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旅游 / 正文

上海西岸,下一个纽约博物馆大道?

在上海,历史悠久的外滩吸引了人们最多的关注。一个世纪以前,这条黄浦江边的大街上修建了很多建筑风格各异的银行和交易所。如今,它成了展现那个辉煌时代的博物馆。在周末,它也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游客们推来挤去争夺自拍的好地方。
对于不喜欢拥挤的本地居民来说,如今被称为西岸的另一处滨江区成了更具吸引力的周末休闲地。西岸曾是废弃的工业区,以飞机制造闻名,现在被改造成绿树成荫的文化走廊,上海人喜欢来这里骑车,玩滑板,攀登户外攀岩墙,或者在绿草萋萋的河畔吃野餐——在这座城市,像这样适合吃野餐的地方十分少见。
在过去两年里,上海为了把西岸打造成能与纽约的博物馆大道(Museum Mile)和伦敦的南岸中心(South Bank)相媲美的世界级艺术和文化中心,博物馆和画廊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西岸。

在这个河滨区的一端,两座巨大的工业建筑被改造成西岸艺术中心和余德耀美术馆(Yuz Museum)——前者是一个新的年度艺术博览会的所在地,后者主要展示当代艺术作品。另一端是展示古董和中国现代艺术作品的龙美术馆西岸馆。即将亮相的著名景点是上海梦中心,它是梦工厂(DreamWorks)斥资25亿美元建造的,也是这家公司新开的合资公司东方梦工厂(Oriental DreamWorks)的总部所在地。另外还将建设一个庞大的娱乐建筑群,包括表演场地、IMAX影院、乐高乐园发现中心(Legoland Discovery Center)、餐馆、商店和酒吧。
这是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但是对努力发展的上海来说不算什么。在国家建造更多博物馆以提升文化影响力的五年计划号召下,上海开始实现转变:从以壮丽的天际线和奢饰品购物闻名的光鲜商业中心转变为举足轻重的文化都市,不仅要超过本国的竞争对手北京和香港,或许有朝一日还可以与西方的主要艺术中心城市相提并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近些年,上海大兴土木,修建了大量华丽先进的博物馆。比如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它是美国珀金斯威尔建筑设计事务所(Perkins & Will)设计的,模仿鹦鹉螺的螺旋形;另外还有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它是受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启发而修建的国有当代艺术博物馆,馆址曾是一个发电厂,已经举办过上海双年展和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的火药画和装置作品展。
在河对岸,2010年世博会的两座展馆被改造为博物馆。超大(即使以中国标准看也是这样)的亮红色中国展馆成为中华艺术宫的新馆所在地,而法国展馆在去年年底作为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重新开放。

这与15年前大不相同。那时,一群艺术家接管了莫干山路上一家纺织厂的废弃仓库,建起了一个艺术聚居区。“那时候上海没有太多艺术博物馆。没人来上海追求艺术,”香格纳画廊(ShanghART)的瑞士创始人何浦林(Lorenz Helbling)说。香格纳画廊是中国历史最久也最受尊敬的画廊之一,在本世纪初搬到莫干山路。“这里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唯一的艺术区……但是这个地方很小,而这座城市很大。”
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上海想在西岸建立一个更大的艺术区。这一耗资巨大、组织起来极为复杂的工程只有在政府的推动下才能完成。知名中国艺术家周铁海受邀在这个艺术走廊上带头筹办一个新的年度艺术展。他说:“一般来说,艺术区是艺术家自发形成的,但西岸完全是政府主导。”

的确,如果上海徐汇区政府没有说服周铁海和几位著名收藏家在这片1.5英里长(约合2.4公里)的狭长河滨区域进行尝试,那么这个项目也许永远也不会起步。自从多年前那些工厂和一个地方机场被关闭后,这里一直被忽视。
在该项目开始之初,国有的上海西岸开发集团邀请周铁海在9.2万平方英尺(约合8547平方米)的废弃飞机制造厂里组织一场艺术展,他没有被这幢建筑的宏大和清理任务的艰巨所吓倒。
周铁海说,“我拒绝了很多艺术展,但是一看到这个建筑,我就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做出一番事业。”他因“骆驼系列”绘画在中国成名,但他本人从不作画(都是委托工作室的员工完成)。
那幢建筑很有潜力,但是急需翻修和粉刷。为了采光更好,两堵墙被拆掉,换成玻璃。楼的后部被缩短,修了一条路,通向最近的地铁站,还增加了二层展览空间。在大多数城市,这样的翻修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完成,更别提还需要时间组织一个大型艺术展。周铁海不动声色地说,“我们只用了八个月时间。”刚好赶在2014年9月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开幕前完成。
几乎与此同时,当地政府领导说服华裔印度尼西亚大亨余德耀(Budi Tek)进驻这里。余德耀靠家禽业发家,在过去十年里花费巨资收藏中国艺术品。当时他正想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博物馆,最好是在妻子的故乡上海。余德耀说,“一开始我看上这个地方时,它还不叫西岸”,当时只是“一个设想”。不久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废弃的飞机库,就聘请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来改造它。
2014年5月,余德耀美术馆开幕。令人震撼的玻璃中庭里有一个表达观点的作品:一颗活橄榄树,它种在一个巨大的干泥块里,创作者是意大利艺术家毛里齐奥·卡泰兰(Maurizio Cattelan)。美术馆里还有很多充满创意的展品,其中很多是余德耀的藏品,只有飞机库这样宽敞的地方才放得下,比如,徐冰的《烟草计划》——60多万根香烟组成一个虎皮毯的形状;孙原和彭禹的《自由》——一个巨大的金属水箱,里面有高压水管,每小时复活一次,用骇人的水柱喷射舷窗,引得观众们尖叫着争相拍照。
本文发布于: 2015-11-12 14:51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476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上海西岸,下一个纽约博物馆大道?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