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大洋洲 / 正文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

世界观news讯,“不愿付钱的Facebook,宁可歼灭澳大利亚全国新闻业?”全球社群网路的龙头平台Facebook,17日晚间发出争议性的“灭国式政策调整”,对“澳大利亚新闻”发出全面性的封锁禁令——自18日清晨开始,澳大利亚本地的使用者将不得在社群平台上分享新闻内容;澳大利亚各级新闻媒体的FB粉专,不仅遭到全面停权封杀,全球其他国家的使用者也完全无法在个人FB页面上“阅读/分享澳大利亚新闻”。

FB官方表示,脸书之所以“必须封锁澳大利亚新闻”,是因为澳大利亚国会即将在这个星期正式通过《新闻议价法》,强迫网路平台业者必须与新闻媒体拆分“内容收益”。尽管另一个被新法针对的网路龙头Google,已与本周陆续与各大澳大利亚媒体集团达成“付费合作”的合约签字;但强硬的FB却打死不退,宁可与澳大利亚举国对干、甚至不惜动用自己争议且备受谴责的“锁国实力”。

在Facebook推出“禁澳令”后,包括《SkyNews Australia》、《澳大利亚人报》或者是属于国国家公广集团的《ABC》…等澳大利亚新闻媒体的FB专页,全遭停权封锁,除了无法新增贴文外,过往的影片、相片与贴文内容也都被封锁隐藏。

同一时间,澳大利亚本地的FB使用者,都无法在个人页面上分享、或阅读“任何单位的新闻内容”;世界各国的境外使用者,也无法分享或读取“澳大利亚媒体刊登的所有新闻”— —简言之,澳大利亚的Facebook已完全禁止了本地平台的“新闻功能”,世界的Facebook则彻底封锁了“澳大利亚新闻媒体对外发声”的空间,并实质性地达成了“双向锁国”的夸张目的。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为了回应澳州政府的争议立法,Facebook即日起将限制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专业的所有贴文与连结分享;同时在全球方面,我们也将限制任何由澳大利亚新闻供应的脸书贴文与新闻连结。”

在封杀澳大利亚新闻的同时,Facebook官方也对全球使用者发生了《禁令说明》:“这代表从现在开始,使用者们将无法在Facebook平台上找到『任何澳大利亚新闻内容』的贴文;澳大利亚的境内使用者,更无法继续从Facebook阅览、分享、或找到任何新闻内容,无论来源是澳大利亚本地的新闻单位、还是国际传媒,只要是『新闻』一概不准。”

“那如果您的贴文遭到封锁隐藏,你该怎么办呢?您可以:(A)删除贴文里的新闻连结,然后继续发表个人的评论文字;(B)放弃贴文,整组砍掉删除。”

但在封锁禁令的第一时间里,Facebook的锁国演算法不仅全面下架了澳大利亚新闻媒体,就连各级政府的“灾难急救单位”、“家暴救援通报专页”,也都因为分类判断的演算法误差,而被Facebook误判为“新闻媒体”无差别封锁下架。甚至连Facebook在澳大利亚的服务专页,也都尴尬地遭遇“自己惨被自己封杀”。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

▲“Facebook对澳大利亚的新闻禁令,是荒谬离谱而错误的!”面对混乱的封锁结果,愤怒的澳州政府也透过财政部长佛莱登柏公开表态:“今天发生的事,不仅向全澳大利亚人民证明:这些社群巨怪操控市场的垄断影响力,有多么过份骇人…我国政府,将彻底坚持对于《新闻内容议价法》的关键原则与目的。” (Reuters)

Facebook之所以硬拼封锁、冒着国际舆论的谴责风险与澳大利亚新闻界对干,其所针对的症结原因,就是澳大利亚政府去年底推出草稿、并将于这个星期通过澳大利亚国会表决生效的《新闻内容议价法案》(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其内容不仅立法要求社群网路的平台商“对新闻内容供应者付费”,并将定期指任一名“官派仲裁人”协助拟定社群方应支付给新闻方的“合理价格”。

澳大利亚的《新闻议价法案》,主要来自于新闻圈、媒体集团对于“新闻有价”的抗议与游说。支持方认为,虽然新闻内容的制作与传播,具有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与公益性;但在网路时代里,传统电视、报纸、杂志…等新闻曝光通路,都已被跨国大型网路集团——特别是搜寻引擎Goolge与社群平台Facebook——压倒性地垄断,并藉由新闻的公共性传播,全盘夺走了原本支撑媒体产制的各方收益。

立法意见主张,虽然媒体产业的萧条与衰败,已是全球性的现象;但新闻性内容的分享、阅读与传播,却仍是社群时代的“网路流量主力”,而Facebook、Google等网路龙头也能借着使用者对新闻内容的需求习惯,进而“慷新闻之慨”地无本获取关键的广告收益与营利数据。

对此,Facebook与Google的反弹理由,则强调网路平台仅是“新闻导流的舞台窗口”,各大媒体之间仍有自己网站的流量与原生广告,平台方面“并不‘直接’从新闻内容中获利”,因此要求网路财团为新闻内容的曝光付费?不仅毫无道理,且有政治力介入自由市场机制的嫌疑。

但对此,立法方面则拒绝了两大龙头的辩词,因为Google与Facebook确实因为“新闻需求/曝光流量”而极大获益,在无需自付产制成本的状态下,吸取新闻行为资料并成为最大广告收入者。因此在考量新闻特殊性与公共性的状态下,“社群财团作为得益使用者,有责任与义务要对新闻内容付费。”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

