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白人男子被老婆鼓励变性,成为辣妹爆火,夫妻共享衣橱

他曾是一个热爱粉色的双性恋男人,也是一个两年内只得到60个人点赞的网络约会猎手。

他有老婆也有男友,现在有胸部也有球球。

跨性别女性拥抱幸运新生活

在Tinder上匹配1400人

“我现在很幸福,作为男人我在社交上失败了,做女人,就有1400个人在等着和我约会。”

“尽管我还不完整,但这是我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做回真正的自己。”

自从变成女人以来,哈特享受到前所未有的热情,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网友的求偶信息,加上自己做男人时收获的老婆和男友,哈特第一次体会到做女人挺好,虽然经常业务繁忙。

对于自己的身份,哈特一直用复杂二字表示。

他在5岁时第一次听说变性二字,这是年幼的他并不能理解的高阶词汇。他向父母求解过,却只得到变性会失去重要宝贝的回答。

“虽然我当时只有5岁,但我知道那玩意儿对我来说只是累赘。”

从此之后,年少的哈特就开始以女性的行为准则生活,他只和女性做朋友,最多的玩具是洋娃娃,并对一切规定性别的着装做出反抗。

他娘炮却不失阳刚,是粉嫩大男生,也是在内心里做自己的小女孩。

“和男人们不同,我讨厌流汗的运动,也讨厌没用的肌肉,我只想做个粉色宝贝,我的第一部手机就是粉色。”

“同学叫我恶心的同性恋,但我知道,我爱的不只是男人。”

在学生时代,哈特一直都以双性恋的身份活动,他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自己跨性别的事实。

“这是很矛盾的现实,当我展露出柔弱的魅力,他们只会认为我是同性恋,跨性别者仍然不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

双性恋的身份确实让哈特在隐瞒中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方便,他身体里的女人爱肌肉猛男,但外表的硬汉让他无法放下火辣嫩妹。

他约会过橄榄球部的健壮学长,也和啦啦队的小学妹逛过操场。

“我放纵,但我并不快乐,我更想以女人的身份做一个双性恋者。”

内心和外表的矛盾,一直让哈特郁郁寡欢,他不断地约会LGBT各个领域的同伴,试图从他们身上得到让自己灵肉统一的办法。

直到2013年,哈特遇见了改变自己未来的女人利亚(Leah),同为双性恋者的两人惺惺相惜,一拍即合,刚见面就决定共度余生。

但关于做女人的真相,哈特仍然没有敢说出口。

“她只知道我是双性恋,但她给了我最大的自由,也接受了开放性关系。”

“结婚后我仍然可以注册Tinder,并用男性的身份约会各类人群。”

婚后的哈特虽然幸福,能在坐拥娇妻的同时,约会异性恋男人、同性恋男人,甚至是双性恋女人。

但他的老婆越好,他的良心越发受到煎熬,我想做个女人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于是哈特借酒浇愁,一个从5岁就明白自己是个女人的男孩,做了半辈子双性恋,就像在苦修后得道飞升的佛陀,什么都有了,但就是接不着地气。

“她一直帮助我戒酒,我在她善良和关切的眼神里,一个没兜住,就全招了。”

令哈特意外的是,同为双性恋的利亚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我们都是社会上的少数人,在酗酒和变性之间,我宁愿我的老公变老婆。”

“事实上,在每一年万圣节他借走我的裙子时,我就已经察觉到他身上的秘密。”

2019年9月,哈特正式开始服用激素,并给自己取了一个女性名卡珊德拉(Cassandra),他不再只是万圣节的辣妹儿,每一天他都能和老婆共享衣橱。

“看着自己每天变化的身体,我才知道自己喜欢女人的根本原因,是热爱身体里原本的自己。”

卡珊德拉在胸部到达B罩杯时,就把Tinder上的资料改成了女性,照片上的她自信、性感、火辣,尽管还没有完全扔掉宝贝,但她已经成为网站上炙手可热的新星。

“每天我都会收到邀约信息,甚至会有人给我发他的迪克,但我会告诉他们,我也有。”

“虽然我之前并不认为自己长相有问题,但我确实更爱现在镜子里的身体。”

从两年60人的点赞,到排队的1400人,哈特迈出的不是扯蛋的一小步,更是一个从内剥茧而出的转化。

“我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而我只是其中幸运的一个。”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776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白人男子被老婆鼓励变性,成为辣妹爆火,夫妻共享衣橱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