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科技 / 正文

2020中国神奇天象Top20大盘点!

我是计云。
这是我的真名。
我是 狂热的天象爱好者,
“全国天象大收集”的发起人。
现在,我来例行总结每一年的天象圈大事。
在以前,
我都是借大木博士的形象,
就像这样

 

但,
因为一些一言难尽的原因……
今年,
我在许多天象爱好者心中,
形象变成了这样

 

——就在这种随(时被)催(稿)的状态下,
我还是肝出了2020的天象总结。
我想说…
2020中国天象真tmNB!
(以下正文)
|2020,中国天象奇迹之年|
定义
神奇天象,指罕见大气现象。如彩虹、华环、冰晕、极光、奇云、奇特闪电等在内——的地球天象,都属于“地球内部事务”。但诸如日月食这样的宇宙天象是不包括在内的。“神奇天象”大多比宇宙天象罕见得多,罕为人知,有些用“千年等一回”形容也未必过分,许多天象专家终其一生追逐也未能见到。
 

 

*要全面介绍这些成果,这注定是一篇极多图的极长文章。据往年经验,阅读大概需要占用您50-90分钟时间,推荐在wifi环境中观看。

你的家乡在荣耀榜中吗

|No.20|
池藻光象
在中国的发现!
北京、广州、杭州
池藻,
池塘里的藻类。
微小的藻类细胞,有时能引起光的干涉,导致水面变成七彩的。

天象群员Mung Ye发现网友拍到一张“七彩的池塘”,经多方确认,拍摄地点为北京植物园,为po主9月26日的旅游照。此发现,宣告了天象圈寻找多年的“池藻系列光象”终于在国内被发现了。

这正是「池藻虹彩

这类现象,
我们在国内寻找多年了,
今年,终于找到了!
 
许多发现,
只要有了第一次,
就容易有第二次。
很快,有群友回忆起,自己曾在类似的池塘中,拍到过同样的七彩。
中国新记录
「池藻虹彩」| 2020-10-04 广州 烈士陵园
按国外的经验,
此类现象应不算太难发现,
但国内的爱好者们迟迟未发现的原因,
是:
大多把它当成了油污

「油污虹彩」
少量汽油,
就能在地上泼洒出一片绚丽,
没错,
这正是虹彩(Iridescence)现象。
极小或极薄的物体,
都能引起光的干涉。
无论是油膜的薄,
还是藻类细胞的小,
其结果,都是让光,
变成绚丽的七彩,
此即初中物理“光的干涉条纹”,
在现实世界的活例子。

介绍一下——藻君,

来说明:
为什么藻类引起七彩?
↑光波通过微米级的物体,会发生明显衍射。
衍射也叫绕射,
表现为,光线偏转一定方向,
绕过障碍物,
继续传播的能力。

 

但不同颜色的光波,
衍射程度不同。
于是,
经过衍射的各色光波,
以和原来不同的位错方向,
相互叠加干涉,
干涉叠加的结果,
光不再是白光了。
而是根据不同叠加相位,
出现了五颜六色的色彩大混合。
就像,打翻了调色盘一样。
对于浮在水面上的藻而言,
单一颜色的光波自己,
就能发生干涉。
因为经过水面反射再打到藻君身上的光,
和直接打在藻君身上的光,
二者发生了干涉。
(这种干涉也能由水面静浮的小尘埃造成)
在藻带来的干涉效应下,
五颜六色的水面,
就出现了。
2020年,
群友们不但发现了池藻虹彩,
还有「池藻宝光」!

 

中国新记录
「池藻宝光」| 2020-12-27 广州 莲花山古采石场
如果水中的藻细胞大小不一,
其引发的干涉七彩条纹就是错乱的,
但如果细胞大小高度一致,
干涉条纹就会是均匀的同心圆,
这就是宝光,
和飞机上常看到的宝光一样。
但普通的宝光是云雾中的小水滴造成的,
池塘里的宝光是藻类造成的。

↑不同颜色的光波,其干涉条纹的宽窄不同,当各色光的干涉条纹叠加起来,就变成五颜六色的宝光。

无独有偶,

池藻宝光在国内发现的消息,
传遍天象圈后,
果然有人发现,
自己以前也拍过,
只不过不知道是啥。
「池藻宝光」| 2019-08-03 杭州 建德
池藻类光象,
其实应该存在于很多地方。
而且那些发现过的地方,
常可以反复打卡。
……课文中的一句名言,
可以概括池藻类光象的发生环境: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
 
请大家多多围着这些水坑欣赏……
换着角度仔细端详……
也许臭,
但别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

 

因为,池藻类光象,还有更多种类,
尚未在中国发现。
并列
|No.18|
夜光云
史无前例大南下!
7月7日
北京南城、
山西忻州、
内蒙古巴彦淖尔
天然夜光云,
去年的No.17,
今年它的排名下降了,
但其实,
比去年的夜光云nb太多了。
排名不升反降,
只是因为今年的神级天象实在太多了。
「夜光云」| 2020-07-07 北京 南三环
2020年7月7日,
其时,许多人都在为拍摄
北半球几十年一遇的大彗星Neowise,
而熬夜达旦。
就在彗星拍摄快收工的
天亮前一个多小时,
多位摄影师,
在北京的不同地点,
都拍到了诡异的电蓝色云波!
「夜光云」| 2020-07-07 北京 昌平
茶哥这张,拍到了彗星与夜光云同框。
「夜光云」| 2020-07-07 北京 小西山
格拉大神这张,虽然因为低云不解风情地遮挡,彗星始终若隐若现,但是难得的地标版夜光云记录。图中的塔为北京定都阁。
「夜光云」| 2020-07-07 北京 东灵山
Steed(就是那个“不识抬举”的Steed)的这张最nb,特写爽的一比。
他还有视频

视频中夜光云和彗星相互穿插,交相辉映,
实在是爽到了极点!
 
我那天是拍摄中国尊前景的彗星,
由于城区严重的光污染,
加之这个观察角度,
云和彗星并不在一起,
所以遗憾没有拍到二者同框的画面。
却是当天北京最南的夜光云目击。
北纬39.85°
这几乎不可能呀!

要知道,
夜光云几乎只出现在极圈附近,
我国最北的漠河(北纬53°+),
也不是经常能看到它呢!
更厉害的记录还在后头
↓↓↓
「夜光云」| 2020-07-07 山西  河曲县
资深天文大神张哥,
居然在
北纬39.3°
看到了它
这还没完!
「夜光云」| 2020-07-07 内蒙古  阿拉善地区
过了几天,随着大家后期图片完成,
天象锦鲤晓舟,
居然在
北纬38°多
拍到了夜光云…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
这都多南了?!
简直不可思议!
当天发生了什么,
才让本来只在极圈的夜光云,
在我国史无前例地大举南下!
由于此次夜光云南下事件,
过于震惊世人,
气象大佬@风云梦远 专门查了夜光云卫星图。
图中,
夜光云果然大举南下!…
而且,
居然不可思议地,
直接入侵到我国边境!!!
注意!由于是极轨卫星,
这个卫星是的扫描图是一条一条的,
图中黑色的部分,只是没扫描到,
不代表没有夜光云!
根据种种迹象,可以推测:
7.7当天,夜光云至少达到我国东北边境,
甚至可能楔入了蒙古腹地。
比通常情况,南推了几百公里。
真!活久见!
由于夜光云高达80km以上,是普通云彩的约10~100倍,故而,人们能在距离夜光云几百公里外的地方看到它。它也因高度高,而最早被太阳点亮。在以前,也只有我国漠河、阿勒泰这样的极北地区,能看到夜光云,它们其实远在北极圈附近。但这次,夜光云直接陈兵国境,实在是令人震惊的意外!
*许多科学家,将夜光云的增多,作为全球变暖的标志(要了解具体原理,请点击文末链接看2019天象大总结)。也许,这次夜光云史无前例地大南下,并不是一件好事。虽然闪耀夜空的夜光云好看,但,我们不希望它继续南下了。
并列
|No.18|
暖夜灯柱
大爆发!
我国南方
与夜光云在北方意外的大爆发同时的,
也同样令人惊掉下巴的,
还有我国南方,
灯柱现象(Light Pillars)的大爆发……
「暖夜灯柱」| 2020-05-10 厦门
5月10日,
许多厦门网友纷纷刷爆网络,
说“天上出现不明飞行物”。
一时间,
什么三体降临吧,
什么无人机表演吧,
什么飞棍吧飞碟吧等悬疑猜测,
全都冒出来了。
而天象群里的反应,
自然是“卧槽卧槽卧槽!!!”
因为,这是——居然是——
“画地图级” 灯柱事件!
↑由于影响太大,各地电视台纷纷播报此自然奇观
所谓“画地图”,
指的是天上存在许多冰晶,
它们像镜子那样,
那城市的灯火反射到天上,
其最究极品相,
是城市的街道轮廓,
都在上空清晰可见,
成为天上的街市 奇观!
你还不信?

