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enu

当众下跪、赌咒跳楼,闹剧背后两位地产老兵的股权之争

2023-09-16 |作者:市界 | 来源:市界

 
闹分家、抢公章、玩4P、当众下跪、赌咒发誓要跳楼……当这些狗血剧情,短短几个月之内在石榴置业上演时,这家总资产628亿元的北京房企,一下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而这些剧情背后,则是两位公司创始人——石榴置业董事长崔巍和前副董事长桑春华之间的股权之争。这两位地产业的老兵,20多年前从南京携手到青岛,又到北京闯荡,当时双方商定,崔、桑各占公司58%、42%的股份。在石榴置业2021年港股上市失败后,桑春华提出按股权比例分家,但崔巍不同意,要求将自己58%的股份溢价30%达到75.4%,这意味着桑的股份从42%缩水至24.6%,桑春华不同意这一分家方案。

除此之外,崔、桑二人在公司治理、发展战略、用人等方面也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这种分歧,此前尚属于暗潮涌动,今年6月开始,暗潮涌到了明处,最后演变成双方公开互相指责,甚至对簿公堂。

据桑春华称,6月21日晚,崔巍趁桑春华不在公司,纠集了三十多名社会闲散人员闯入公司,以非法手段强行控制公司。随后,崔巍利用抢来的公章向桑春华发送《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一同被免职的还有三名高管:石榴集团沪浙区域总裁李广田;石榴集团江苏区域总裁丁庆蔚;桑春华的助理杨玉风。

6月24日,桑春华发布回函称,崔巍故意捏造事实,构成对桑的诋毁、污蔑与诽谤,严重损害声誉,并保留追究相关民事责任甚至刑事责任的权利。

至此,双方陷入了你来我往的缠斗之中。仿佛还嫌事儿闹得不够大,9月6日实名认证为“云核变量集团董事长”的刘夏女士,发微博举报桑春华,称对方以吃饭为由邀请自己参与多人运动。

由于自己公司的事迅速出圈,“占据了大量的公共舆论资源,刷低了各种社会伦理底线”,崔巍忍无可忍,自称“社恐”的他,召开了一场媒体沟通会。崔在会上发布了一封陈情书,全面阐述了当初罢免桑春华的原因和经过。然而,在沟通过程中,崔巍突然情绪失控,双腿跪地,双手捶地,并表示自己已立下遗嘱,将以生命为代价解决石榴置业的问题。

深陷舆论漩涡的桑春华同样急了。

9月14日,桑春华也召开了媒体沟通会,对崔巍9月11日发表的陈情书做出十二条回应。最后,他以这样一句话收尾:“我1977年生人,我可以比你多工作几年。你对我所有的伤害和迫害,我愿意选择原谅。”

现年55岁的崔巍,46岁的桑春华,一起打拼多年,挣下了泼天的富贵,却为何反目成仇,走到今天这一步?

01、相交:部分股权无偿赠送?

崔、桑二人关系的甜蜜期,还得从很多年前说起。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时,崔巍辞去中学地理教师职位,下海当起了房产中介。1994年,崔巍在南京新街口开了首家房屋中介门店。三年后,崔巍完成了公司最重要的资本原始积累。此后,公司进入迅速扩张期。

1998年年初,房地产市场行情一片大好中,崔巍的几家门店生意也颇为火爆。“地段稍微偏远的地方,如紫云山东侧的房子,也会有大量成交。”据崔巍描述,也就是在这一年,年仅20岁的桑春华,成为了崔巍公司的一名普通中介,底薪300元。不过,桑春华多年后自称,他在加入崔巍公司之前已经在营销公司干过,积累了经验。

对此,崔巍不以为然。2023年9月13日,崔巍向「市界」发出疑问,他(桑春华)20多岁就有营销公司的经验?

