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哥伦比亚川普来袭:南美震撼,世界惊了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就在人们把视线聚焦到川金会、美中贸易战和中东热点之际,在南美洲却发生着重大变局,使国际社会筹码出现明显倾斜,对国际政治与经济正在产生着重要影响,这种影响会在以后不断感觉到。其实不管贸易保护主义如何回炉,民族主义如何抬头,全球化历史进程仍在向前。刚结束的哥伦比亚大选,可以视为南美洲一个政治风向标,亦是全球化组成部分,势必将与美国川普主义、右翼在南欧意大利执政、甚至微缩到进步保守党福特在加拿大安省胜选,合流为一个令人省思的政治景观。在这种景观背后,有着深刻历史成因,这正是我们于此要切入的关键所在。就像当年左翼风潮风靡南美一样,如今右翼回潮也非偶然,哥伦比亚革命游击队及2016年和平协议,毒品问题,委内瑞拉难民问题等,都为这种转折做了注脚。右翼政党在哥伦比亚出头,使和平进程遇到挑战,何去何从事关重大,本期《高度》周刊深度分析。
                   1 二轮投票杜克胜出
    哥伦比亚大选首轮投票5月27日结果出炉,6位候选人中无一人获得过半选票。右翼候选人杜克(Ivan Duque)赢得最高选票,在已统计的99.77%选票中,他以39.13%得票率列第一。6月17日第二轮投票,与得票第二的左翼候选人裴特罗(Gustavo Petro)决选,裴特罗首轮获25.09%得票率。杜克代表民主中心党,此为哥伦比亚前总统乌里韦创建的右翼政党。裴特罗曾任首都波哥大市长,代表进步主义运动党,支持者多为年轻人和贫困群体。哥伦比亚洛萨诺大学政治科学和国际关系主任贝尔纳尔分析说,失业和经济放缓等是民众当前担心的问题。

结果第二轮角逐,杜克在子女簇拥下投票,大赢对手十二个百分点,以54%得票率力压裴特罗,成为哥伦比亚自1872年以来最年轻的总统,他将于8月7日走马上任。杜克副手是拉米芮茲(Marta Lucia Ramirez),也成为哥伦比亚历史上首位女性副总统。这是哥伦比亚2016年桑托斯政府与革命游击队签署和平协议后举行的首次大选,超过800万选民参加投票。现年58岁的前革命游击队队员裴特罗是根据和平协议成为本次大选候选人,获得41.8%选票。虽然失败,但被支持者认为虽败犹荣,他本人也认为这是左翼一大胜利,因为此前从未有左翼候选人能顺利进入第二轮大选。

裴特罗与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和现总统马杜罗关系都不错,都认同玻利瓦尔式改革,主张把闲置⼟地分给穷⼈,少用化石燃料,多用可再生能源,逐渐消除对⽯油和煤炭需求。现在他成为反对派首席领袖,该国左派从他身上看到很大希望。一名左派选民表示: “过去左派从未走得如此之远”。今后会继续斗争,直至改变国家历史。
                     2 重新检视和平协议
这场总统选举是对和平协议的公⺠投票,新当选的哥伦比亚总统杜克反对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和谈,也反对与之签署和平协议,防止有血债的前游击队员从政,为此舆论认为和平协议面临重大考验。既然取得充分授权,杜克料将履行竞选承诺,更改当局与前游击队达成的和平协议。
杜克代表众多因政府对哥伦比亚革命游击队(FARC)让步而感到愤怒的选民,根据该协议,FARC成员若认罪,可减刑。而杜克发誓要对该协议进行结构性改变,他认为哥伦比亚人要的是犯危害人类罪者受到合乎比例的惩罚,只有这样才不会出现有罪不罚的状况。他主张严惩FARC领袖,先入监狱才能从政,要那些在半个世纪冲突中犯下罪行的人付出代价,废除FARC在国会的10个保留席位,但不会彻底撕碎协议,不会改变协议中帮助前游击队员融入社会的条款,但反对让背负血债的前游击队员成为国家领导人。对此FARC已发声明强调“国家需要整体和平”,表态愿意早日与杜克协商。

