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移民 / 正文

香港移二代争回流 薪资高升职快

香港移二代:回流‧机遇系列1
时值大学毕业季节,对不少移民第二代来说,也许会为留加或返原居地发展而伤脑筋。香港政府近期推出人才入境新计划,吸引香港移民第二代返港发展。据统计,光是卑诗大学(UBC)和西门菲沙大学(SFU),现约有6,000个毕业生居港,过去7年更增长中。这群在本地成长的港人移二代,为何有此抉择?《星岛日报》一连三天推出「港人移二代:回流‧机遇」系列,由即将返港的年轻人现身说法,道出面对机遇、困难及挑战,并探讨人才流向香港对加国有何影响,当局又应如何挽留本国所培育的人才?
每年四五月是大学毕业生要为未来路向作抉择时候。4月底的一个晚上,十多个卑诗大学(UBC)尚德商学院(Sauder School of Business)的华裔大学生与应届毕业生,相约在温哥华一家餐厅聚会,交换各自对毕业出路的看法,他们大部分是香港移民第二代,也有人来自中国大陆或新加坡等地,尽管原居地有异,众人却有个共同点,就是正在计划或有兴趣到香港发展。
当问及为何选择到香港发展时,9年前随家人由香港移民温哥华的冯君灏,就用「机遇」一词形容他的抉择。冯君灏即将从UBC会计系毕业,现已获香港一家知名会计事务所聘请,他说:「香港金融业繁荣,对新科毕业生来说,有机会接触更广泛信息,可以扩展视野,而且就业条件好,获晋升机会多,对刚上班3年至5年的人来说,薪水涨幅也很可观,每年甚至可涨3成。」曾到新加坡进行交换的他信心十足地称,拥有海外学历和工作经验的人,回港就业更具语言及经验优势。

即将返港的UBC商学院学生,临行前在温哥华聚会。前排右二至左二分别为冯君灏、张祖怡、庄轩鸿、王涴雯。 

同读会计专业的香港移民张祖怡则认为,香港生活更具吸引力。她说:「我来温哥华10年,这边生活节奏慢,但香港整个城市富有活力,生活多姿多采且快速高效,这都可激励我更努力工作。」正攻读大三的她,将于今年6月到香港安永会计事务所展开3个月实习工作。她说,希望明年毕业后直接回流香港。

加国职场常遇「天花板效应」
UBC校友联系和亚洲发展部(简称UBC校友部)的数据显示,目前约4,000名毕业生在香港生活,是加国境外拥有UBC毕业生最多的地区。而SFU也表示,返港(少数在澳门)毕业生人数逐年提升,从2008年1,382人升至2014年的1,782人,增长近3成(见附表)。
除看好回港发展的优势,也有人担忧在本地发展受到局限。即将从财务系毕业的庄轩鸿,出生于中国广州,后随父母到香港再移居加国,他坦言对香港认识不是很深,但现已获得香港汇丰银行聘用,担任证券交易分析师。他指温哥华的相同职位极少,「四大主要银行每年在温哥华开放的分析师职位,合起来不到5个,东部虽然多些,但也就是10个。每年商科毕业生极多,可以想像竞争激烈。」
庄轩鸿又认为,很多人都相信加国职场发展有「天花板效应」(glass ceiling effect),即指移民在职场升到某一职位就难以再上层楼。
庄轩鸿说:「很多企业上司或居高位的,往往以白人为主,华人较少;但在香港,做得出色就可获升职,很公平,这也是我选择到香港的一个主因。 」
此外,有人把香港视为进军中国大陆跳板。在香港土生土长、毕业于电子商务系的王涴雯透露,虽然毕业后先回香港,但她的目标是中国广大市场:「中国早在2013年就成为电子商务巨头,香港只是我的阶梯,我的长远打算是到上海或深圳发展。」
随着中国电子商务品牌阿里巴巴总裁马云荣登富豪榜,王涴雯坚信电子商务大有发展潜力,她笑说:「现在富豪排行榜常看到华人身影,没准哪一天我也可以成为他们的一员。」
到了尾声,这群UBC学生为未来畅饮,更相互说着等去到香港后再重聚。事实上,香港不仅是年轻人盼望一试身手之地,也是不少人寻求个人发展的梦想都市,就看看他们今后打拼成绩如何了。
欣赏重视基础知识让孩子在亚洲成长
49岁的李培德出生在香港,8岁移民加国,1989年从UBC商学院毕业后,曾在不同地方工作,直至7年前选择回港,目前管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他说:「对我们子女那一代来说,亚洲拥有更多机遇,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从小成长在亚洲环境中,同时不会与国际脱轨,而香港是最佳选择。」他还指出,欣赏亚洲教育中对基础知识的重视,而香港拥有国际视野,他认为这对于孩子成长裨益至大。

