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那个说话声音懒懒的舒淇,最近越活越自由了?

舒淇是个没有童年的人。
那段时期伴随着阴暗与不安,她像条船一直在漂泊,寻找着可以停下的港口。从家乡来到香港后,为了更快融入到新的环境中,她将自己武装得无坚不摧。
个中悲苦,如骨鲠在喉,有口难言。
舒淇是一个演员,也不过是个女人。那些年,她身处极尽意淫的围观之下,来自外界的各种恶意不断朝她涌来。
童年时期的不幸与饱受争议的过去,在漂泊数年之后,被她自我疗愈。几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结束后,她孑然一身许久,最后终于遇到良人。
舒淇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天真气质,导演侯孝贤说:“舒淇十几年不变,不是外貌,是她的人格、内心。她是标准的女侠,非常真诚。”
到了45岁的年纪,舒淇做回了普通女孩,找回了失去已久的童年,骄傲又倔强。
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的,那些不被爱的日子里,她鲜少流泪:“我的眼泪是很值钱的。”
1982年,舒淇读小学,去上学有一段路必须要经过一条河,旁边长满青草,如果在盛夏碰到急促的阵雨,她就会驻足片刻,蹲下来玩水。
 
记忆里,那种青草的味道,会不断地在雨声里弥散,也在舒淇的内心发酵。
那是童年时期,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刻,其他的年月里,想来想去都是痛苦与委屈。
 
舒淇的母亲生下她时,才18岁,年轻的妈妈还未形成健全的人格,又谈何照顾孩子。
 
在贫寒的家庭,挨打是家常便饭,童年时期,她从妈妈那里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怎么会有人像你那么丑?”
 
舒淇的反叛在很早的时候就已形成,五年时间离家出走足足20次,留下一身疤痕也不喊痛。
 
不幸的人,一辈子都在治愈童年。
 
后来的日子,她用笑声与倔强来武装自己,层层包裹之下是天真的本性与粗粝的质感。
 
潮落之后是潮起,这其中有成长滋生的创伤,也有时间带来的仁慈。
 
45岁的舒淇开始自己写剧本,不是角色,是有悲有喜的人生。
 
 
二十五年前,舒淇在电影《色情男女》中,借角色梦娇之口吐露心声:
 
“我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家里穷,父母常常吵架,自己又不行,书读得不多,所以就跑到香港。我要拍戏,我要赚钱,我要赚好多好多的钱,回去让爸妈过得好一点。”
 
这个角色是为舒淇量身打造的,讲出这些话的她,像一个被成人世界无情吞噬的女孩,心存不甘。
 
其中的百般滋味与复杂情绪,让人动容。
 
出生于台湾的舒淇,原名林丽慧,因家庭窘迫而停止学业。从高中时,就做起了业余模特,只为赚钱养家。

 

 

小时候的舒淇
在她的记忆中,童年时期从未得到过呵护,一直在为钱纠结。只是贫穷不是最可怕的,挨打才是。
 
母亲生下她时还很小,信奉“棍棒教育”,父亲回到家后也常常对其打骂,小时候只要听到父亲的摩托车声响,她就立马躲起来。
 
久而久之,这种压抑的家庭环境让林丽慧的性格变得敏感而叛逆。
 
她曾在采访中表示:“一个普通的13岁女孩,应该得到父母的宠爱、抚养和教导,这些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从来没有。”
 
为此,林丽慧开始不停地离家出走,抽烟、打架、飙车、早恋……
 
有次飙车把肩膀摔得直流血,她宁愿找自己广告公司的老板帮忙,也不告诉父母。
 
直到多年以后,林丽慧才懂得开解自己:
 
“生下我的时候她才十八岁,我上学时她也不过二十四五岁。想想看我二十四五岁的时候根本什么事都不懂。她人生最好最有活力的20年,都用在我和家庭上。”

 

 

林丽慧长大的过程中,伴随着恐惧与阴影,她的小时候像一条船,一直在漂泊,看到有港口可以靠了就立马停下,准备充足后再漂到另一个港口。
 
1996年,青涩的林立慧来到香港发展,她想给自己想一个有文化与气质的艺名,由“琴棋书画”中取了两个字的谐音,成为舒淇。
 
初来乍到的她被导演王晶挖掘,拍了《灵与肉》、《红灯区》、《玉蒲团之玉女心经》等三级片电影……也拍了一套写真集。
 
从此,她一脱成名,无人不知。
 
那年,舒淇20岁。
 
她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被贴上了“三级艳星”的标签。
 
面对旁人猎奇的怪异眼神,她只说了一句:“我不后悔我做过的事,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谢谢。”

