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乐活平台 / 北美报告 / 正文

特朗普能救美国吗?

在美国政坛上,特朗普不管是清流也罢,浊流也罢,总之确实是一股前所未有的“新流”。以前的职业政治家或名牌高校走出来的精英,常常许诺多、落实少,特朗普却能突破常规、敢想敢干,不达目的不罢休。

这种非常规政治画风,让厌倦了建制派的选民大为折服,视其为不可多得的救星。连很多外国人,都成为他的忠粉。中国自不必说,一位印度人甚至在院里立了他的塑像,每天祭拜。听说特朗普感染新冠后,他不吃不喝,陪其受苦。

可惜,最后特朗普没死,这位忠实的印度粉丝却挂了。

图源:纽约时报

既然那么多人相信特朗普,必欲助其连任而后快,我们就有必要结合前文分析过的美国隐患(详情回顾:这次美国大选,到底图什么?),客观分析一下特朗普能不能救美国。下一篇,再来分析拜登能不能救美国。

一个政治家能不能救国,首先要看他能不能抓住核心问题,其次是看他有没有提出对应的可执行方案,最后是看有没有执行和贯彻的能力。

美国当前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前文已经说过,当今美国隐患多多,但是最核心、最严重的是两个,一个是贫富差距太大,另一个是种族隔阂再现。两党极端对立只是两大隐患的表现,只要能解决以上两个隐患,两党之间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美国的贫富分化应该怎么解决?只有两条路,一是为中下层创造更好的就业机会,让他们重返中产阶级时光;二是借鉴欧洲、加拿大,构建更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通过二次分配补贴中下层民众。

前者是让中下层自食其力,后者是国家劫富济贫。

图源:福布斯

特朗普作为共和党人,倾向于自由放任,反对政府过度干预,自然不会选择第二条路。他所致力于要做的,是给民众提供就业机会,让他们自食其力。

从其十大竞选纲领来看,特朗普团队抓问题很准,第一大纲领就是要解决中下层的就业问题。

具体内容包括:10个月内创造1000万个新工作,创建100万个新的小型企业;通过减税留住就业机会;制定保护美国人工作的公平贸易协议;鼓励购买“美国制造”;支持更多的区域吸引外资;继续放松能源管制,推动美国能源产业振兴。

第三大纲领也是针对就业的,具体内容包括:从国外带回100万个制造业工作机会;给予带回工作的公司抵税优惠;鼓励制药和机器人技术等基本行业返回美国;通过联邦合同,限制美国公司业务外包。

第六和第八纲领中,也有个别些内容是针对民众就业的,比如结束官僚主义对美国公民和小企业的欺凌行为,禁止美国公司以较低成本的外国工人来代替美国公民。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嗅觉很敏感,非常清楚当前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他们将创造和保护就业放在第一位,是完全符合美国中下层民众需求的。

那么多人欣赏他,迷恋他,认为他务实,根源恐怕就在于此。

图源:美联社

抓住问题、确立目标,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特朗普能不能解决中下层的就业才是关键。

特朗普团队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减税、抵税优惠等,促进美国制造企业回归;通过放松管制、消费优惠,刺激美国本土产业扩张;打击非法移民和限制外来劳工,确保美国人就业机会。

应该说,特朗普团队这些措施,都是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并非漫无目标的夸夸其谈。尤其是刺激美国本土产业扩张、打击非法移民和限制外来劳工等政策,以特朗普的行事风格,落实起来希望非常大。

不过,真正困扰美国就业的,不是国内企业提供岗位太少,而是很多大公司都搬到海外,压根不为美国提供就业岗位。所以,促进美国企业回归、重振美国制造业,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要是这个问题解决了,不但美国就业问题迎刃而解,连对华贸易逆差都能降低一半。

特朗普团队对此非常明白。他们对内减税、对华加征关税,主要目的就是力促企业回流。

图源:CNN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特朗普目前提出的解决方案有多大效用,重振美国制造业的目标能达到吗?

长期以来,造成美国工业空心化的核心因素,是综合生产成本太高,企业利润不如亚太国家高。全球化时代,哪里生产成本低,企业就往哪里跑。美国要想让企业迁回来,仅仅给点小恩小惠是不行的,必须真正让生产成本降下来。

减税、抵税优惠可以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加征关税短期内也可以降低企业相对生产成本,但是企业的综合生产成本,应该总体上还是高于亚太,企业回流并不明显。

受国际政治影响,美国部分海外企业确实离开了中国,或准备离开中国,但是他们迁移目的地不是美国,而是南亚、东南亚。

2019年,美国自华进口额骤降16.2%,但是总进口额仅减少了1.7%,这表明美国自华减少的进口商品,并不是由国内企业递补,而是由其他国家的企业弥补了。换句话说,美国海外企业回流并不明显,美国国内企业也没有显示出扩张迹象。

长期来看,机器人技术的发展,倒是可以大大颠覆美国与亚太之间的企业生产成本对比。普及机器人后,企业不需要考虑劳工问题,美国企业经营劣势得以弥补,综合生产成本优势甚至能碾压亚太。到时候,不用美国政府给予优惠,很多制造业都会回流。

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重建制造业是可能且可期的。

图源:the robot report

但是,这样的企业回归,对美国就业的推动微乎其微。企业生产主力都变成机器人了,根本不需要工人,能增加多少就业岗位?即使增加一些岗位,应该也多是高科技岗位,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干不了。

这样分析下来,可知尽管特朗普团队抓住了问题关键,也提出了非常有力的解决方案,但是短期内仍不足以让企业回流,而长期有可能出现的回流,又解决不了中下层就业。

当然,这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也是全球问题。机器人化、智能化在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的同时,也会让越来越多的人找不到工作,失去立足之本。现在人力越充足的国家,将来面临的挑战会越大。

 

对于美国的另一大隐患种族撕裂,如果特朗普团队继续在位,会带来什么影响?

上一篇文章说过,现在美国的种族歧视、种族隔阂,与几十年前是完全不同的。以前的种族歧视是制度性的,源自法律、政治和社会体系,现在的种族歧视则源自个体行为,再追溯得深点,源自人性。

说实话,这种种族歧视是没法从根源上清除的。就像当年联邦党人论证派系时,认为派系源自人性自由,不能清除而只能降低其负面影响一样,现在美国的种族歧视,也只能采取这样的进路。

要人从灵魂深处放弃歧视,就相当于让人放弃自由意识,变成机械的“政治正确”。

图源:https://www.aclu.org

从竞选纲领来看,特朗普团队在今年的种族撕裂中,是旗帜鲜明地站在抗议者一边的。十大纲领中,唯一与此相关的议题,是捍卫警察系统:充裕拨款,雇用更多警察和执法人员;加大对执法人员袭击的刑事处罚;将飞车射击(Drive-By Shootings)作为国内恐怖主义行为来起诉;将安蒂法(ANTIFA)等所谓的暴力极端主义团体绳之以法;取消无现金保释,将危险犯罪分子关押到审判之时。

从打击暴力犯罪角度,特朗普团队这样做,无疑是合理的。一个国家的警察系统,也确实需要予以保护。

但是,特朗普团队似乎对少数族裔和左翼的抗议,没有任何呼应,似乎乔治·弗洛伊德事件没有发生过,似乎美国不存在种族歧视,一切都是非裔和左翼故意找茬。

美国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走,种族撕裂会不会更严重不知道,现有的问题恐怕是不会消失的。

当然,这样说,不意味着拜登团队就能解决以上问题。下一篇,我将从同样的问题意识出发,审视拜登竞选纲领的优劣。

图源:Bloomberg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特朗普能救美国吗?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