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看民意主宰卑诗沉浮

第41届卑诗省选结束,也以最激烈省选载入历史,每一席都至关重要,都争得惊心动魄。今届民调当属最接近事实的一次,尤其是最后一次民调,两大政党相差1%,竟与选举结果完全吻合,这与上次省选民调大相径庭,也可以说省民更加成熟和理智。无论从民调还是选举结果来看,少数政府成为民众的选项,既是对自由党执政的间接批评,也是对在野党的一个鞭策。与其说绿党是“造王者”,毋宁说省民才是真正的“造王者”,使卑诗呈现66年来的新变局。无论卑诗省最后组成联合政府、少数政府或弱势的多数政府,卑诗省都掀开了新的一页。

  于此应该充分预估到未来两三年本省政坛的不稳性,不过在野党与执政党势均力敌,对省民来说是件好事。卑诗省已然走到历史的新节点,无论今年组建什么类型的省政府,都应该投入大的精力,来认真关注本省隐然成型的“铁锈带”,而不是走走过场。不仅仅为了选举,而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对此,《高度》特别加以报道与深度分析。

  

  省民发出强烈警讯

  卑诗自由党在全省87个选区中取得43个席位,较上届的49席减少6席,未能得到大多数政府所需的44个议席门坎;新民主党(NDP)获41席,比上届34席增加7席,可谓功败垂成;绿党则拿下3席。

  自由党取得40.9%票数,较NDP的39.9%票数仅多1%,多位厅长更在选举中败走麦城。在选民发挥的力量下,如果卑诗选举局5月22日至24日进行的最后点票(final count)未能翻盘,省自由党维持16年的大多数政府就此暂告一个段落。

  自由党席位大幅减少,反映了省民在过去几年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贫富差距增大,可负担性降低,年轻人前途方向迷茫等问题上的强烈不满。省民用选票大声向自由党喊话:不能总是把“善搞经济”当成一种炫耀的资本,暂且不说这“善搞经济”当中的水分有多大,即便完全属实,那不过也是作为民选政府做了一些本职工作而已,何来卖弄之资本?

  满打满算,即便重新计票向有利于自由党的方向变化,充其量也只是组建极其微弱的多数政府,也强烈地反映出民心所向,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对自由党执政16年的某种厌倦。况且全部翻盘的这种可能性并不很大,即便自由党以少数政府形式继续执政,亟需对省民在此次选举中流露出来的不满情绪认真反省,尽快做出相关政策的系统调整。特别要摒弃权力傲慢的做法,学会理性妥协与合作,虚心听取各党派的意见,否则一项决策不过关,就有可能导致新的省选。

  绿党成为“关键少数”

  在上届省选中取得议席“零的突破”的绿党,今届更一举拿下3席,除党领韦弗(Andrew Weaver)在橡树湾-戈登角(Oak Bay-Gordon Head)选区胜出外,该党前临时党领奥尔森(Adam Olsen)在萨尼治北及岛屿(Sannich North and the Islands),以及弗斯滕鲁(Sonia Furstenau)在高域根山谷(Cowichan Valley)选区获选。

  绿党获得16%选票,表现靓丽,可以组织整个北美第一个绿党党团(caucus),这是历史性的进步。

  举足轻重的绿党,左右新一届卑诗省政府的组成,因为它的3票可以掌控未来的省政。倘若出现少数政府,绿党的地位便可能举足轻重。而绿党党领韦弗进入内阁,负责与环境政策相关的事务,似乎也就成为题中之义了。

  尽管韦弗本人至今对与其他政党联合之事仍然守口如瓶,但是也透露出“持开放态度”的口风,明显表示没有将此路关死,而是在评估与权衡之中。无论是自由党的简蕙芝(Christy Clark) 还是新民主党的贺谨 (John Horgan),也都在进行相关的沟通,一场新的现代版合纵连横正在卑诗上演。

