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加拿大百人会:实现华人的政治“突围”

【高度周刊 Riseweekly 记者胡乐撰写】政治参与是民主制度的基石,也是个体在民主政治之下,争取和保障自身利益的根本途径。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和文化传统,华人来到加拿大以后,多数对政治敬而远之,参与率极低。根据相关统计,每次联邦大选,加拿大华人投票率仅占有选举权选民的10%-12%。低下的政治参与率,严重抑制了华人在政治上的影响力,使华人社区遭遇边缘化,也使社群的正当利益遭到漠视。华人社群形象在面临妖魔化的时候,也无从反击。
根据2016年加拿大统计局调查数据,华人总数接近177万,占全国总数口的5.1%,在各族裔中排第7位。在全球政经格局剧烈变化、反华思潮有所抬头的今天,如何推动华人深入了解和参与加拿大民主政治,启发华人的主人翁意识,凝聚华人的命运共同体意识,逐步提高华裔参与政策制定的话语权,巩固加拿大多元民主的主流价值,已成为华人社区刻不容缓的时代重任。
长期参与社会活动、倡议改变华人只是“政治花瓶”现象的丁果,联合社区中有识之士,呼应大时代的变局,组织成立了“加拿大百人会”,跨出推动华人参政走向立法和政策参与、培训高质量年轻华裔参政领袖、以累积性参政替代“人走茶凉”的政治嘉年华的第一步。该会虽然处于摸索性阶段,但作为加拿大首家以推动华人实质性政治参与为宗旨的高端智库,必将推动加拿大华人政治参与进入一个新里程。为帮助各界了解百人会的成立初衷、性质和关注点,加拿大乐活网、《高度》周刊记者采访了长期进行战略研究的创会会长丁果,以及凭借丰富智库经验受邀出任百人会研究部主任的张康清先生。

丁果

记者:您发起组织成立百人会的初衷是什么?
丁果:我们成立百人会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一年多的咨询恳谈,参与建议的社区领袖和学者企业家不下百人。初衷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提升华人社区应有的政治话语权,开拓华人社群参与加拿大国家建设的更大舞台,承担起华人作为加拿大国家建设者的应有责任。
自二战结束以来,加拿大华人在参政议政上,虽然人数增加,但政治话语权与社区的人口数量、经济实力、社会影响力一直不匹配,没有实质性进步。偶尔可能会涌现几个华裔厅长或部长,但只是执政党的族裔花瓶,“人走瓶碎”,缺乏累积性和连续性。而且,即使走上厅长或部长职位的华裔,也多是靠政党胜出的大势和内阁多元比例要求的结果,与华人政客自身的政治实力关系不大,只有关慧贞是个例外。
由于实力不足,目前的华人参政议政,仅起到一个信息传递的桥梁作用,而非参与游戏规则制定的角色。关键的问题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华人社区对参政者的要求,仍仅仅是政党中要有华人的面孔。其实,今天我们需要的华裔政客,是将华人社区的正当诉求和意愿融入政策制定和立法的民意代表,而不仅仅是传递信息的中间人。没有立法和政策制定的参与,华人在国家建设和社区发展上将毫无建树,非但不能合理合法扞卫华裔族群的正当权益,也无法为华裔优秀人才开拓贡献加拿大更宽广的舞台。实话说,华人政客的“花瓶化”倾向,已让主流政界和其他少数族裔政治人物,对华裔的政治能量相当看轻。
当然,这也并非是当选华裔议员的错。追根溯源,华裔议员不能发挥立法者功能,是因为华裔社区整体政治意识落后,仅将议员看作是社团活动的招牌和合影的布景,而非实际参与政策制定的民意代表。如此一来,我们华人对很多社会议题和社区问题,都是被动性地反弹,哪些政策动了华人奶酪,就起来闹一下,如果与华人没关系,就默不作声;每次选举,要么根本提不出明确的政治诉求,要么一提就是各说各话,几十个调,根本没有化成可操作性政策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不必说华裔参选者难以胜出,即使真的胜出,也承担不了重任。
过去,这种情况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当时华人是少数,只占加拿大总人口的1%-2%,确实很难发挥作用。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大温地区的华人已经占到四分之一左右,具备了左右选举大局的关键性票数。事实上,其他族裔也期待华人精英发挥聪明才智,促进社会发展。
百人会的宗旨,就是启发加拿大华人的政治参与意识,提高华人的参政议政水平,加强华人参政议政的政策制定能力,引领华人为加拿大多元民主做出贡献。

