无非是屁股决定脑袋,天下乌鸦一般黑,谁也别说谁。

那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加拿大到底在疫苗生产方面下功夫没有?

(一名研究人员在莫德纳公司的实验室里工作 图自《国家邮报》)

 

下是下了,但不仅下得晚,还没下足

据《国家邮报》报道,在今年大流行初期,政府只投资了两个本国的独立疫苗生产基地。一个是萨斯喀彻温,另一个在蒙特利尔。怎么,是因为西部BC省不配吗?

蒙特利尔的工厂从政府那儿拿了4400万加币的设备升级资金,萨省那个就更可怜了,前前后后政府只给拨了1200万加币。不过所幸这些拨款还比较及时,基本上在疫情前期就已经到位了。

然而,眼看着疫情开始慢慢失控,据《国家邮报》报道8月份联邦政府才又给蒙特利尔的机构拨了1.26亿,10月中下旬才往上文提到的魁省疫苗生产机构拨款1.73亿。

(位于蒙特利尔的加拿大研究委员会的疫苗生产设施外景 图自Google Map)

 

拨款时间晚吗?上文提到的加拿大疫苗公司Medicago话说得非常直,“我们就是现在拿到钱,第一剂疫苗从流水线上下来,也是2021年下半年的事儿了”。

不光时间晚,钱给没给够还是另一回事。对CERB都能发到近800亿加币的加拿大来说,在疫苗生产上的投资前后加起来3.55亿跟做做样子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更别说这3.55亿加元还是3个厂在分。

据世界世界卫生组织披露的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7月版《疫苗》杂志公布了一项研究,在美国,建立1个单价疫苗生产设施的成本可达5亿美元,而一个多价疫苗的生产设施成本则高达7亿美元。

难道加拿大之前不生产别的疫苗吗?就不能在别的疫苗生产设施上改改?对于这两个问题,小编觉得加拿大生物技术行业协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Andrew Casey的奇妙比喻非常准确:

“一种疫苗就像葡萄酒,另一种疫苗就像可乐。它们都装在瓶子里,可以用吸管喝,但是不能用生产葡萄酒的流水线生产可乐”。

Casey表示,加拿大有足够的制造疫苗的生产能力,但使用的是不同类型的技术,因此不能轻易转换形式。也不是不能转,但无论是转旧的还是建新的,都需要时间。

“不幸的是,在增加制造业产能方面,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加拿大工业部部长Navdeep Bains表示到。

那早干什么去了?

这么看来,加拿大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从别国那里买现成的疫苗,联邦政府也早早做好了没法第一时间拿到疫苗的准备。

只是这个真相,今天由特鲁多说出来,我们听着比较刺耳而已。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看人脸色疫苗愁煞特鲁多,全境封锁阿省关校上网课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