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未分类 / 正文

深挖|二次弹劾特朗普未果,却凸显了更严重的问题

所谓民粹(Populism)是与“精英”概念并列的是一系列强调“多数人民”的政治立场。在选举(Popular Election)中,多一票就是多,多一票就是胜利,所以如果没有民主机制中的普选,公投等选举方式,民粹基本无法以定量的方式化身成型。定性而言,民粹可以是中性的,且有其合理和现实的一面。通过对2020年美国选举的反思,或许我们把社会分裂简单地归咎于民粹是一种错误。对照加拿大的君主立宪内阁制,美国的共和总统制度在行政长官的选举方式上可能需要改革选举人团的制度来减少由行政权和立法权冲突而带来的剧烈社会震荡。

图源:CTVnews

加拿大幅员辽阔,近千万平方公里被分为338个选区,每个选区由一个下议院的议员来代表。下议院的议员在一人一票的选举中产生,多数出线既合法又有最直观的合理性。按照人口计算,约每十万人一个下议院的议员。但是选区(Riding)这个词, 是指过去官员骑着马在一天内能巡视的地区面积,所以加拿大选区的面积从南到北,由东到西,平均每个选区也不到3万平方公里,大概相当于夏威夷,比利时的大小。而实际上,加拿大最小的选区是多伦多市中心选区,其面积仅为5平方公里。

尽管选民在这样小到5平方公里,或者平均三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可以有阶层或者文化等各类差异,但是总体上他们仍旧可以体现相当的凝聚力,因为在争取不同利益的博弈中,他们总是可以找到实质的共同利益。假设我们把所有选民打散,随机选取338组让他们去投票选出议员,那么选民共同的利益只能体现在粗颗粒的联邦层面,在社区生活层面就会丧失同质性,说得好听点,这叫多元的个性,说得不好听就是一盘散沙。

好在以上这个假设不会出现。所以说我们把多数人民,多数出线当选,和追求共同利益统一在一个选区,然后让某一个或几个联合起来达到多数议席的政党来执政,并且让这个团体推举出的领袖来担任总理组阁,领导国家的行政权力。其实是把大自然叽叽喳喳,杂乱无章的声音,通过合唱团的方式来演绎。这里演绎的最终的目的不是要追求集体的整齐划一,而是在不牺牲次序的前提下反映并反思现实,所以我们叫她代议制民主。

图源:Star Trlbune

从代议制的角度,美国的众议院和加拿大的下议院在议员的选举方式上,几乎如出一辙。美加两国主要的差别在于行政长官的选举方式。加拿大的总理首先必须是国会的议员(19世纪末有过两届政府由上议院议员担任总理),如果党领在自己选区失利,但是党派却在全国范围内赢得了选举,此时就需要党内当选议员辞职,然后通过选区补选帮助党领上位,从而出任总理组阁。

而美国的总统选举是通过选举人团的间接方式行使民意产生总统。这个机制和加拿大(或英国)的议会多数执政看似有相似之处。但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不仅仅是分立,而更到了三权独立的地步,所以才有了选举人团为主,议会推选为辅(当选举人团产生僵局时)的方式。

目前共有538个选举人席次,由100(参议员总数)加上435(众议员总数),外加首都华盛顿特区特有的3张选举人票构成。除了两个州,所有48州以及特区均把本州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该州获得相对多数普选票的总统候选人。然后谁先在选举人团达到270票的简单多数,即当选美国总统。

图源:Los Angeles Times

好,问题来了。选举人团基本属于“胜者全得制”(Winner-take-all),即胜者为王。而这种方式恰恰是让“多数人民”这个合理概念产生民粹负面反效应的温床。此话怎讲?因为在议会和选举人团的双选举制度下,会产生总统和国会矛盾的现象,所谓总统跛脚,自己尚在位,但是自身的政党却失去了议会的多数席位,政令得不到支持。行政和立法产生了两个对立的多数结果。好似奥巴马总统在2017年1月的告别国会演说中开玩笑说:“你可以说我是一只跛脚鸭,因为已经没有人遵循【总统】指示了。”

本来多数当选的初衷是为了直观和公平,但是这种总统和国会的对立激化,两个合法产生的多数权力不一致的时候,往往图穷匕见。这实质上是一种严重的内讧。而这种对立在加拿大的体制中是不存在的,一旦内阁失去信任,国会立刻大选。一旦党派失去多数,随即下野。那么美国究竟应该改革还是废除选举人团的体制呢?

图源:DNA India

废除美国选举人团制度,从行政权和立法权完全独立(区别于分立)的角度,这等于牺牲了总统的独立性,把行政权力推上断头台。不仅如此,美利坚合众国实质上是一个50各州的邦联,投票选举是地方权力,如果没有了选举人团,至少会被一部分州认为侵犯了本州老百姓通过行使权力(Power)投票来选举联邦行政长官的权利(Right)。这样州权和联邦权的对抗也不可避免,要在50各州获得多数和共识并修宪并非易事。

选举人团制度还将长期陪伴着我们,但这不代表它会自然修复,唯一的出路是各州根据自己的情况改革选举人团制度,让选举人票的分布和下议院政党得票的分布开始趋同(未必等同),未来总统的当选和议会政党席位的多数长期保持一致,把两个“多数人民”的权力协调起来,不让体制上的内讧来挟持政府权力。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深挖|二次弹劾特朗普未果,却凸显了更严重的问题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