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多伦多 / 正文

特鲁多拒绝释放孟晚舟,对着特朗普高唱“你是风儿,我是沙”

6月23日,包括前外交部长在内的19名加拿大政坛元老,联名上书给总理特鲁多(Justine Trudeau),要求释放孟晚舟,给加拿大一个“重塑对华战略”的机会。

这是关于孟晚舟案的最新动向。

加拿大19名政坛元老上书联名

需要原件的请看今天第二条文章

信中说到:“美国要求的引渡令加拿大陷入困境。作为总理,你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服从美国的要求启动引渡程序,已经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

信中也指出,”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有权力终止引渡程序并释放孟晚舟…且并不影响加拿大的司法独立。”

同时,被中国以刺探情报罪在中国被起诉的加拿大人康明凯的妻子也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要求特鲁多释放孟晚舟,换回她的丈夫。

杜鲁多是怎么说的呢?

6月25日,杜鲁多在记者会上表示,尊重这19名政治元老的表态,但不同意他们,认为这些老人们是错判形势

纳尼?一个月前您不是还说司法独立的吗?

现在有大法官、律师、外交官联名指出,根本跟司法独立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一个政治事件,您现在说起形势来了?

特鲁多一再标榜加拿大司法独立,在5月27日时曾表态孟晚舟案是司法案件,不是政治案件,政府不会介入。

加拿大的媒体反倒是直白。

6月19日,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问中国外交部是不是人质外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回答就更直接:这个问题你们要去问加拿大政府,他们最清楚了!

孟晚舟案就是一起政治事件,就是美国5G干不过华为在耍流氓,但有些人总是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美国前安全顾问,鹰派代表人物博尔顿在他的新书《白宫回忆录》里提到,孟晚舟案是他亲自操办,目的就是打压华为,迫使华为在5G领域妥协。

《白宫回忆录》作者John Bolton

流氓都承认是自己干的了,加拿大还不承认自己是帮凶。

加拿大还会以司法案件对孟晚舟进行引渡审判吗?

刘克都在之前给大家做过加拿大的司法体系加拿大的政治困境两方面的科普,现在旧文整理新发,看过的可以直接跳到后半部分。

加拿大的司法体系

首先做个科普:加拿大的司法体系是要充分考虑利益权衡的!

1. 司法利益权衡

一个案子的判决,在加拿大的司法体系一定会考量经济因素的

经济政治权衡是一方面,司法成本是一方面。没钱怎么干活呢?

需要注意的是,检方和法院都需要考虑司法成本,每年的预算都是纳税人爸爸给的。司法成本是公开信息,想了解的同学可以自行百度。

我所在的圈子是做投资的,有钱就有纠纷,起诉和被起诉大家都习惯了。身边类似的案子也经常见到,有甲乙双方撕逼的,也有被检方控告操作不当的诈骗的。

同类型、同级别的案子在加拿大有的个月就结案的,也有的7~8年流程还没走完。

司法对案件的重视程度因素有很多,其中影响最大的因素莫过于所牵涉的利益方不同。

2. 司法隐形博弈

在一个经济利益影响比较大的审判过程中,专业的游说公司会从中赚不少钱。有的从证据链入手,有的间接影响司法流程、证人证物,还有更直接点的与检方谈判调解。

就拿交通告票举例吧。当你收到150刀的罚单,你如果提前交钱就只罚120刀,这就叫”调解”;如果你找人证明说你没有违规,并提供人证物证的,就是”游说”操作。

在加拿大,千万级的审判就一定会有人做游说。

华为这样千亿级的公司,美利坚要穷举国之力来打压的案件,要是说背后没有政治操作,老王家门前的狗都不信

3. 佛系联邦政府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加拿大政府的态度。

5月14日因新冠疫情的关系,关闭了近两个月的BC(英属哥伦比亚省)法院重新开庭,并在5月27日就宣布了判决。

这个法院的排期可以说是比较迅速的,也可以推论BC省在司法层面上是想快速走完这个流程的。

毕竟是美国人要搞华为,加拿大也想快一点淌完这趟浑水

5月27日早晨,在孟晚舟案判决下来之前,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新闻会上声明:加拿大司法独立,政府不会为法院的判决而道歉。

这是此地无银300吨吧?