 

 

舒淇以这种大胆的方式,让很多人记住了她。面对外界的各种舆论,甚至是难听的脏话,她只能装作不在意,用笑容武装自己。
 
带舒淇入行的王晶,觉得继续拍这样的东西会浪费她的天赋:
 
“说起来很奇怪,你说舒淇很美,但她不是,你说她不美,但又不是。她是那种让你见了就忘不了的人。”
 

 

 
1996年,尔冬升喊来张国荣、莫文蔚拍摄电影《色情男女》,梦娇的角色还未有人选,在王晶的鼓励下,舒淇开始尝试转型,她想要成为像张曼玉那样的演员。
 
面对知名导演的邀请,舒淇不敢相信,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尔冬升鼓励她:“找你,就因为你是你,不必担心。”
 
张国荣饰演的新晋导演阿星失业许久,在前路渺茫时,他开始拍三级片谋生,舒淇担任女主,她身上那种隐藏的风情逐渐被挖掘出来。
 
1996年电影《色情男女》
阿星(张国荣 饰)与May(舒淇 饰)剧照
舒淇在《色情男女》中给自己穿上了一件肚兜,也凭借该片获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及最佳新演员奖,逐渐摆脱了三级片的困扰。
 
这部电影之后,王晶邀请她出演《蜜桃成熟时1997》。
 
这次,舒淇拒绝了。
 
彼时的她,不再需要赤裸出现在众人面前,为了昔日与王晶的恩情,她应允客串一天,从此告别“脱星”的窠臼。
 
1996年电影《色情男女》
阿星(张国荣 饰)与May(舒淇 饰)剧照
也是在这年,张婉婷的《玻璃之城》找到了舒淇,她与黎明分别饰演的韵文和港生,在挥之不去的往事下重续玻璃般的爱情。
 
1998年电影《玻璃之城》
韵文(舒淇 饰)与 许港生(黎明 饰)剧照
70年代的香港大学,风雪中的电话亭,有些人最好不要再相见,不知道两人念念不忘的是真实的彼此,还是回不去的青春。
 
舒淇并非科班出身,可那种迷人的感觉与灵气不是表演学校可以教出来的,她的笑容天真美好。

 

 

1998年电影《玻璃之城》
韵文(舒淇 饰)剧照
2005年,舒淇与张震相遇在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中,他们本色上演了一段三生三世的爱情,全篇分为恋爱梦、自由梦和青春梦。
 
舒淇饰演的秀美一双直勾勾的眼睛摄人心魄,明知自己的柔情会被辜负,也一腔热血地往前冲。
 
背景放着浓郁的台湾乡村歌曲,秀美与少年在台球厅重逢,微弱暧昧的光打在年轻的脸上,暗黄色与青灰色的光影,交织出真挚的爱情故事。
2005年电影《最好的时光》
秀美(舒淇 饰)与 阿震(张震 饰)剧照
“秀美小姐,还记得我吗,入伍前跟你撞球的那个人。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三个月了。春雨绵绵,此刻营区正放着披头士的歌《Rain and Tears》,就像我的心情。期待能再见到你。祝福,永远美丽。”
 
言语笨拙,却难掩真诚,秀美看着信,笑得少女心荡漾。
 
2005年电影《最好的时光》
秀美(舒淇 饰)剧照
现在的男女,已经难以停下来为喜欢的人写一封信,诉说自己的过往与心意。
 
三个短暂的梦,告诉我们经过,却没有结果,牵手之后的故事,变得不再重要。
 
2005年电影《最好的时光》剧照
大家向往那个时代的纯洁与克制,也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影毕,有些情绪如鲠在喉。
 
但是你知道,那并不是悲伤。
 
就如侯孝贤讲的那般:
 
“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被浪费的,也只有在辜负浪费之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时光。 ”
 
因为这部电影,舒淇拿到了影后,站在舞台上,她紧紧握着那座沉甸甸的奖杯,泪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这一路摸爬滚打的景象历历在目。
 
