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巴伐利亚王子:别快过天使的速度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位年近70的男性,无论如何都很难激发起多少想象。即便他头戴王冠、身披玄色披风,又如何?渐入暮年的德国老王子,大抵头发稀疏而又大腹便便……我一边暗自在脑中勾勒着“即兴创作”的卡通形象,一边用手中的铅笔敲打着眼前的采访提纲。几乎就在同时,采访间那超大的深棕色木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形挺拔瘦削、满头金发、眉宇间极尽棱角分明却带着一脸宽厚笑意的西方男子款款走了进来。宝马品牌形象大使,巴伐利亚王子列奥波德殿下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之前对他的想象。
  “我是王子,但何妨叫我赛车手Poldi?”
  1918年德国革命之前的800多年里,世袭的维特尔斯巴赫王朝一直统治着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王国。该家族与欧洲几乎所有王室都有联姻,还曾有成员在16世纪成为英格兰国王。利奥波德殿下承袭的正是德国这一古老王室的家族盛名及其盛名之下的城堡、多家酒店、高尔夫球场、一个德国皇家手工陶瓷品牌,如今他还拥有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服装品牌。他与妻子和四名子女住在慕尼黑附近、施塔恩贝格湖边曾属于路德维希二世的行宫里。与其他家族成员一样,他经常需要作为维特尔斯巴赫宫的代表出现在一些正式场合。“It’s a hard job!”王子用稍有些低沉的声音说“不容易!”
  头顶着皇室的闪光名号,固然意味着荣耀和财富,却也要承载责任与压力。多少次,在前往慕尼黑参加皇室典礼的途中,随时被路人认出的王子需要永远以温和亲民的优雅形象示人。即便心中正为某事烦扰,甚或是因为某个家族成员的故去而忧伤,他也必须微笑着向路人颔首致意。这一刻,淡藕荷色亚麻休闲西装下的老王子虽语气平抑,但多少显得有些悲壮。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当巴格达爆炸令安南的亲密朋友联合国高官德梅洛和其他21位联合国工作人员遇难之后,联合国新闻部中一位曾经做过德梅洛发言人的埃及人阿玛德在他的办公室内情绪失控,不住地抽泣,但安南却冷静异常,没有流一滴眼泪。后来当被问到为什么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时,出身于部落酋长之家的安南说:“部落酋长必须永远保持一种强有力的姿态以激励他的人民充满信心。”我想,这就是世上所有的王族后裔在意志力方面的共同传承吧。
  “没错,我是王子,但我还是赛车手,我更愿意大家叫我赛车手Poldi”。谈起赛车的老王子突然语气明显轻快起来,连语速都随之加快了。“我9岁起就对赛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2岁就得到过一辆戈格莫比尔车。因为没到法定年龄而无法开车上路,我就在宫殿的花园里操练驾驶技术,这可没少给园丁添麻烦。”说到这里,老王子有些腼腆地笑了一下。从20岁开始,王子便全身心投入到各种汽车赛事和拉力赛当中,足迹遍布世界各大著名赛道,赢得了超过60座奖杯,其中令他最为津津乐道的是1972年在美国读机械工程时拿下的阿拉斯加北美雪地锦标赛冠军。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直到现在,他从一个积极的宝马专业车手成为而今的宝马品牌形象大使,毫不夸张地说,车,就是王子的另一个家。从这个角度讲,他比《罗马假日》中奥黛丽·赫本饰演的安妮公主要幸运得多。因为安妮只能在罗马偷得一日之闲;而利奥波德殿下却可以凭借赛车远离王室喧嚣,以赛车手Poldi的身份于世界的不同角落体验速度与技巧、追求与拼搏的超凡魅力。
  “亲爱的,我没事,只是矮了两公分而已。”
  几乎所有人都清楚,在赛车这项极限运动中,每次比赛上演的都是生死时速。赛车手的生死转换几乎在瞬间完成,而重伤致残的更是比比皆是。有着37年现代赛车车龄的巴伐利亚王子也难以避免。只是他的守护天使似乎更为尽职尽责,仅让他左手四个手指的关节骨折,关节凹陷,身高仅矮了2公分而已。

  如今讲起当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卡亚拉米(Kyalami)赛道上疾驰狂奔而撞上轮胎墙的情景,王子的语速仍显得有些许急促。“当时我接过同伴的赛车,大约开到30分钟左右的时候,车子突然失控,我以每小时160公里的速度侧身撞向了护栏后面的墙上。只听‘咔’的一声,我的脊柱一阵巨痛,‘要瘫痪了吗?’我问自己。但我最怕的不是这个,而是赛车起火。当时我被卡在车中,根本无法移动。而一旦车子燃烧发生爆炸,谁也无力回天。好在机械手和医护人员很快将赛车切割之后把我救出来送往医院。经过紧急处理,稍加恢复之后我居然并无大碍,唯一有点沮丧的结果是因为脊柱挫伤,我的身高矮了2公分,从1米81变成了1米79。”为了不让妻子担心,本来跟妻子约好接下来要相聚的王子,于是紧急返家,把自己所有的长裤都送去裁缝店做了缩短2公分的扦边儿处理。只可惜2周后有记者来电话询问伤情时,接听电话的妻子还是知道了全部真相。