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特朗普面临劲敌挑战,2020美国大选会出现变数吗

【高度见闻(微信ID:RiseNews)萧元恺撰写】一进入2020年,美国新一轮大选就开始倒计时程序,马上二月初民主党也要开始党内初选。其实随着弹劾案公听会举行,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肉搏战已然开打。国际社会也开始对美国大选刻意点评,各种舆论风口更是飞短流长。如何在眼花缭乱的纷纭评说中辨识真相,需要条分缕析的定力与唯理是从的判断。

从以往诸多经验来看,由于误判所致,造成决策上的缺失,给国家和社会都带来失衡影响。因为美国大选分量很大,它并不完全是国内事务,其世界效应是一般国家或区域大国选举所无法比拟的。为此就要避免意识形态上的先入为主,摆脱官方教科书或各类主持人的套话束缚,保持冷静客观心态,澄清和梳理一些基本识见。
首先不要过于倚重美国党争对美国大选及其结果的冲击力度,把所谓颠覆性变局寄托在这上面,否则很可能适得其反,其实这是出于种种偏见和无知。通过政治斗争来妖魔化对手,这是一种本来惯常的竞选手段,不足为奇,尤其在西方国家,不会像在某些东方国家那样惊天动地,如果总是被这些东西所忽悠,判断失误就在所不奇了。
为此不要对弹劾案下过大赌注,不要低估特朗普班底调整弹性,不要过于夸大两党政策分歧。不要仅仅根据特朗普的只言片语,就对整体的美国和美国大选做出轻率断论,否则就会时空倒错患得患失,陷入极其被动的状态。
其次要清醒深透地认识到,尽管美国做为第一强国走不脱帝国衰落的历史周期规律,甚至美国社会已经浮现出俯拾即是的种种衰退迹象,但是美国的衰落绝对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足以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称雄于世,在决定人类走向上会起到关键性作用。
再从共和党政治对手来看,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搅动能量到底有多大?“富人税”就是一面镜子。“富人税”能够奏效吗?这是一个带有某种高度的判断题。因为所谓“富人税”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想与特朗普争夺大票仓“铁锈带”,理论建树上与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某些观点有相当同质性;另一方面又对温和派、特别是既得利益集团有相当大杀伤力,不得不靠推出大富翁候选人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来进行调和,以便修剪一下左翼说教的棱角。
这无形中就在相当程度上弱化了“富人税”实际效应。这种状况对民主党的其他论述都有举一反三的作用,由此也说明了民主党在操作上的短板,在争取票源上不免打了折扣。

时下拜登被封为建制派集大成者,带有某些前朝奥巴马政府阴影,再加上被卷入“通乌门”,在政治清誉上难免被污名化。但是仅就目前来看,拜登仍然算是最有实力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尽管年龄偏大,政治行为上有些说不清楚,出线的可能性却远在于桑德斯和沃伦之上,毕竟要比后两位圆融得多,不像桑德斯和沃伦那样剑拔弩张。
布隆伯格架子要更低调一些,被某些舆论认为是拜登“备胎”,在其背景上又与特朗普有着相当的类似点。这在当下对民主党并非完全是个福音,会波及到民主党底层支持者流失,使民主党决策陷入两难境地。
面对党内地位相对巩固的特朗普,不管民主党最后能够整合到什么程度,充其量都是特朗普亮相的一种底色。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交流。
作者:萧元恺
编辑:Carl
出品:高度见闻
微信:RiseNews
本文发布于: 2020-1-31 00:02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特朗普面临劲敌挑战,2020美国大选会出现变数吗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