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娱乐 / 正文

2021年华联杯母亲节征文二等奖作品欣赏— 朝向母亲的飞翔

淑珍,你好!与你相识,已经整整47年时光。如此大胆地喊你的名字,今天还是第一次,因为从小到大,我习惯并且喜欢喊你“妈妈”。

对你最初的美好记忆,缘起于童年时那间低矮的旧草房。一家六口蜗居在窄小的空间,房前屋后种着红的黄的柿子、青的紫的茄子、直的弯的黄瓜。最喜欢的,是你在李子树下种植的几丛菇娘果,果子未成熟前,小心翼翼地拔出里面的果肉,能当作口哨,俗称“咬菇娘”。你一边教我,一边温柔地说,只有天资聪慧的小姑娘,才能咬出美妙的音乐。当树上的李子还懒洋洋地泛着青光之时,树下的菇娘果就争先恐后地点起了红灯笼,在初霜或晨露的映衬下摇曳生辉,我沐浴在你的母爱中,把自己想像成李子树下最聪慧的人,串一串小红灯笼,跟着星星一起幻想。

几年后,你与父亲辛勤劳动,家里翻盖了红砖房,买来彩色电视机,中央电视台的台标像一个图腾,立刻在我的心里种植下神圣和向往。虽然你没有上过学,但你鼓励我好好学习,将来考到北京去上大学,到天安门前看看升国旗。我在你的呵护中,努力在学海中求索,渴望早日飞出家乡的小村庄,实现你望女成凤的心愿……

然而淑珍啊,我们谁也没想到,十八岁那年冬天,“天有不测风云”六个字,无情地应验到我的身上。神经外科手术室里,昏迷中的我毫无知觉,锋利的手术刀在嫩滑的后背上,剪开一尺多长的伤口,我不知道疼;碎骨连着血肉被取出,再用钢板和螺丝钉把脊柱固定,用针缝上二十多个来回,我也不知道疼;最后,两根小指粗细的引流管插进双肺,我还是不知道疼;自始至终,就是像植物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长达九个多小时的脊椎手术后,保住生命却保不了健康;截瘫一级的诊断书,让一切都成为奢望。昏迷中的我不知道,你怀着怎样的悲痛心情,从乡下奔往县城再辗转到省城最好的医院;你如何哭着扶着父亲,看着他颤抖着双手在手术协议书上签字;你如何一次次跪求医生,哪怕是砸锅卖铁,也要救救可怜的我……

24个小时后,你的哭泣声把我从昏迷中唤醒,刺鼻的消毒药水味道,白刷刷的病床,还有围绕在四周的氧气管、输液管、输血管、导尿管以及七八根引流管……一切都让我不知所措。最初,你一直对我隐瞒病情,可当麻醉药力完全消失后,我感觉到胸部以下没有任何知觉!你骗我说,这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过几天就好了。我将信将疑。但半个月过去了,我躲在被子里掐自己的双腿,没有感觉。正在这时,走廊里隐约传来你央求医生的声音:“求求您别让我女儿出院,求求您帮她站起来吧,我给您跪下了……我们家会感激您一辈子的……”

可是医生说,高位截瘫是肢体残疾中最痛苦的病症,现在国际上还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不仅双下肢无知觉肌肉萎缩,失去最基本的跑、跳、行、走等功能,还会伴随着泌尿系统、消化系统等并发症;我的脊柱必须靠两根一尺多长的钢板支撑,背部的肌肉也会萎缩的,要进行康复锻炼,将来如果能坐起来好好吃顿饭,就是奇迹了……我的世界瞬间塌了,疯狂地用双手掐自己的双腿,直到指甲刺破皮肤,依然没有任何感觉。你用力地阻拦我,望着指甲里的斑斑血迹,你心如刀割,却一次次把眼泪咽回去,换成笑脸紧紧搂住我:“闺女别哭,有爸妈在呢,啥也不怕,没事……别哭啊,我的孩子,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看到我情绪低落,你鼓励我要坚强。每天早晚帮我按摩两个小时,防止肌肉继续萎缩;又买来大澡盆,坚持每天晚上烧三大锅热水为她泡澡,促进双腿的血液循环。看见我偶尔落寞,你总是充满信心地说:“三翻六坐七爬十走路,妈的燕子还会飞起来的!”我则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不为所动,每你的帮助下被动地翻身,被动地吃喝拉撒睡,被动地混日子。然而,漫长的三个月过去了,我还是不能翻身;六个月过去后,我还是不能坐;七个月过去了,我不能爬;十个月后,我不能走更不能飞……

