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健康 / 正文

你急他不急:温哥华一次看急诊的经历

四、五天前,也许因为鞋里掉过异物,我右脚的中趾和无名趾之间磨了个大泡,这个泡是在无名趾上。
当时我没太在意,这个泡破了后,我只是用创可贴把它贴了一下,然后照样去陪小宝出门,带着小宝游泳,还去打高尔夫球。
到了今天,我感觉问题稍有些严重,因为我不仅脚肿了,而且小腿也肿了,感觉大腿也有要肿的趋势。
下午差不多5点多的时候,我们赶去Walkin的诊所找医生。Walkin诊所排的人比较多,这样我们在一个半小时后再赶到Walkin诊所,医生告诉我说状况严重,希望我们去看急诊。

医院屏幕上显示着每个医院接待病人的平均时间

这样我们在7点40分的样子赶去温哥华总医院,到温哥华总医院的时间大概是晚上8点钟,到了急诊,我们停好车,付了停车费,然后进了急诊。
在急诊先进行注册,因为我第一次来看病,所以填写了我所有的个人信息,出示了我的医保卡,然后我们就坐在座位上等候。
差不多5分钟左右,有一个医生叫我们过去看一下,医生问了一下情况后,便让我们在外面等,这样我们拿到了一张纸,我看上面写着我们的级别是4,我感觉大概是属于不太紧急的级别。
坐在那里待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有人和我们重新确认了一下信息,我们再进到候诊室。侯诊室里人比较多,大家都在排队,里面在一个一个叫。我们差不多等了1个小时40分钟的样子,才被叫到诊室。到了诊室后,有个护士模样的拿了个垫子让我把脚踩上去,她大概看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小宝妈因为里面座位比较紧张,我坐在凳子上,小宝妈站着,这个状态持续了大概有将近半个小时。我又让小宝妈坐下来,我站在那里,这个状态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这期间一直没有任何人和我们做过任何交流。
差不多从9点40等到11点15,终于有一个医生过来看了一下,总共没有超过5句话,大概问了一下什么原因?多长时间?然后就离开了。过了一会儿,护士拿来了药,给我注射破伤风针,然后开始打点滴,是两种抗生素。另外还吃了两片药,好像是止痛片。
差不多11点半时,输液输完了,这时候护士过来说让我们等一下。这时医生过来说,要找一个翻译过来,和我们做一个交流。

小宝妈和医生说她可以和医生交流,但医生不太同意,这样我们就等医生找翻译。又过了半个小时,来了一个女生,然后一问她其实不会普通话,大家只好笑了笑,医生又开始找翻译。
医生说找不到,这样我们在那里又等了差不多50分钟,我看这个情况是几乎没有希望能找到翻译的样子,但是如果找不到翻译的话,我们又不能离开。
情急之下,我打电话给在温哥华总医院上班的球友Longlong,她正好在医院值班,我给她讲了一下,我们的医生需要个翻译,看她有没有可能过来。Longlong很快答应了我,她让我等一会儿。
过了大概有10分钟,Longlong过来,和医生讲她可以作翻译,医生很惊讶也很开心,然后跟Longlong交流了一下。大概的意思说:让我减少运动,要在这里打三天点滴,他认为可能三天都不够。然后平时要尽量把脚抬起,要把伤口晾在外面。
Longlong帮医生做了翻译,讲清楚后我们再离开医院。这时已经差不多1点了,我们回到家已经1点多了。
整个看病的过程从下午5点40分开始去Walkin诊所,在Walkin诊所等了差不多1小时40分钟,然后再由Walkin诊所到温哥华总医院出来,总共用了差不多7个多小时。
在温哥华医院侯诊过程里,我看到值班的医生只有一个,医生要做的事情好像非常多,既要打电话,又要看病人,还要做安排,很忙碌,包括医生还要亲自打电话给我打翻译。
这些都让我很惊奇,因为医生的作用主要是看病,但我发现他好像很多时间花在了事务上。而晚上在急诊室的这些护士,可以说是四平八稳,也可以说是有条不紊,当时我们催过一下护士,护士当时就说我们too worry,连续说了好几遍。
因为小宝妈预产期就快到了,家里还有小宝,我们确实有些着急,但是医生不会去考虑这些。这中间我还看到有的护士拿来了一袋旺旺雪饼,挨个送给同事们,大家都很开心,边聊天边吃雪饼,气氛还是不错的。
不过整体上的效率真是不敢恭维,我看最外面的电脑屏幕上显示温哥华总医院急诊排队的时间平均是1小时50分钟,但这个数据我相当质疑。当然也许有急症的病人一来马上就看了,所以和我们这样的病人一平均,这个数字也是准确的。
原来在北京去类似协和医院这样的地方看急诊,排队的人也很多,也非常让人头疼。这里就是环境好很多,人也少很多,但是花的时间也非常多。

本文发布于: 2015-6-28 10:19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752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你急他不急:温哥华一次看急诊的经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