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这得多绝望?得知强奸犯被捕当天就释放,11岁女孩自杀身亡!

10月20日据《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珀斯一名年仅11岁的原住民女孩,在得知强奸自己的嫌犯被保释出狱后,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家属在星期一(19号)发现后,女孩被直升机紧急送往珀斯儿童医院,但是医生说,由于她自残造成的伤势极重,在到达医院后第二天不治而亡。

 

图源:DailyMail

女孩近100位亲属连夜赶往珀斯儿童医院,很多人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晚上直接睡在车里,就为了和女孩做最后的告别。

 

要多么深刻的绝望,才会让一个孩子在正应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纪选择自杀?

 

据《每日邮报》报道称,强奸这名11岁女孩的嫌犯于今年9月因“强奸未满13周岁儿童”(sexual penetration of a child under 13)的罪名被捕入狱,然而在入狱当天就被保释出狱了

 

图源:DailyMail

 

女孩的母亲崩溃向《西澳大利亚报》控诉,认为是警方的轻放和当局的不作为,让她的孩子对世界感到绝望才选择了轻生。她说自从女儿得知强奸自己的人当天就被释放后,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创伤。

 

“警察、法院,他们……让我的宝宝感到绝望,她曾经那么可爱,那么活泼外向的一个孩子……”

 

西澳警视厅厅长Michelle Roberts对案件表示关注,说会就此案询问警视厅相关人士的建议,但除此之外只有向家属表示哀悼,无法做进一步评论。

 

澳大利亚国家自杀干预及创伤康复项目的主任Gerry Georgatos谴责称,法院的保释决定是个错误,这种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嫌疑人不能轻易得到保释,否则将给受害者及家属造成巨大的恐慌。

 

女孩的一个姑姑将案件细节曝光出来,她认为当局需要为此负责。什么当局?警察局、法院、负责调查未成年人遭受性侵案件的社区组织,亦或是,整个澳大利亚主流社会

 

当不断有10岁的孩子出现轻生的念头,这个社会就出现了危机

 

2019年1月,还是澳大利亚,还是珀斯这个地方,还是一个原住民女孩,14岁的Rochelle Pryor也和那个11岁小女孩一样选择了自杀,并在死前留下让人心碎的一段话:“等我死了,就不会再有霸凌和歧视了……”

 

Rochelle Pryor(图源:thatslife)

再往前,2016年3月,还是西澳大利亚的珀斯,也有一名10岁的原住民女孩自杀身亡,仅在2016年初的三个月里一共有19个原住民自杀身亡,这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在这个距离珀斯3000多公里的原住民社区里,人们在五天之内埋葬了3个孩子,孩子们的坟墓一个挨着一个,看起来触目惊心

 

“当10岁左右的孩子不断选择自杀的时候,就说明出现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了。”当时还未出任国家自杀预防及创伤康复项目主任的Gerry Georgatos,在帮助原住民孩子做心理疏导时发现了这个可怕的趋势。

 

随后澳大利亚紧急拨出2600万专项基金建立原住民自杀干预项目,并组织了部落长者建立了4种语言的文化扶助项目,希望原住民年轻人能重拾生活的希望。但是很显然,并没有阻挡住原住民小孩,尤其是女孩子自杀的脚步。

 

根据2018年澳大利亚一项全国范围的人口普查,自杀已经是原住民社区的头号死亡原因,14岁以下原住民小孩的自杀率是澳大利亚全国小孩自杀率的8.8倍;15~35岁的原住民自杀率是同龄其他族裔的3倍

 

有趣的是,与澳洲同为移民国家的加拿大,也出现了同样的现象。根据2019年加拿大国家统计署的一项报告,从2011年5月到2016年12月间,加拿大一共有1845名原住民死于自杀,其中因纽特人的自杀率高出加拿大全国平均值9倍,而原住民女性的自杀率是全国女性自杀率平均值的5倍

 

可悲的是,主流社会中却有一些人,视原住民为“问题不断的群体”,前段时间悲惨地死于魁省医院的原住民女子,是7个孩子的母亲,却被护士嘲讽为“愚蠢”、“good for sex”,而这样的偏见并不是个例。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被偷走的一代”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的记载,历史上的澳大利亚原住民,存在着“被偷走的一代”。上个世纪初,澳大利亚政府将原住民小孩强行从父母身边夺走,送到国家建立的机构统一管理教养。这种行为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逐渐停止。1991年,澳大利亚政府开始发现原住民中不断出现自杀现象,而且四分之三的自杀案例,都在成年前有过“种族分离”背景。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以“人道主义捍卫者”自居的加拿大,2015年加拿大真相还原委员会拿出一份重磅报告,揭露了加拿大政府对原住民长达一个世纪的种族隔离与清洗。多达75%被迫与亲生父母分离的原住民小孩,在校期间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

