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华社 / 华联会 / 母亲节征文 / 正文

2021年华联杯母亲节征文01《新衣》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为啥来,
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年前,和同事一起相约逛街,目的很明确,过年了,要给自己选购一件新衣服。这种仪式感来自母亲,小时候,家里穷,小孩子就盼过年,过年了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自记事起,不管日子再苦,母亲总不会让我们失望,冬日闲暇之余,早早地赶集选购布料,在某天的黄昏裁衣,夜晚缝纫,为我们赶做过年的新衣。

那时,我对衣服的花式颜色都没有要求,唯一的要求是,不管是袄子还是褂子,所有的上衣必须要有两个大口袋。大年初一,母亲总是早早喊我们起床放开门炮,她说,新年要有新开始,这头要开好,不能睡懒觉。一个早上,我们像小燕子一样叽叽喳喳,穿上母亲做的新衣,吃过饺子,就开始出门拜年。有时跟着大人一起,有时几个孩子结伴,每到一家都会有收获。一人一把瓜子或一把花生,偶有条件好的,还能意外收获一块米糖甜甜嘴。当然,那时候,大多数家条件都不是太好,村子里一圈走下来,能有两块糖吃就很不错了。当两个口袋都装满的时候,我就开始回家了。把瓜子花生掏出来放在一个袋子里扎紧收好,不能跑气。等年走了以后,我的这个袋子就成了宝贝,不仅吸引孩子们,关键时候,还能给母亲解围。记得有一年正月里,母亲娘家的小姐妹来玩,家里炒的瓜子花生早就没影了,我主动把袋子拿出来,招待客人,母亲狠狠地夸了我,说我懂事,晓得给她长脸。谁说不呢?女儿不就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吗?有时候想想,我的懂事可能就从那时候来的。

上小学的时候,在县城工作的父亲,为了给我们姐弟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和母亲商量后,把家搬到了城里。一家五口挤在父亲单位分的一间房子里,生活的不便和拮据可想而知。即便这样,再苦再难,每年新年,母亲总会给我们姐弟每人做一件新衣。记得每年大年初一,我便会穿上漂亮的新衣跟着父母去给大院里的叔叔阿姨拜年。那时,也只有我才有这样的待遇,两个弟弟是没有份的。每到一家,大人给的瓜子、花生我一概不要,我只拿糖。往往一圈下来,新衣的口袋便装满了糖。回到家里,把糖掏出来,看着它们,除了垂涎它们的美味外,更喜欢的便是那五颜六色的糖纸。糖吃完了,把糖纸摊平捋直,夹在书本中,没事翻翻,喜不自禁。那或精致,或普通的糖纸,在我的眼里都是宝贝,我都一样的喜欢,一样的爱不释手。现在回头想一想,那段吃糖及收藏糖纸的岁月都是甜的,那些五颜六色,美仑美奂的糖纸,让自己在清贫生活中收获着一份精神上的文化大餐,享受着清贫生活之外的精神快乐。

今年过年,我早早给母亲网购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作为新年礼物,她开心了好久。她说,花那钱干嘛?衣服都穿不完。我说,过年了要穿新衣服。她说,又不是小孩子穿啥新衣服?我说,老小老小,老了才要穿。她说,啥颜色?我说,红色。她说,多大年龄了还整那色?我说,老了才要红!她说,谢谢我的女儿!

忽然语塞,穿了这么多年的新衣服,我还没有说过一声谢谢。

谢谢!我的母亲!

 

2021年华联杯母亲节征文01

文章标题:《新衣》

作者:阿吉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974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2021年华联杯母亲节征文01《新衣》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