记者为什么咱们采用“百人会”这个名称?
张康清:大家都知道,美国有个百人会。美国百人会成立于1990年,是一个代表美国华裔的民间精英组织。近二十年来,它在中美之间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桥梁作用,影响力很大。我们的宗旨和结构与美国百人会相似,所以也取了“百人会”这个名字。
不过,在组织上,我们与美国百人会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独立的。而且美国百人会成员以民主党人居多,党派色彩较为明显,加拿大百人会则讲是一个跨党派的高端智库。我们不想将自己限定在政党圈子里,甚至不会限定在精英圈子里。我们的成员是华人精英,但是面向的是加拿大华人社群。华人发展至今,无论规模还是问题,都积累到了一定程度,需要百人会这样一个智库出来发挥引领作用。

张康清


记者那百人会算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丁果:我们将自身定位为高端智库。华人现在有很多社团,比如同乡会、宗亲会、各种专业协会等,但真正研究政治参与、竞选和助选策略、长期培养参政者、探讨主流政治中华人的合理诉求、培养跨党派政治游说人才的智库组织,几乎没有。加拿大百人会应该算是一个跨党派的,以推动和提升华人参政议政素质为宗旨的高端智库。
一般而言,加拿大的政治政策都是由智库来做的。政党轮替发生后,执政党会依靠智库制定政策蓝图,通过民意和社区咨询形成具体政策,失败的政党“退而织网”,反省执政差错,研究政策,分析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做得不好,形势发生了什么变化,将来应该制定什么样的竞选政策等。等到下一次竞选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可以取代执政党”的充分准备。
华人在政治政策和立法研究方面,存在明显欠缺。华人社区自己不研究政策,竞选时提不出明确的政治诉求,平时又希望华裔议员参加这个活动,参加那个活动,把他们当作花瓶或布景,结果使得华裔议员根本没精力研究政策。这是华人参政议政落后的重要原因。
百人会就是希望改变华人的政治意识,推动华人参政走向更深层次。我们会提出一些参政议政的标准,让大家了解谁是好的参政者,谁是花瓶式的参政者,让选民认知到并非选谁都一样。同时,我们也要让参政者知道,参政议政不是为了个人风光,也不是为了替个人办事,而是必须参与政策制定和立法,为社区做出贡献。
记者百人会与一般智库有什么区别?
丁果:智库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政党智库,其经费来自政党,为政党服务;第二种是意识形态智库,代表左派、右派、环保等不同群体的理念;第三种是独立智库,即不依赖于任何政党或意识形态,关注社群的诉求和参政议政素质的智库。百人会属于独立智库。我们的会员可能来自五湖四海,既有自由党、保守党支持者,也有新民主党、绿党支持者,这些都没关系。将来他们可能为自己支持的政党披挂上阵、参与选举,但是百人会的政治训练会让他们知道,如何把华人社区的合理诉求融入党的纲领中去。
我们不追求华人的特殊利益和特权,而是希望通过落实华人利益诉求,给加拿大带来整体的改善。比如,华人认为加拿大应该与亚洲加强经贸联系,这不仅对华人有利,实际上对加拿大整体上都有利。当前世界经济发生了重大变化,世界经济的火车头或引擎在向亚洲走。加拿大身处亚太地区,加强与亚洲的经贸联系,有助于提高自身经济的多元化和稳定性。在这个方面,加拿大人的传统思维是有盲点的。
我们华人的很多诉求,其实对加拿大都有好处,但是由于缺乏高端智库引导,很多诉求无法上升到政策或立法层面。如何让其他族裔认识到,华人诉求与加拿大整体利益并不矛盾,且相得益彰,如何让华人诉求成为加拿大政策或立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百人会始终追求的目标,也是百人会与一般智库的重要区别。

记者加拿大百人会面向全体华人吗?
丁果:对,百人会面向的是全体华人,不管你来自大陆、港澳台,还是其他国家和地区,只要是华人,都在百人会的关注范围之内,因为百人会相信,加拿大华人是华人共同接受的身份定位。百人会有一个口号,“把亚洲的分歧留在亚洲”。香港人有香港人的看法,台湾人有台湾人的看法,大陆人有大陆人的看法,OK,这些都没问题。每个人的看法都有其地理环境造成的历史因素,都有其合理性。但是,我们又拥有显而易见的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离开了亚洲、来到了加拿大,成为了加拿大人。既然都是华人,都是加拿大人,我们就应该把原来的分歧放下,求同存异,寻求一种共同的主流社区文明。
一个社区,有没有高素质的核心价值至关重要。我常常讲一个例子,一个华人开着宝马偷南瓜,西人很少会管这个人是张三还是李四,常常一说就是华人社区。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作为主流社区的一部分没有被认同,在他们眼里,华人社区与加拿大的主流价值缺乏同质性,因此,一颗老鼠屎,坏了整个社区的形象。
大家都知道,大温地区的很多帮派、枪击案,与部分印裔人关系密切,但这没有影响印裔社群的主流形象。为什么?因为人家印裔社群与加拿大的主流已经接轨,其他族裔看待印裔帮派、枪击案的时候,会自动把这些问题与整体社群区别对待,不会以一概全,上升到对整个印裔社群的影射,或者妖魔化。
所以,我们不要抱怨人家歧视华人,主要是华人社区没有形成主流文明,导致了被歧视。