那些年,她独自一人面对来自外界的各种恶意,身处在极尽意淫的围观之下,如履薄冰,无处躲藏,如今终于可以笑对众人。
 
后来舒淇告诉记者之所以那天泪如雨下,是因为终于能向父母交代了。
她抱着奖杯回到故乡,心情难以自抑:“我一定要把我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
 
舒淇坐在住处的天台上,她的阵阵笑声回荡在空气里,玻璃窗外,是一座座高耸的建筑,在天空与城市的围裹里,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努力挣扎,希望把自己从绝望的深渊救起来,我也曾希望善良的你和干净的北海道,能让我找回人生的美好,这是我此行的私心。但可恨的爱情已经耗尽了我的全部,我越是挣扎,记忆越是把我往下撕扯……”
 
2008年,舒淇饰演的梁笑笑与葛优演的秦奋在电影《非诚勿扰》里,来到北海道,她答应和秦奋谈恋爱,但要允许她心里有人。
 
他们在冷清的北海道游玩,舒淇试图忘记旧爱,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一番挣扎之后,她跟秦奋说了再见。
 
2008年电影《非诚勿扰》经典片段
梁笑笑是冯小刚为舒淇量身打造的角色,她说:“只要在这部电影里,自己才是本色演出,得到了曾经渴望得到,但一直没有得到的东西。”
 
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是惊涛骇浪。
 
拍这部电影时,舒淇自己化妆,她从不遮住自己脸上的雀斑,首次合作后,导演冯小刚说:“舒淇随和随性随俗,知情知理知趣。”
 
五年后,她作为段小姐出演周星驰电影《西游·降魔篇》,武艺高强,爱得义无反顾。
 
2013年电影《西游·降魔篇》经典片段
陈玄奘不断拒绝驱魔人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那一刻,舒淇也许是懂周星驰的,他们都是深情念旧的人。

 

2013年电影《西游·降魔篇》
段小姐(舒淇 饰)片段

“昨天今天过去不再回来
红颜落下色彩变苍白
从前直到现在 爱还在
在世间 难逃命运”
 
这次的《一生所爱》,在舒淇慵懒的声音下,有种苍凉无奈之感。
 
2015年,她再次与张震合作在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里。
 
舒淇几乎是拿命在演戏,不吊威亚,实打实地往下跳,有一段武打戏拍了整整一年,最后只留下几秒钟。
 
整个影片中,她饰演的聂隐娘甚少言语,台词只有几句,却将一个出世女刺客的苦楚、克制、孤独,从层次丰富的眼神与神情中细腻地表达出来。

 

 

2015年电影《刺客聂隐娘》
聂隐娘(舒淇 饰)片段

聂隐娘是一个刺客,也不过是个女人。

 
导演侯孝贤说:“舒淇十几年不变,不是外貌,是她的人格、内心。她是很标准的女侠,因为她对人一点都不假,非常真诚。”
 
 
这样的真诚,在很多时候会伤害到自己。
 
2012年3月26日,舒淇哭得很伤心。
 
在甄子丹与赵文卓发生争执时,她发文支持甄子丹,结果遭到了网友的恶意报复,将其早年间的各种艳照找出来发在网上,并配有不忍直看的言语。
 
当天下午,媒体拍到舒淇孤身一人坐在中环植物公园的角落,目光不断望向手机屏幕,泪流满面,短短几分钟眼睛哭到红肿。

 

 

卷入无端的纷争,她形容“活生生的将17年前的往事,一年又一年,一幕又一幕的浮现在眼前……”
 
那天,舒淇清空了自己微博的所有内容,在次日凌晨表示自己很好,她感恩伤害过自己的人。
过去的那些不是她的伤疤,而是她一路走来的故事。
 
舒淇感谢那些不爱她的人,让她感受到生活的真相,更让她有可以修为的机会。
 
名利向来是把双刃剑,后来的多部代表作将舒淇送上演员生涯的高光时刻,可当她将曾经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上之后,往日的写真集却到处飞散。

 

 

过年时,舒淇的母亲怕被人指点不敢去看望亲戚,她闻讯赶回家乡,陪着母亲去了各个亲友家,当门打开后,她仰着头,倔强无比,看起来若无其事。
 
舒淇被称为「当代灰姑娘」,被生活次次逼到角落后,她疗愈过去,疗愈自己。
 
当下许多女演员人到中年,害怕自己容颜老去,人气衰减,对此,舒淇表示:“你已经风光二三十年了,你还想怎样?你觉得变成一个妖怪好,还是自然地老去好呢?”
 
