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UBC毕业生失踪 惊动特鲁多!“我懂,25年前我弟也死在那里……”

10月21日,刚刚有惊无险渡过信任投票的特鲁多,一身休闲地出现在Memorial大学的线上虚拟座谈会上,要和师生们讨论一下环境等议题。结果突然间有个提问的老师求他利用总理特权办一件“私事”。

他说:“我们学校的Naterer院长这两天去了BC省,去找他失踪的儿子Jordan。本来我有关于环保的话题想问您,但是同样作为一名父亲,我无法对此事置之不理,所以我决定斗胆问问您,能不能请求您想想办法,让搜救队重启搜救?”

 

 

原来UBC毕业生Jordan Naterer在感恩节长周末独自去了BC省的曼宁国家公园露营,自此杳无音信。

 

Jordan Naterer(图源:RCMP)

官方搜救队在长达5天的搜救无果后宣布放弃,但是Jordan的父母却没有放弃,他们在搜救队偶然寻获的一只登山背包中认出了儿子的物品,才意识到搜救队此前的搜索范围可能错了。

 

Jordan的父母说警方找到的背包里有一副眼镜和一个帽子是Jordan的,之前一直在路线的右侧搜索是不对的,应该再看看左边

但是此时距离Jordan失踪已经过去了1个星期,山上的气温也降至了零下5℃,即使有了新的线索后搜救队依然迟迟未展开新的搜救。老两口于是急的在网络社区发起请愿,到处呼吁希望重启搜救,两位老人也动身离开东部的圣约翰市,来到BC省亲自上山寻人。

Jordan的父亲是圣约翰Memorial大学工学院的院长,因此Jordan的失踪在学校内引发关注,而两位老人的奔走也博得了人们的同情。于是就在10月21日,特鲁多连线Memorial大学与师生讨论环保议题时,有位老师直接放弃原本的提问内容,请求特鲁多帮帮忙。

“25年前,我弟弟也死在那里”

特鲁多听完老师的请愿后大发感慨:“我懂那种感受,因为25年前,我弟也死在BC省一座美丽的山中……虽然我能做的很有限,但是我会尽量帮忙,我会去问问看,因为我知道听说别人放弃搜救你的家人时,那一刻有多心碎……”

 

 

1998年11月13日星期五,年轻的特鲁多那时正好在高贵林Pinetree初级中学教书,那一天他和学生们道了周末愉快,然后就回去自己的公寓吃晚饭、上床睡觉,现在回忆起来,就是在那一天的早上某个时间,他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弟弟Michel。

 

Michel Trudeau

Michel
Trudeau,比特鲁多晚出生4年,当年只有23岁的Michel颜值完全不输特鲁多,酷爱户外活动和探险,尤其擅长滑野雪(backcountry
skiing),然而就在那一天,当特鲁多站在黑板前写着东西时,Michel被一场意外的雪崩埋在了Kokanee山下。

 

兄弟俩

“早上5点我妈从东部打电话来把我叫醒,从她的语调中我听到了她在发抖,她说还不知道确切的信息,因为搜救的人还没找到Michel。但是那一刻我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凝固,心已经凉了半截。”特鲁多在一次采访中回忆到。

 

葬礼上的特鲁多一家

 

他说他感到后悔,感到自责,为什么弟弟出事时他没能好好保护他,为什么同在一个省,却没有常给他打电话;为什么直到弟弟出事他才知道Michel去滑雪了,他去那里干嘛?早知道就该多劝劝他不要去冒险。

 

据幸存者回忆说,Michel的同伴花了几个小时把自己从雪里挖出来,还有一个同伴和Michel一起被大雪推入Kokanee湖中,虽然同伴侥幸游上了岸,但是Michel离岸边实在是太远了。

 

“Michel的死,抽空了我爸的灵魂”

 

老特鲁多和孩子们,站在最前面的就是小Michel

 

特鲁多说,即便是得知了经过,他内心依然坚信Michel还活着,只是无法再说服世人。而他们的父亲——加拿大前任总理、老皮埃尔·特鲁多再也不是原来那个人了,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灵魂中一点点抽离了出去,他整个人就那么黯淡了下去。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什么滋味,没有哪个父母应该经历这一切。

 

葬礼上的特鲁多

所以这次Jordan的事他可能确实上心了。10月22日一大早,也许是经不住总理的“关照”,也许是网上舆论的压力太大,Princeton地面搜救队宣布重启对Jordan的搜救工作。网友一片欢腾,希望这次至少能有消息。

 

 