看这个

我们的两位学霸大神,
很快就分析出,
这次天上的灯柱,
对应的是厦门白鹭洲岛附近一带的灯火!
并和地图进行了严丝合缝的叠加!
还不信?

那再看这个

长光卫星科研与管理团队调取了厦门的夜景卫星图:可见,发光建筑、还有湖心岛一圈路灯所点亮的环湖路,天上和地上的景观,一毛一样!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郭沫若《天上的街市》节选
故事没完!
5.10厦门,
毕竟只是,
奇迹的开始
「暖夜灯柱」| 2020-05-02 南昌
厦门逆天的表演,
在全国各地的天象群里,
掀起了轩然大波。
很快,有人翻出来照片
——“这玩意,我好像见过呀!”
是的!更早几天在江西南昌发生的,
毫无疑问,
是又一次
“画地图级”!

有了厦门的经验,

虽然南昌这次的灯柱规模不如厦门大,
但其中一对红色的灯光,
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在当地爱好者@Range四方 的帮助下,
通过无人机,
天空中所有的亮斑,
都找到了地面灯光的对应物。
而那个最神秘的红色,
恰恰就是南昌著名的地标
——八一赣江大桥。
灯柱现象(Light Pillars),
本应仅常见于极寒地带的冬季。
像我国冬季的漠河、根河、锡林浩特、阿勒泰,
都是灯柱满天飞的地方。
它需要大气中充满冰晶。
然而,
自从前几年,
菲律宾每年盛夏都出现一两次“极光”
(美艳程度堪比极光,被误认为极光)
的新闻震惊世界后。
人们发现,
哪怕是最最炎热的天气下,
也可以有灯柱出现。
那是高空冰晶云的杰作。
「暖夜灯柱」| 2020-08-08 福建 平潭
但是!
此后暖夜灯柱,
在我国南方一而再地出现,
短短一个多月,
海南出现了7次、福建平潭出现了4次、
长三角、武汉多地都出现了……
其中,以平潭的最壮观。
「暖夜灯柱」| 2020-08-08 福建 平潭
「暖夜灯柱」| 2020-08-08 福建 平潭
「暖夜灯柱」| 2020-08-08 福建 平潭
咋回事?
由于南方较高的低空温度,
“大气充满冰晶”显然比极寒地区难得多。
而即使高空较冷、有冰晶存在的条件,
还得低空没有云和雾霾遮挡、
高空冰晶也足够静稳,
才能形成“稳定镜面反射”的条件。
但对于几乎总是有更大风的高空,
暖夜灯柱还是应该非常少见才对,
那今年暖夜灯柱咋玩命地爆发??
(分明我国去年才首次记录暖柱现象)
难不成,其实我国此类现象每年都很常见,
只是以前欠缺观察?
↑不止南方,连华北也出现了几次较弱的暖夜灯柱
拜今年暖柱大爆发所赐,一年之隔,
我国的灯柱现象分布图,
和去年比,简直一日千里,
眼瞅着“全国山河一片红”,
这一年的记录,
超过了此前多年之和。
真 · 神奇的国度
or
神奇的年份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2020天象梗  九九八十一宫格……
 
其实,
也许是爱好者人数激增;
也许是天象群发展到几十个,遍及全国大部;
也许是大家的实力都提高了;
或兼有之。
2020年的天象总结,都开始堆量……
 
比如:

还记得那位著名的天象量产王么,

对了,就是那位入圈一年多,
就获封“马蹄王”、“锥晶王”、“精灵王”等称号的 阮哥。
他总结了一下……
今年他拍到50多朵马蹄云……
“世界10大奇云”?或许可以去屎了……
 

网友Ou的wb……

全年拍到的日晕……
居然,凑出一个九九八十一宫格…

最“令人发指”的还是GM大哥……

他居然半个月的收获……
就……
以后,没有八十一宫格,是不是不能参赛了?

除了柠檬,唯有柠檬。
 
等等,
虽然上述个人记录都很nb,
但是,哪个都没能进入今年的Top20。
原因就是……
今年的天象大爆发,
实在太夸张了……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No.17|
锥晶冰晕
  继续大爆发!
我国南方
去年,
锥晶冰晕大爆发,
但仍有不少爱好者没见过或没看爽,
于是,
有人许下这种愿望:
结果,
2020,
还真的……
更加爆发了……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2-24 云南 丽江
今年的锥晶晕来的格外早,
从2月24号的丽江开始,
“被欧美专家认为几十年一遇”的锥晶切弧,
玩了命的出,
出了几十次,
其中非常优秀的记录还有: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3-22 西藏 拉萨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3-23 成都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3-25 江西 寻乌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4-22 安徽 合肥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4-25 广东 潮州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4-27 福建 厦门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5-03 四川 宜宾
「锥晶多重切弧」| 2020-05-15 湖北 黄冈
限于篇幅,
品相稍逊的,
我都没有展示。
可以概括为:
世界顶级品相的案例频出,
南方各省几乎雨露均沾,
北方一个没有!
在这一大波锥晶切弧中,
不乏在全世界都没几张图的:
“刀刻般锐利的24°上切弧、24°下切弧”。
“什么是锥晶?”

皮一下,这就是锥晶

大气中的冰晶,主要有三类:
片晶、柱晶、锥晶
锥晶远远比前两者少见
故而,锥晶形成的冰晕,也理应是极为少见的。
鬼佬专家根据几十年的统计研究,
认为,这个锥晶切弧,是几十年一遇的。
然而,我们发现,
在神奇的中国,
情况并不是这样。
Nature:《从“几十年一遇”到“一年几十遇”》
(伪)
(续上文)
这些顶级的六七圈的日晕,
确实都是此前世界学界所谓的“几十年一遇”,
本应是传说级的存在。
但通过几年来的观测记录,
这类东西在我国是“一年几十遇”……
这还没完!
和前两年的经验一毛一样,
3-5月,是锥晶切弧大爆发,
而6-8月,会变成锥晶幻日的大爆发。
(幻日和切弧分别是冰晶的不同姿态产生的)
2020,果然又是如此!
「锥晶多重幻日」| 2020-06-17 江西 吉安
「锥晶多重幻日」| 2020-07- 09 海南 屯昌
「锥晶多重幻日」| 2020-08- 11 广西 灵山
又是一下出了三十多个案例,
在这一大波锥晶幻日中,
上面那张图的:
“23°下幻日”中国新记录
也是全世界都没几张图的神级天象。
仍然是:
品相稍微差一点的,
我都没有放上来。
同样是:
南方各省几乎雨露均沾,
北方一个没有!

