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旅游 / 正文

北美户外俱乐部高度专栏BC远足系列:荒野彩虹

 Kamloops: 贫瘠的荒原

  
  提到加拿大卑诗省,就会联想到崇山峻岭、茂密的原始森林、众多的河流湖泊以及优美的海岸线。在这样一个西北的省份中部,却有一片和周围环境极不相称的沙漠地带,那就是距离温哥华400公里的Kamloops 地区。这里气候干旱少雨,沙土结构的荒原只适合生长一些低矮的沙漠植物,是典型的北美沙漠荒原地貌。

  

  而Kamloops北方周围高山雪水融化形成的Thompson River,像一条兰绿色的丝带,划过荒漠,最后注入本省最大河流Fraser River,她是Fraser River最大的一条支流。Thompson river,号称出产全省最漂亮的虹鳟鱼。这里的虹鳟,自然食物包括石蚕蛾(stonefly)和满沙漠的大个蚂蚱,所以体型大而健美,非常具有攻击性,其中2、3磅大小的彩虹是最能搏斗的,以它们的洗腮和拉响轮子阻尼的能力远近闻名。
  
  我和三位鱼友此前计划当周周末前去Kamloops远征沙漠,钓鱼并野营。三个鱼友周五中午就迫不及待的杀过去了,而我因为工作原因,只能周六一大早赶过去,在钓点和他们直接会合。周六晚上野营,周日下午返回。所以他们是钓4场(早上、黄昏),我钓2场半!
  
  周六早上5点,下着小雨,我黑咕隆咚单枪匹马出发,高速公路一路狂奔向东。车过Hope镇,横加一号高速公路就变成了窄窄的单车道。剩下的2/3路程就都是盘山公路了。一边万丈悬崖、河流深谷,一边崇山峻岭、峭壁岩石。早上车很少,大部分时候是我单车行进,盘山公路那开的就叫一个心惊胆战……逐渐的,山上的植被由茂密的原始森林,变成了稀疏的北方山地丛林,直到最后变成了荒漠,目的地Kamloops接近了。

  

  这个地区的主要生产应该是人参种植业和牧草种植。不少地方是黑色的遮阳人参棚。有很多人工草场,但很少见到牲畜。草场用一种可以走动的浇水装置。割下的草晒干打包运走,作为畜牧业冬季饲料。除了黑色遮阳棚和这些绿色的草场,其他就都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了。
  
  钓点附近有个小镇,显得很败落。一出小镇,对面高高的山坡上,到处是矗立的大型牌子,上写着“xx年级”。我查了一下,小镇只有一所中学,这大概是毕业留念吧。类似于咱们国内的“85级”、“77届”等。我照片的角度未能拍到全景,其实很多,很显眼的。我看了一下,最早的是1972年。感觉这片荒芜贫瘠的土地,只能支持有限的农牧业,很难留住年轻人。

  

  Thompson River:飞钓乐趣尽在其中
  
  回到钓鱼的主题。这个时候的Thompson river飞钓,以干蝇为主,也就是完全漂浮在水面的飞钓饵,而且是大个的干蝇!网上资料说是可以用到#4、2倍长的钩子,这么大的钩子,而且是干(全浮)的,挺难相信的!我赶着绑了一些适用的飞钓饵,例如浮水蚂蚱、石蚕蛾幼虫(nymph)、以及一种叫做stimulator的干饵。

  

  看着#4实在太大,不顺眼,所以我这些勉强做的是#6、#8的,感觉够大了。大的干蝇也没来的及多做,犹豫了一下也放弃了带上飞蝇梆制工具和材料的打算。我的想法是实在不行我可以用我已经有的一些小的干蝇,小饵上大鱼嘛!事实证明失算了:很小的飞蝇鱼根本不咬!!!究其原因,还是” 孵化匹配”(Hatch & Match)在起作用!这里沙漠没有蚊子,平时小的食物可能本来就很少,都是些大个的石蚕蛾和蚂蚱;再就是可能鱼儿平时食物充足,这些小飞蝇不值得耗费体力上升一次攻击。另外,飞钓鳟鱼,有时候它们有个记忆期,一种饵抛来抛去,如果攻击不中,或者它们警觉了,可能就暂时不会再对这种饵攻击。如果换一种类型的饵,它们则减低了戒心,可能会立刻再攻击。我只准备了一种大的干蝇stimulator,钓鱼的时候明显感觉品种做少了。下次要多做一些种类的大个干蝇,对付聪明的鳟鱼,是需要经常更换饵的花样(pattern)的。
  