华为孟晚舟案从根本上是政治事件,这种政府机构出手靠绑架竞争公司高管压迫对方的政治操作美国人玩得很溜(如法国阿尔斯通案)。

《美国陷阱》2019年出版,多伦多图书馆有借

而孟晚舟案的政治较力双方是中美。

针对华为孟晚舟的拘捕令是2018年8月份在纽约签发的,加拿大则是根据美加引渡协议逮捕孟晚舟

加拿大执法部门在机场抓人的时候是肯定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的,估计现在加拿大联邦政府肠子都悔青了。

换句话说,美国给华为挖了个坑,顺便把加拿大也推了进去

跟美国签署了引渡协议的加拿大联邦政府压力很大,夹在中间怎么也不讨好。

于是杜鲁多干脆两手一摊,一脸”不关我的事啊,你们都别怪我“的表情,美其名曰司法独立。简称佛系

现在司法独立被打脸了,又搞出一个形势判断,反正就是不管。

那到底是什么形势让杜鲁多不能动弹呢?

加拿大的形势困境

1. 经济依靠美国

自从加拿大和美国在1987年签订《加美自由贸易协定》,两国之间绝大多数商品都没有关税。

由于美加两国相邻,相互免签,人员流动也很频繁。

世界上最大的两国贸易自然是中美贸易。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第二大的两国贸易即是加拿大和美国。

图:2015年,美国占加拿大进出口总额的74%

2019年加美年度贸易额为6125亿美金,其中美国向加拿大出口2927亿美元,从加拿大进口3198亿美元。

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三大贸易合作伙伴,排在欧盟之后。每年的贸易额大约是650亿,为加美贸易的八分之一,其中对华出口160亿,进口490亿。

经济上来说,加拿大对美国的依赖,比对中国要大得多

2. 法律体系混乱

现在影响中加关系的最重要事件,就是2018年12月孟晚舟被加拿大非法质押,直接引起了两国的外交紧张。

我们先来整理一下时间表,看看在法律环节到底发生了什么:

  • 2018年8月22日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庭的一名法官签发了对孟晚周女士的拘捕令
  • 2018年12月1日 华为首席财政官孟女士在从温哥华国际机场过境时被加拿大皇家骑警逮捕。加方给出的解释是,美国指认孟女士违反对伊朗禁令从事与伊朗的贸易,加方根据加美两国间的引渡条约进行逮捕。
  • 2018年12月07日 孟女士在温哥华的法院提出保释,在交纳巨额保释金后获得同意,但必须上缴护照,并接受电子监视;
  • 2019年1月28日 美国方面正式提出引渡要求;
  • 同年3月1日引渡要求获得加拿大BC法院的认可;
  • 2019年3月1日 孟女士的律师团队提出了对加拿大联邦政府,加拿大边境局和皇家骑警的控告,孟女士引渡美国的程序得以暂停;并在3月8日于BC省高级法院指出,在温哥华机场的抓捕过程根本不符合加美引渡条款,因美方提出的”犯罪指控“并没有在加拿大发生,是美方对引渡条款的“非法滥用”(abuseof power)。
  • 2019年10月1日 加拿大政府在法院上承认抓捕程序有误但已改正”bymistakeand took steps to remedy this error”,但称该程序错误并非有意(notadeliberate action)
  • 2020年1月10日孟女士的律师团队指出美国所谓对伊朗的禁令在加拿大并不适用,因为加拿大政府并不禁止跟伊朗来往;加拿大联邦监控官坚持孟女士在加拿大违法。从此双方将展开漫长的美方制裁在加拿大是否有效的辩论
  • 2020年5月27日BC省法院判决对孟晚舟的引渡申请符合”双重犯罪”标准。
  • 2020年6月23日,双方同意将于8月17日恢复引渡听证会,对加拿大和美国政府提供的证据进行讨论;
  • 法官表示希望在2021年5月份之前完成整个引渡程序。

RCMP?BC法院?联邦政府?司法部长?