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国外认为极端罕见的东西,
在我国南方不但不罕见,
还很常见。
我们还没有从气象学背景上,
找到确凿的答案。
但,南方激烈的对流云、
印度洋输送水汽、
很高故而很低温的南方对流层顶,
都可能于锥晶频发有关。
神奇的国度,
敢于颠覆一切旧事物,
我想,
在锥晶这件事上,
我们完全可以打脸欧美专家了。
啪啪!
「锥晶多重幻日」| 2020-12- 20 内蒙古 锡林浩特
哎哎
等等
差点忘了……
北方鸡毛没有的情况,到12月20号终于有改观。
这一天,
天象锦鲤晓舟去锡林浩特玩,
拍到了锥晶幻日。
这是我国钻石尘条件下记录到的第一个高品相的锥晶冰晕,
也是锡林浩特这些年成百上千冰晕记录中的唯一。
为可怜的北方,
挽回了一丝颜面……
“锥晶在我国(南方)不罕见”
已成定论
故而,
以往总是排在前三名的锥晶晕,
从今往后,罕见度地位大幅降低。
这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幸运。
“我们亲手毁了锥晶神话”

|No.16|
精灵闪电
 高画质记录的进一步增加
我国南方
2016、2019,
两次巨大喷流高清照片,
让国内掀起了一股精灵热。
随着相机的普及,
和超高感民用摄像机的出现,
2020,
精灵闪电的高清记录,
又增多了。
「红色精灵」| 2020-05-26 广西 钦州

这只是阮哥的照片之一。

他之所以今年又新得了“精灵王”的称号,
就是因为这一夜,
他拍到6次、10个红色精灵。
因此,他又得到了“一夜六次郎”的雅称……
自从阮哥一夜六次的壮举后,
这种表率作用是强大的,
更多人踏上了追拍精灵的征程。
很快地,哭宝大神和miki大神,
也在川西成为了“一夜六次郎”。
但最牛的还是摄影师@旅行家唐及科得,
他在川西拍到了一夜几十个红色精灵。
「红色精灵」| 2020-06-17 四川 甘孜
虽然,监控相机才是拍摄精灵最多的利器,
但是,要想获得高画质影像,
仍必须人的预判、技术、运气、努力,
缺一不可。
如果说,
前些年,
国外已率先出现了“精灵猎人”,
把红色精灵拍成了大路货。
那么,对比之下,
国内的精灵影像还是很稀缺的。
我认为2020年是国内追精灵的元年。
「巨大喷流」| 2020-06-13 广东 江门

2020最罕见的精灵高清图,

这是巨大喷流现象
在我国的第三笔手拍高清照片。
作者又是锦鲤晓舟。
虽然截至目前,
在精灵闪电家族中,
国内仍仅有红色精灵、蓝色精灵、蓝色启辉器、巨大喷流四种记录,
但,有了国内追精灵人群的出现,
更多更稀罕种类的拍摄,
指日可待。
在此,献上由@天象爱好者 团队制作的
世界精灵全图
(以期未来)
 
|No.15|
Lowitz弧、Parry弧
同现
1月4日
福州
2月27日
三亚
2020开年之初,
就出了一件让大家“卧槽不止”的高端案例。
弧线在天空交错,
这个可牛了。
在去年的天象总结中,
我说过:
200年前,有个爵士,叫Parry(帕利),
在航海中,发现并用简笔画记录了一种光弧,
一百多年后,
才有人想明白它是怎么形成的。
它是一种新冰晕,
在当年已被爵士自己命名为Parry弧。

230年前,有个化学家,叫Lowitz(洛维兹),
在圣彼得堡,发现并简笔画记录了一种光弧,
直到今天,
这种弧还没被任何人完美解答。
它被命名为Lowitz弧。
欧洲专家们,
就是上面那些说“几十年一遇”其实“一年几十遇”的专家们,
根据几十年的统计研究,
认为Parry弧的年均出现次数,
只有1~3次;
Lowitz弧更罕见,
只有0.5~1次。
这么罕见的两个东西,在同一地点同时出现,
那可真是小概率中的小概率,
难逢中的难逢!
专家的失准毕竟是偶尔的,
这次他们没什么离谱错误。
欧洲的数据,主要来自北欧;
俺们中国地盘大,和整个欧洲差不多。
故而,任何天象,
俺们中国稍微多一点,
是正常的。
这个Parry弧,
中国每年能有10次,
完整的Lowitz弧,
却依然很少见,
每年一两次了不得了。
然而,就是这么小概率的事件,
两个历史传奇冰晕,
2月又相遇了一次

这次是三亚,
同样的,
还是世界级品相。
这两个案例也成了我国目前最棒的Lowitz弧记录。
以及,我国也终于拥有了世界级的Lowtiz弧记录。
Parry爵士发现Parry弧时,
Lowitz已经死了。
他们从未相遇过。
但以他们名字所命名的、
他们所发现的两种光晕,
却将在未来的千百年里,
偶然却一次次地相遇。
有缘遇此,
真乃生命中的奇缘。
|No.14|
椭圆晕
  大爆发!
2020大爆发的天象,
不止锥晶、马蹄云等,
连椭圆晕也大幅增加了,
真是神奇的一年!
椭圆晕,其名字一度是“罕见椭圆晕”,
Rare Elliptical Halos,
名字中自带罕见一词,
可见它有多罕见。
而且,如同以前所讲,
此晕还是世界自然未解之谜,
其出现原理,
始终未得完美解答。
这种罕见货,
此前多年,国内才零星几笔记录。
今年,突然出现了这么多:
2020一年的,几乎顶上以往记录数量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经过科学验证后的确凿记录。
为了让读者不要误会“这东西我也见过呀”,
我贴出一张图,来说明这个椭圆晕有多小。

椭圆晕有时也不椭圆,这个原理后面讲。此处要展示的是,它比月晕,甚至比通常的月华还要小

我敢说,99%号称“我也见过椭圆晕”的读者,见到的是普通月晕或月华。如果您仍觉得您拍到的是椭圆晕,请投稿给我鉴定micromen@126.com。
事情到这还没完
2020不但椭圆月晕多,
我国还破天荒地记录到了:
椭圆日晕!
中国新记录
「椭圆日晕」 | 2020-04-08 湖南 长沙
本来,由于椭圆晕太小,
也就是太靠近日月,
一般只有椭圆月晕能被发现,
太阳不可直视的亮度,
导致紧贴太阳的晕圈几乎无法被目视。
然而,这世界上就是有一类人叫
天文大佬。
裸眼数星星的神功,
让张晖眯着眼直接就感受到了椭圆晕的存在。

 

大幅降低亮度后,椭圆晕才清晰显现。裸眼观看时,因强烈的太阳光辉,常人几乎不可视物。

研究了张晖的照片后,
我还要惊呼了不得!
因为椭圆晕居然与椭圆华同步出现!
注意,我说的是“同步”,
而非“同时”。
晕和华同时出现,
尚有一些记录,
但晕、华同步出现变形,
这从没被记载过!

 

↑晕椭圆时,华也非常椭圆;晕变圆了时,华也变圆了……
由于照片数量不多,我们无法断定晕和华始终同步变化。
如果是,那么,
这是一个神级的天象。
椭圆晕,
虽然尚未得到完美解答,
但主流观点早已认为是具有轻微斜面的片晶带来的。
这样的片晶,我亲自拍到过,
确实存在:

↑2015年11月22日北京大雪中拍到的冰晶(雪花)之一

椭圆晕没有得到完美解答的原因,
是这样的冰晶总是无法完美地
在计算机模拟中,
复原出和某些照片完全一样的多重晕圈,
但这与本次案例无关。
抛开这点不完美,
姑且认为“就是这样的冰晶形成了椭圆晕”,
本案例中的矛盾是,
它却无法形成椭圆华。
而如果椭圆晕和椭圆华不是同一种冰晶形成,
就无法解释它们的同步变化。
具体的原理,有点深。
贴一张挂图,仅供有兴趣的读者深究。
如果这真是上面猜想中那样神级的天象,
它的排名至少位列前五。
但,
由于照片数量的不足,
暂列在此低位。
这种不可思议的同步,
我们还无法断定是否实锤存在。
显然,
我们还需要更多类似案例,
来揭示它。
45%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吐个槽:
也许奥特曼的作者,见过椭圆晕
成田亨 原作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No.13|
弥散弧
6月8日
洛阳上空
这是我国首次记录到
比较清晰的弥散弧。
(罕见冰晕)
又是
一个天象引出一对专家的故事。
弥散弧,
它是由两种更加弥散的冰晕所组成的。
弥散,就是不清晰,
注定了它的罕见。
要想让它清晰,
就得出现极品强大的大气冰晶条件。
此弧贯通对日点和反日点,
也就是太阳的反方位。

↑挪威上空记录到的组合冰晕,其中中间打结状的是(对日点的)弥散弧,比中国记录的品相更好。

弧说完了,现在说专家。
E. Tränkle 和 R. G. Greenler,
堪称现代冰晕模拟的开山鼻祖。
俩人,一个编程更强,一个更懂冰晕。
早在50年前,这俩人,
用他们自称“近乎石器时代的技术”
——用几十天时间才能模拟一次冰晕。
——来研究它。
这比起现在爪爷程序的立等可取,
确实堪称石器时代。
然而,就是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
这俩人几乎模拟研究了当时的一切冰晕。
他们的成果震铄古今,
是当今一切大气光象爱好者的根源。
他们也成了极少数
“在天上拥有名字的人”

↑Greenler的传记。讲述了其开创性研究彩虹和其他光象的历史。Greenler活跃至今,他的搭档Tränkle的照片我没找到。

弥散弧的两种组成弧总是相伴发生,
就像二位大神的默契配合一样。
因此学界用他们俩的名字,
来命名这两种他们发现的弧,
真是妙极。
这也意味着,
你看到弥散弧,
就同时看到了以二人名字命名的两种弧。
这么nb的人的名字命名的弧,
你不想见见吗?