  在河边翻看岩石,全都是2厘米左右大小的石蚕蛾幼虫残骸。这个时候,蛾子的羽化已经全部结束,没有看到活的黑色的幼虫,只剩下满石头的灰褐色的退下来的壳,数量密度非常惊人。后来的钓鱼虽然以干蝇为主,但幼虫仍然攻击,但效率略微低了些。
  
  400公里的跋涉,加上中间休息时间,花去了我4个半小时。当我赶到会合钓点,穿戴整齐,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我的心情稍微有些低落,因为错过了黎明最好的时候,鱼情不知道会怎样?好在天依然阴沉,偶尔下点小雨,看起来依旧有早上的感觉。
  

  这个钓点是大河的一个转弯,沙硕在此沉积成为沙洲。到了8月份水位减低,大面积沙洲露出水面和河的一个岸边连成一体,对面河岸则是悬崖峭壁。可以轻松的延沙洲边缘边走边钓,偶尔涉水也不深。大河在这里转弯,有急流、有缓流,水中也有障碍,是鳟鱼最喜欢的栖息、觅食场所。在河滩见到了三位渔友,他们已经钓过几公里长的钓点中的一大半,鱼情并不疯狂但很过得去,每个人中鱼10几条,而且还有4、5条大家伙。于是加入队伍,散开几十米开始边走边钓。
  
  在水边可以观察到鳟鱼不时的上升,攻击水面食物。干蝇目视攻击,这可是飞钓手最兴奋的时刻啊!鳟鱼喜欢在激流和缓流的交界处,或者激流落差的下水头。它们也喜欢躲在多石的水底,伺机攻击。我迫不及待的抛投,全浮线在空中划出美妙的轨迹,饵轻轻的落在水面,随水流而下。猛然间“哗啦”一个大水花,或者一个黑黑的鱼背露出又沉下,攻击!紧接着而来的就是飞钓线迅速绷直并发出嗡嗡声,伴随着鳟鱼高难度的连续跳跃洗腮。大河急流鳟鱼因为长期和水流搏斗,体形健美、有力,溜鱼的感觉那可是跟湖鳟以及小溪流的鳟鱼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钓了2个小时,我也上鱼7、8条,有3条超过一磅的,其他都比较小。虽然已经很过瘾,但终究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没有钓到2、3磅的可以“拉动阻力吱吱叫”的大家伙,略感遗憾。

  
  中午稍事休息。下午我们去了几十公里外的另一个钓点。这里的河岸是直直的,地形相对平淡,但是水下石头较多,应该是好的钓点。我们钓了一会儿,每个人都上了几条小鳟鱼。大鱼哪去了?当我们还在迷惑的时候,却发现离岸不远不时翻起巨大的水花。仔细观察,原来是洄游早期的红鲑三文鱼(sockeye)!怪不得鳟鱼让道,原来是它们杀过来了。红鲑是最具价值的三文鱼品种,而且它们以洄游期间不咬钩着称。这是我第一次在距离大海这么远的地方看到它们,这里水很清,会不会咬钩呢?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更换了装备,将浮水线换为沉水头线,并更换三文鱼飞钓饵,改钓三文鱼了!可惜的是几个人百般利诱,试过各种鱼饵,水中的红鲑连正眼都不看一下,依旧执着的逆流而上,赶往它们的产卵地。不愧是红鲑,有志气!

  

  大败而回,我们几个不甘心啊。停好车后直接又杀到边上的河滩继续战斗。在比较湍急的地方使用nymph幼虫湿饵,缓水流则依旧是干饵。营地营地,钓鱼的压力也就比较大。在这里我们都上了不少鱼,但仍然是小鳟鱼居多,并且比较狡猾,不是很容易上当。
  
  周六总体上鱼情不好也不差。上午阴天有微微的雨丝,到了下午接近黄昏天气则完全转晴。第二天周日上午烈日炎炎,完全恢复了沙漠炎热正常气候。我们第二天一早决定还是回到第一个钓点,兵分两路,把昨天没仔细钓的河岸再细细的梳理一遍。或许是天晴气压的作用,周日的鱼情要远远好与昨天。
  