这么多什么鬼?

这里牵涉到了加拿大联邦执法部门、省级司法部门、联邦司法部门、联邦司法官员

喔还不止,参与的还有加拿大边境局,美国法院和美国的FBI

怎么样?光记这些机构就把你转晕了,不要说再走法律流程了。

加拿大引渡流程,现孟晚舟刚走完第三阶段

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 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类似于美国的FBI,由于各省有各自的警察,涉及到跨省或国家层面的事务就由皇家骑警出面执法

皇家骑警只管抓人,剩下的就交给地方法院处理,这里的负责的法院就是英属哥伦比亚的高等法院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本想甩锅给法院,在记者会上说明要尊重司法独立,联邦政府不需要介入,也不需要为判决道歉。

没想到BC省法院在5月26日的判决书中又给联邦政府埋了个雷,说:司法部长随时有权利停止引渡流程。

加拿大政坛的大佬们更是直接指出:这就是个政治问题!

杜鲁多一看慌了,无FA可说,只能说我们要正确判断形势。

到底是什么形势让杜鲁多不愿意让联邦政府直接介入呢?

3. 华人政治力量

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同样性质的案子,在加拿大有三个月结案的,也有7、8年还没审理完的?

除了经济利益之外,政治形势是很重要的因素。

而政治形势的背后是各方势力之间的博弈。

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与美国不一样的是,加拿大没有所谓的主流文化。

换句话说,加拿大是个多元文化社会,不同文化之间相互包容,和平共处,这是好的一面。

可是遇到问题的时候就需要各民族自己来解决,这方面华人的经验并不丰富。

举例说明吧。

现在的意大利族裔在北美国家的建筑行业占垄断地位。

从一百年前全世界的建设大潮开始,意大利民工们包揽建设行业中下游;30、40年代的黑帮盛行意大利族裔野蛮发展;70年代的工会运动把黑帮合法化;到2000年后的国际化贸易使其快速发展垄断上下游产业。

今天的意大利族裔在加拿大和美国掌握了整个建筑行业的资源:上至建筑相关行业部门的人事任命、建筑行业工会、建筑方面基金、大型开发商、大型建筑商,下至各种合同承包、建筑工人。

这个利益链上至顶端的行业政策制定,下至相关行业的商业利益,所涉及的人员(选票)也就非常广了。

特别是工会,投票整齐划一,不仅所有工会会员要听指挥,其家人也需投给同一个候选人。

所以意大利族裔是所有政客都不能得罪的。其结果就是政治影响力

中文是多伦多市第二大语种,数量超过意大利语的3倍

意大利族裔的人口在加拿大159万,占比4.6%。

华人的人口比例呢?2016年华裔人口177万,占比5.1%,比意大利族要多。

其中大多伦多地区人口720万,华裔70万,接近多伦多10%的人口比例。

然而华人在加拿大政坛却无太大的影响力,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形成以华人为中心的产业链!

没有利益关联,自然投票分散,华人作为一个族裔的政治威慑力不足

以下是华裔在加拿大的基本现状:

  • 1990年前出国的华人以餐饮、超市等行业为主,参政能力较弱;
  • 1990年后出国了一批留学生,以学术或科研工作为主,参政意识不够;
  • 已成年的第二代华裔大多进入职业领域,以医生、律师行业为标杆,参政机会不多;
  • 现今在加拿大的主要华人力量还是2000年后出国的第一代移民,政治沉淀不足;
  • 大多数第一代移民还在各个产业链的中下游,虽然人口数量大,政治影响力不够;
  • 2008年以后加拿大通过CEC(Canadian ExperienceClass,经验类移民法),方便了留学生和高端行业人士的移民。从此华人的经济地位开始得到提升。确有政治希望,但需时间成长。

总之,加拿大的华裔在加拿大经济建设中作出巨大贡献;同时在中加经济文化交流方面占主导作用。

但华人在政坛影响力甚微。

因此,当孟晚舟在加拿大进入法律程序后,加拿大华人没有能力给联邦政府或BC省政府施加足够的政治压力

4. 总理魄力不足

加拿大现任总理小杜鲁多算是标准的“官二代”了!