没有危机感,是她的骄傲和坦然。
 
2005年,蔡康永问舒淇:“做演员开心吗?”听到这句话后,舒淇难以抑制自己的心情,嚎啕大哭起来,录制暂时结束。
 
那一年年底,她凭借侯孝贤电影《最好的时光》夺得影后,一路走来,从艳星到影后,这对舒淇的意义非同一般。
 
自那之后,舒淇不再需要向外界证明自己,她开始享受表演。
 
 
自古美人难过情关,舒淇也不例外。
 
她说自己始终相信爱情,但不相信天长地久。
 
1998年,舒淇与黎明因电影《玻璃之城》相恋,彼时的黎明作为香港四大天王之一,备受追捧。
舒淇在影片中堪称本色出演,当她梳着两个马尾辫,回眸一笑时,是透明的灵动,当时的黎明近乎愣住。

 

 

1998年电影《玻璃之城》
韵文(舒淇 饰)与 许港生(黎明 饰)片段
港生:“在你身边的每一天,我都是爱你的。”
 
韵文:“不在你身边的每一天,我才是最爱你的。”
 
电影中的这次对话,像极了现实中舒淇的内心写照,她的每一句话都是短暂甜蜜后的伤疤。
 
这段恋情引起举世哗然,舒淇爱得卑微,不只是黎明的粉丝,连同他的家人一起反对。
 

 

黎明与舒淇
黎明未至,长夜漫漫。
 
戏里的遗憾延续到了戏外,两人谈起了地下情,不能公开牵手,不能接受朋友的祝福。面对记者的追问,黎明对外从未承认舒淇是自己的女朋友:“我们只是朋友。”
 
这段苦恋到了第7年时,舒淇心灰意冷,提出分手,在最痛苦的日子里,她要靠看心理医生才能熬过去。
 
曾经爱到无法自拔的故事消失在空气中,成为记忆。

 

 

1998年电影《玻璃之城》
韵文(舒淇 饰)与 许港生(黎明 饰)片段
告别伤痛后,舒淇并未更加接近自己的港口。
2005年,舒淇与张震因电影《最好的时光》暗生情愫,互有好感。
 
有一场吻戏,两人吻到忘记时间,忘记导演喊停,舒淇说:“我和张震开始担心是不是吻得太久了,于是停下来,发现导演和摄影师已经在抽烟了。”
 
戏里,舒淇疏离中带着性感,让人不敢直视,坐在张震摩托车后座上离开的她,轰隆隆地掠过泊油路,最终消失在这座城市,只剩立交桥下的空镜。
 

2005年电影《玻璃之城》

秀美(舒淇 饰)与 阿震(张震 饰)剧照
戏外,张震带着舒淇游荡在台湾的巷子里,尝遍了各种美食,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关于两人的绯闻甚嚣尘上。

 

 

2005年电影《最好的时光》
秀美(舒淇 饰)与 阿震(张震 饰)片段
在《康熙来了》中,当舒淇被问到:“如果张震真的开口追求你,你会答应他的追求吗?”她笑着回答:“会吧,他那么好。”
 
舒淇拍完《最好的时光》后,有整整八个月的时间,沉浸其中,无法挣脱出与张震的感情戏。
 
然而张震让她失望了,青春不过一场梦,最好的时光在电影结束的那一刻就已经戛然而止。当年舒淇上台领奖前,一句“亲爱的”让张震慌张:“什么啊?”
 
这不免让人想起当年拍《最好的时光》,最后一场离别戏,舒淇无法走出。散场后,剧组的人都走了,只剩她蹲在地上啜泣。
 
张震轻松走到她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漫不经心来了句:“嘿,都是假的。”
 
2005年电影《玻璃之城》
秀美(舒淇 饰)与 阿震(张震 饰)剧照
他对眼前这个女孩避讳不已,其父亲非常介意舒淇不堪回首的过去,认真对媒体说:“舒淇不会是张震的另一半。”
 
2013年,张震结婚,舒淇出现在婚礼现场,哭成泪人,新娘将手捧花递给丈夫的昔日故人。
 
舒淇泣不成声,说了句:“我是来祝福我的好朋友。”
 