  在一个昨天没有仔细钓的大约100多米河岸,水下大石林立,水流较急。开始使用石蚕蛾幼虫,终于手上传来重重的攻击,大鱼上钩!2-3磅鳟!这样大小的鳟鱼,正值壮年,最年轻力壮的时候,搏斗力量是最好的。再大一些的鱼,例如超过3磅,开始衰老。虽然大些,反倒不如这些2、3磅的壮硕,力量也小了不少。它们洗腮跳跃,拉的轮子发出美妙的吱吱声。出水后鳞片银光闪闪,身体上那一抹绚丽的彩虹格外耀眼、靓丽,沙漠、荒原、彩虹!Thompson 彩虹,确实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彩虹!
  
  在这个不起眼的河岸,竟然搞起了7、8条大个彩虹,干蝇、湿蝇都用了。有的彩虹攻击但没有中鱼,会受惊,但它们只是去往离岸稍远的深水躲藏一会,然后再次返回老地方。我飞蝇饵品种较单一,一个位置开始有攻击,但钓了一会没有了动静。我就更换地点,让这地方略微平静一下,过一阵子再回来钓。结果很理想,受惊的鱼很快平复,继续攻击。
  
  这天早上,我们四位渔友距离拉得很大,完全散开来了,一度我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位渔友在几公里外的河滩上,互不打扰。钓完后汇总信息,都钓得很不错。总体来讲,这次行程算是很圆满,每个人钓了大约3、40条,都很爽。
  
  沙漠地区是有响尾蛇的,去的时候还有些担心,那是我们省唯一的毒蛇。结果蛇虽然看到了,包括游泳的蛇,但都是些无毒小蛇。大概响尾蛇在这里也属于濒危稀少物种,轻易看不到吧。倒是一种仙人掌要特别注意,到处都是,贴地生长,大约20厘米高。针刺坚硬锋利。据说刺上有细细的倒刺,刺入身体很疼,还不容易拔出来,需要钳子上手。。。好在哥几个冒着秋暑依然穿戴整齐,厚厚的水靴保证了安全。

  

  夜宿营地:流星下的许愿
  
  营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露营的营地,也在荒野中。附近的河滩即可钓鱼。钓累了,就坐在水边石滩,让清冽的河水冲刷双腿,消退酷暑。看着夕阳将沙山慢慢染成金色,别有一番宁静安详的滋味。
  
  这次行程,印象最深的除了美丽的彩虹鳟鱼,还有一样很特别。晚上露营,整个荒野中完全没有灯光,满天灿烂的星河好像近在咫尺、触手可摸!说是星的河流那是一点都不过分的!因为星星太多,一度很难找到着名的北斗七星。隔一两分钟必定看到流星划过天空,移动的卫星几乎任何时候都可见……我有几十年没有看到这种完全没有光污染的星空了!可惜这样灿烂的星空,我的小相机无法记录下来。沙漠的夜晚,不冷也不热,也没有蚊子。哥几个吃喝完,把垫子拖出来就躺到草地上边聊天边数流星边许愿,数到后半夜起风才进帐篷。
  
  出来钓鱼,竟然还有茅台喝!这档次在万里之外的加拿大可是不低啊!只是看起来这荒原沙漠,更适合搭配墨西哥的龙舌兰酒Tequila,辛辣刺喉,大漠孤烟直;或者搭配西藏的青稞酒,雪域高原,高处不胜寒……
  
  在营地中,我们和边上两家来自美国俄勒冈州的钓鱼老人聊天。老人们准备住两周钓鱼,很羡慕我们:早上5点走了,2点回来吃点东西又杀出去了。下午5点多回来,连营地都不进,直接又杀到营地边上的河滩。晚上11点了还在聊天,年轻真好啊!我们也说很向往俄勒冈的哥伦比亚河飞钓。老人们叹口气说,现在不比从前了,过去的时光真是好。现在不好钓了,人太多……
  
  我们和他们分享了钓点,祝两位老人好运!很欣慰我们依然拥有这么好的自然资源、河流和梦幻钓场。也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死硬飞钓爱好者,不远万里来追寻沙漠中的彩虹。
  

本文发布于: 2017-5-26 15:40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4780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北美户外俱乐部高度专栏BC远足系列:荒野彩虹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