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有多少女孩,生前是“提款机”,死后是“扶弟魔”?

Lead
“原来有些家庭的女孩子,是真的要被父母兄弟吸血吃肉的。”

 

 

来源:教育

微信ID:edu618

 

24岁的洛洛肯定不知道,她死后,还要为弟弟挣一套首付钱。

1月24日,在《杭州和事佬》节目中,这个叫洛洛的24岁女孩,凌晨去江边散步,遇到钱塘江涨潮,不幸被江水卷走身亡。

对于洛洛的意外死亡,公司没有法律责任,但是出于人道主义,公司赔付给洛洛父母6万元。

没想到洛洛的父母“挟尸要价”,继续敲诈公司,想再要25万,理由是要给自己儿子付首付!

真比樊胜美还惨!

通过女孩的三个社交平台的公开内容,老板得知,洛洛生前曾多次自杀,原因不是工作压力大,而是一个极度吸血的原生家庭。

父亲“一万两万”地跟她要钱;

母亲要买各种东西、要用最新款的手机;

甚至当她已经故去之后,父母提出多要钱也是为了给弟弟买房。

最令人气愤的是,在女孩去世之前,她妈妈就知道她有明确的自杀倾向了,甚至跟自己儿子讨论过。

 

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就只是象征地把这个情况通知对方一下。

 

太令人愤怒了!

更可恶的是洛洛亲属在调节现场的表现。

妈妈穿金戴银,妆容精致,看不出一丝对女儿的心疼和痛苦。

 

只是伴随着偶尔的咆哮和几滴“鳄鱼的眼泪。”

 

洛洛爸爸则全程黑脸,面色淡漠,只想赶紧结束这场调节。

 

洛洛的姑父也是张口闭口谈的钱,丝毫不关心洛洛的死因和生前状态。
这个茹毛饮血的家庭,真是让人心理胆颤。
孩子不是父母实现其愿望的工具,也不是父母拿来跟别人讨价还价的筹码。
永远不要把女孩的命当成提款机!
踩着姐姐的尸骨,
圆弟弟一个房子的梦
在调节现场,我们看不到一丝亲情,只看到了明晃晃的筹码。
公司的抚恤金本来是两万,洛洛的妈妈说,涨一点,5万吧。
洛洛的姑父说,再涨一点,6万吧。
老板出于对员工的痛惜,都答应了。
是我孤陋寡闻了,第一次听说赔偿金还能涨?
只是老板的善良,换来的是她父母的贪得无厌。
仅仅过了个周末,洛洛的父母又带人来公司闹,说之前白纸黑字的不算数了,要求公司再给35万,共计41万。
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操作也是惊呆我了。
更可气的的是,他们甚至还找洛洛的男朋友也要到了1万块补偿。
她的父母面对镜头一直在冷静地算账,说女儿为公司创造了利益,自己养大孩子每年也花了不少钱,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张老板直接扔出了一份微信记录,和一份洛洛生前微博的记录,说:
“在得知洛洛真正想不开的原因后,我觉得非常愤怒。”
 
这个外表灿烂的开朗女孩,她的原生家庭早已烂在骨头里了。
因为长期被父母逼着要钱,洛洛变得十分忧郁跟敏感。
她曾公开她跟妈妈的聊天记录,明确表示宁愿花钱买断亲情,从此两不相欠。
原来,使这位年轻灿烂的女孩从开朗到崩溃,不是一人漂泊在外的孤单,也不是工作的压力,而是那个吸血鬼的家庭。
原来有些家庭的女孩子,是真的要被父母兄弟吸血吃肉的。
最可怕的是这种,女孩子人都没了,家里人还要榨取最后一点价值,看能不能通过闹一闹,利用这个女孩子,给儿子闹来个首付钱。
 
她父母的表情全程看得我不寒而栗。
脸上没有一点对逝去女儿的悲痛,精明的眼睛里,都是算计。
 
这哪里一个痛失爱女的样子,这分明就是家里的摇钱树倒了,一家人露出的丑陋嘴脸。
洛洛真的太可怜了。
 
用24岁小小的身体养活全家人,却得不到内心渴望的一点点爱。
“子女感受到父母的爱是有条件的,如果达不到那个条件,她就会不相信父母是爱自己的”。调解员这样分析到。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吸血家长”的人心;
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善意,去理解选择与世界诀别的生命;
但凡她能有一丝丝的被爱和被看到,内心能感受到一丝温情和疼爱,她都不会绝望到凌晨去江边独自散步。
这一次,我只希望,洛洛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月亮。
消失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性别
“我是个女孩,相当于赔钱货。”
很多女孩从出生,就被灌输这样的观念:自己是没有价值,是赔钱的。
女孩子长大后是没有家的,女孩子也从来没有归属。

