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移民 / 正文

温哥华,有250万人假装很幸福……

  
  1.
  
  温哥华没有人情味。
  
  一说到温哥华,很多人就象恨周扒皮一样——温哥华人有钱、装逼、高冷。
  
  温哥华人到底有多钱?温哥华市中心二房一厅,倚山面海,花$100万加币(折合¥500万人民币)就可以买一个坐拥天下的既视感,要知道北京同款,豪撒¥500万人民币是不会有什么人搭理你的。
  
  温哥华人到底有多装逼?记得有位回国的朋友,在国贸旋转门入口处不小心碰到了一位大叔,温哥华式条件反射地说“Sorry!”没想到大叔嚷嚷:“你这人说什么呢?骚乱?”(在北京你也敢乱?)
  
  温哥华人到底有多冷漠?都怪温哥华的朋友圈,没事晒的都是蓝天和海鲜,那么有钱,咋代购点东西还要缴税呢?要知道你阿姨的娘舅的大姑妈的哥哥的隔壁老王是我20年前的前男友……
  
  事实上,温哥华人情寡淡不只是针对来自天朝的阿姨娘舅,其实对所有温村居民一样适用。因为有一种淡薄叫“私人空间”,温哥华很小,朋友圈天天见就罢了,晚上下班还要陪老婆和娃,当然谁家狗不见了倒是可以帮着找一下,毕竟这年头很多人还真不如狗。

温哥华市中心百万豪宅

  
  2.
  
  温哥华其实是外地人的温哥华。
  
  2017年大温哥华地区常住人口近250万,是北京的1/10,其中,欧洲裔占46.2%  ;华裔占27.7%;南亚裔占6%;菲律宾裔占6%;东南亚裔占3%;日本裔占1.7%; 拉丁美洲裔占1.6%;韩裔:1.5%;原住民占2%;西亚裔占1.2%;非洲裔占1%;阿拉伯裔占0.5%。
  
  走在温哥华街头,尤其是列治文,感觉就象来到了中国某二线城市。列治文的广告招牌上的字每一个都那么方,马路上10个人里面几乎有7个是中国人。曾经有个列治文白人因楼里的物业管理委员们都说中文而倍感歧视,含恨搬离;还有个白人大妈常年盯着列治文中文招牌不放,成天告天告地告政府,一种头可断,英文不可辱的气势!可是问题来了,温哥华其它地方的招牌几乎都是英文的,难道也要我们中国移民代表中文惩罚英文,让英文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么?
  
  来温哥华12年,我去过途驴网温哥华景点排名第一的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10次,去过排名第二的科学世界(Science World)9次(路过不算),排名第三的松鸡山(Grouse Mountain)8次,排名第四的卡佩兰奴吊桥公园(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3次,还有那10分钟就能逛完的温哥华的中山公园(Dr. Sun Yat-Sen Park)1次,可有些人从宁波转机到上海飞了2万公里,一下飞机就打听一个叫宁波海鲜的饭店,吃饱喝足后,然后直奔斯坦利公园照相。

  

列治文中文招牌

  3.
  
  温哥华终究是温哥华人的温哥华。

  
  温哥华人嘴上不说,其实对“温哥华”这个百年老字号还是很自恋的,每年“人类最适宜居住城市”排行榜就是温哥华人炫富的时刻,而且榜单揭晓时,便是地产经纪疯狂转发时,比自己儿子拿了UBC录取通知书还积极。
  
  如果有人在温哥华有五套房,那他绝对不是温哥华人。当看到温哥华市中心那些在写字楼里穿梭,穿得山清水秀的小白领的时候,当听到有人说找到份西人公司工作的时候,千万别羡慕,他们可能还在租房。见过一个东三省首富,坐拥温哥华10几套豪宅,近看就一顺风小哥;还见过一位天朝理科高考状元,现在是温哥华金牌地产经纪。即使这样,大家找工作时第一志愿还是选择洋大人公司,绝大多数人不喜欢华裔老板,尤其是香港移民老板。记得10几年前小编在香港拿加拿大移民签证,和一群穿着70-80年代“买菜范”,聒噪的香港人一起排队等件,想到温哥华的马路上也许到处都是这样的人,心里是很纠结的。
  
  还有一个曾经在温哥华每天黄金时段滚动播出的加拿大啤酒品牌Molson Canadian的广告,主打“I Am Canadian(我是加拿大人)”的中心思想,片长1分多钟,清一色嗨起来的都是白人。所以潜规则就是,白人才是温哥华的人民代表,是温哥华的春药,一旦沾上,立马感觉血脉贲张,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

  不解释

  4.
  
  2004年,《别了,温哥华》热映,现在想想当时罗毅住的海景高层公寓妥妥的就是一个温哥华地产广告。来温哥华10几年,身边已无人再提起《别了,温哥华》,现在流行《我的前半生》。
  
  曾经和一个白人高管吃饭,喝高了开始说红酒,小白人对中国人喝红酒“一口闷,底朝天”的做法露出一脸鄙夷,我给她补了一课:中国的“底朝天”其实代表类似“kneeling”是一种尊重的表现,而且中国自新石器时代开始喝红酒,那个时候有些人(特别是那些鼻孔朝天的小白人)可能连葡萄都还没种出来。小白人听后,便开始怀疑人生,直接google 起来,滑了几下手机后便提出要请客。
  
  其实对很多小白人来说,看着他们祖爷爷的房子被曾经交“人头税”的人买走,心情是跌宕的,现在以为交个“外国买家税”就能保住他们的江山,可是到头来落得个“留的房子在,还是没钱给”的下场。仔细想来,小白人也许和我们一样仅仅希望有一个平静、美丽的家园就罢了,大家又何必相煎太急呢?
  
  所以,历来的误区都是文化的彼此疏漏,好像加拿大本地西人认为早些移民的香港人是中国人,香港人则认为自己是效忠英女王的加拿大人,以此类推。有一次在一个肝脏疾病的病治疗会议上见到一张所谓的中文海报,上面用繁体中文写着“肝病有的医”,一位纹着电眼线的香港女士告诉我很少有大陆人参加这类会议,我对她说:“你这海报看着象老军医的海报,所以人都不来。” 当一个人长着身背万年历史的脸却在150年的文化面前都无力反驳的时候,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

  

温哥华唐人街老中医

  5.
  
  温哥华的这些年都在做圈地运动,离“高大”越来越近,距“上”越来越远,那些管荀彧叫“狗货”玩《王者荣耀》的熊孩子们正在变成“Richmond Boy”和“Richmond Girl”,而他们的家长正在刷《我的前半生》,唉,大清已亡。
  
  经传,本拿比发生抗议城市改造集会,一些民众因担心城市重新规划后再也租不起房便上街游行,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城市改造计划已经默默地通过了,本拿比地区要飞了。所以这个城市最终会迫使那些追梦的人离开,他们可能会带着梦想转战多伦多、美国甚至澳洲;而那些追梦无望的人也在逃离,他们会退回中国。

  

本拿比抗议者在市长办公室静坐

  最终剩下250多万人留在这个温哥华,假装很幸福,事实上,这座城市根本就没有生活,这里只有少数人的体面,和多数人的苟且。

来源: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本文发布于: 2017-7-25 10:39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058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温哥华,有250万人假装很幸福……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