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 / 正文

我的演员朋友:被《长安十二时辰》带上热搜的蔡鹭

蔡鹭是个演员,2009年到现在一直在演话剧《暗恋桃花源》,搭档和何炅、黄磊他们,演了数不清几百场。《九州海上牧云记》里的角色他自己最喜欢,算是反派。在新疆,被自己的刀划伤,每天都这儿青那儿紫,但演的非常过瘾。《解救吾先生》里演人质小豆,和刘德华一起,他觉得刘德华人很好,很照顾大家。《警察故事2013》里的阿昆,和成龙、刘烨,殷桃搭戏。他还演过《毕业歌》、《爱上你治愈我》、《再见啦母亲大人》等影视剧。

那晚被崔器带上热搜

2019年,一部叫做《长安十二时辰》的电视剧火了,蔡鹭在剧中扮演崔器,崔器“下线”那晚,蔡鹭的手机也忙到发烫,他和一群剧组的好友喝酒聊天到凌晨四点,看着“崔器死了”这个热搜,从第50到第4,就好像看到自己像一个股票一样升起来。那晚,他真的感受到被观众的眼泪和爱如潮水般彻底席卷的感觉,拍戏时受的那些伤瞬间被治愈。

“我看自己的台词都费力,全是文言文,我就问周围的朋友,我这个角色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没有那么兴奋,这个人物很憋屈,因为这个人物只有一天,他不能有变化,很难演。带着一个很憋屈的脸去演这个角色,始终是一个便秘的状态。我和导演聊,把自己的很多想法都否定了,不能展现,为了角色,要牺牲自己想演英雄的想法。在书里面,他是想回到陇右,但是在剧里,他是咬着牙做一个长安人。所以我很纠结,和导演聊了几个晚上就聊这个问题。到底要回陇右,还是要留在长安。如果说我想回陇右,那会很催泪,很煽情,陇右道抹掉,用血写上长安。那种遗憾会更加一层,让观众有更多回味。如果他像书里那样的结局,累了,想回家,如果你想保护长安,就是不一样的遗憾,但是如果他一直想当长安人,你会再加一层遗憾”。他讲得很投入,我感觉在听他讲另一个人生,可能这就是做演员的好处,每演一个角色就又活了一次。

一句台词让我笑了好多年

2011年夏天,我去北京探班电视剧《时尚女编辑》剧组,看他们在搭好的一个编辑部里正拍,忽然我被执行导演拉去演一个来编辑部应聘的群演,那是第一次见到蔡鹭,他和殷桃坐在我对面,那场戏是他俩第一次见面,我们都是来应聘的。我对他印象很深,第一是他的长得很善良,第二是带着美音的普通话,第三是他演戏看起来特别轻松,说话是他自己的节奏,我有个直觉,这个演员遇到适合他的角色就火了。

《时尚女编辑》播出的时候,蔡鹭有一句台词几乎承包了我半年的笑点,直到现在想起来还会笑出声来。剧情里有个年龄比较大的女孩儿喜欢他,于是他的台词是“她拼一下就可以把我生出来了”!我猜这不是编剧写好的台词,应该是他自己发挥的。他太逗了,我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他演戏。

认认真真的游戏人间

蔡鹭是80后,出生在南京,他很小时候父母就去了美国,他留在叔叔家里,叔叔带着他坐火车长途旅行,六岁之前至少游遍中国25个省。六岁那年,父母把他接去纽约,住在西班牙哈林区,他是那所学校唯一的亚洲小孩儿。中学时拿到奖学金。大学时读了纽约大学。后来去意大利的佛罗伦萨留学,每个周末都会开车去不同的国家旅行,爱尔兰,苏格兰,英国,捷克,德国,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瑞士,法国,荷兰…最喜欢克罗地亚,最喜欢的地方是意大利里维埃拉:五渔村(Italian Riviera:Cinque Terre)。每个地方有一笔很好的回忆。

毕业后,他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坐小型旧车在美国展开公路旅行。大约游走了40个州。那时候他22岁,一年后他做了一个完全颠覆的决定。

有人热爱旅行 有人一直在旅途中

“那个夏天,我决定去香港从事演艺事业。在香港待了一个月,我觉得自己仍在休假,因为我在海滩上找到了只能由私人船只通行的住所,没有车没有商店,只有警卫室出售可乐和雪碧”。

在香港没有太多收获,一个月后,他去了北京,最终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演艺生涯就此开启。在一边上学一边拍戏的日子,他还是去了韩国,香港,日本,希腊,台湾旅行。