不管怎样,崔和桑在1998年正式有了交集。南京是崔巍的福地,但这里发生的一些事,也令崔巍不胜其扰。“房产中介的纠纷比较多,老有人找你处理问题。”他想另外开拓一个房产中介市场,首选城市落在青岛。

带谁去青岛开疆辟土?崔巍认为,不能带南京的店长,只能带店里面表现好、态度积极的员工。因为,即便这个员工走了,也不会影响南京门店的业务,店员桑春华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崔巍注意到桑春华,是在199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当时崔巍去查店,守店的桑春华,正在看法国世界杯。

跟桑春华一起看了球,聊了很久之后,崔巍发现他是一个有想法,且敢想敢干的年轻人。从那时起,崔巍就留意起了桑春华。直到青岛要用人之际,崔巍带走了桑春华。

崔巍和桑春华来到青岛,做的是楼盘销售代理。桑春华也确实够拼命。据说,有一次卖房前,去打扫卫生,桑春华没带钥匙。为了开门,他从屋顶跳到露台,把腰闪了。在青岛掘到第一桶金后,崔巍并不满意止步于此,用他自己的话说,“公司的基因,就是不断向上发起冲击。”

2001年,他揣着一笔钱,和桑春华进京,成立了华美地产。这是一家做新房代销、包销业务的公司。在崔巍看来,华美的地产开局,是靠“兄弟们一张一张传单发出来的,是当年一个一个销售员,站在马路边一辆车一辆车插出来的。”

进京六年间,华美在北京销售了100多个项目,巅峰期一年卖了100多亿元。摘得胜利果实的欣喜下,崔巍还记得,2007年1月,为了庆祝还清所有负债,他带着所有店员,泡了一天的桑拿。此时,桑春华在崔巍心目中是举足轻重的存在。据崔巍称,他甚至将销售代理公司一部分股权,无偿赠给了桑春华。

殊不知,这样的动作,令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如果说早期的崔巍和桑春华,是‘师傅’和‘徒弟’的关系,拥有股份后的桑春华,看起来与崔巍更多的是合作关系。”石榴集团前员工孙思告诉「市界」。

frc-21f6dbbae7be37dab7a71a416ea5a2e9_1lp49

华美地产进入北京后,先以K2地产为品牌介入房地产开发业务。K2集中优势兵力,深耕北京通州市场,开发了K2百合湾、K2清水湾、通州十里春风等楼盘。崔巍告诉「市界」,为了打造好楼盘,K2地产不仅学习龙湖,他还专门跑去杭州,请教了绿城宋卫平。K2在2008年年初赢麻了,“不仅将房子一卖而光,还躲过五月份的打折潮。”崔巍回忆道。

就这样,K2地产用五年时间,做到了北京市场前五名。按照崔巍的说法,此时的桑春华,一直作为销售公司的副手和他的助手,分管销售代理业务。直到2014年,K2地产决定关闭销售代理业务,崔巍让没有开发经验的桑春华,从地产公司的招投标管理工作开始,逐步介入地产开发业务,同时将后者在销售公司的权益,平移进了开发公司。

2016年,K2地产正式更名为“石榴集团”。随着这家公司的更名,石榴集团的业务格局,从单一地产转向多元化发展。这一年11月的更名仪式上,已经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的桑春华表示,石榴的目标要做“地产界的苹果”。此时的桑春华可谓意气风发,他全面掌管石榴集团的开发业务,崔巍则负责战略投资和科技研发等创新业务。

所有人没有料到的是,看起来相安无事的两人,会走到反目成仇的那一步。

02、相争:“我都控制公司了,大家凭什么支持你”

伏笔,早就埋下了。孙思是在K2更名为石榴集团后,进入这家公司的。那时,孙思就听到一些传言,说崔、桑二人在公司发展方向上有些不一致、对于人员的调配上也有分歧……

据桑春华对媒体的描述,他与崔巍在公司发展方向上的分歧,早从2013年就开始了。那一年,K2地产以46亿元、溢价率57%,摘得上海地王。桑春华认为,高价拿下如此重资产的自持项目是一个错误。第二个分歧点,是2016年,石榴集团曾发行50亿元债券,这笔钱被崔巍拿来买首钢的股票了,结果这笔投资赔了60亿元。

据桑春华称,石榴集团2021年上市夭折后,他正式提出“分家”,但崔巍不同意按持股比例58%和42%对应的估值来分,而是要让自己的股份溢价30%,即按崔和桑各占75.4%和24.6%的股权比例分家,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多次沟通无果后,两人在今年6月份撕破了脸。崔巍将桑春华连同三名高管一起罢免了,此前2019年8月,崔巍已免去桑春华公司总经理一职,只让他担任公司副董事长。

愤怒的桑春华,先是在6月24日回函反击崔巍,后在8月初,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历数崔巍“五宗罪”。他还说:为了不让自己再进办公室,崔巍带了几十个保安控制公司,强行打开保险柜把各种公章拿走,之后十几天,为了保护公章保护资产,崔巍一直在公司吃住没回过家。

