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出入境 / 正文

入境加拿大被扣40小时,边检非说我是来自杀的……

坐标美国北部。我每年冬天都会跟几个朋友去加拿大滑雪,今年因为疫情,美加边境关闭,所以没办法去了。两周前,一个华人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有个长途卡车司机朋友要跑长途去加拿大送货,可以带我们一路,问我要不要去滑雪。我想想最近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上周某日出发前,他的司机朋友嘱咐我们说,过境时,就说是一起送货的同事就行。他还说,一般不会检查那么细,他每月都过境,从来不检查,看一下身份证件就放行那种。于是,我们俩就坐上巨型卡车出发了。
先说一下背景,我和那个司机朋友拿的都是美国护照,约我一起去滑雪的朋友是拿葡萄牙护照的华人,他同时也有美国绿卡。
大家在车上一路轻松,结果入境时,出了大状况……我被海关扣留了40多个小时!
话说,我们的车缓缓驶进检查站,海关官员开始检查我们的护照,问我们去加拿大干啥?我们就说去送货。海关的人又问我们要驾照……看完后他问我和葡萄牙华人为什么用的是小车驾照,而不是卡车驾照?司机说我们只负责押运和搬运,不负责开车。
海关官员皱了一下眉头,让我们下车。我们三人下车,海关的上去了。司机在我旁边说了句,倒霉了这次……我问怎么了?司机说,你等着看吧。
加拿大边检人员在车上呆了半天,我们在外面抽烟,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几分钟之后,边检下来了,从车里提出了我们的滑雪装备——有滑雪服,滑雪板,还有打印出来了的租用雪地摩托的优惠券,预定滑雪场酒店收据的复印件,这些都装在一个文件袋里,全都被边检从车上扔了下来,然后人也跳下来了。跟我们说:你们去送货,为什么要带这些装备?为什么还有预定酒店的收据复印件?你们到底去哪里,去干什么?
我们都不说话。边检开始通过报话机呼叫,3分钟后,一群全副武装的人过来了,其中一个拍拍我们说,到办公室聊聊吧,现在你们是进不了加拿大了。
我们仨被分别领进三个单间。手机被没收了。我自己呆在房间里,坐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一个白女进来了,大概40岁左右,腰上插着枪,气氛有些压抑。白女坐在我对面,让我不要紧张,说只是一个例行询问。
她问我在哪个公司上班,我就报了朋友的卡车公司,问我在公司做什么,我说跟车送货,问我公司地址电话,我都报给她了,她把资料全都写在一个小本上。这些内容都是我们上车前提前对好的台词,我以为万无一失。女的说知道了,站起身就走,又留下我一个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白女回来了,拿着刚才记录的小本本和我的护照,跟我说,刚才打电话给这家公司核实了资料,这家公司说没有你这个人存在。白女看我表情尴尬不说话,又继续说:
首先,我要明确的跟你说,进入加拿大并不是你的权利,这不仅仅是因为疫情的影响,即使没疫情,是否能决定你进入我们的国家,依然是我们才拥有绝对的决定权,尤其是当我们怀疑你的入境目的及理由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出入时。
其次,疫情期间,美加边境已关闭了快一年,我们控制入境的原则是,禁止不必要的旅行,比如旅游,娱乐,文化交流等都是不被允许入境的目的。
第三,入境回答移民官员问题的时候要诚实,如果被发现有欺诈成分,也许会被提出联邦诉讼,严重情况下会被逮捕和刑事起诉,尤其是现在,我们高度怀疑你在回答我们移民局官的问题时有欺诈行为,比如工作的部分。
但是,在我们做出决定前,你可以提出自愿离境的要求,我们或许会停止继续调查,让你自愿离境,当然,这是“或许”不是“决定”。
我问他,我另外那个葡萄牙护照的朋友现在什么情况?她说,那是另一个同事的工作,她无权利插手,现在要解决我的问题。
我听完白女的陈述,我觉得她是在吓唬我,她就是想让我赶紧签了自愿离境书,好让我滚蛋,我当时也觉,耗下去没意思,与其在这里被他们调查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算了。我就直接说我自愿离境,让我回去吧。
白女听完,站起来走了。我也不知道加拿大政府的效率为什么这么低,每次她站起来走出去,等下次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半个小时,甚至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期间没有手机,没有消遣,身上的衣服不够,办公室很冷,无聊寂寞。
一个小时后,白女回来告诉我,自愿离境的申请暂时不会给我出,因为他们的领导还要了解更多细节,让我再等。白女说完又要走,我问:你这一走,是不是又要半个小时?能不能给我本书看看?很无聊。白女说:不是半个小时,是两个小时或者更久。
办公室里有个表,我盯着表发呆,除了表,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半个小时后,一个白人老头进来了,一进来跟我很礼貌地打招呼,我感觉刚才那个白女是演黑脸的,这个老头是演白脸的。礼貌的态度,加上问候和几个玩笑,让我觉得事情很快就结束了……
 