哥伦比亚政治分析人士比利亚米萨尔认为,哥国有右派执政传统,杜克当选或对FARC进行打击,将影响哥伦比亚和平进程。阿根廷国立罗萨里奥大学分析家巴瑟特指出,杜克对修改和平协议说法模糊,和平协议未来会怎么改变是大问题。
在切·格瓦拉旗帜下,FARC是拉丁美洲创建最早且迄今仍活跃的游击队组织,自1964年开始革命斗争,在谈判之外,使用绑架等恐怖袭击手段。苏联解体前,受哥伦比亚共产党领导。FARC曾造成拉美最长内战,半个多世纪中导致26万人丧命,近8万3千人失踪,约740万人流离失所。该组织被民主阵营认定为恐怖组织,也被称为最后的马克思主义游击队。苏联解体后哥伦比亚共产党解除了与FARC隶属关系,从此FARC成为独立政治军事组织,参与了哥伦比亚30%的恐怖事件。
90年代末,时任总统帕斯特拉纳(Andres Pastrana)推动和平进程,最终归于失败。2012年10月,政府与FARC在奥斯陆和谈,后又转至哈瓦那。当时的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坚持到底,凭借和平进程,2014年连任总统。
2015年,FARC再度发动袭击,造成11名政府军丧生,和谈瘫痪:政府军反攻,武装对立再次激化。稍后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提供担保的古巴、智利、委内瑞拉、挪威四国外交干预,2015年7月FARC宣布停火。同年11月,政府特赦30名革命游击队成员,缓和了国内局势。联合国方面表示,会监督和平协议实施,监督革命游击队非军事化进程,这一表态赋予了和平进程必要的公信力。
2016年9月26日,桑托斯与哥伦比亚革命游击队领袖隆多尼奥(Rodrigo Londoño)和另一位领袖希门尼斯(Timoleón Jiménez)正式签署和平协议,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参与了停火协议签署仪式。该协议允许游击队组建政党,在国会两院各占至少5个席位。FARC正是因这纸协议废除武装,转型为政党。7千名革命游击队员放下武器,保证人身安全。双方就如何从刑法角度处理在过去参与冲突的武装分子达成一致,就广泛的特赦达成共识,但排除了包括种族屠杀在内的重刑。

但该国右翼认为,桑托斯政府向革命游击队做出过多让步。同年10月2日,全民公投以50.2%微弱多数否决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协议,反对该协议的前总统乌里韦阵营尤其对协议有关司法调查的内容颇有诟病。全民公投结果揭晓后,哥伦比亚社会陷入分裂。
    全民公决后不到一周,桑托斯总统获诺贝尔和平奖,象征国际社会对哥伦比亚和平进程支持。同年11月,修改后的和平协议草案在国会一致通过。几个月后,国会再次表决,允许完全解除武装后的革命武装人员可以参政。在此期间,隆多尼奥利用教皇方济各访问哥伦比亚之机,就该组织造成的苦难表示歉意。在联合国监督下,2017年8月,革命游击队全体人员完成三阶段解除武装进程。转型后的政党参与了2018年3月国会选举,结果惨淡。此次大选,隆多尼奥也曾计划参加角逐,不过却由于健康原因退出。
                 3 一路走来见证历史
1976年8月1日,杜克出生于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曾任乐团贝斯手。父亲是活跃的自由派政治人物。 1990年代,杜克从波哥大阿尔伯雷达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求学,先后在美利坚大学和乔治城大学取得国际经济法硕士和公共政策硕士学位,曾担任总统桑托斯金融顾问。
步入职业生涯后,杜克首份工作是在拉丁美洲发展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担任咨询师,在那里担任了12年高级顾问。银行总部设在美国华府,是为拉美发展提供财政支持的国际组织,主要关注教育、贫困、水源卫生、气候变化等议题。杜克在这里先后负责哥伦比亚及邻近地区事务、与国家元首交涉及文化事业发展等,涉猎范围甚广。
后来杜克转任哥伦比亚政府财政和公共信用部咨询师,为总统帕斯特拉纳效劳。在担任总统乌里韦国际事务顾问时,杜克积累经验,为他随后正式迈入政坛铺下基石。在乌里韦游说下,2013年杜克从银行辞职,回到哥伦比亚成为一名参议员。

    对杜克有各种评价,关键取决于所站角度。哈维里亚纳大学政治分析家阿库尼亚说:“没有人知道他是否有套自己标准,或他是否将听令行事。”在拉丁美洲发展银行曾与杜克共事的消息人士表示:“他在公共关系领域非常活跃,非常聪明。”
倾向务实的杜克,减少了拉美政治中传统煽情的民粹色彩,获得右派力挺,影响力日增的福音派天主教团体也支持他。杜克谴责哥伦比亚左派,担心他们会将哥国带向如同邻国委内瑞拉一样的经济泥淖。形象随和的杜克育有三名子女,立场保守,坚决反对同性婚姻、安乐死及毒品除罪化。他主张对企业友善,维持⼤致上传统经济模式。他说:“我来这里要实现一个梦想,也就是哥伦比亚由新一代人来管理,这一代人希望为所有人、跟所有人一道来治理这个国家,将国家团结在一起,并为反腐败翻开新的一页。”
杜克坚定支持乌里韦对FARC强硬立场,不主张全盘接受和约。经济方面会延续自由贸易体制,保证农产品和金属等原材料优势输出,扶持商业。在社会议题方面,慎重对待进步政治议程。尽管对已解甲归田的FARC耿耿于怀,但他也强调国家“应在这场分化的选举后重新团结起来”,他说:“我不会带着仇恨执政。”
             4 哥伦比亚积重难返