杜鲁多的父亲皮埃尔.杜鲁多在70年代可是风云人物,为人个性强烈,积极外向,敢言敢干,四次当选加拿大总理,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有深入的研究。

他在任期内顶住西方政治压力促成中加建交(比美国早9年),是最早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在加拿大政坛长期极具声望。

1973年10月11日老杜鲁多与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会面

唉~提到老杜鲁多是想提醒大家,加拿大曾经是个对华友好的国家。

当然,今天的主题是小杜鲁多。

现任加拿大总理的小杜鲁多是否顶得住美国的压力,在这个美中竞争中的大坑中强扭脱身呢?

看图的你们自己脑补吧…

我的观点是悲观的。

因为小杜鲁多应对困境的经验不足,没有其老爸那般的魄力。

我们来看看小杜鲁多的履历就可见一二:

  • 1971年圣诞节小杜鲁多出生在渥太华,12月31日美国的圣彼得堡时报著文:“欢迎贾斯汀.杜鲁多的降临“;
  • 小杜鲁出生就住在总理殿宫,直到老杜鲁多1979年离任;
  • 小杜鲁多从6岁起开始接受英语法语双语教育,并由加拿大皇家骑警护送上学;
  • 小杜鲁多从17岁起参加政治活动,加入过John Turner (加拿大第十七任总理)的竞选团队;
  • 大学期间小杜鲁多加入辩论俱乐部,其朋友包括Ted Cruz.,后任美国参议院,也是2016年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之一;
  • 小杜鲁多持有麦吉尔大学的文学学士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学士双学士学位,后在麦吉尔大学获得地理学硕士学位;
  • 2000年,28岁的小杜鲁多在其父亲老杜鲁多总理葬礼用英法双语发表悼唁,受到媒体关注,被认为是“升起的显赫人物(emerged as a prominent figure)”。这篇悼唁后被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BC)收录为近五十年最重要的加拿大事件之一;
  • 2007年,小杜鲁多参演了CBC纪念第一次世界战争的电视剧《伟大的战争》,同年获得自由党内提名资格;
  • 2013年,小杜鲁多当选自由党党魁;
  • 2015年,小杜鲁多当选第23任加拿大总理。

小杜鲁多能当选加拿大总理,其老爸的政治资本是最重要的因素。

从小顶着父亲光环的小杜鲁多几乎没受过挫折,当选总理后空有志而力不及,会撒钱而在经济上无所建树,导致国库渐空,也不知如何面对困境。

刘克都(公众号: 云起微尘里)认为政治家和政客的差别在于对理念的执行力!

有信仰,有能力,可以把理念付诸于政治实践的领导人堪称政治家!如老杜鲁多总理。

空有志,力不足,理念流于形式口号大于实践的总理只能称为政客!如小杜鲁多总理。

2019年的国会竞选中,小杜鲁多领导的自由党以157座成为国会的少数党派,投票率至加拿大有史最低。

总之,对于孟晚舟非法指控的法律流程,现弱势的小杜鲁多政府是很难有魄力介入的。

法院把锅甩给联邦政府,联邦政府又把锅甩回给法院!

孟晚舟的回国之路,也许真的需要在加拿大走完整个法律程序才行。

最后

孟晚舟案是美国打压华为5G的一个环节,美国以为中国华为能像法国阿尔斯通那样屈服。

但今天的华为不是当年的阿尔斯通;

今天美国的对手是中国而不是法国。

中国人深切的知道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的道理。

也许有人会问,华为孟晚舟关我什么事?

对此,我想以德国神学家马丁·尼莫拉警示诗作为结尾,以史观今。

《我没有说话》

起初,纳粹抓共产党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抓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他们抓犹太人的时候,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本文发布于: 2020-6-28 19:05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3317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特鲁多拒绝释放孟晚舟,对着特朗普高唱“你是风儿,我是沙”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