结果……老头至少问了我500个问题,我一点都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
小学在哪个学校?中学呢?大学专业?什么时候移民美国的?在美国读的啥专业?做什么工作?有没有女友?以前去过哪些国家?为什么前年要去德国?在德国住了多久?有没有在德国非法工作打黑工?上一次来加拿大是什么时候?在加拿大有没有非法工作打黑工?有没有找过兼职?是否想移民加拿大?为什么不想移民加拿大?加拿大不好吗?好?那为什么不移民加拿大?为什么想回美国?问完这些杀比问题,老头走了……又是无尽的等待。
其实这个时候,我那两个朋友都已经入境加拿大了。司机朋友继续去送货,葡萄牙华人在边检附近的麦当劳等了我一天一夜,给我打了无数电话,最后又一个人背着滑雪装备回了美国,继续在边境酒店里等我。他能入境的原因我后面再分析,先继续说我。
没过一会,白女进来了,跟我说,你可以出去了,到外面大厅等,有新的进展,我们会叫你。我跟着她出屋,随后便看到一个白男跟着一个移民官进了我这间小黑屋,感觉那个白男也是美国人,也是被叫进来调查的。
我在大厅的长椅上坐着等,我以为很快就可以结束了,要么回美国,要么入境加拿大……可我天真了。
很快就天黑了,嗯,四点多天就黑了,外面飘着小雪,肚子里有点饿,好在身上有几张现金,就在大厅自动售货机准备投币买点吃的,发现不接受美金。又跑去大厅找出纳换了点儿加拿大钱,买了一大包薯片,可乐,大厅有电视可以看,都是加拿大娱乐节目,但没有声音,只有画面。
从四点一直坐到晚八点,中间整整吃了三包薯片,喝了三瓶可乐。进我那间小黑屋的美国白男出来了,也被安排在大厅等,我主动过去跟他聊天,得知他就住在美加边境,最近网恋,谈了个加拿大女友,今天准备奔现,结果被拦下告知不能入境,但出于人道主义,可以让他在大厅等,等他女朋友过来见一面,如果双方都满意,可以让他女朋友陪他去美国度个周末。
一个小时后,美国白男的加拿大女友来了,是个金发美女,两人戴着口罩见面,互相相见恨晚,一顿拥抱隔着口罩啃,之后,女友就上了美国男的车,两人往美国方向出发。但可笑的是,过了一两个小时左右,那女的又被美国移民局的工作人员给送回来了,并在大厅办了遣返入境手续。貌似这次是美国那边禁止了加拿大女入境,但不知道是什么理由。
夜里11点左右,大厅工作人员把我喊过去,拿着我的手机让我解锁。我问干什么?他说要看一下里面的内容。我说你们有这个权力吗?他说没有,只是建议,我可以选择不给他解锁,但那会耽误更多时间,以及,绝对不会让我入境。
我问,给你解锁了手机,你们就能让我入境吗?他说,不会,但不会耽误更多时间。我问,那你意思就是肯定不会让我入境了对吗?他说,决定权不在他手上,他只负责检查我的资料。我说,那我给你解锁,你可以让我什么时候离境?他说,也许今晚,如果没有意外状况的话。于是,我就把手机解锁了……
 
这个解锁的动作现在让我无比后悔,就是因为解锁,让我白白在这个大厅里又浪费了一天一夜的等待。
解锁手机后,那个人在手机上按了半天,又把手机给我,让我切换成英文或者法文。我把手机切到英文,还给他。他让我回去再坐一会儿。这时,里面出来了一个华人面孔的移民官,之前那个工作人员把我的手机交给那个华人,然后小声跟他说了一些话,我完全没听清。那个华人用非常严肃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拿着我的手机转身回去了。之前那名工作人员让我回长椅上继续等待。这一等,就到了第二天。
 