 

年满6岁的原住民小孩都需要被送到由教会支持的“原住民寄宿学校”接受英文和西式教育,然而这些孩子们长大后发现自己难以融入原住民文化,也无法在主流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出现了身份认同危机

 

1950年魁省Maliotenam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冰球队(图源:加拿大图书馆历史档案)

 

与澳大利亚“被偷走的一代”不同的是,加拿大人与原住民在历史上曾经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友好关系。早期殖民者与原住民维持着良好的贸易关系,直到1867年加拿大正式成为一个国家。

 

根据圭夫大学教授David MacDonald的研究,那时的加拿大移民者迫切地需要土地,但是土地都在原住民手里,当时的加拿大政府中有这样一种观点,他们认为除了土地之外,加拿大人还应该可以支配任何他们想要的资源

 

“当时有一种观点认为,除非把原住民的孩子从原生家庭中剥离出来,否则原住民是不能被教化的,”UBC教授Greg Younging在当年的历史文件中找到了这种政策的理论依据。

 

“所有原住民女性都归统治者所有”

 

澳大利亚在1910年出台的《北部地区原住民法案》规定,原住民首席保护者(都是由白人任职)拥有所有18岁以下的原住民的法定监护权。1918年,这个法案被进一步强化,原住民保护者被赋予了所有原住民女性的所有权,无论年龄大小一律属于首席保护者所有除非这名原住民女性嫁给一个“拥有显著白人血统”的男性,而每个原住民女性想嫁给其他非原住民也需要得到首席保护者的许可

 

30年代一个臭名昭著的原住民保护者A.O.Neville认为,原住民这个种族就快要灭绝了,他们必须要和白人通婚才能延续下去。原住民的小孩可以通过训练去干活,经过几代的同化就可以归入白人社会。这种观点为后来的“寄宿学校”等机构铺垫了理论依据。

 

“这是蓄意的,这种学校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些孩子们和原生家庭进行隔离,把他们身上的原住民元素去除,让他们成为另一种人。”

 

魁省Naskapi部落的学生在上英文课(图源:加拿大图书馆历史档案

但是最后这种措施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原住民小孩长大后既无法融入主流社会,也回不到自己的部落中,在文化和身份认同上出现了真空。

 

不懂爱、受虐待,成了原住民的“遗传病”

 

而由于政府懒得花钱资助这些学校,很多孩子只能上半天课,剩下半天时间去养鸡、挤奶、干农活,很多人直到毕业都只有小学2年级的教育水平。直到1996年,在祸害了10万名原住民儿童后,加拿大最后一间原住民寄宿学校才宣布关门。

 

1950年寄宿学校的孩子们(图源:Hulton档案记录)

这些原住民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不知道什么叫“爱”,不知道何为“家庭”,因为他们没有父母,所以也学不会如何当好父母。很多人在寄宿学校遭受过虐待(包括性侵),因此他们也将这些问题传给了下一代。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原住民生活水平不高还生一大堆孩子,而且相比其他种族更频繁出现家暴、性侵等问题。根据澳洲健康与福利研究所2019年发表的报告,经历过种族分离政策的原住民,往往都存在一些共同的问题,比如贫困、家暴、酗酒、焦虑、健康问题、不稳定的精神状态、以及不稳定的家庭状态。而且其影响持续数代,无法得到缓解。

 

当种族融合失败时,会出现什么样的悲剧?原住民的今天就是很好的例子

 

从2009年开始的6年时间里,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Murray Sinclair在真相还原委员会的举证下正式得出结论:“寄宿学校”这样的措施实际上是一种种族灭绝政策。很难想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现代文明社会,尤其是以人权为标榜的发达国家里,但它就是发生了,而且持续了100年,其恶劣的影响至今远未结束。

 

手握土地的原住民可能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子孙后代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除了发钱安抚之外对当年发生的一切讳莫如深。原住民的生存状况至今得不到根本的改善,社会大众也在一个个负面新闻中消磨着对这个群体的同情心。

 

这样的悲剧,应该为每一个生活在移民国家的少数族裔敲响警钟。每一个来到海外辛苦打拼的华人,想的都不过是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但是海外华人的格局不应该只是政府福利和补助那么点事,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一旦出现种族无法融合的情况,我们的后代将何去何从?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这得多绝望?得知强奸犯被捕当天就释放,11岁女孩自杀身亡!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