世上还有千千万万的洛洛在没有亲人温暖的世界里存在,光是挣扎就用尽了全部力气。

就因为她们是女孩。
 
好多女孩的命运,因为是女孩,活得不像个孩子
她们要求懂事,听话,孝顺,成为父母的好女儿,弟弟的好姐姐,但就是活不成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她自愿成为一个被害者,或许之后她也会成长成为一个加害者,把自己的下一代重新明码标价。
但这何尝不是一种来自原生家庭的PUA?
不管是樊胜美还是苏明玉,房似锦,包括如今的洛洛,她们都是在妥协中乞求爱。
来自重男轻女家庭的女孩们,因为在黑暗中生活了太久,只要受到来自父母的一点点的关怀和需要,都能让她们诚惶诚恐,感恩戴德。
 
选择继续心甘情愿地当弟弟和整个家庭的提款机和工具人。
 
她们的家人,小时候靠体力和灌输洗脑她。长大了,靠虚情假意控制她们。靠亲情血缘绑架她们。
电视里的樊胜美不会想着逃走,现实中樊胜美们想逃走的也很少。
这是一种极其典型的PUA。
也是一种重男轻女家庭的标配PUA。
等这些女孩长大人,她们会继承原生家庭的遗毒。
 
在她们心里,始终有着这样根深蒂固的观念:
 
“我爸妈重男轻女,他们对我多么多么不好,我恨他们,如今他们老了,我还是要照顾他们。”
钱钟书曾在《围城》 里描述过这种重男轻女的现象。
“葡萄牙人有句谚语说,运气好的人生孩子,第一胎准是女的,因为女孩子长大了,可以打杂,看护弟弟妹妹,在未嫁之前,她父母省得下一个女佣人的工钱。”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女孩,千万别让自己成为那只恶龙。
 

这个年轻女孩之死,

背后是千千万万女孩的眼泪
一个人的家庭就是她的宿命。
 
有的孩子因为是女孩,不得不成为一台“不敢停歇”的永动机。
之前有个朋友,非常漂亮精致,看起来也很光鲜。但没人知道的是她几乎没有休息日。
白天工作,周六日兼职。
因为她要负责爸妈的生活费,弟弟的孩子的学费生活费。

她必须永不停止,才能负担得起这样一大家子。
每逢假期她甚至都不敢回家,因为对她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整个家庭都在等着向她要钱。
 
女孩不应该成为工具,而应该是母亲最软的肋骨,但现实是,她们确实成为了父母遮风挡雨的小棉袄,还是沾着血的那种。
前一阵子,Knowyourself出了一份《2020全球性别差距报告》。
报告显示:我们对比十年前,女性地位正严重倒退,重男轻女也更加严重。
十年过去了,在这个性别的点上,这个事件仍然在发生,我们需要去反观自身,我们是否做到情感的平衡。
每个孩子,不论男女,都应该平等地拥有得到爱的机会跟权利。
如果女孩不幸地遇到“重男轻女的父母”,最重要的不是拒绝,而是要鼓起勇气,对自己内心深处那个脆弱而又渴望认同的人格说不。
在当今社会,没有哪个家庭有能力压制一个人一辈子。
 
关键在于早前的懦弱和退让,以及内心深处的渴望认同、缺乏安全感让人不自觉地在整个家庭中成为被奴役被压抑的一份子,成为食物链的最底层。
孩子,要始终相信,
你可以被爱,
你值得被爱,
你应该被爱!
最后想以胡适送儿子的一封信结尾:
我养育你,并非恩情,
只是血缘使然的生物本能;
所以,我既然无恩于你,你便无需报答我。
反而,我要感谢你,
因为有你的参与,
我的生命才更完整。

我只是碰巧成为了你的父亲,
你只是碰巧成为了我的女儿和儿子,
我并不是你的前传,
你也不是我的续篇。

你是独立的个体,
是与我不同的灵魂;
你并不因我而来,
你是因对生命的渴望而来。
你是自由的,
我是爱你的;
但我绝不会“以爱之名”,去掌控你的人生。
 
*作者:教育编辑部秦一。来源:教育致力于为0~15岁儿童打造前沿、权威的家庭亲子教育平台,通过解读国内外先进教育理念、跟进教育部政策,为家长提供有指导价值和意义的内容。本文由教育编辑部原创,转载请联系微信号(ID:judushu)授权。
*注: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END-

来源|教育

责编|林伯宴

平台|她乡LaChic

 I D |chicvancouver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2827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有多少女孩,生前是“提款机”,死后是“扶弟魔”?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