大概凌晨3点,我抱着薯片在长椅上睡去,期间做了很多梦:梦见被放行了,还跟我朋友去滑雪,我朋友说等了我一个多小时,以为我进不来了。我说才等了一个多小时吗?我以为等了一天呢……
第二天早上,我被那个白女叫醒,那个白女说现在她要下班了,我的案子会由另一个同事接手,她又把我带进小房间。我一看表,早上7点,外面还下着小雪。
又是之前那间小黑屋,白女跟里面的另一个白人男交代了几句就下班走人了。白男根本不抬头看我,一直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字。接着,他开始问我一些心理问题,问我有没有服用一些抗抑郁的药?是否被诊断为精神疾病?有没有被家暴的童年经历等等。这些问题,完全就超出了我认为入境边检应该问的问题的认知。我完全不理解是什么意思。
白男继续问我,你这次来加拿大是否是为了自杀?或者,你有自杀的倾向吗?我很纳闷,绝对没有,人生那么美好……白男打断我,拿起一张纸递给我,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我拿着纸,黑白的,手机截图复印件,上面是我在微信上跟别人的聊天记录。
具体来说,那是我在滑雪群里的聊天记录,我当时说:这次就我一个人去加拿大滑雪,你们这帮人太不够意思。其他群友都说让我玩得开心,现在疫情期间,不太敢出远门,明年再组织。我说,没有明年了,以后我再也不跟你们去滑雪了,今年你们不去,就见不到我了,友尽了……
我看完了,就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检查我的手机,还检查了一个通宵。他们以为我要去加拿大自杀。我跟他好一番解释,说我去加拿大就是旅个游,那些话是我的玩笑,我是在抱怨这些人不陪我一起来。
移民官皱着眉头听完我的解释,问了一句:你不是来送货的吗?为什么又说来滑雪了?
我嚓……全是陷阱,我彻底崩溃,有点语无伦次,大哥,对不起,我撒谎了,我是来滑雪的。但是,绝对绝对不是来自杀的。我的意思是,我觉的吧,我承认自己是欺诈,最多就是被遣返,但说来是自杀的,说不定给我关精神病院了。
移民官在电脑上敲了敲,站起来走了,说等以下再决定我的去留。事情到了这个阶段,我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想去滑雪的心情,只想赶紧回去算了。
又是半个小时,白男进来跟我说,有些细节问题还要进一步核实,让我先出去大厅坐着继续等。我说能不能把手机给我,我太无聊了。白男说,可以,但现在不行,我晚一点给你。我以为的晚一点,就是一会儿,结果,等到下一次我在看到我的手机时,我已经在美国了。
这次等的时间有点长,一整天都没人再叫过我,我每隔几个小时就去前台问问情况,前台要么没人,要么偶尔有个人出来倒杯咖啡什么的跟我捣糨糊,让我再等等。说如果我饿,可以点外卖,给了我一个菜谱,说这是附近一个餐厅的外卖单,想吃什么就告诉他们,他们帮我打电话叫,但饭费还是得我自己掏。我一看,是个披萨店,随便就点了一个披萨吃了。

到了下午,我在门口抽烟,前天那个白女回来上班了,经过门口跟我打招呼,问我,还没走呢?我说是啊,我加班呢……白女耸耸肩,宽慰我说,这就是人生。

晚餐又是披萨加可乐,接着看那无聊的哑剧娱乐节目。大厅偶尔也会出现美国人进来被审查,有的被允许入境,有的被赶回去,而我依然在翘首以盼,希望他们可以放了我,或者至少把手机还给我。
悠悠长夜,辗转反侧,长椅够硬,大厅也不关灯,照的我睡不踏实,下半夜去厕所,出门抽烟,大厅连个值夜班的人都没有,我想我就这么偷偷溜回去应该也没人发现吧?反正过了桥就算是回去了。
第三天早上,我被人拍醒,至此我已在这个长椅上睡了两宿,在这个大厅里呆了快40个小时。这次叫醒我的,是那个态度很礼貌,前一天问了我500个问题白人老头。
 