寻找弥散弧的指南:弥散弧除了在飞航中极偶然见到(概率估计小于千分之一),还可以在北方极寒地带搜寻。极寒地带常见的钻石尘天气,是低空大气中就充满了冰晶,因此,一些原本极弱的晕,有更大的机会显形。

除了天然的弥散弧,还可以在夜间,利用超强的探照灯制造人工冰晕。当弥散弧出现在地表时,它的形态像个鲸鱼尾巴。

并列
|No.11|
云顶跳动闪光
在中国的发现
7月14日
防城港
这种现象的发现,
曾经打破了人类的常识,
也震惊了世界学界。
中国新记录
「云顶跳动闪光」 | 2020-07-14 广西 防城港
也许 有人啥也没看到?
或者你在认为:
“啥辣鸡玩意,
不就是云中透出一束光吗……” 

那么请看这段视频,
你会感到此光的神奇。
是的!它会动!
而且,是跳动、抽动。
就好像,有人在云彩里到处打手电。
这种近乎抽搐一样,
反复跳动的云顶闪光,
就出现在普通的积雨云上。
但是,见过它的人极少,
全世界也没有多少素材。
↑普通的积雨云。via Wiki/Simo Räsänen
经过学界的大讨论,
云顶跳动闪光的原因找到了。
它的发现,
代表了一类新天象类型被人类所认知:
电场冰晕
——在积雨云中,
雷电频繁释放。
积雨云的云顶,
因为高达万米,
那里的云,几乎完全是冰晶组成,
不再像低空那样由水滴组成了。
如果云顶的冰晶也带电,
它就可能受到闪电的影响,
就像磁铁的互吸互斥,
被雷电制造的电场所牵制,
而转换姿态/位置/密度分布 等。

这就好比雷公电母对大招。

每次发大招,都让冰晶受力转向。
冰晶所形成的光晕,
当然也就突然抽疯一样地转向了。
在电场加持下,
冰晶可以出现原本不能出现的“倒立”等特殊状态,
甚至在空中被“定住”,
此时,它们不再形成正常的某种冰晕,
而是在电场中反复变化的,
各种折射/反射光路形成的复合光柱。
一句话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并列
|No.11|
映日之尾
在中国的发现
8月28日
合肥上空
这种现象,
一直是未解之谜,
它困扰着世界最顶尖的天象专家。
困扰多年。
但现在,
看起来我们找到了解谜方向了。
中国新记录
「映日之尾 | 2020-08-28 合肥附近上空

注意面面下方中部这条隐约的冰晶反光尾巴,这就是神秘的映日之尾(Subsun”s Tail)

映日,
和映日荷花别样红
没关系。
它是大气冰晶反射出来的太阳镜像,
在飞机上很常见到。
但这个亮点拖着尾巴,
那可神奇了,
因为这令专家们百思难解。
它不是玻璃的炫光,
也不是已知的某种冰晕。
↑能制造出成对尾巴的2种冰晕思路。
右侧为正常方式,但只能在太阳低角度时制造尾巴。本次案例太高高达29°,将无尾巴。那么,唯一的思路就是左侧“冰晶固定在空中”。
冰晶固定在空中?
这简直像个笑话!
雪花落到地上,算是固定了。
但冰晶飞舞在空中,
就好比从高处丢一个纸片或落叶,
空气阻力和大气扰动,
将导致它必定转动,
不可能固定。
而高博老师拍摄的视频中,
映日之尾在诡异地摆动!!
这更是彻底否决了
传统冰晕和“固定冰晕”的可能性。
曾经,又有人提出,
它是飞机扰动的气流,
让冰晶以特殊排列反射出弯曲的光柱,
看起来很有道理。
但英国专家Les Cowley曾测算,
这些冰晶距离飞机有五六十米,
远超机翼两侧十几米的影响范围。
↑通过特殊显影方法,显示飞机模型的扰流。
(既然飞机涡流只能影响翼后区域,而对几十米外两侧的冰晶鞭长莫及,想解释「映日之尾」,也许我们需要更多的脑洞。)
 
知识不够,脑洞来凑!
受「云顶跳动闪光」启发,
我又想到了静电!
 
脱个毛衣还噼里啪啦呢,
飞机以极高速度与空气、尘埃摩擦,
想必应该也有静电吧?
 
一查,还真有。
而且,这个静电还巨大,能要命。
 
为此,飞机上普遍加装了“放电刷”,
一般装在飞机的尖端部位,比如翼尖、尾尖。
 
 ↑就是这些小东西。它们将飞机积累的静电释放到大气。
 
我不是航空领域的专业人士,
我不敢说飞机放电能有多大威力。
 
但我在放电刷的资料里翻到这么一句话——
 
“虽然飞机有放电刷释放静电,但是不能保证完全释放完,这样容易在下飞机时对旅客造成静电放电(可达数万伏特),因此必须通过导电材料制成的飞机轮胎将剩余静电释放入地。”
 
好家伙——放电刷放完电剩余的都有数万伏特,
那放掉的怎么也超过十万伏特了吧?

 ↑放大仔细找啊找,高博老师的图上还真能看出放电刷。

结论——飞机放电大于等于一只皮卡丘放大招。
那么也许,
隔空改变三四十米外的大气冰晶,
甚至让冰晶“以某种特殊排列形成光柱”,
甚至在电场震荡下摆动起来,
这似乎也未尝不可?

毕竟,路过几十米的高压线下方,还头皮发麻呢。如果静电太大,且大气冰晶也带电荷的话,受到静电场影响而在空中被束缚成特殊姿态,我认为是可能的。
 
当然,以上,恳请航空领域专业人士和学霸们指正了。
|No.10|
灯·22°晕
灯·“幻日柱”
在中国的发现
12月13~14夜
多伦
双子座流星雨,
作为“三大流星雨”中发挥最稳定者,
是天文发烧友们所钟爱的。
爱好多,常可以互通互益。
在今年拍双子雨的人中,
就有人幸运地收获了比流星雨更nb的东西
中国新记录
「灯·22°晕」 | 2020-12-13 内蒙古 多伦

著名摄影师周博,拍到了国内期盼已久的灯·22°晕。

他们忍饥挨冻,
原本要连夜赶往预定的拍摄地。
意外地,在路上,突然间,
前方的灯火与对向的车灯,
在风雪之中,全都出现了冲天的光柱。
 
在天象群中活跃已久的他们,
果断作出决定:
原定的地点不去了,就地拍这些意外收获!
这一拍,不要紧,
国内此前“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灯·22°晕,
就在照片中惊喜地出现了。
中国新记录
「灯·“幻日柱”」 | 2020-12-13 内蒙古 多伦