50年来,哥伦比亚革命游击队一直致力于和政府及大地主争斗,最后与毒品黑社会组织搅合到一起,从有追求的政治军事组织变为恐怖性军事政治组织。还有诸多右翼准武装力量和犯罪组织也十分活跃,增加了哥伦比亚社会复杂性。
哥伦比亚政坛不会就此宁息,反对党挺进大选第二轮,意味着在选举政治中出现具有威胁性的左派,某种程度上洗刷了游击队血腥屠杀带来的污名,把具有普世意义的进步议题带入国内外视域,对此右派并不能高枕无忧。

哥伦比亚是拉美第4⼤经济体,2014年总统桑托斯第二任之初,哥伦比亚GDP达到1960年代以来最高——3782亿美元。转年却遭遇巨大打击,GDP骤降至2915亿美元。再后两年调控乏力,2017年GDP仅增至3092亿美元。在此背景下,哥伦比亚人偏爱在经济上有所作为的杜克是客观使然,希望经济模式不出现颠覆性改变。许多选民把票投给杜克,也看中他背后有乌里韦背景,想回到乌里韦时期经济发展迅速年代,杜克出现恰好迎合这一需求。
把杜克推上总统宝座的除了保守派传统,还有他承诺带来的新鲜力量。他对商贸的欢迎态度让哥伦比亚人看到经济复苏希望,他本人在国际经贸的丰富经历也增加信任感。这回哥伦比亚人不求变而求稳,再承受不起动荡的潜在风险,眼下需要的是实在的经济复苏。

杜克已表示,上任后会对公司税大规模裁减,加大投资力度,减少政府对市场干预,由此刺激经济复苏,同时推进体育、高质量教育和医保等民生议题。但他如何处理游击队问题,在反腐和刺激经济方面有何良策,都还有待观察。
               5 哥国毒枭危害世界
谈哥伦比亚政治经济,离不开毒品。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漫长的海岸线和悠久历史传统,使哥伦比亚与毒品结下不解之缘。哥国出产古柯,古柯叶经烘干进行化学反应,便生产出一种粉状物品,即可卡因。这种植物过去是高原地区印第安人药品,现在则成为危害民众的毒品而畅销世界。
哥伦比亚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加工国和贩运国,年产古柯叶近3万吨,拉美地区毒品总量70%在哥伦比亚加工。目前全国各类毒品加工点500多处,被视为“毒品厨房”。在美国毒品市场上,70%可卡因由哥伦比亚贩毒集团供应,总金额约50多亿美元。
因为有世界上最大贩毒集团,哥伦比亚被称为“毒品帝国”,有毒品世界王中之王——戈维利亚(Pablo Gaviria)。此人控制全球可卡因贸易,曾被列为世界首富第14位。戈维利亚号称绑架机器和杀人魔王,不断创造新的传奇越狱神话。他策划的武装恐怖活动,使政府困扰多年而难以自拔,属世界警方通缉的首犯,就连美国也为之坐卧不安。