▲立法方面则拒绝了两大龙头的辩词,因为Google与Facebook确实因为“新闻需求/曝光流量”而极大获益,在无需自付产制成本的状态下,吸取新闻行为资料并成为最大广告收入者。因此在考量新闻特殊性与公共性的状态下,“社群财团作为得益使用者,有责任与义务要对新闻内容付费。”(Reuters)

相关争议,在2020年澳州政府将法案送交国会审核后,成为了极端白热化的政治对抗——这一方面固然是“新闻付费”的议题敏感;二方面也是因为2020年COVID-19全球大疫,其不仅对各国的媒体产业带来“毁灭性的冲击”,同时也让社群网路的影响实力,来到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因此类似的付费谈判与法律争议,不仅只在澳大利亚上演,法国、西班牙与巴西,也都出现了类似的新闻社群对抗案。

立方争论的最一开始,不愿付钱的Google与Facebook,原本扬言要“联手退出澳大利亚新闻市场”,自此之后再也不露出澳大利亚的所有新闻内容;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与国际风向的转变,Google方面却主动向新闻媒体释出善意,并自今年2月开始陆续与多家大型媒体集团,达成了“付费分润机制”。

像是“传媒巨怪”鲁柏.梅铎(Rupert Murdoch)所持有的《新闻集团》(News Corps),就在2月17日稍早——也就是Facebook封锁澳大利亚新闻的几个小时前——与Google签署了3年合约,确认Google将会对新闻内容付费、并分享相应的广告利润。同时,《新闻集团》旗下的几间大型媒体品牌,像是美国的《华尔街日报》、《Fox News》,或者是英系国家的《SkyNews》新闻电视台,都将成为Google的特约内容供应者,提供优惠权重的新闻合作内容。

Google方面表示,虽然因为商业机密原则不能公告合约里的“付费金额”,但未来Google与媒体产业之间将扩大“合作特许”,像是优先推广缔约供应者的搜索权重、扩大推广对方的新闻app、甚至进一步开放供应者自行选择单位新闻的优先曝光优先序。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

▲像是“传媒巨怪”鲁柏.梅铎所持有的《新闻集团》,就在2月17日稍早——也就是Facebook封锁澳大利亚新闻的几个小时前——与Google签署了3年合约,确认Google将会对新闻内容付费、并分享相应的广告利润。(Reuters)

虽然梅铎集团在澳大利亚与国际社会之间,具有“喊水会结冻”的新闻影响力,在澳大利亚不仅持有主流新闻品牌《SkyNews Australia》与权威大报《澳大利亚人报》两大新闻品牌,更是各地方报系、众多娱乐小报的幕后持有者。因此Google巴结《新闻集团》缔约付费的措举,也被外界认为是“擒贼先擒王”、“先讨好产业龙头,再孤立小型供应商”的战略作法。

但除了梅铎之外,Google也同时与《卫报》、澳大利亚公广集团《ABC》、以及各大新闻供应财团达成了初步的付费合作协议;与此同时,Google也和法国100多家串联抗议的新闻媒体联盟达成付费协议。因此,结构性的实验与调整,于Google方面确实有软化的相对善意。

可Facebook的立场则完全不同,其对于“新闻付费机制”的强硬反弹,则是完全另一种思考逻辑。

Facebook认为,Goolge要对新闻内容“天经地义”,但不可与Facebook的社群机制混为一谈——因为Google的主力平台是“搜寻引擎”,新闻内容没有选择是否要被搜寻、是否要在Google曝光的权力,所以Google要对新闻业者付费,也是合情合理;但Facebook的社群机制依靠的是使用者的“主动自由”,是使用者、或者是新闻供应商“自己要在FB传新闻”,平台方面又没有主动撷取内容,因此哪有该为新闻付费的责任与道理?

脸书官方强调,对于新闻产制者的支持与互惠,Facebook很有谈判诚意与合作空间。但用政府立法来逼迫平台付费?强硬介入的手段,Facebook则不打算屈服,并多次警告:“最后因此受害的,只会是新闻频道与使用者自己。”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

▲脸书官方强调,对于新闻产制者的支持与互惠,Facebook很有谈判诚意与合作空间。但用政府立法来逼迫平台付费?强硬介入的手段,Facebook则不打算屈服,并多次警告:“最后因此受害的,只会是新闻频道与使用者自己。” 路透

Facebook对澳大利亚的“新闻锁国”,除了恫吓争议立法外,也同样有杀鸡儆猴、警告其他国家与市场的意味。但其过度强硬的高姿态出手,反而更坐实了“社群巨怪垄断资讯”的舆论警觉与愤怒,反倒让Facebook官方作为“反派角色”的形象更为鲜明。

“Facebook对澳大利亚的新闻禁令,是荒谬离谱而错误的!”面对混乱的封锁结果,愤怒的澳州政府也透过财政部长公开表态:

“今天发生的事,不仅向全澳大利亚人民证明:这些社群巨怪操控市场的垄断影响力,有多么过份骇人…我国政府,将彻底坚持对于《新闻内容议价法》的关键原则与目的。”

但根据《金融时报》与澳大利亚《ABC》的说法,澳大利亚内阁已在FB颁布禁澳令的第一时间内,透过管道与FB的老板祖克伯(Mark Zuckerberg)直接沟通,目前双方都打算尽速铺陈下台阶,在冲突不可收拾之前,试着让Facebook结束这短暂的恫吓之举。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根据《金融时报》与澳大利亚《ABC》的说法,澳大利亚内阁已在FB颁布禁澳令的第一时间内,透过管道与FB的老板祖克伯直接沟通,目前双方都打算尽速铺陈下台阶,在冲突不可收拾之前,试着让Facebook结束这短暂的恫吓之举。(Getty Image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拒不付费!Facebook宣战澳大利亚新闻业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