同为CSVA(中国星空视觉联盟)摄影师的蛋哥,

不但拍到了新记录“灯·22°晕”,

还带来了另一个新记录“灯·幻日柱”。
“幻日柱”,
不是一个单一光路的冰晕,
故而打引号。
此外,
她的记录里,
灯晕的种类复杂多了,
下图可以注解。
为什么一个22°晕排名这么高?
除了灯柱(Light Pillar)外,
其它任何常见冰晕,
在换做灯泡作为光源时,
都匪夷所思地罕见。
但凡出现灯柱以外任何种类的灯晕,
都可谓之“复杂灯晕”,
或“少见灯晕”。
除去科研中“利用大探照灯,
在造雪机不断制造漫天冰晶的条件下,
人为硬造出来的那些灯晕,
“天然灯晕”中的22°晕非常稀罕,
到了“全世界都没多少图”的地步。
↑雪花(冰晶)产生条件图
(红圈中为我国灯柱常见条件)
原因可能是:
造成灯晕的冰晶,都是近地表冰晶,
和造成日月晕的高空冰晶相比,
我国易出现灯晕类现象的北方极寒地区,
其近地表的常见温湿度条件,
一般不满足22°晕所需要的柱晶出现。
温度高于-10℃,
能出柱晶,
但温度太高难以形成钻石尘天气,
冰晶不够富集,难出灯·22°晕。
温度低于-40~-50℃,
也容易出柱晶,
但那么冻死人的温度下,
有谁出门拍照

*截屏自蛋哥朋友圈&CSVA最星空公众号文章
↑也就是,爱到疯狂的人,才行。
蛋哥的最终作品:
灯柱群与流星雨,
好像神仙打架,
上下对攻互放大招。
2019年新记录的「上映幻日」光弧,
(“三叉戟”)
再次被拍摄到。
零下30度湿冷的坚守,
如此难得的巧遇,
我没见过国外有类似作品。
「灯·上映幻日」、灯柱群与流星雨 | 2020-12-14 内蒙古 多伦
|No.9|
环食华
6月21日
赣州
2020两个最大的天文奇观:
一个是意外而至的Neowise大彗星,
另一个是,十几年一遇的日环食。
日环食毕竟留有一线光,
这一线光源能让云产生日华,
这很正常。
但,通常的日华,
可都是围在太阳外面。
要想让华出现在日环食里面,
那就得云滴尺寸刚好卡在某个值。
因为,云滴越小,日华越大。
华的半径只有刚好约等于太阳的半径,
才能让一圈光轮形成的一圈华,
刚好填在日环中心。
尺寸差一丢丢,都不行。
「环食华」 | 2020-06-21 江西 赣州
这就是这张作品nb的地方。
在全世界成百上千的日环食照片中,
独一无二的惊艳。
比起前几年总结中的“流星华”更罕见,
比本次的No.20~No.10更难求。
因为,特殊灯晕再少见,
也可以专门去极寒地区,
在每年几十次灯柱事件中蹲守;
云顶跳动闪光、映日之尾再难得,
也可以用增加观察积雨云、
用增加坐飞机次数来赌运气。
而日环食在中国的出现,
下一次机会是2030年,
再后面,2041和2057……
而当下一次,太阳变成金轮的一瞬间,
你头上正好有薄云,
不至于遮挡太阳过甚,
云中的云滴又尺寸正好卡在那“某个值”。
这样的概率,有多小呢?
上面的每一个天象,
我都奢望过自己能见到。
但环食华,我此生并不敢奢望。
|No.8|
一次难解的锥晶晕
5月3日
赤水
强中自有强中手,
像环食华这么难得的天象,
都只能屈居No.9,
原因是2020的前八名。
要么是罕见度难以衡量的存在,
要么就是破天荒的新事物。
星野摄影师戴建峰,
在外出踩点的过程中,
偶遇两圈日晕。
在我国把“几十年一遇”
变成了“一年几十遇”、
南方动辄出五六圈日晕的对比下,
这次只有两圈的日晕不好看,
因而,他只用手机拍了下。
但经过研究,
我发现这个案例极为神奇。
经过测量,它是18°和23°的锥晶冰晕。
但是,它无法用任何合理的已知原理,
来解释!
除非,冰晶立起来跳芭蕾!
1,切弧取向(column)
2,晕圈取向(random)
3,幻日取向(plate)
这怎么可能呢??
这种形状的冰晶,
理应不可能立着旋转,
冰晶就像一条小船,
又像一片落叶,
它在大气中漂浮,
就像小船在江海逐流,
又像落叶自高处落下。
空气阻力和大气扰动,
应该使它要么旋转着漂流(上图3),
要么滴溜乱转(上图2)。
在空气动力学上,
上图1的姿态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过于奇葩。
这在全世界冰晕案例中,
未曾得见。
究竟是什么神奇的大气情况,
形成了此次几乎是“无解之谜”的
奇葩案例???
也许,如果没有云和山的遮挡,
我们将获得更多解谜线索。
但由于没有更多拍摄,
也许问题将无解下去。
目前,尚无人提出更好的解谜思路。
|No.7|
流星的幻日
(幻流星)
12月14日
多伦、
乌兰布统
如果世上有奇迹,
我愿意对流星许愿。
2020的“双子雨”之后,
许多人有了一个新的愿(níng)望(méng)。
中国新记录
「流星的幻日」 | 2020-12-14 内蒙古 多伦
夜深,寒困交加,
流星已看腻,
人都在闲聊。
只有相机还忠实地
执行主人设定好的指令。
突然,一颗妖绿色火流星坠天,
一片绿光中,
众人不约而同连喊“卧槽!!!!!!”
高潮夜,双子雨,
每小时有上百颗流星。
但终其一夜,也不见得能拍到一颗大个火流星。
因此,对星野摄影师来说,
一夜的苦熬,只要能赌到一颗大个火流星,
就钵满瓢盈了。
因此卧槽。
「流星的幻日」 | 2020-12-14 内蒙古 多伦
但看了摄影师牛乾晒出的视频后,
我们发现这里面
有比流星更卧槽的东西!
流星燃尽,照亮天地,
也照亮了低空的大气冰晶。
竟然,产生了流星的幻日!
那一大排摄影师里,只有2人在录像。
由于超高感录像比拍照
更适合记录瞬时弱光,
因此,这两人幸运地拍到了它!
缘分使然。
另有一位摄影师,
在不同地点,也记录到了
同一棵流星带来的奇观。
「流星的幻日」 | 2020-12-14 内蒙古 乌兰布统
尽管世上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流星滑落,
也有无数的摄影师,
每年从不爽约地坚持拍摄那
“三大流星雨”中的百千流星。
可是,直到2020年底以前,
在多如牛毛的流星记录中,
却从没见过流星产生的幻日。
今年,有了!
任何流星冰晕都是传说级的存在,
此次,不但是中国新记录,
很可能还是世界新记录。
中国摄影师NB!
|No.6|
28°冰晕
居然也爆发…
中国南方
看过前几年天象大总结的朋友,
应该知道:
28°冰晕,是一个世界未解之谜。
人类已知的大气冰晶解释不了它,
于是,科学家先后提出假说,
用假想中的特殊异形冰晶解释它。
自1997年智利发现一次后,
它在长达20年时间里未再记录到。
直到2016年成都出了1次、
2018年海口出了1次、
2019年中国出了3次(其一存疑)。
然后…
今年…
一下出了这么多次…
(仅部分举例)
 
「28°冰晕」 |  左上:2020-06-17 江西 吉安
左下:2020-08-01 福建 平潭
右上:2020-08-10 湖南 长沙
右下:2020-08-11 江西 南昌
此外,还有贵州乌蒙大草原、安徽水家湖,
也记录到了28°冰晕。
于是,一年之隔,
中国的28°冰晕分布图,
也一下秒了此前多年的记录总和,
爆发式地增加了。
俗话说,量变引起质变。
这些被广大爱好者吐槽为
“虽然稀有,但真心丑”的、
总是又弱又模糊的28°冰晕,
在积贫积弱20余年后,
还真就来了一次挺起腰杆的!
这就是8月26日普洱突然出现的
史上最强28°冰晕。
「28°冰晕」 |  2020-08-26 云南 普洱
由气象工作者张哥所拍到的这组图,
其中的28°冰晕,
简直
强度爆表!!
不但明显可见彩虹色,
且,其形状,和此前鬼佬提出的猜想
中的理论预测形状,
一点都不一样!
28°冰晕,旧称“28°幻日”,
但由于其两种猜想,
与实际照片总是矛盾重重,
因而,近年来受到质疑。
因此,它甚至已经不能确定是个幻日,
还是其它什么鬼东西。
故而改名。
↑在外国专家的2个既有猜想中,
使用顶角角度异于普通冰晶的
假想特殊冰晶
(理论上有,大气中从未发现)
是两大猜想的共性。
但,据此模拟出的28°冰晕,
形状和实际案例对不上。
如果说,以前的案例是因为模糊难辨,
而让旧猜想续命。
则,任何冰晕,其清晰形态一旦出现,
就能与理论预测进行精确对比,
来证明或证否。
吐个槽:
↑普通锥晶和假想中的异晶,有各自严格限定的顶角。顶角决定了晶面斜度,斜度的不同,将导致光路折射角度也不同,故而,不同晶体产生不同的冰晕。
经测量角度,嘉拉西亚拥有的原来不是普通晶体,而是最nb的异晶,难怪这个boss如此nb