戈维利亚经营的麦德林卡特尔贩毒集团是哥伦比亚最大贩毒团伙,只引用前美国毒品管制局局长尤特的描述就够了:“他们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凶恶、最危险、最残暴、最大胆,但也是最有钱的犯罪组织。与这个集团相比,美国黑手党就像小学生,日本山口组就像教堂唱诗班,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危害着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与幸福。”
对非法买卖和拥有毒品者给予严厉制裁,已被列入哥伦比亚国家宪法。从1971年起,多次开展全国性缉毒运动,每年至少焚烧两次毒品,每次被烧毒品约5千公斤以上。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犯罪分子拥有最现代化通讯设备和有红外线瞄准器的枪械,毒品犯罪已使全国感到恐怖,当局已不能保证公民生命财产与安全。
可卡因卡特尔已打入国家经济基础,可卡因出口已占国民总产值一半以上,哥伦比亚1/9国民都在从事可卡因生产,最终销售价高达每公斤200万美元以上,高出黄金价格20余倍。在哥伦比亚,毒品问题总是热门话题,人们关注政府与贩毒集团是修复的和平还是持续的战争?无论如何,反毒品斗争将是长期的。
委国难民积患成疾
许多选民希望哥伦比亚避免成为下一个委内瑞拉,这种顾虑是把杜克送进总统府的一个原因。竞选时杜克阵营就把左翼对手描绘成查韦斯式人物,成功地利用了选民恐惧心理。支持杜克的选民中,有不少就是以前来自委内瑞拉的难民,他们对查韦斯式国家治理有切肤之痛。查韦斯在世时,将企业国有化,大规模普及医疗,政府建房分配给穷人,但最后无法持续,导致国内经济倒退民不聊生,产生大量难民,不但波及哥伦比亚等邻国,而且危及整个拉美和国际社会。
委内瑞拉难民危机引发拉美各国敲响警钟,而委内瑞拉曾是拉美最富有的国家,现在经济持续恶化,通货膨胀率高达13000%,经济总量缩水15%。种种苦难下,委内瑞拉居民选择背井离乡,寻求生路。
    经济恶化造成大规模饥荒,约79%委内瑞拉人承担不起食物开支,全球排名第一。不分地域和阶级差别,委内瑞拉从上到下都遭受食物短缺危机。委内瑞拉医疗体系处于瘫痪,许多委内瑞拉人徒步走进邻国哥伦比亚医院急诊室,2017年达25000次。委内瑞拉约53%的人想永久移居别国,约有200万到400万委内瑞拉人已经离开,占全国总人口7%-13%,绝大部分是2014年后离开的。对此国际社会反应平淡,人道援助陷入危机。
                    6 南美政权朝右转向
正是在上述整体背景下,因深陷经济危机且政府腐败,多年由左派政权主宰的南美洲民意开始转向,“粉红浪潮”逐渐退场,哥伦比亚只不过是一个风向标而已,还有古巴与美国复交。正如哥伦比亚政治家沃尔福所言,南美洲政治钟摆正在晃动。
政治学家齐贝奇曾这样说过:“每当重要历史进程走向尽头,重大政治失败转而显现。”上述转向从去年底发轫,南美洲各国左派政权接连碰壁,先是阿根廷总统大选由亲商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前市长马克里(Mauricio Macri)打败费南德兹(Cristina Fernandez)接班人,扭转费南德兹时期多项左派政策,取消农产品出口税和货币管制,但承诺保障贫穷人口的社会福利。对于马克里就职,玻利维亚总统莫瑞雷斯(Evo Morales)表示致贺。

另外洪都拉斯对专制政府的联合反叛,随后巴西总统罗赛芙(Dilma Rousseff)因隐瞒预算漏洞和国营石油公司Petrobras贪腐丑闻,遭到国会弹劾,沦为1985年巴西恢复民主政治以来支持率最低的总统。委内瑞拉去年底国会大选时,右翼联盟民主团结平台(MUD)拿下三分之二席次,是1998年查韦斯执政以来反对派首度在国会获得压倒性胜利,压制左派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南美洲掌权的中右政府承诺软化对美国敌意,将重心放在经济改革与打击贪腐,提升法院及其他公立机构独立性。
不过左派势力在南美洲仍盘根错节,例如总统马杜罗的结盟政党仍在委内瑞拉国会握有33%席次。尽管低油价使仰赖石油出口的厄瓜多尔经济衰退,厄瓜多尔左派总统柯瑞亚(Rafael Correa)仍有52%支持率。
2000年到2005年间,拉美社会运动不断强调直接行动、基层参与式民主和政治去专业化,民间组织期望建立新的自治形式以对抗国家,拉美左翼政治以2002年11月左翼退休军人古铁雷斯当选厄瓜多尔总统为其界标。然而左翼政府打击了扶持自身上台的社会运动,使社会变革势头脱离底层,而非鼓励当下阶级力量重新平衡,这是导致左翼政治在拉美走向低谷的真正问题所在。于是温和改革和扩大消费成为目的本身,而不是无畏地、结构性地打破现存秩序基本条件。拉美大部分人口生活条件恶化,种种问题构成这个时期鲜明特征。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及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萨巴提尼认为,右派政权显然学到教训。尽管许多人仍相信左派政治信念,但经济危机太过严重已使越来越多人愿意尝试改变。今后南美洲不致于完全走向右派政权,比较可能在务实派与理想派之间游走。

收藏

本文发布于: 2018-8-1 16:59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哥伦比亚川普来袭:南美震撼,世界惊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