终究还是意难平。
 
2005年电影《玻璃之城》剧照
三年后,在电影《刺客聂隐娘》发布会上,张震说:这部电影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田季安对隐娘是逝去的爱,深刻的回味。”
 
舒淇终于对面前这个男人说出多年心声:“你还不是娶了别人。”
 
两人之间的感情无疾而终,如同《最好的时光》中的大量默片,听不到任何对话的声响,只有凄凉的唱曲声。
 
在滚滚红尘中,舒淇再次成为他人生命中的过客。
 
2005年电影《最好的时城》
秀美(舒淇 饰)与 阿震(张震 饰)剧照
 
那个说要在25岁把自己被嫁出去的女孩,一直以来,都渴望被爱。
 
人生兜兜转转,2016年,舒淇与冯德伦结婚。喊着想要和人家一生一世的女孩子,终于在不惑之年嫁给了契合的另一半。
 
那年,舒淇40岁,冯德伦42岁。
 
冯德伦与舒淇
他们在结婚启事中说:两人相恋4年。 
 
四年前的冬至,舒淇写道:
 
“ 从前,你不懂我,你不理解我,我们不懂珍惜,一再错过。天亮以后,如果还有心意,还有机会重来,亲爱的,我们一定不再有遗憾。 ”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舒淇与冯德伦相识于1998年的《美少年之恋》,那时的他们拥有着干净的面庞。
 
冯德伦与舒淇
当冯德伦饰演的Jet走过舒淇时,两个年轻人在香港街巷的两段驻足相望:
 
此时,旁白响起:
 
“相逢必是有缘,这个摸不清头绪的女孩,又会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23年前的这句台词,在今日看来像极了某种预兆,他们注定要在彼此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尽管时间有些久。
 
这对昔日好友成为恋人后,义无反顾地做自己,不在意那些繁文缛节,婚纱是别人送的,头纱是街边随手买的。

 

 

冯德伦与舒淇
圈内好友说:“这很舒淇风,像是她会做的事情。”
 
舒淇穿着简洁的白婚纱与白球鞋,自然不做作,脸上全是甜蜜的笑容,与爱人的每一个对视都是爱。
 
走过山渡过河,冯德伦安抚了她漂泊多年的心,舒淇终于到达了港湾,也变得愈发自知:
 
“我对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害怕过,因为再怎么样,就是打回原形嘛。而我又是那种一块钱可以吃一餐,一百块也可以吃一餐的人。是因为想清楚了吧,清楚没有人可以永远做女主角。”
 
冯德伦与舒淇

 

 
2011年冬天,舒淇来到日内瓦,她至今仍然记得那天的湖面结了很厚的冰,气温很低。
 
在回住处的路上,她看见湖边的石头台阶上有几只白天鹅,其中混杂着一只灰黑色的丑小鸭,她像个小女孩似的跑过去与它们合照。

 

 

整个画面像极了某种宿命,舒淇终于从丑小鸭变为白天鹅,一路走得辛苦,童年时期的不幸与饱受争议的过去,在漂泊数年之后,被她自我疗愈。
 
舒淇44岁了,九年前她开始创作原创剧本《女孩》,用她自己的话讲,那关于一个女孩的成长或者永恒的童年。
 
“这位是你的同班同学,跟我一样也姓林,叫丽慧,你们好好相处。塑料袋的接缝处里,会跑出面包的香气,女孩闻着闻着就像是已经把它吃进肚子里头。”
 
舒淇笔下的剧本是关于林丽慧的童年故事,那是她曾经的名字。它或许是给每一个童年不幸的女孩的故事,其中掺杂着她的悲喜,全是诚实的表达。
 
从塑造不同的女性,到写自己生命中的《女孩》,舒淇隐匿在镜头之后,做回了普通女孩,她仍然是骄傲的,还在仰着头,自如地冲撞生活。
 
那些不被爱的日子里,她鲜少流泪:“我的眼泪是很值钱的。”
 
个中悲苦,如骨鲠在喉,不足为外人道。
 
拍《刺客聂隐娘》时,侯孝贤形容角色聂隐娘是个孤独症少女,独自一人藏在黑暗角落里,没有同类。舒淇不然,她将一杯酒下肚之后,说了句:
 
“这世上谁不是呢,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时,你觉得你有同类吗?没有,你就是你自己,一个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来源:最人物
责任编辑:马家辉
平台: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那个说话声音懒懒的舒淇,最近越活越自由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