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健康 / 正文

加拿大手术全程实录:手术前真担心醒不过来

由见专科医生到手术那天只有十九天。算很快了,在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做。由一个著名的外科手术医生做,不能自己选择,医院安排,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只匆匆地询问了一些医学上的朋友一些知识。在这个过程里要告诉大家住院时遇到的一些饮食情况和解决方法。

  术前体检时,先去一楼大厅登记,然后去四楼抽血,然后等见护士,做好心理准备,要花四小时间。见衣着光鲜的华人都带有翻译陪伴,那是翻译自己说身份。我因为经济不很充足,没有请翻译。问答时,如果哪条听不明白,医护人员会用另一种非医学术语让你听明白。

  护士问了一系列的健康情况问答,基本不记得,只记得好像是有什么疾病,对什么药过敏,还有很多很细致的问题,最后问做好遗嘱没有,答以前就做好。护士说假如手术不能醒来的遗嘱,答没有,报了紧急联系人。

  接着去见麻醉师,起初以为会是这个金发女郎帮我麻醉,手术时发现不是。也是问了一些身体情况,有没有心脏病什么的,好多问题和护士问的重复。最后问我需要牧师祈祷不,我本着尽量少麻烦别人的本意说不需要。金发女脸上掠过一丝的不悦,又再问一次,很快用微笑掩盖了,然后可以回家等手术。

  和任何医生和护士的对话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有还是没有,不要用毋宁两可的回答。如需特别说明,医生会让病人说明。我以为医学每个国家不同,原来医学是世界通用的。

  我当时最关心的是麻醉方式,护士告诉我是全麻。我和国内一医生朋友讨论时,她说不可能的,你手术时间那么长,全麻达不到那个要求,必须腰椎麻醉加全麻,我说医院说是全麻。她说不可思议,不相信。手术的时候果然是腰椎加全麻。

  医学还是有世界通用性。但加拿大的麻醉师技术不错,艺高一筹,找腰椎位置时快速准确。手术时都是一班年纪怆霜的上了年纪的人.麻醉师也是DOCTOR.,整手术除了两个是护士都是DOCTOR..手术前著名的主刀避开我和麻醉医生谈了一小会。手术先跳开续后说。

  手术等待过程的日子里心理压力非常大,非常同情那些等待一年半载的朋友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度过这个心理难关的。想到过如果不能醒来,孩子怎么办,孩子父亲不是一个对孩子负责的人,是考虑自己多于孩子的人。由于各种担心,等待过程心跳出现加快现象,并且心慌,呼吸困难现象,心脏问题一天比一天严重。

  告之医院,医院测了说尚属于正常的范围内。而且术前尽量不要吃药。很感谢家人的大方,国内家人三天就用国际快递来中成药稳心颗粒和心脏西药盐酸普萘洛尔片。家人转告国内心脏医生的话,说他们手术前没有要求病人不能使用这些药物,可以手术前两三天停用就行。妈妈说“你千万不能死了留下孩子给我,那我的生活就毁了。”试着喝了一个星期稳心颗粒,毫无效果,还是害怕心慌的次数丝毫没有减小。连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去。

  照这样下去,估计会手术时吓死。只得用第二方案,用盐酸普萘洛尔片,效果强力阿,没有按说明吃每天三次,只是每天吃一颗,一共吃了三天,就到了手术前的三天就没吃。这时心脏很强壮的样子,一天计算下来一次心慌的时间都没有,就算拉去打靶好像也不怎么害怕。

  手术前一天吃泻药清理肠胃。一天半时间不能吃食物,只能喝苹果汁。手术前一晚上开始水也不能喝。

  星期二手术了,提前两个半小时去医院做准备。孩子上学,晚上由朋友推荐的朋友照顾。太早弄好术前的准备了,护士让我吃了4颗强力止痛药先。结果前一个手术延迟导致我的麻药错过了最佳时间1.5小时强效,药后等到四个小时才伦到我。药后1.5小时的时候我眼困得睁不开眼睛,药后四小时做手术的时候我已经很清醒不困了。

  先做了腰椎麻醉,在这里要表扬一下加拿大麻醉医生的技术真的非常好。跟着做全麻,因为已经过了困的时间,全麻进入状态的时间比医生预料的时间稍长。全麻手术后的痛不是一般的痛,需要每几小时吃止痛药,一痛就按键静脉喷吗啡。后面我会提到。

  手术做得非常成功,很感谢一班经验充足的医护人员,他们的医疗技术不是吹的,从手术后恢复的快速时间就能体会到。醒来时会有医护人员摸病人各个部位,看病人的麻药效果褪了没有。有感觉就把病人送去病房。这里的麻药褪的快,伤口会愈合得快些。

  把我推到一个三人房,邻床一个外貌善良的白人老太太对我说了一两句祝福的话,正是这位白人老太这几天对我做了很大的帮助。我旁边的是一个第二天就出院的体格强壮的南美女士,特喜欢强劲的音乐,晚上用手机放床头听音乐听到深夜2点,声音不大,但因为只隔着一布帘还是能听的清楚,我手术后虚弱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在音乐声中迷迷糊糊地沉浮,不能喝水。

  如果伤口痛就按手上的吗啡键,吗啡进入静脉。六小时后可以喝少量水,但由于我已经缺水一天半了,我就狂饮了护士给的一大杯浮着冰块的冰水,并且再要了一杯。护士说不能喝太多,但我口渴得实在受不了,照喝,结果第二天在空腹吃多次止痛药后胃部不适狂吐。我一口气狂喝了三杯大冰水后几小时,护士每几小时要看着我吞下一堆止痛片,

  同病房的说他们也这样,圆友们,北美不能让人觉得有点痛,痛是不人道。护士反复嘱咐我一痛就按吗啡键,不要忍着痛。因为我喝了几大杯冰冻的水加上不停空腹吃止痛药,狂吐很辛苦,吐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拒绝吃止痛药,护士吩咐我一定要用吗啡。

  虽说有护士照顾,但护士人数明显不足,白人老太就从中对我做了很多帮助,例如帮忙叫护士,根据我的情况反应给护士知道。手术第二天是身体变化很大的一天,午饭时间我饿的头都晕了,虽然滴着很慢很慢的点滴。午饭送来一大杯浮着冰的冰水和几十毫升的果汁,喝完了浑身发冷冰冻还有点晕。看看临床体格粗壮的手上很多毛的南美女士的体格我明白医院是按北美人的身体标准制定的伙食。冰水有止血作用。

  护士还热情洋溢地称那杯浮冰的冰水为FRESH WATER。晚饭除了冰水和一口果汁外还多了一小块啫喱。吃了晚餐后我更冷更饿,饿得受不了。护士一量血压,我看到是低到93和58,我问护士是否低了,护士说是的,你可能明天出不了院,还得再住一天观察血压。我想我这身体素质还有这状态的,咨询护士通过护士允许。我连忙打电话照顾孩子的朋友的朋友,叫她给煮一些瘦肉水什么都不要加火速送来北约克医院,冰箱有瘦肉。

本文发布于: 2013-4-2 09:52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746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加拿大手术全程实录:手术前真担心醒不过来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