 

(续正文)
不过,
因为普洱案例的出现,
对包括nb的异晶理论在内
的旧有猜想是不利的。
所以28°冰晕到底是什么?
——也许人类需要一些新理论。
它也许是一种完全未知的机制。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烧脑,文科生可跳过本小节)
但旧理论就真没有续命的余地么?
有的,
经过冥思苦想,
我曾在旧猜想2(异晶)的前提下,
用不科学的特殊限定,
模拟出和普洱案例接近的28°冰晕形态。
一天后,
昊哥也在旧猜想1(立方晶)前提下,
用同样不科学的特殊限定,
模拟出几乎一样的结果。
两种思路,
本质上是同一个思路,
分别是“限定光路”和
“冰晶必须以一个死角度固定在空中”
以限定光路,
来达到“只产生普洱案例中的28°冰晕,
而不产生其它本来必定连锁出现的晕”
的目的。
 
这确实不科学,
我的思路,
就好比“电解水本来应该氧气氢气同时出”,
但我要“只出氧气,氢元素消失”的结果。
昊哥的思路,
是让冰晶完全固定在空中,
这就好比“大海里放一叶孤舟,
任凭海浪海风存在,它始终丝毫不移动” 
因为这种显而易见的不够科学,
这两个思路都没有得到国际学界认可。
但国际学界也认识到,
因中国案例的频出,
特别是普洱案例的冲击,
已经无法用旧有理论解释28°冰晕。
中国还是
已经改变了世界。
我希望,未来,有比我们更有能力的人,
彻底破解这些未解之谜。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70%
|No.5|
第三虹
在中国的发现!
6月17日
广州
许多人见过彩虹,或者双彩虹。
光在水滴内反射两次再射出,
形成了第二条彩虹(霓)。
人们顺理成章地想到,
如果反射三次,
岂不是有第三条彩虹?
但第三虹,
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见过。
它自牛顿起,
在长达近400年的时间里,
它被科学家们定义为“绝不可见的”。
中国新记录
「第三虹」 | 2020-06-17 广东 广州

超哥、天冬、我,自2013年创办“天象时时互报小组”时,就开始期盼的“第三虹”,终于在国内被发现了。

眼力好的同学,
甚至可以在上图中就看出第三虹。
没看出来的,
请看下面的增强图。
我在微博上有个#收集10种彩虹#话题,
作为“全国天象大收集”项目的子集。
说是“10种”,是个虚数,
其实彩虹有近20种。
有赖于全国爱好者的支持,
这近20种彩虹,
在去年就已经收集差不多了。
唯独,缺第三虹。
它的发现太艰难了。
三个多世纪前,
牛顿在旷世经典《Opticks》(光学)中,
未作详细解释即给出定论:
“通过雨滴的光线,在3次内部反射后,
形成的第三虹太弱,已不足以被观察到”
(“The light which passes through a drop of rain after three or morereflexions is scarce strong enough to form a sensible bow”)
(↑如果你想收藏牛爵爷的原版书,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价格感人)
而作为牛顿忠实伙伴的哈雷,
(就是哈雷彗星的哈雷)
对第三虹进行了进一步解释。
他计算出,第三虹居然出现在太阳的同侧。
也就是说,几千年来,
尝试在彩虹出现的常理方向
——太阳对面的天空
去寻找第三条彩虹的人们,
全都找错了方向

这个结论,成为了接下来几百年里,
科学家始终坚信第三虹不可见的原因。
因为,和太阳同侧的微弱的第三虹,
被认为会被强烈的背景光淹没。
牛顿同时代的伯努利‍(伯努利方程的那个伯努利的爹,欧拉的师傅)也说:也许只有对于老鹰和猞猁,第三虹才是可见的(” The third bow might be visible to eagles or lynxes but not to human eyes. “)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所以,
我们耳濡目染的
师长们对于彩虹的科普,
总是这样的:
但对于猞猁来说,可能是这样的:
猞猁(猫科)和鹰,
都是视力极为厉害的动物。
人们相信了“只有猞猁才能看到第三虹”。
几百年来,
也确实没有人,
能在太阳附近找到这传说中的
第三条彩虹。
人眼看不到,
不代表没有。
计算机技术的进步,
让一些不死心的人,
利用图像处理,
来寻找第三虹。
↑世界第一个第三虹存在的证据。
最终,2011年,
德国专家终于
在哈雷预言过的位置,
发现了第三虹的切实存在。
这是对图片进行了非常暴力的后期,
第三虹才显形,
原图中,完全是一片虚无。
似乎验证了“只有猞猁才能看到”。
↑2013年俄国人拍下的第三虹和第四虹
这个发现,刺激了更多人用同样方法探寻:
冒着倾盆的太阳雨,
大概距离太阳40°半径处,
一通瞎拍

回家后暴力加对比度饱和度锐度。
此法简称
xjb拍
但方法是行之有效的。
很快地,一些人用此法,
纷纷让图中的第三虹显形,
甚至是第四虹!
但第三虹仍都是肉眼不可见的。
↑有利于发现第三虹的天气条件。
一些情况有利于增加第三虹的出现率:
乌云可以大幅压低天空背景亮度,
但太阳必须偏巧能从一线天中,
完美照亮一群雨滴。
同时,远处和近处,
都没有雨幕、雾霾等降低能见度,
雨滴先天的素质(密度、均一度)还要极高。
在这么多的巧合因素叠加下,
国外至今还是没能看到第三虹。

↑如果你想找第三虹,就得在和平常的彩虹相反的方向寻找。——假设以一个达到240°视角的鱼眼镜头(实际上并没有)从观察者头顶往下拍摄,普通的双彩虹(第一虹、第二虹)与第三虹、第四虹的位置示意图。

但还是那句话,
任何小概率事件,
若假以无限的时间,
总会发生的。
就看你有没有敢于耗去一生去守望、
去探索的勇气。
从2018至今,
国内大部分省、直辖市、自治区,
已经涌现出了地区天象群。
他们是始于2013的“天象互报小组”的延伸。
关于第三虹的知识和寻找方法,
也早已在群组中传播开。
万事俱备,只待收获!
每一次太阳雨,
都会有一些爱好者,
包括我自己,对着太阳xjb拍拍拍。
终于,2020年6月17日
在一个上述无数巧合因素叠加的
奇迹之日里。
有的放矢的郭逸然,
率先发现了国内的第三虹!
我们尚不敢吹nb,
说“千百年来被断言绝不可见的第三虹,
终于被看到了!”
但我们现在距离这个目标已不远。
raw原图上即可见,
意味着,对眼力最佳的人而言,
有望勉强察觉到虹弧的隐约存在
也许,再幸运一些,
巧合因素让虹再明显一点的话,
我们就真的做到了,
那个被认为只有猞猁才能做到的奇迹。
|No.4|
大当量火流星
坠落事件
12月23日
青藏交界
彼时,时指岁末。
已经看了2020太多奇迹的
各天象群群友们,
已经不再期待2020还有什么奇迹。
结果,也许真是奇迹之年,
12月23日,天还没亮,
一颗火流星带着轰鸣,
爆炸在青海南部的上空,
一时间,黑夜亮如白昼。
专家评估了它的亮度:
远超满月,几近太阳!
*视频经过多转发,未能考明原作者,希望原作者联系
注意!这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拍的。
这个流星不但在爆裂中照亮天地,
更留下一道惊世骇俗的尾迹云。
比之前我们报导过的,
各种火箭、洲际dddd所留下的烟云,
更为壮观。
*图片经过多转发,未能考明原作者,希望原作者联系
 
我勒个去!
火箭夜光云已经很奇了,
这“流星夜光云”真是活久见!!
大家纷纷推测;
无论根据亮度、目击者震感、
还是这纵贯九天的烟云,
这颗火流星的当量一定不俗!
果不其然!

