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enu

美国达成债务上限协议,参众两院将进入投票通道,麦卡锡最新发声

2023-05-27 |作者:毕陆名 |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编辑 毕陆名

  据新华社5月28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和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籍议长麦卡锡27日晚已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

  据环球网5月28日报道,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当地时间5月27日,美国白宫和共和党谈判代表已就债务上限问题达成初步协议。晚些时候,美国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发推称,“我刚刚与美国总统通完话,在他近数月浪费时间并拒绝交涉之后,我们达成了一项适合美国人民的原则性协议”。

  另据财联社5月28日报道,麦卡锡表示,很快就会投票支持债务上限协议;周六与美国总统拜登通话了两次;协议将历史性地削减开支;协议中不会有新税收或新计划;预计周日完成起草法案并公布文本;预计周三投票表决协议。

  共和党领导层将在美国时间当地晚上9点30分召开一次党内会议,向共和党议员简要介绍一项新的债务协议,这一消息也获得了三名共和党消息人士的肯定。民主党方面则透露,最终细节仍在确认中。

46e4-0e8bf60f85e4d6fe666768df3fae06ac_jqwb6美国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按照流程,接下来众议院议员将有72小时来阅读新的立法,然后再提交表决。这将测试共和党中是否有足够的温和派来推动新立法通过众议院。在旷日持久的债务谈判中,共和党保守派一直坚持通过最初版本的债务上限法案,不会对民主党和白宫有任何妥协。民主党中的进步人士同样坚持不会通过任何带有预算削减条款的债务上限法案,这两个团体对麦卡锡和白宫的谈判形成了强大的桎梏。因此,任何债务上限提案都必须小心翼翼地找到平衡,以便在参、众两院能得到足够数量的支持。

  美国债务违约将引发衰退

  据财联社5月28日报道,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估计,如果发生国债违约,美国股市将暴跌45%。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6.1%,830万人将失去工作。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报告称,所有这些因素都将引发与2008年相当的经济衰退。如果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不能就债务限额达成协议,就可能在2023年6月初宣布拖欠国债。报告称,目前它被设定为31.4万亿美元,但美国的债务总额达到了创纪录的31.8万亿美元。

  据央视新闻5月28日报道,近日,美联社记者凯文·弗雷金在报道债务上限谈判时警告称,一旦两党未能在最后期限达成共识,美债违约将给美国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就提高债务上限问题的拉扯已持续多日、进展缓慢,这进一步加深了舆论对美国债务违约的担忧。国际评级机构DBRS晨星5月25日将美国列入主权信用评级恐遭下调的负面观察名单。这是继惠誉之后,第二家国际评级机构将美国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而随着违约最后期限的逼近,美国债务违约的风险越来越高。

5d28-3a19daedebfca1d8c33326d95c55e538_be9fk

  美联社记者凯文·弗雷金:到最后期限时,美国就不能再靠借钱来维持政府运作,那么这个国家就会违约,这将是前所未有的危机。经济学家们表示,这可能会使美国陷入衰退,美国社会保障福利,退伍军人津贴以及债券,届时都无法进行兑付。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5月26日把美国政府最早出现债务违约的日期从此前估算的6月1日推迟到6月5日,这将为美国会两党就债务上限谈判留出更多时间。耶伦同时警告说,等到最后一刻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可能导致企业和消费者信心严重受损,纳税人短期借贷成本上升和美国信用评级受到负面影响。

4739-8323055f57b3d7f41dc7477cf9774368_r9tk1这是1月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财政部大楼(图片来源:新华社)

  对此,弗雷金表示,债务上限谈判每延长一天,美国在国际上的可信度就降低一分,因违约而产生的连锁反应则有可能外溢,从而波及全球。

  凯文·弗雷金:如果发生违约,利率将立即飙升,美国在国际上会被视为是一个缺乏安全性的投资对象。偿还美国未来债务的债券利率肯定会飙升,毫无疑问,这会对全球经济带来严重影响。

  为何陷入“债务上限”死循环

  美国为何无法彻底摆脱“债务上限”?“债务上限”危机又为何堪称威胁世界经济稳定的一大祸源?

  据新华社5月2日报道,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的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除非国会调高债务上限,否则白宫无权继续举债。

  作为一项财政纪律,债务上限是维持美国政府偿付信用和美元霸权地位的一道重要阀门,牵涉美国根本利益和国运兴衰,其诞生和延续具有历史必然性和现实必要性,无法一去了之。

c624-b36f2ca85e68f4b6e45afd09bca489f5_bgw5z这是1月1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国会大厦(图片来源:新华社)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每当白宫“钱不够花”时,美国国会经常直接授权发行更多债券来解决问题。但随着一战期间及战后多年的财政支出不断扩大,美国政府举债规模越来越大,国会遂于1939年设置450亿美元的政府债务上限额度。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政府频繁“入不敷出”,国会因而屡屡提高债务上限以解“违约”危机。

  近两届美国政府的花费尤为庞大:共和党人特朗普大推“减税”,民主党人拜登大推“基建”,军费支出只增不减,新冠疫情更是带来高昂的额外支出。这使“债务上限”问题愈加紧迫。

  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美国行政和立法部门权力制衡制度设计的初衷,在于通过权力制衡避免“开支无度”,但在美国政治极化氛围浓厚的背景下,这个问题已日益沦为“党争”工具。

  可以预见,只要白宫寅吃卯粮的财政模式不改,两党争斗的政治格局不变,“债务上限”作为美国财政约束工具和政治斗争筹码就会持续存在。

14ed-4a923caad76fd0e9a9934145245de0e7_ibec4这是1月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财政部大楼(图片来源:新华社)

  “债务上限”危机将影响美国政府正常运转,包括占据财政支出大头的养老和医保资金发放,这将直接影响美国民众维持日常生活开销。另一方面,“债务上限”危机将增大美国“债务违约”风险,冲击全球金融市场,严重损害世界经济复苏前景。分析人士认为,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正是源于各国对美国联邦政府偿债能力的信心。如果美国债务发生违约,受损的不仅是美国民众,也必将引发全球市场对美元和美国国债的信任危机,从而导致全球金融体系陷入困境。

  美国智库两党政策研究中心预算分析师沙伊·阿卡巴斯指出,美国“又一次”面临几周或几个月内陷入债务违约的风险,“这与一个被视为金融体系压舱石的国家不相称,只会给已经摇摆不定的经济增添不确定性”。

  此外,“债务上限”危机还将不断消磨美国政府信用和美债等美元资产价值,从而给全球经济格局带来显著冲击和深远影响。

  “一旦美债因美国信用降级、通胀失控、债务违约、市场预期恶化等因素出现趋势性下跌,与美债挂钩的众多金融衍生品也将同步下跌。”澳大利亚经济学家郭生祥指出,“因此,近年来一些国家和机构着手减持美债等美元资产,通过多元化投资布局,减少过度倚重美债的风险。”

fungo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美国达成债务上限协议,参众两院将进入投票通道,麦卡锡最新发声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