当舆论风向倒向桑春华时,崔巍一直沉默不语。知情人士告诉「市界」,当时就有人劝说崔巍出来发声,但他最终顾虑公司的声誉还是放弃了。“崔不想石榴屡上热搜,这样公司口碑会更受影响,他想等风头自己过去。”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9月6日的一场舆论风波,再次将石榴集团推上风口浪尖。

这一天,微博认证为“云核变量集团董事长”的刘夏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石榴集团桑春华,以吃饭为由在北京邀约多人运动4P”。对此,在澄清桑春华不再担任石榴集团任何职务外,崔巍召开了一场小型的媒体沟通会。他用一封陈情信,回应了外界的猜测。“为何罢免桑春华,理由就是陈情信中列举的四个原因。”

首先是桑春华的个人债务问题。据崔巍描述,桑春华早在2018年3月就曾找到自己,希望将股权转卖给崔巍,理由是需要一大笔现金处理个人债务问题,涉及数字远超个人生活改善或享受的范围。崔巍由此产生担忧,担心公司经营安全,会因为桑春华个人债务问题而受到影响,这也成为崔巍在2019年8月收回桑春华总经理职务的一大理由。

frc-5b3971692de4da3c0f75ae0d9147ac96_ngsnl

崔巍还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他说的话不管用了,“他们对我布置的事情,也不是不做,但执行比较慢,越来越慢。”他更发现,桑春华在石榴集团内部任命自己的表弟、外甥、同学、老乡。以被罢免的三位高管为例,他们都跟桑春华交情匪浅。三高管之一的浙江区域总裁李广田,是“桑春华的高中同学。”崔巍告诉「市界」。

在他看来,李广田在公司呆了很长时间,虽然能力方面有一些欠缺,但胜在做事忠心。因此,“我也一直很尊重他。”但令崔巍没想到的是,“他不是对公司忠心,而是对桑春华个人忠心。时间长了,他也有点飘了。”李广田不仅满身名牌,在担任上海和浙江总经理期间,对员工进行业绩考评时,每次淘汰的都是倒数第二名,“因为倒数第一名,是他的同学。”崔巍告诉「市界」。

崔巍被架空这一说法,「市界」从孙思那里得到佐证。“这里面的确有好多都是他(桑)的同学。并且,在不算短的时间里,桑全权负责石榴集团日常事务。”孙思说,重要时间节点在2018年,之前是崔、桑两个人都在管,2018年以后相当于崔授权给桑了。“即便是拿地决策,都是桑说了算。很多人不听崔的话了。走的三个高管,的确都是桑的人。”

据崔巍称,令他无法忍受的是,桑春华将公司建筑装修的招投标项目私相授受。除此之外,桑还利用职务便利,带着自己的朋友大吃大喝,走的却是公司的报销。“我觉得公司一路创业不容易,没有一个创业的人会这么干。”崔巍无奈地告诉「市界」,甚至于桑春华的一个司机,也被他调到了工商小组,担任掌管密码这样的关键性工作。

在双方撕破脸之后,桑春华对崔巍说:“你凭什么跟我叫板,你看现在公司都是我控制了,大家凭什么支持你?”不仅如此,知情人士还告诉「市界」,桑此前还到处给金融机构发函,让大家纷纷去挤兑,因为他已不是股东了。此外,直到现在,桑在公司还有各种眼线和耳目,给公司新总裁做事设置了一定的障碍。

对于以上种种,9月13日15:54分,「市界」拨通了桑春华的电话,试图寻求回应。“现在有事,回头再说。”一再强调自己有事后,桑春华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桑春华,或许正忙着准备已预告给外界的发布会。

03、相离:“就算我啥没干,也干了两件事”

果不其然,9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桑春华如期召开了媒体发布会。「市界」拿到一份《治权调整还是抢夺公司——对崔巍先生所谓陈情的回应》的文件。里面有十二条,如“所谓我(桑春华)巨大债务,纯属胡说八道”、“所谓赠送股份,无稽之谈,没出钱更是笑话,两人创业,白手起家”、“担心崔巍转移资产至国外”……对此,当天下午13:40分左右,石榴集团相关人士回复「市界」称,桑的这些话改变不了事实。崔巍不可能转移资产到国外,那是犯罪。