隔日,NASA的分机构CNEOS(近地小天体研究中心,Center for Near Earth Object Studies)就放出了基于此次流星空爆威力测定的当量值。

可见,自1988年以来,它是中国被记录下的最大当量星体坠落事件。
有多大呢?
这个kt,是千吨tnt爆炸威力的意思,
9.5kt,看似不大,
不过,广岛原子弹,
威力12.5kt……
懂了吧…这颗流星真不是一般流星,
其实是一个小天体进入大气层并爆炸了。
↑近期的小天体爆炸当量,青海这次压倒性地有2个量级以上的优势,一骑绝尘 。
这可是活久见的特大火流星!
威力巨大。
但别担心,
它的能量,大多释放在空中了,
所以,对地表并没有什么 影响,
人们只是觉得震感明显,
但这不是地震,而是空爆震波传到了地面。
↑在另一些视频中,
这个火流星明显在爆亮之后,
碎成n块,滑向天边。
这可让天文界来劲了!
为什么?
爆了,那就是陨石散碎一地呀!
陨石可是许多天文迷梦寐以求的东西。
它还有科研价值。
但要想知道陨石落点,
就得先知道流星坠落轨迹。
考虑到目击点众多、
从格尔木到玉树到唐古拉到那曲,
范围太大了,无法判定准确方向。
唯有通过数据计算,
得到真相。
这就是学霸大神们的特长了。
看不懂吧?
没关系,我也看不懂

我只擅长鉴定天象、科普天象,
但要说数学能力……
我只能告诉你我连微积分都不会。
我们就记住A神的推导结果就行了:
方位角171.8
这就是说,
流星是往正南偏东一丢丢去了。
异曲同工的工作,
还有月哥。
 
月哥(女的)迅速建了个模,
带入了CNEOS测定的数据,
就得出:
方位角正南偏东8.2°,仰角4.88°。
和A神的结论一模一样。
知道了方位角和仰角,
就可以根据空爆坐标,
画出一条线,
来计算陨石“飞出多远会落地”。
结论相当惊人,
这个我也会算了:
即使不考虑地球是圆的,
按平地算,也要飞出400多公里,
才能落地。
用空爆位置的坐标一画,
好么,
这都哪了?
这不是当年把阿三按在地上摩擦、
我国藏东南国境线的瓦弄么

不过,有大神也提出:
仰角太小(就是陨石接近平飞),
没准长久地掉不下来,
不知跑出多远去了。
但考虑到其轨迹上高山林立,
更可能的情况,是撞山了。
同时,由于爆碎,
也许解体后的碎块,
飞不了400公里就落地了。
综上,
可以画出陨石的推测落点范围,
其中空爆点和轨迹,
基于“CNEOS的数据可靠”这一前提。
Steed和风云梦远二位大佬,查到了地震台网记录:
我国地震台确定的空爆位置,
比CNEOS往东北一些。
我认为这个坐标更可信:
近在咫尺的测量,
岂能还不如万里之外的外国测量。
因此,修正后的轨迹,
应该指向左贡-察瓦龙一带,
而不是察隅县了。
但解体后的碎块,
应该飞不了这么远,
估计仍是落入了昌都地区的深山里
红圈代表看到流星夜光云的目击点。
其中一些地点距离真正的流行轨迹
如此遥远,
可见这些云真的很高。
我们对陨石位置的测算,
出于对天象本身的兴趣,
对于真正想捡到陨石的人来说,
高原、寒冬、深山、无人区……
恐怕让目的难以实现。
活久见的特大火流星,
它点亮夜空的时间,
足够任何人许个愿,
然而,寻找它,
就像寻找许愿后飞散的七龙珠,
你又没有龙珠雷达,
哪儿找去啊!
不碎,希望大,按着直线找就行了,
碎了……飞散了……的话,
还惦记陨石的人,估计会这样↑
哦不,
虽然抱歉想笑,
但我还是要补个刀:
考虑到陨石解体远不止7块……
更合适的比喻,
应该是四魂之玉吧

|No.3|
四子王旗大冰晕
2月14日
四子王旗
2020年的情人节,
内蒙古四子王旗一带,
发生了一次史诗级大冰晕。
它的出现,
不但使中国一下增加3个新记录,
更让一个历史大传说得以解谜。
吸引了全世界冰晕专家的目光,
中国再一次
成为世界天象界瞩目的焦点。
漫天飞舞的光弧,
强度超高的“倒挂彩虹”环天顶弧,
让天象群里开始期盼一个
超罕见冰晕的降临。
只有环天顶弧强度爆表时,
它才有可能出现。
这就是所谓的Kern弧。
1895年,一个叫H.F.A.Kern的人,
你可以叫他克恩,或者肯。
在一个连准确日期都没有的日子里,
他声称在荷兰看到一种“天顶光环”,
光环补全了科学家熟知的“倒挂彩虹”,
在天顶形成人类闻所未闻的完整圆环!
由于谁也没见过天顶的完整光环,
克恩的描述饱受质疑。
直到1971年,
近代冰晕史上的传奇大师特里克尔,
天才般地想出一种光路,
可以形成类似的景观。
特里克尔提出的kern弧光路,
是存在的。
但该光路形成的弧必然极弱。
就像这样:
↑2007,世上首次Kern弧的照片
即使我进行了标注,很多人仍会觉得箭头所指啥都没有。没错,天然的Kern弧就是应该这么弱,至今为止,世上所有的案例,都这德行,符合大神预言。
所以,
当国内记录到这么强的光环时,
群里都沸腾了。
这简直是当时的世界最佳记录。
可是,它真的是Kern弧么?
还有一种“传说级”的弧,
也能带来这个圈。
「复射天顶光环」
这两种天象差异甚微,
在模拟之中,
差异仅为顶端封不封口。
但遗憾的是,
尽我们所能,
并发挥了内蒙天象群全部的力量,
所找到的照片,
每一张,
都偏巧,
唯独没有拍到那个顶端

没有照片证据,
那就只能从逻辑推理上判断了。
我们注意到,
即使太阳已经21°多高了,
依然出现了极强的44°幻日。
这代表
——复射机制强烈。
【复射】
这是爪爷想出来的词。
它需要比普通冰晕多穿过冰晶一次再射出。
比如44°幻日,
就是22°幻日的22°幻日。
就是幻日的光路,钻出冰晶,
要再一次进入同种冰晶里,
以同样的光路再穿一次,
射出来,才能形成44°幻日。
能成功复射的光路,
最多只占到冰晶总体的不到10%。
故而复射机制一般是很弱的。
除非大气中冰晶爆表地多,
多到普通冰晕都亮瞎眼,
此时,复射也能相应地稍强。
复射强烈,
意味着,除了44°幻日,
还容易有其他种类的复射冰晕。
而复射天顶光环,
就是“其它种类的复射冰晕”之一。
考虑到复射天顶光环和kern弧,
都是很弱的弧。
而环天顶弧极强时,
必定有微量的kern弧。
故而,更合理的结论,
是:
应该是二者都出现了些许,
叠加起来所以天顶光环强度较大。
当然,从形态上,
Kern弧是复射天顶光环的子集,
故而,此次案例当作只有后者,是最保守的。
纯粹的Kern弧,可留待未来找寻。
即使不算Kern弧,
本次仍然还有更多的中国新记录冰晕。
比如:
国外评价
片晶的复射这么强烈,
无疑是片晶冰晶中登峰造极的存在了。
可以和柱晶的顶级案例“万华镜旋之空”媲美。
这么nb的案例,
当然理应让国外看到。
此前,国外始终认为中国是天象荒地。
近年来,不断出现的罕见天象,
正在扭转他们的看法。
没想到,
正当我们准备联系国外时,
外国专家竟已从流传到外网的影像,
获悉了此次天象的nb。
并且,他们认为的nb程度,
比我们所认为的更甚。
他们直接惊呼“萨斯卡通传奇重演了!!”
萨斯卡通事件
Saskatoon Display
天象史上的传说之一,
在当时的手绘图上,
出现了像1895年克恩描述的那样,
完整的天顶光环。
同时,还出现了史上唯一一次,
所谓的“66°幻日”。
但是,
由于没有留下任何一张关键照片,
它同样饱受质疑,
且在质疑中变得越来越传奇。