他叫我坐下,带着笑容说,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找你谈话,谈完你就可以走了。我们的决定已经出来了,这次要拒绝你入境,遣返你回去,并且要求你未来两年不能进入加拿大。我问,两年后可以进吗?老头摇摇头说,基本不会再让你进入了,除非你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我说什么情况什么变化。老头说,等你的自杀倾向得到改善,并且有医疗机构能给你提供相应的说明。我说我没有自杀倾向。他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认为你有。
我说,所以把我关了两天的原因是因为自杀倾向?这时候,他收回了笑容,把手上的资料放下,很严肃地用重低音跟我说:疫情爆发一年来,美国有无数人通过各种理由想要进入加拿大,其中包括不诚实的陈述,但不诚实的陈述在没有确定的证据前并不会成为遣返的理由……这里要注意,遣返和自愿离境是不一样的,在没有找到确定的证据前,我们一般会建议你自愿离境,离境后不会影响你下次入境,也不会留下不好的背景记录。但遣返的话,通常会伴随1年2年甚至终身不得进入加拿大的惩罚,而在禁令解除后,想进入加拿大的理由需要有比普通人更强的附加理由才有可能被考虑允许入境。但在未来两年内,如果你试图再次进入加拿大,我们有可能会对你提出刑事指控并且逮捕你……
也就是说,有关送货公司的“不诚实陈述”,不是我被如此大动干戈调查两宿多的理由,也不会成为我被起诉被逮捕的理由。我这次被扣了这么久,就是因为我手机里那句貌似自杀倾向的话。
这时,我突然想起那个白女那天吓唬我说,如果欺诈就会逮捕我之类的话,我现在才明白那其实真的就是在吓唬我。看来,最近这一年,很多美国人都是用这样的方法骗闯边境的。
然后,白人老头把我所有的材料都塞进一个牛皮纸袋,送我走出去,告诉我,等下到了美国那边,美国的工作人员就会把这些资料都交给我。一个警察叔叔戴着口罩,护目镜过来接过我的资料,指了指门口说,跟我上车。我现在把你送到美国,那边会有美国移民局的人来继续接手你的案子
我问老头,我手机呢?老头说,手机也在那个资料袋里,等到了美国,他们会给你。我问老头,我那两个朋友呢?老头说,那两个人已经进入加拿大了。我问为什么他们可以?老头看我这么执着,就回头对我说:好吧,我可以跟你说清楚。
第一,我们核实过,他们两个人的确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第二,那个货车司机运送的货物是加拿大需要的生活用品。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都不是非必要旅行,也没有被发现有不诚实的回答。最重要的,他们没有自杀倾向。
我跟警察叔叔上了车,他在前面开车,我坐在后排,中间有个有机玻璃挡板。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到了美国,他跟接头的警察聊了几句,就把我的资料都交给了他。至此,加拿大这边算是告一段落
 
我又进了小黑屋,美国的,我再次接受问询,只不过这些问题都是关于我的自杀倾向。
手机已经还给我了,我赶紧解锁,发现有很多未接电话。我赶紧回拨,我那葡萄牙护照的朋友跟我说他还在酒店里等我呢,叫我赶紧过去。我问,你在加拿大酒店吗?他说,你都进不去了,我还在加拿大干什么,我已经回美国这边了。
在美国小黑屋里,我被一个警察打扮的人盘问了大概一个小时,他确定我不需要心理医生,不需要各种我都不认识什么意思的机构的帮助,在换了两个华人移民官对我聊天记录打印纸上我的言论的分析后,他们认为,我只是讲了一句玩笑话。
 
然后,他把我所有证件资料全都还给了我。他还提醒我,两年内不要再试图进入加拿大。如果有任何心理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获得有限的免费心理帮助。说完给了我一张卡片。
我走出大厅,两天了,手机居然还有10%的电,估计是加拿大那边的人帮我充电了。我问了一下朋友的酒店地址,就赶过去了。我心中有很多疑团需要揭开,比如我朋友到底这么被核实跟那个司机是同一个公司的。朋友告诉我真相之后,我TM一口老血吐了满地,加拿大边检太鸡贼了。
我那个拿葡萄牙护照的华人朋友,进了小黑屋,工作人员用了同样的方式试探他,问他工作地点,电话什么的,出去后,再进来,告诉他,那个公司说没你这个人。我那个朋友非常冷静,斩钉截铁,不可能,这家公司只有下周一才会接电话,今天周末没人接电话,如果有人接,那一定是错的号码……
那个工作人员也就没再坚持,询问了一些常规问题,再次检查了货车,发现了里面装载的物品是医疗物资。同样,那个工作人员也检查了他的手机,但坚决不开锁,说宁愿回美国也不开锁。
结果,他和那个司机就都被批准入境了……
我听完都傻了,这么简单?他说,是的,就这么简单,从头到尾就呆了貌似不到两个小时就入境了。然后我把我的狗血经历讲了一遍,我那个朋友笑到肚子疼。
最后,我们进行了一些技术总结。我们认为有以下几点:
第一,他拿的是葡萄牙护照,也许会有免疫低风险的综合考量。
第二,工作人员也许压根儿就没打过公司电话,纯诈我们。
第三,如果没有我手机里的聊天记录,我可能当天就能“自愿离境”,甚至也有可能放我入关,绝不会耽误这么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入境加拿大被扣40小时,边检非说我是来自杀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