他还曾经突发奇想和几个伙伴一起现买自行车,进行了一场“No quit tour”,说骑就骑,从北京到南京1000公里12天,因为完全没有充分准备,经历了各种有惊无险甚至命悬一线。人往往对痛苦的经历会印象特别深刻,那次骑行因为过程很刺激当时还上过《中国日报》。

对于我这种热爱旅行的人来说,只能是他讲他的故事,我流我的口水,一边忍不住边擦口水边听,很多人想做还没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很多人想都没想过的,他也实施了。

他说接的第一部戏《羊城暗哨》,23岁演一个17岁的人,有点儿紧张,三行字的台词背了一晚上,怎么处理每一句台词,热情洋溢的一句一句处理,那时候又刚开始谈恋爱,心情比较焦灼,感觉时间很漫长。谈恋爱的时候谈了一年觉得他女朋友可能不是结婚的料,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八年后,该吵的架都吵完了,到了开心的时候,养了两只狗,买了求婚戒指,然后结婚。

爱情需要换档 友情是缘分

我常常听他提到他的妻子焦阳,就问他觉得爱情是什么,他说:“每个人的爱情都不一样,爱情是见第一面时候的热爱,结婚后的平淡,爱情不是神话,我的朋友一直在追求一种爱情,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五年,分手,就是因为觉得不爱了。就像在高速路上开车,我觉得需要换一个档”。我竟有些同意他的说法。

我又问他最理想的生活状态,他说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每年度假两次,住在一个沙滩,开个小酒吧,或者擦冲浪板的小店。有几个朋友天天来,很大的理想是和几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每个周二来一个BBQ,我问他为什么是周二,他说就是莫名其妙的一天。

蔡鹭喜欢交朋友,他说交朋友和谈恋爱一样,是缘分,合得来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朋友。观点一致,没什么需要争论的。拍戏的时候认识很多人,但大家都各忙各的,能留下请到家里喝酒吃肉聊天的并不多。

那时候我去剧组经常能碰见他,他跟人打赌喝下一桶2升的牛奶。每个见到他的人都特别乐,他自己也乐,我觉得他是个合作起来大家都开心的演员。

奇葩落水经历后变成游泳健将

我记得他很会游泳,就问他什么时候学的游泳,又勾出他奇葩的童年往事。

“小时候有两次差点淹死的经历,一次在南京的玄武湖,三岁在码头上洗手不小心掉进湖里,被一个好心人救起来,第二次是在少林寺,五岁,在一座被水淹没的石桥玩儿,没想到竟然有一个深的洞,像一个漩涡,差点儿又被淹死,所以出国后我爸就开始教我学游泳,八岁时被教练看上,开始专门学游泳,最苦的一段时间,每个冬天,泳队会游到加勒比海那边的一个岛,游16公里,很痛苦,很枯燥,后来没有从事游泳这个行业,但水性不会离开我”。

“高中的时候去当救生员,每周有400美金,所以高中的时候自己赚到零花钱。感觉自己很有钱,一顿饭80美金不眨眼,第一笔钱捐给中国发洪水的地方。那时候还有小美女给我留电话,夏天过得特别愉快,所以特别喜欢沙滩”。

他曾经有个朋友在上课的时候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哪天死了,去了天堂,上帝问你,你愿意重过一遍一模一样的一生吗?如果你愿意,就证明你这一生过得很好,如果你不愿意,就证明你过得不尽人意”。他比较同意这个观点。

等我赢了奥斯卡你才能听到我要说什么

我没有问他愿不愿意重过一遍他的一生。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得奥斯卡,得了有什么获奖感言。他说“每个演员都想过,梦想有一天得了奥斯卡,我的第一句是什么我已经想好了,你要等我赢了奥斯卡你才能听到我要说什么”。这个回答就特别是他,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

今年因为疫情,我们隔着千山万水恰好有空聊聊天,我逼着他给我教英语单词,毕竟这些年过去,他的中文已经很好,我还一直惦记着想找他帮我演一部戏,但是由于他现在眼看身价不菲,我怀疑在我找到好剧本的时候已经请不起他了。

如果人生是一片海,蔡鹭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认真游戏人间的一个漂流瓶,他的心可以带他去往任何他想去的地方,他没有停止过启程,也随时作好准备流浪。就算把他单独扔一座孤岛上,他也有兴致看夕阳晚照,看潮起潮落。为了早日听到他神秘的奥斯卡获奖感言我会给身边的制片人和导演猛烈推荐蔡鹭,他的阅历加上他的认真,足以让他演啥像啥,而他偏偏又是个很真诚很单纯的人,太难得了。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我的演员朋友:被《长安十二时辰》带上热搜的蔡鹭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