桑春华还表示,“我没做过某人的学生,崔巍先生是教地理的,我地理知识还不错,96年参加工作,98年世界杯期间认识崔巍,我已是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主管,我做一手房,他做二手,在一间15平方米的门店内,我们聊得很投机。”

“我动员他去做一手房,两个人一拍即合,坐长途客车去青岛创业,确定股权比例7:3,从1998年到2001年,从零开始积累了1000万,我流了多次血,他也挨过打,大家不分彼此,早期创业就是如此艰难。”

桑春华在发布会上,重点提到他与崔巍的在重大战略决策上的分歧,比如举牌首钢。桑春华表示:“我和他(崔巍)单独对话过多次,我问他,从2012年后你做过一件对的事吗?他从不作答。”

从种种迹象来看,对于决策的失误,崔巍并非没有反省。早在2018年2月石榴集团的年会上,崔巍就当着公司所有人道了歉,“我的决策失误,耽误了公司发展。”

但令崔巍愤怒的是,是桑春华说崔巍20年来啥都没干。崔巍表示不服,他向「市界」表示:“第一个,营销结构和组织是我搭建的,当年的销售项目也是我拿的,桑只是负责销售执行。第二个,2009年公司向开发业务进攻,也是我强力推动的。”

在孙思看来,桑春华全面主管公司期间,也有战略失误。2018年以来,石榴在三四线城市拿了很多地,“大概有200多亿,但后来市场行情急转直下,三四线城市房价一路往下走,房子也不好卖,公司的去化压力很大,项目利润也没那么高。”

9月14日的发布会上,桑春华表示,崔巍光靠赌咒发誓跳楼下跪,解决不了石榴集团的问题。但崔巍其实也并非只是下跪赌咒,「市界」了解到,崔巍已经拜访了一些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很清楚石榴集团的后台数据。并且,崔巍还告诉「市界」,石榴集团内部管理和项目都在正常运营。

崔巍告诉「市界」,石榴集团目前总资产在600亿元左右,有息负债在120亿元以下。负债结构中,中短期债务占25%,长期债务占75%。明年及后年,平均每年到期债务约15亿元,“从目前我们的销售额来看,15亿元是可覆盖的债务。”但崔巍也承认,长期来看,石榴集团的资金链肯定有压力。

石榴集团公司债券2023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石榴集团的营收为55.25亿元,同比下降42.91%。截至报告期末,石榴集团有息负债总额为151.48亿元。其中,1年期以内的银行贷款为4.21亿元,1年期以内的信托借款为14.51亿元。同期,石榴集团的货币资金为22.83亿元,其中5.59亿元为受限金额。截至今年6月末,其总资产为628.53亿元。

崔巍给石榴集团规划了五大方向:1、从一个全国性的开发商,调整为一个深耕重点区域的开发商;2、聚焦住宅用地开发;3、将流动性做好,出售一些流动性较差的资产;4、将资产质量较好的持有性物业经营好;5、将公司内部的组织架构紧缩,部分调成三级架构,重点项目调成两级架构,公司总部直接管。

在孙思看来,崔和桑的行事风格差异确实很大,“崔很低调,也自律。他平常的穿著,基本上是大裤衩小背心,发布会上的穿著,还算是正式的。崔平时出差都是住汉庭、如家,开的还是标间。”

在崔巍看来,桑春华跟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是“给的太多了,他(桑)飘了。另外,他的社交圈、朋友圈有问题。最快的变化,是从他做了总经理以后。权力又大,手上资源又多。”

比如说,很多人买房,找崔巍打折扣不好使,他是出了名的抠搜,找桑春华就一定行,“后来我听外面人讲,跟石榴做生意,找桑春华搞得定,找崔巍搞不定。”崔巍苦笑着告诉「市界」,归根结底,是价值观不同罢了。

然而,在互相指责对方薅公司羊毛上面,双方却是一致的。桑春华在9月14日的沟通会上对崔巍转移公司资产进行质疑:“第一,你从公司以公用的名义拿走数亿元,转哪去了?我是股东有理由怀疑你挪用侵占,我整理好接着报案。第二,你通过账户转移了多少美金到美国。”

对此,崔巍又会有何回应呢?

(文中孙思为化名。)

(以下为崔巍的公开信和桑春华的回应)

frc-7ba2ab862d4104fb6cf2df53af1f8cac_raeii

 

fungo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当众下跪、赌咒跳楼,闹剧背后两位地产老兵的股权之争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