记者百人会主要靠什么运转?
丁果:在现代社会里,任何团体或组织都有一个培育期,靠外部“输血”维持运转。百人会也不例外。但是,将来我们会力求“自我造血”,比如开发一些培训课程、研究项目、民意调查等。当然,无论如何改变,百人会的宗旨是不变的。
更为重要的是,百人会已经建设起一个相当强大的支撑平台,那就是百人会的顾问团。这个由我一一当面说明并得到认同的顾问团,涵盖了参议员、加拿大首席科学家、大学校长、退休政府高官、着名教授、社会活动家、社区领袖,他们拥有跨政党及跨族裔的背景特色,对华人争取正当的政治权力相当支持,他们拥有广泛的政治资源和社会网络,为百人团的发展奠定了厚实基础。
记者百人会关注的议题主要有哪些?
张康清:百人会发源于华人社区,立足于华人社区,主要关注华人社区的议题。首先当然是华人参政议政。目前华人选民在参加选举时,只是机械或本能地支持某党某人,缺乏明确的政治诉求,无法对当选者形成有效的监督。我们会通过研究,向华人说明选A结果会怎么样,选B结果会怎么样,如何投票才能最大限度维护华人社群,如何避免选票被稀释等。
其次是年轻华人领导力培养。对于年轻华人来说,加拿大是他们的家园,他们应该有能力有抱负,积极参与社区活动。我们会通过研讨和交流,帮助年轻华人提高政治意识,丰富政治参与经验。
再次是华人企业家的民意调查。加拿大有很多华人企业家,对加拿大社会发展拥有独特看法。我们会通过民调和访谈,发布华人对加拿大经济走势、加中关系发展等问题的判断,并把他们的正面意见和合理诉求与政策接轨。
最后是代表华裔与非华裔社群、政府互动。我们会汇集和整理华人的诉求,与各政党领袖交流,让他们了解主流华裔的呼声,提高华人在其他族裔和加拿大政治中的形象。

记者百人会将来会从哪些方面开展活动?
张康清:我们准备从三个方面,开展智库活动:第一,从事研究,这是百人会的立足之本。具体说来,我们会首先研究一些重点问题,比如华人政治参与、华人社会影响等;其次研究一些热点问题,比如华人应该如何描述自己,其他族裔如何看待华裔,华人应该如何改善社会形象等;最后是研究一些时点问题,如省选、联邦大选等。第二,开展活动,比如召开研讨会、新闻发布会,主要是介绍百人会研究或围绕某一个议题进行探讨。4月28日,我们要召开第一次大型研讨会,比较中港台三地华人移民。第三,进行互动,主要是与同类智库、政府或其他团体进行交流,总结华人参政议政经验。
记者请详细介绍一下4月28号的研讨会好吗?
张康清:4月28号13-17点,我们百人会要召开第一次研讨会,主题是“加拿大华人社区是否存在共同的利益诉求?”我们邀请了来自中港台三地的华人精英进行发言,共同探讨华人社区的共同利益诉求,比如有梁燕城、黄陈小萍、关慧贞、陈伟蓁、李耀华、欧泽光、陈志动、谢坚、Stan Rample、吴权益、崔钒、苏红、叶春吟、张康清等,可以说这是到目前为止华人社区最高端、最多元化的一场研讨会。
百人会之所以邀请来自各地的意见精英,就是为了先从华人内部开始,正视华人自身的差异,进而寻求共同的利益。如果华人内部凝聚不起来,政治参与都是空谈。这场研讨会的口号是“团结加拿大华人共建美丽的加拿大家园,联合海外华人为祖籍家乡作出更大的贡献”。欢迎有志之士报名参加,为华人议政参政贡献力量。
记者非常感谢丁果会长、张康清主任,预祝4月28日研讨会圆满成功!
最近这几年,《高度》周刊见识过很多华人社团的成立与活动,但是客观地说,超越党派和偏见,在存异基础上寻求华人共同利益,进而提升华人参政议政水平的高端智库,还有待努力建设。没有高水平的智库做支撑,华人社群不可能提出明确的政治诉求;没有明确的政治诉求,就无法选择合理的竞选人,更无法承担管理政务的重任。从这个角度来说,百人会的成立关系到华人社区参政议政能否更上一层楼。衷心希望加拿大百人会成立后,逐步实现自己的远景,成功引导华人社群实现政治“突围”。
本文发布于: 2018-4-23 10:36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加拿大百人会:实现华人的政治“突围”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