目前担任UBC商学院校友会香港区主席的李培德表示,人们返港的年代不同,但香港对他们具有的意义却颇一致,「我们每年都举办校友聚会,每次看到新毕业生返港,他们在述说对香港的期望时所表现那种兴奋和向往,也让我想起自己初到香港的感觉。我们的年代不同,但香港的魅力丝毫不减。」
学者:加国工作种类被指有限
早前有研究指出,香港移民第二代决定返港择业,多因为在加国难找到相称工作,或是感到本地升职无望。返港者多从事金融业,其中8成是通过亲友介绍才选择返港工作。
卑诗大学(UBC)与香港中文大学(CUHK)合作,从2010年到2011年间,访问了18个年轻华裔加人,12个住在加拿大、但子女在香港工作的华裔父母,以及温哥华与多伦多的华裔社区领袖等,了解年轻移二代回流原因,发现返港多与年轻人就业有关。
在港银行4年内连续升职两次
参与该项研究的UBC社会工作学院教授殷妙仲(小图),向《星岛日报》记者表示,加国工作种类非常有限,很多人难以找到合适工作。他举例说:「连我自己的研究助手、一个在本地土生土长的港人移二代,毕业后也决定回港,她说在本地难找到她想从事的国际贸易工作,而她回港不到两个月,就在一家国际知名大公司找到工作。」

殷妙仲指出,在原居地时,很多年轻人找工作是通过家庭、朋友之助,但移民后这一情况不同,「很多人的父母移民后也不懂得如何找工作,有的自己的工作也不太好,难以给子女实际帮助。」
除了工作难找,晋升无望也是另一原因。殷妙仲举例说,一个华裔移民已经在加拿大担任了银行经理多年,但因感觉身为亚裔常因「天花板效应」,难再获晋升,因此返港;他回到香港同一家银行工作,做了4年即连续升职两次。
他说:「很多人感觉在加国没有将来,但在香港,他们不会面临种族歧视,反因加国背景拥有流利英语、外国学历以及国际视野因素,受到雇主青睐。」
该研究的受访者中,从事金融业有7人,占多数,另外从事教育及服业务各3人。当中8成受访者称返港是受朋友影响。殷妙仲说:「很多加拿大土生的人可能对香港不大熟悉,但他们通过已经返港的朋友了解到香港现况,而他们又把这一讯息带给其他有相同背景的人,正是通过这样口口相传,让返港发展渐成趋势。」

楼价高昂困扰下香港居大不易
香港房价普遍高昂,成为很多人回流香港人士的担忧。多数的返港生表示,会暂居亲友家,等以后有能力才搬出去租房。但没有这类条件的人,则倚赖公司的住房津贴或选择面积较小、更廉价的地点租住。
谈到在港居住问题时,UBC商学院的庄轩鸿就表示「头大」。他称,香港生活成本太高,尤其居住问题难以解决,也成为主要忧虑:「像面积只100至200平方呎的房间,月租即要8,000至1万港元,但住的算是蜗居。」不过,他指自己还算较为幸运,因为公司会为国外招聘的员工提供住房津贴,而上班首个月还提供免费住宿。
对在香港有家人和亲友的加国大学生来说,住房或更易解决。冯君灏就透露,返港后首先住在亲戚家,等以后有条件才搬出去租房。张祖怡、王涴雯则称,家人在香港还保留住房,因此不用担心。
研究港生回流的UBC社会工作学院教授殷妙仲指出,和原居地不同的是,移民父母因为在加国人脉有限,可能难以帮孩子在本地找工;但在孩子准备回流时,父母的帮助就体现在联系在港亲友,替孩子找到暂时落脚处,这也是一种优势条件。
本文发布于: 2015-5-10 08:48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012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香港移二代争回流 薪资高升职快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