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 / 正文

华裔要用攻击中国“自证清白”?澳反华愈演愈烈,已成政治迫害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恶意之深,甚至要超过他们的美国大哥,而当这种恶意与政治利益纠缠在一起时,澳政客们的各种“反华”表演也就成为一种必然。10月14日,这种表演就又增添了新戏码:一名澳大利亚议员竟要求华裔公民在听证会上“攻击中国”,以自证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

作为距离东亚最近的西方发达国家,澳大利亚一直都是东亚民众的热门移民目的地,而如此众多的外来移民自然让澳大利亚社会出现不少问题。于是在当地时间10月14日,澳大利亚参议院就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希望就这些外来移民如何融入当地社会的问题听取各方意见。

从这种表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场听证会要解决的纯粹就是澳大利亚社会的内部问题,与中方显然没有任何关系。但神奇的是,当听证会邀请3位华裔公民就此发表意见时,来自塔斯马尼亚州议员埃里克·阿贝茨却要求这3位华裔公民当场表态,“是否愿意无条件谴责中国政府”。

既然能参加如此级别的听证会,这3位华裔自然都来头不小:一位是地缘政治专家、澳大利亚知名智库Per Capita高级研究员奥斯蒙德·邱,一位是曾在总理办公室和内阁工作过的老牌中国问题分析专家姜云,最后一位则是墨尔本副市长候选人、澳大利亚工党党员邹慧心。

仅从身份上说,这3位澳大利亚华裔都具有一定社会地位。其中,姜云表示:“在听证会上,阿贝茨议员挨个儿询问我们对中国当局的看法,以作为某种(对国家)忠诚度的考验。对我来说,这与其说是听证会,不如说更像是公开的政治迫害。”

邹慧心则将该议员的言论与“麦卡锡主义”相提并论——上世纪50年代初,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卡锡以反共为名在美国社会上下掀起一阵前所未有的政治迫害运动,直到如今都遗毒未清。而邹慧心随后更是表示,正在调查阿贝茨是否违反参议员的行为准则,如果是的话将要求后者公开道歉并在参议院受到谴责。

毫无疑问,这次这个阿贝茨议员是结结实实的踢在了铁板上,但一个州议员都如此嚣张,也足以说明如今的澳大利亚究竟有多么的反华。

至于原因,其实这里面是有多重利益因素掺杂其中的:澳大利亚社会对近在咫尺的亚洲的先天性群体恐惧、澳大利亚传统白人社会的种族主义情绪、中国全方位崛起给澳大利亚人带来的经贸竞争压力和生存危机感、中美对抗给澳大利亚带来的站队危机……甚至是中国与大洋洲各国的交往,在澳大利亚人看来都是中国在恶意染指自己的“后花园”。

澳大利亚社会的恐华情绪蔓延,也就必然决定了,涉华议题将成为政客眼中的“民意金矿”——用一个共同的敌人将民众“团结”在自己周围,这可是西方政客最最基本的“职业技能”。

既然政客们都早已意识到这座“民意金矿”,要想从那么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足够夺人眼球的噱头才是法宝,于是我们才会看到,澳大利亚政客们在“反华”的花样上总是那么的花样翻新:

在澳大利亚新冠疫情最严重的3月份,国会议员克里斯滕森要求中国就疫情损失向澳大利亚“割地赔款”;而在去年8月,澳国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海思蒂更是不惜将中国比喻成纳粹德国,以此渲染当下中国对澳大利亚“自由与主权”的威胁……

当然,这种嘴炮“反华”,对中国来说注定不会有什么威胁,我们非但没有感到一丝害怕,反而对这帮为了几个百分点的支持率如此“玩命”政客,感到可笑、可怜。

但对澳大利亚自己而言,这类反华事件就相当“危险”了——这标志着澳大利亚这个移民国家终于将攻击的矛头指向了本国的华裔群体。也就是说,“反华”问题其实已经逐渐与中国无关,而开始变成新冠疫情之后内忧外患下的澳大利亚内部政治倾轧的由头,也就是俗称的“内卷化”。

就如奥斯蒙德·邱在听证会后在报纸上撰文所说的那样:“如果澳籍华裔不能避免被参议员要求借哗众取宠地‘谴责’中国来自证忠诚,不能在参议院委员会面前以受尊重的方式讨论议题,那澳大利亚在更广泛的公共领域还能有什么希望?”

澳大利亚今后还有希望吗?这个问题,需要所有澳大利亚人自己做出回答。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华裔要用攻击中国“自证清白”?澳反华愈演愈烈,已成政治迫害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