↑Saskatoon事件中,仅存的照片之一。记录到了极强的44°幻日。

但在看到内蒙古四子王旗的“2.14大冰晕”后,
国外冰晕专家Marko Riikonen坚信,
当年的萨斯卡通事件,毫无疑问是真的。
2.14大冰晕就是它的重演。
且可以猜测,
历史上那几次“天顶的完整光环”,
很可能其实大多是这次这样的
「复射天顶光环」。
所以,
克恩所发现的1895年的“Kern弧”,
可能其实是「复射天顶光环」,
而特里克尔所想象出来的“Kern弧”,
也许其实是一种此前并无人发现的弧,
且和克恩无关,
却被命名为Kern弧。

此外,有理由推测,
被定义为和Saskatoon事件同级的
此次“2.14”大冰晕中
很可能也曾出现66°幻日。
因为,太阳角度越高,复射幻日越弱,
此次太阳高达20多度,
依然复射强劲。
可以推论:如果此次
有人也在太阳只有只有10多度时拍摄,
(就像萨斯卡通事件那样),
复射幻日的强度将再提升n倍:
也许真能出现传说中的66°幻日。
大发现plus!
内蒙古出现了一个
“世界第二次”的传奇,
这庆祝还没完,
我们又发现了另一个
“世界第二次发现”。
在增强照片后,
天顶的光环,
竟然像是有两圈!
这是一个2013年底才首次发现
并确认的新天象:
日柱的复射环天顶弧。
又一个罕见的复射天象!
内蒙古这一下,三四个新记录。
真NB!
不愧是中国的冰晕圣地。
国外评价plus
这个发现太不得了了!
它比天顶光环还要罕见得多
以至于世界专家这样说:
“Jees! That”s real for sure …The whole day… … that”s longer than Saskatoon, which started to fade after midday. Man, to have been at Siziwaqng Qi and die.”
——Marko Riikonen
(芬兰天象大神)
译文:
卧槽!你们真的发现了这种现象……(这次史诗级日晕)竟然持续了一整天……这超越了(此前一直被公认为世界第一片晶案例的)萨斯卡通事件——今天起我认为它已经屈居第二了。啊!如果我在内蒙古四子王旗现场,一定美死了!
“Yes this is definitely real. so this is the second occurrence of this form after the Henriksson case. this is definitely an amazing display!”
——Nicolas Lefaudeux
(法国天象大神)
译文:
没错,毫无疑问这是世界上第二次发现了这种天象。(内蒙古这次日晕)将被定义为一次惊人的天象事件!
“That”s great!”
——Walter Tape
(美国天象大神)
译文:
(中国人的贡献)很棒。 
2020
中国天象再次震惊了世界
让我们升起满满的自豪感
再次喊出:
内蒙古 nb!!
中国 nb!!!
↑@天象爱好者 科普团队的“南北天象积分大pk”项目中,内蒙古在冬季是无敌的。一骑绝尘,其他各省加起来都不是对手。当之无愧的冬季天象王。
并列
|No.1|
世界第一并蒂虹
6月17日
珠海
彩虹最多有几条?
也许很多人想问过这个问题。
但应该没人告诉过你答案。
因为答案是开放的。
——如果提到附属虹,
它据说最多肉眼可见5条,
加上主虹,那就是6条了。
但由于逐级递减,
实际上能看到的最多是隐约的4条

↑William Corliss曾在一本书中记录“世上各种未解之谜”,其中的这个画的非常粗糙的“五重彩虹”,应该就是主虹下的4条附属虹了。

不过,附属虹只是一种干涉条纹,
它们不能被当作一条条
独立的完整的彩虹。
——那如果提到反射虹,
答案是4条。
最理想状态下的反射虹,
可以让双彩虹倍增,
变为4条。
——还有别的答案吗?有!
并蒂虹。
并蒂虹的特色,
就是2条或3条彩虹,
相互合并在一起,
因此,让彩虹显得特别宽。
作为神奇天象的大国,
我国自2018年起,
每年都发现一些并蒂虹案例,
远远多于欧美的发现数量。
今年也不例外:
「并蒂虹」 | 2020-07-31 湖北 咸宁
「三重并蒂虹」 | 2020-09-11 广西 钦州
这些2~3条彩虹的并蒂案例,
前两年的总结里,我已经讲述过一些了。
它们的原理未定,
作为当今世界天象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
神秘又神奇。
然后,今年,
居然出现了一次
五重彩虹的并蒂……
这是世界上首次出现这样的案例!
史上最强彩虹!
「五重并蒂虹」 | 2020-06-17 广东 珠海
在对外分享后,
“脑洞博士”Haussmann也确认,
这是从没见过的复杂并蒂虹。
我本以为,这会让本就悬疑未决的并蒂虹
更加难以解释。
没想到,短短一年,
他已经完善了自己的脑洞理论。
还根据脑洞理论,
给出了模拟图,
看起来非常的逼真。
经允许,分享在这里。
在2019年的天象大总结中我介绍过,
以前,在其它假说都彻底失败后,
Haussmann用“水滴震荡”新理(nǎo)论(dòng),
解释这些多分裂的彩虹。
但他当时坦言,
“目前没有大气中水滴自然分布的公认模型”
也就无从验证他的猜想。
短短一年,
他查阅了目前所有关于水滴震荡
的理论与实验室研究文献。
选用他认为最可信的模型,
还将其它一大堆影响因素全部数学化,
全部纳入他独创的程序中。
真是个狠人!
虽然现在,仍没有“绝对正确的水滴分布律模型”,
但是,显然,
他已经可以在他的理论体系下,
初步解释并蒂虹。
↑不过,本次的5条彩虹中,
其中有一条,因明显的紫色,
也可能是附属虹。
但附属虹不可能出现于主虹上方,
故而主虹上方的2条,必定是并蒂虹。
根据Haussmann理论下
“并蒂虹必定同时带来上下两条分裂彩虹”的定理,
这个案例,也有可能是4条并蒂虹与几条附属虹的混合叠加。
那样,真的数不清到底有几条彩虹了
真是
世界第一彩虹案例!
并列
|No.1|
云顶跳动闪光
世界最佳记录
7月19日
台湾 宜兰
一个无比神奇的案例
图中,
正常的日晕,被扭曲了。
好像黑洞,好像吸星大法。
我们知道云顶跳动闪光
那鬼畜般的抽动。
但从没有人见过,
正常的冰晕被吸着变形!
也不断地抽搐!
因其是世界上从没出现过的类型,
而与世上第一次五重并蒂虹并列,
同为2020年度No.1。
素材来自台湾同胞的无私分享。
视频(快进8倍)更显鬼畜,
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实在是
太nb了!!
它的原理,不难。
但想见到这种“吸星大法”,
必须是云彩万里挑一地
具备云顶跳动闪光的发动条件;
同时,这片积雨云,
还必须穿透或极为贴近一片卷层云,
这卷层云里还要明显有冰晕,
冰晕的方位,还必须和积雨云顶接近。
非得满足上述所有条件,
雷公电母的电场变换技能,
才能将近在咫尺的冰晕“吸得变形”。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活久见!
这种案例,
恐怕从没有人敢想过。
然而它在宝岛台湾出现了。
四子王旗大冰晕,
虽然被国外专家怒赞为“传奇”,
但它毕竟只是
已出现过一次的天象的重现。
而这两个No.1,
均是世界上千百年来,
首次被人类记录到的天象类型(亚型),
实在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2020真乃意外天象频出的奇迹之年。
end.
*感谢张超、王辰、章佳杰、贾昊、哭宝、A神长期以来的指点和讨论。感谢五林、卡卡协助中译英。
关于作者
原本的我
现实的我
更现实的我
(感谢阅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風那边(ID:jiyun-shuo),如需二次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2020中国神奇天象Top20大盘点!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