面对妻子心疼的质问,王子只是温柔地说了一句:“亲爱的,我没事,只是矮了两公分而已。”“爱她,所以不愿让她担心。”此刻的王子眼光闪亮,语气缓慢柔和而又自然,“我和她并不门当户对,她是平民出身,因此最初她甚至不被允许坐在我身边,但每次出席王室庆典或其他重要仪式,我都要走下去,选择坐在她的身旁。也是因为我的坚持,我们这个家族现在已经打破了那个老规矩。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对我而言,人生最美好的时刻就是和我的太太一起期待自己孩子的出生。”5岁便经历父母离异的王子,深知基于爱和理解而非门第的婚姻对于自己一生的幸福是多么弥足珍贵,因此,与妻子牵手42年来,他们始终坚定自己最初的选择,也依然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彼此分享。说到自己的孩子,王子毫不讳言他有一个33岁的残疾女儿。也是因为女儿的这一际遇,王子选择了终身从事慈善事业。他一直以宝马品牌大使的身份不遗余力地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国际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促进全世界智障人士对体育活动的参与;他还与瑞典王室联手成立慈善基金会,帮助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他更成立了自己的技术公司专门研究新能源方面的风能发电。“其实,世上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定数,也都或多或少有所缺憾。除了祈祷之外,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己所能扶弱济贫。”老王子平静地跟我们分享他对人生的一个哲学思考。

  “耐心!别快过天使的速度。”
  王子37年“金戈铁马”的现代赛车生涯之所以没有大伤,在他看来完全是拜上帝派来的守护天使所赐。但多少年来,他还是谨记一句话:Never drive faster than the angel can fly(千万不要快过天使的速度)!14年前,年事已高的赛车手Poldi虽然没有离开赛道,但已从现代赛车转向了老式古董车的赛事。谈到驾驭老式古董车,Poldi的热情丝毫不减。“开着1939年至
  1960年代推出的宝马跑车,首先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感。比如,驾驶1939年推出的宝马328系跑车参加英伦Goodwood老爷车赛车节,它装配的1969悬吊系统让这辆车开起来非常轻巧,即使在驾驶过程中犯点小错,也绝无大碍。当然你要明白,当年的汽车制造技术不比现在,比如它可能没有动力转向,没有刹车防抱死系统,没有同步变速器。所以,你仍然要像对待老人一样对待这些老爷车,讲节奏、不冒进、一切慢慢来。”与开现代赛车的不同之处还在于,老爷车赛事的车手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年绅士。他们不会像现代赛车手那样,盯准对手的失误,然后拼尽极限地超越。更多时候,他们是在用七成的实力推进承载着厚重历史的老爷车前行,而余下的三成的精力是他们用来透过历史的车窗玩味现实的。年近70的巴伐利亚王子正是他们中的一员。
  当被问到想对普通宝马车和宝马赛车的中国拥有者给些什么建议时,前日晚刚刚到达北京,此前从未见过中国宝马车手的老王子,似与中国早有“神交”。“对于宝马车的普通中国车主,我想说的是,不要超越极限。因为我是一个赛车手,所以很多普通宝马车的驾驶者在我面前想展示他们的车技,以证明他们高超的驾驶技术,这我当然理解,但我只想说,千万不要玩花样,真的很危险。”对于中国的宝马赛车手,王子的建言更是富有哲学意味。“在直道快速前行,几乎每个车手都能做到,关键是能否在弯道保持头脑冷静。如果能在弯道处密切观察前面的车手,耐心等待对手犯错,保持最佳速度拐过弯道,然后迅速提速超越,你就有更大的几率胜出!切忌在第一个弯道就想强力超越,因为第一个弯道既不可能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同时也相当危险。”别快过天使的速度!对于正在高速崛起的中国,对于几乎拼尽全力向前奔跑的中国人来说,巴伐利亚王子殿下的这句箴言可谓一语中的。
  注视着王子轮廓分明的笑脸,恍惚中20多年前在联邦德国电影《英俊少年》中高声唱起“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的男孩海因茨的脸倏然闪过,终于在记忆的检索中准确锁定了儿时的超级偶像。没错!列奥波德王子殿下活脱脱就是“英俊少年海因茨”的“壮年”成长版!而他,符合我对安徒生童话里“从此与公主过上幸福生活”之优雅王子的所有想象……
本文发布于: 2012-10-7 01:09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511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巴伐利亚王子:别快过天使的速度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