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财经 / 正文

低调超级富二代 澳洲最富争议的亿万富翁

1982年,吉娜· 莱因哈特和父亲朗·汉考克在一起,莱因哈特也是父亲唯一的孩子。20年前,父亲留给莱因哈特市值7500万美元的公司,年均约1200万美元的老力拓特许使用权,以及几处矿山。如今,莱因哈特的资产净值已经难以估。
2010年,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开始针对矿业征收超级利润税。当年6月9日,莱因哈特和她的同事们为抵制税收,在珀斯凯悦酒店外举办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型宣传活动。
即使是在清晨6点,澳大利亚珀斯机场也随处可见身着荧光安全背心的矿工。
他们连续工作二至四周,每天两班倒,随后获得一周的休息时间。他们往返于珀斯与巴厘岛之间,收入可观。卡车司机年均入账不少于10 万美元,高级焊工每年可到手15万美元。
这些矿工来自珀斯以北1000英里的黑德兰港,后者以铁矿石输出港而闻名于世。岸上的传送带早已被铁矿石染成了暗红色。300个堆满了铁矿石的火车车厢,从遥远的皮尔巴拉矿山缓慢爬入港口巨大的仓库。旋转式翻卸矿车守在仓库出口,等待着抓取与搅拌这些矿石。
天刚蒙蒙亮,黑德兰港似乎还没睡醒。它是全球最大的散装矿物出口港,这里的铁矿石主要来自汉考克勘探公司。
这是一家与力拓齐名的澳洲矿业巨擘,它的主人便是澳洲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

6月4日,在全球铁矿市场萎靡不振之时,莱因哈特却作出惊人之举,计划投入巨资在澳大利亚北部为自己的铁矿修建铁路。
这条设计长度为214英里的铁路直通黑德兰港,将与其他两条既有铁路同时运行。
瑞银分析师汤姆·普莱斯认为,目前市场低迷,修建铁路需要投入大量资本,莱因哈特的投资风险巨大,眼下没必要去修建“一条昂贵的通道”。但莱因哈特没有理会外界的质疑,依旧我行我素。
身家高达300亿美元的莱因哈特,是2011年的澳洲首富,2012年的世界女首富。现年58岁的她,目前居住于西澳首府珀斯。她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寡妇。她回避媒体采访,极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处理起媒体关系却得心应手。
《纽约客》介绍她说:“她是澳大利亚最富有,也最富争议的亿万富翁。”
矿工之女

莱因哈特所在的西澳大利亚州,是该国最负盛名的矿区。此地蕴藏着亚洲钢铁企业所需的大量高级铸铁。

1952年12月的一天,石棉矿工朗·汉考克与妻子荷普驾驶奥斯特小型飞机,翱翔在哈默尔斯利山脉上空。不久,他们遭遇了风暴。孱弱的小飞机无法升至云层上方,只好在倾盆而下的大雨中勉强穿过狭窄的特纳山谷。
汉考克不经意间注意到,在雨水的冲刷下,峡谷岩壁上显露出铁锈的颜色。矿工出身的他判断,峡谷地质中富含氧化铁成分。
天气转晴后,汉考克第一时间返回该地展开钻探,果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铁矿。这便是汉考克勘探公司的前身。以此为原点,汉考克打下他矿业帝国的基础。
这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也许你已经猜到,不错,汉考克正是莱因哈特的父亲。
莱因哈特是汉考克与爱妻荷普唯一的孩子,小时候和父母住在距离威特努姆 40 英里远的皮尔巴拉。每逢周六,一家人会驾驶飞机,飞到600英里外的一个大城市采购生活用品。
在荷普罹患乳腺癌期间,他们搬到了珀斯,莱因哈特被送入女子寄宿学校。她的同学依然记得,汉考克有时会开着劳斯莱斯,在车里陪他女儿度过下午时光。
BBC曾在1966年根据汉考克的真实经历制作了一部名为《铁人》的纪录片。
片中,12岁的莱因哈特对着镜头,娇羞地说:“我觉得我的父亲堪称完美,呃,他除了有些发福之外,还是很英俊的。”
汉考克早就盘算着将自己的矿业帝国原封不动地交给女儿。即使莱因哈特还是个孩子,汉考克就时常带她参加在世界各地举办的商业会谈,访问酋长和银行家。西澳小说家提姆·温顿形容,莱因哈特的童年像是一场在“帝王泡沫”中进行的“科学实验”。
莱因哈特一到驾驶年龄,父亲就为她购置了10辆新车,送到校园里一字排开,供她任意挑选。22岁那年,莱因哈特已是澳洲最富有的女孩,唯一能引发她兴趣的事物,便是矿产。在悉尼大学经济学系学习了一年之后,她便一头扎进了家族的矿山。
汉考克曾委托他的一位作家朋友罗伯特·杜费尔德为女儿撰写传记。杜菲尔德在文中这样形容青少年时期的莱因哈特:“她试图对每个人都很友好。但是,一旦他们令她失望,或者惹恼了她,抑或在某种程度上威胁到了她,她便会撤下清澈眼神中蛋白石般的亮光,换上一层透着钢铁般冷酷的蓝。”
“她比我更强硬。”这是汉考克生前对女儿的评价。1992年,汉考克寿终正寝。
莱因哈特和她的继母对峙公堂,展开了长达11年的遗产之争,此事也让她第一次闻名于世界舆论。

本文发布于: 2013-6-21 03:05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779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低调超级富二代 澳洲最富争议的亿万富翁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