因为只要有消息,就能让父母有个交代。而BC省的山里,还躺着很多没能回家的人,很多个父母至今也没有个交代

 

BC的山里,还有很多人至今没能回家

 

2016年的圣诞节,两名华裔加拿大人林春硕Lam Chun-sek和李天厚Roy Lee Tin-hou来到北温Cypress Mountain登山后失踪,北岸搜救队在长达5天的搜救后宣布放弃,之后按失踪人口继续调查,至今也没有找到下落。

 

李天厚(左),林春硕(右)

 

2018年2月17日,20岁的Ryan Shtuka也在Sun Peak附近失踪,他的家人找遍了周围的森林、河沟,当时人们怀疑他跌入了河沟中被雪覆盖,然而开春后雪化时依然找不到他的踪迹,他的下落至今也依然是个悬案。

 

Ryan Shtuka

而且,在BC省失踪的登山者中,很多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户外运动爱好者

 

户外运动大牛也不能幸免于难

 

比如今年6月29日失踪的Laurence Philippsen,现年65岁的他曾从事多年采伐业,BC省那些超高难度的登山路对于他来说就像自家后院那样熟悉。然而,在一次去Mount Laing徒步后他失踪了。2个月后,当官方早已放弃搜索时,他的朋友在自发寻人的过程中,在一处之前错过的悬崖下面找到了他的遗体。

 

“我们经过一处山崖时不太确定,所以又绕回去看了一眼山崖下面,然后就这样跨过了他的尸体……”参与搜救的朋友回忆当时的情景。

 

Laurence Philippsen

另一位在今年夏天陨落的登山者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登山大牛,26岁的Brook Morrison,曾完成过贯穿美加墨三国的长达4000多公里的PCT路线。看他的Instagram,就像是看一部加拿大西海岸的风光片。

 

 

Morrison的Instagram

他在9月1号下午说要去家附近的eagle mountain散个步(对于他来说真的只是散个步),结果三天后人们在Straiton Road附近找到了他的遗体。尽管警方称排除他杀,但是对于他的死因网上众说纷纭,大部分同行不相信他会死于意外,但是警方并未透露任何发现他的细节,目前他的死因还在等待验尸官的报告。

 

Brook Morrison

类似的悲剧几乎每年都会上演,据有登山经验的读者反映,BC省的很多国家公园地形复杂,常年温润的气候和丰富的植被使这里成为户外登山爱好者梦寐以求的天堂,但由于很多路段人工开发的不够,部分路段攀爬的难度相当高,稍不留神就会成为地狱。

 

比如2019年8月,前Amazing Race Canada的参赛选手Kenneth McAlpin也在BC省Kootenay地区爬山时遭遇意外,跌下260米高的山崖后殒命。据官方统计,2019年BC省共有7人因登山及露营出现意外而离世。

 

Kenneth McAlpin

据BC省多地救援队反映,2020年的登山季因意外而报警的案件较往年时期增加了很多。虽然省级公园优先接受本省人预定,但是很多热门营地都出现爆满现象,可能由于疫情宅家烦闷,更多的省民选择户外活动导致。

 

谨记原则可保命

 

但是BC省的公园虽美,也真的致命。BC省公园管理局和地方救援队提醒想要去户外探索的朋友们,一定记住以下几点原则:

 

1,出发前一定做好功课,查询当地天气、路段情况以作相应准备;

 

2,如果目的地没有手机信号,一定提前租赁、购买卫星电话,和朋友家人保持联系;

 

卫星电话售价一般在几百到上千不等,每次使用前购买通讯套餐即可开通使用。不想投资这笔费用的玩家也可以考虑租赁,网上有一些在线搜索租赁卫星电话的商家,例如:

https://satellitephonestore.com/

https://www.roadpost.ca/

 

3,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离开停车场上山前,务必将此行的路线图画好留在车内,方便给警方参考。哪怕经验再丰富,这个动作也不能省去。前文提到的几位出事的登山大牛,都忽略了这一步,给搜救带来极大的困难,进一步降低自己的存活几率。

 

4,人在大自然面前要学会适时认怂。这句忠告来自BC省登山搜救队,他们发现很多悲剧都是登山者一时头脑发热,改变原定路线造成的,往往因预计不到的突发状况而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毕竟,只有人生适当留有缺憾,下一次的出发才更值得期待不是吗?

 

信源&图源:Narcity、CBC、Toronto Star、Strange Outdoors、南华早报、CHEK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UBC毕业生失踪 惊动特鲁多!“我懂,25年前我弟也死在那里……”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