我曾经劝你放弃吧,可是你依然坚持着。买不起昂贵的康复器械,就把父亲的旧自行车拆了,对中间的大轴承进行改良,然后把我的双脚绑在脚蹬上,这样躺在床上我也能“骑自行车”了。不忍心打击你和父亲,我每次都假装很用力在骑车,可心里非常清楚,爱的力量一直在推动我前行。看到我能积极配合,你非常高兴,又让父亲借来木匠工具,制作了一个类似体育课上的双杠,然后每天把我抱到支架里学站立。由于长期躺着,突然采取站立的姿势,我竟然头晕目眩,眼前直冒金星,你赶紧把我抱回到床上,端来水让我压压惊。慢慢地,我的头倒是不晕了,但双腿软绵绵的,脚也无法放平,脚脖子歪着也不知道,摇晃着就要瘫倒在地,父亲立刻用力架住我的胳膊,你则蹲在地上扶住我的脚,鼓励我用双手扶住支架。在这浮浮沉沉的日子里,你始终用一种鼓舞的力量,推着我努力向前;甚至在我转身想逃跑的时候,稳稳地托起我,趟过激流,越过瓦砾,直到我有勇气直面轮椅,让心灵重新“站”起来……

淑珍你知道吗?从十八岁到如今,我已经扶轮走过近三十年了,其实自卑与自信如影随形,我也有过很多负面情绪,只是我学会了“报喜不报忧”,不想再让你为我牵挂和担忧。正是由于你一直站在身后,我才能在130公分的高度,依然有勇气拿起文学的笔,书写出一段段苦辣酸甜的故事,才能有机会参加鲁迅文学院第二届网络作家培训班,才能荣幸地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励志“轮椅作家”。面对新闻媒体,我骄傲地说,你是励志精典,让我懂得脆弱的生命更需要坚强和勇气!而你则有些后怕,说我双脚没知觉,数九寒冬去北京,真怕把脚冻伤了,还有上厕所多不方便……

淑珍啊,或许有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可你的话落到我的心坎上,就是最接地气的爱之源泉,让我热泪盈眶,更让我精神倍增。如果有一台时光穿梭机,我真想在更早的时空里遇见你。最好是1966年的二月初六,在北方初春难得的艳阳天,清晨帮你梳洗打扮,前发齐眉后发盖颈,双颊白里透着粉红,上身穿一件灵巧的大红袄,以羞涩喜悦的心情去相亲;或者在1966年腊月初九,在东北隆冬难得的暖日,帮你蒙上喜庆的红盖头,扶你坐上披着红布的喜车,送你到父亲的家里去礼堂成亲,开启属于你们的幸福人生;甚至可以更早一些,穿越到你十来岁的年纪,帮你做繁重的家务活,照顾六个幼小的弟弟妹妹,让你有些许的空闲时间,可以直直腰、伸伸胳膊、抬抬头,有机会背着书包去上学,不再遗憾今生“没文化”……

其实淑珍啊,你何须再遗憾呢?相识这么多年,我真心想对你说:你是最“有文化”的妈妈!你的文化,来自淳朴的纯音,来自天地自然,源自中华优秀传统美德,传递着坚韧自强与博爱。正是这样的“文化”,为病床上的我撑起了一片天空,让我“坐”了起来、“站”了起来,微笑着拥抱火热的生活,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于是,我勇敢地走进婚姻殿堂,也有机会为人母,也有一个生命喊我“妈妈”了!谢谢你啊,我的淑珍,那轮椅自由地在大地上滑行,每一道曲曲折折的印迹,都饱含着母爱的深情。

或许淑珍啊,应该遗憾的是我。因为我没有时光穿梭机,不能穿越回你的生命时空;我也没有神奇的魔术之手,挽留住你变老的步伐;我甚至没有健康的身体,平时陪你逛逛街,生病时陪你去医院,尽女儿应有的孝道……我只能再自私一点,霸道地跟你撒个娇:如你以前说的那样,每位残疾孩子的家长,都没有权利生病,也没有权利变老,因此你必须健康长寿,否则闭不上牵挂的眼睛啊……

淑珍,你爱我,我更爱你,所以必须听话——愿七十四岁的你永葆青春,幸福每一天!

*此篇荣获华联杯母亲节有奖征文活动:二等奖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2298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2021年华联杯母亲节征文二等奖作品欣赏— 朝向母亲的飞翔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