  “左右共治”要戒慎戒恐

  如果选举结果最后大体维持现状,绿党经过权衡选择与自由党合作,就会在卑诗省形成比较罕见的“左右共治”局面。相对来讲,这种结构是比较脆弱的,很可能一言不合就导致严重摩擦,基础不会十分牢固。这就需要考验两党领袖人物的政治智慧,要学会如履薄冰的行事方式,寻求到能够互惠的最大公约数。

  不过自由党党领简蕙芝颇有自知之明,已经向绿党投去橄榄枝,为可能中的联合执政预留空间。她这样放言:若出现少数政府也可以接受与任何人合作,一切将取决于省民,可以接受人民给予自己的任何工作。简蕙芝声称曾经支持过绿党的两个提案,可以被视为向绿党示好的一个信号。而绿党韦弗开出的条件是重视环境保护方面的诉求,增加碳税,改变政治捐献机制,改革选举制度,这与绿党党纲相吻合。这可以说给自由党既定的能源政策带来新的难度,难免出现某些瓶颈与障碍。

  倘若真的形成“左右共治”局面,乱云再渡的自由党需要从头越,在继续重视经济和就业的同时,必须调整它的主体施政架构。另外在应对美国川普政府有关软木关税的保护主义,会与联邦政府配合,采取比以前较强硬的立场,包括在煤炭运输等方面推出报复措施。具体来讲,就是呼吁联邦禁止美国热煤(thermal coal)取道卑诗出口至海外。假如联邦政府不配合本省,禁止美国热煤取道本省出口至海外,那么执政的自由党将会自行采取行动,包括征收重税。

  在顾及绿党环保理念的基础上,自由党会考虑到公共交通发展与环保政策的联系,在重视公共交通发展的同时,在液化天然气、油管及Site C水坝等项目上,不会做出太大的让步。而对于传言自由党有意重新引入统一销售税(HST),对此简蕙芝以相当肯定的口吻表示,该党既不会再次引入HST,也不会引入增值税,同时会冻结个人入息税及碳税。不过在后面这点上,恐怕与主张提高碳税的绿党政见相抵触。

  尽管简蕙芝这次没有再提“液化天然气”(LNG),但指出加强与亚洲的经贸关系必须加强卑诗省道路、桥梁、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列治文-昆斯伯勒区有河流及多个桥梁,是大温物流的重要集散地,自由党省府决定兴建大桥取代马西隧道(George Massey Tunnel),就是为保障本省长期经济发展。在卑诗省轮候时间过长和看病难方面,自由党承诺会扩充大学的医学院,打算在8年内将医科毕业生数目由现时的288名增加至400人,从而帮助解决医生短缺的问题。

  卑诗大学尚德商学院(Sauder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里斯(John Ries)认为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左右共治”,绿党主要集中在通过环境科技创新,发展可持续经济,省自由党与绿党会较配合。在招商引资方面,自由党会继续实行“优税卑诗”(AdvantageBC)政策,即从事部分类别商业活动的合资格公司,可获退还企业所得税属省部分的全数税金,使那些公司需缴的税率会下降至15%。该计划2010年得以扩充,其范围囊括到那些参与计划的公司及在卑诗工作的非居民,2014年再扩充到外国银行,目的主要在于吸引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投资,将卑诗重塑为全世界公司可设总部的地方。

  自由党时下并不回避需要透过借贷来支持基建的做法,但强调这些基建贷款是健康及可负担的债务,并以3A信贷评级作为保证,致力打造卑诗省成为营商环境最具吸引力的地方。简蕙芝重申要保持低税,通过调低税项、改善基建和减政等手段,来改善经济效率。而在化解居住困境方面,自由党计划4年内帮助4万个首次置业者购房,并给首次置业人士提供短期和免息借贷。以温市西端(West End)为例,以政策鼓励开发商转去兴建出租房屋,同时改变卑诗专上院校被禁止贷款为学生兴建住房的政策。自由党曾经提出过征收15%“外国买家税”,虽然此项税收反响不一备受争议,但与绿党在这方面的主张则不谋而合,后者甚至更有过之,建议将外国买家税增至30%,并且扩大至全省推行。

