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远离电子设备是福还是祸?

我常常会读到一些颇有见地的观点文章,呼吁人们关掉电子设备,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这些文章说,不要理会堆积成山的电子邮件,也不要去管社交媒体上所有信息。关掉手机。不要再上Twitter。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与内在的自我交流,把心灵从重重压力中释放出来。放松一下。
  没错,这种“别担心,开心点”之类的建议几乎都是出自耳目闭塞的婴儿潮一代人之口,他们不发文本信息,不上Facebook,讨厌电子邮件,也从没想过要拥有智能手机。不过,不能仅仅因为某个建议是婴儿潮一代人提出的就说它是错的。鉴于我本人也属于婴儿潮一代,再加上我痛恨电子媒体对我生活的全方位渗透,我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这些建议了。前段时间,我和妻子到康涅狄格州的海边度了个短假,在我离家之前,我把手机关了,还把笔记本电脑收进了壁橱里。在接下来的四天里,我决定不读电子邮件,不查手机短信,也不看我收到的任何文本信息(我也不上Facebook,因为我害怕发现孩子们在弗吉尼亚比奇(Virginia Beach)都做了些什么)。在接下来的四天里,我会让自己与世隔绝。
  短信没有及时查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一开始简直是妙极了。我享受着海滩上的分分秒秒,我终于有时间理清思绪,我读了四本书,并且从哲学角度思索了人生的意义。到假期结束的时候,我感到很放松,感觉神清气爽,为回到家里重新面对世界做好了准备。禁用电子产品减轻了我脖子的压力,把我所有忧虑烦恼都打包带走了,让我整个人面貌焕然一新。反对科技的卢德主义者(Luddites)是对的:如果没有电子邮件、智能手机和文本信息,我们不仅能够生活下去,而且会过得更好。这整个一段经历让我认识到,自己一度屈从于科技的暴政是多么愚蠢啊。
  不过之后情况就开始变得不妙了。周日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发现警察周六一整天都在试图与我联系,因为有人闯进我家,偷走了我的车。小偷偷走了我所有的艺术品,我妻子的珠宝,还偷走了两把贵重的马丁(Martin)吉他和我收藏的大多数“灰狼一族”乐队(Los Lobos)CD。警察们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把警报系统关掉,因为没人知道密码。邻居们都很恼。

  这还没完。我的一个铁杆老友从伦敦给我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他返回澳大利亚时会在纽约短暂逗留,但只有周日下午在纽约。我俩1989年以来就从没见过面。但由于我一直没有查看电子邮件,所以我直到周日晚上到家时才知道他来纽约了。而那时他已经走了。下次他再来的话就得到2035年了,或许到那时我们能有机会见上一面。

  我的股票经纪人周四早晨给我电话留言,说苹果公司(Apple)周五将赢得与三星电子(Samsung)的诉讼,如果我做多苹果,做空三星电子,就可以大赚一笔。要是我动用物业套现贷款,增加杠杆比率的话,恐怕能赚得更多。但我必须立即下手,否则就会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幸的是,我把手机给关了。我退休后到法国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Aix-en-Provence)居住的梦想破灭了,现在我退休后只好去纽约州“波基普西市艾克斯”(Aix-en-Poughkeepsie)了。
  周五下午,本地一家广播电台给我发来邮件,通知我赢得了16张9月份斯普林斯汀(Springsteen)演唱会的VIP入场券,外加后台通行证,但我必须在24小时之内回复。可我没法回复。在翻看余下的文本信息、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时,我发现自己曾受邀参加“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但必须在周五早晨乘飞机出发,我还受邀参加由王子(Prince)、佩奇(Jimmy Page)和克莱普顿(Eric Clapton)主持的梦幻摇滚营,但我必须在12小时之内确认参加。
  最后,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周末期间发来信息,邀请我和妻子参加在曼哈顿举行的一场社交聚会。英国皇室不知怎么发现我妻子是英国注册会计师,而哈里王子准备开一场化妆晚会,每个人都得穿成驻外英国注册会计师的样子。皮帕(Pippa)也会到场,因为她曾考虑在会计行业工作。但我度假时没有查看文本信息、电子邮件或手机短信,因为我想放松放松,减减压,与自己的内心进行交流。现在我接触到了内在的自我,但我发现内在的自我是个大笨蛋。
本文发布于: 2012-9-28 01:08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521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远离电子设备是福还是祸?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