  如果绿党拒绝与任何一党合作,则出现三党鼎立的局面。省自由党由于拥有较多议席,在省督的授权下,因此仍可以筹组内阁,但因为议席未过半数,每推出法案时都要游说绿党支持才可以通过法案。

  

展望“左翼联盟”政府前景

  在当下很有些错综复杂的情形中,并不排除绿党与新民主党合作的可能性,形成某种“左翼联盟”。例如在对贸易倾向内部导向(inward oriented)和限制木材出口以保护本省职位等方面,绿党则与新民主党的取向较相近。有时事评论员日前则矢口否认了绿党与NDP联合执政这种可能性,尽管此种分析可以理解,担心绿党显不出自己的特色而被淹没,但这种观点不足为据。正因为两党在一些理念和政策上有相当的同质性,恰恰提供了彼此合作的基础,减少施政后在决策上的摩擦,相信会比绿党与自由党的合作较为顺畅。

  新民主党今次省选有了新的突破,尤其在大温拿下多个选区席位。尽管被自由党在内陆偷袭两席,分别是史坚拿(Skeena)及哥伦比亚河-利华斯托(Columbia River-Revelstoke)选区,但有得有失,总体上得大于失。尽管在自由党“铁票区”列治文仍然颗粒无收,不过从选票计算上已有斩获。

  至今NDP党领贺谨仍然未最后放弃单独执政的希望,可以说这种希望比较渺茫,或许更多地在考虑争取与绿党合作,在两党的共同点上多做文章。如重点关注民生,停止巨额政治捐款,振兴小生意。尤其在关乎气候变暖的方面会有所侧重,争取经济发展能让所有人受益,而非只是高收入阶层。在两党达成共识的“停止巨额政治捐款”方面,NDP坚持认为如果执政政府从某公司或团体接受较大笔政治捐款,捐款者必然对政府执政及决策产生影响力,这也是目前省府的最大问题,因此若执政会在任内推动相关立法,限制大公司及工会政治捐款,让政府更好地代表民意。

  如果有执政的机会,NDP倾向支持刺激内需,如推行“买卑诗货”的政策。但也有它的对外贸易安排,争取与世界各地保持紧密联系。具体来讲计划将列治文打造为贸易中心,通过温哥华国际机场形成旅游业与货运业的枢纽。不过NDP主张调高企业税及将基本时薪调升至15元的做法,有关方面则为此担心卑诗省营商环境的吸引力会有所减弱。

  NDP还提出10年内兴建11.4万个房屋单位计划,房屋种类包括合作房屋(Co-op House)、可供出租房屋、非牟利住房及商品住房等,并论证该计划完全具可操作性,主要依据是目前大温有很多空置地盘可供开发,关键在于政府的理念及做法要能够跟进。绿党则承诺若参与执政,一年内斥资7.5亿元兴建政府资助单位,可在8年内大体满足本省房屋需求,可以说在房屋政策上与NDP有契合之处。NDP同时再次澄清征收2%附加税以打击楼市投机行为的政策,是针对不在本地纳税,却以楼市图利的投机者,把楼市与个人入息税挂钩,在本地纳税的业主,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最能体现NDP施政特色的是福利措施,包括撤销医保制度和推出10元一日的托儿服务。针对是否会由此带来财政赤字或加税的质疑,NDP方面的回应是成立专家小组,研究如何支付这些福利所造成的额外开支,重申前提是不会向低及中收入人士开刀。而在社会政策方面,随着联邦政府就大麻合法化进行立法, NDP表示配合联邦法例做好分发及售卖大麻的监管工作,确保未成年人士远离大麻。据悉,范和富(Mike Farnworth)和詹嘉露(Carole James)已经就大麻问题在进行研究,承诺届时会制定一个可行的管理系统。

本文发布于: 2017-5-13 00:56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看民意主宰卑诗沉浮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