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全球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公布,加拿大又赢了美国

传统移民国家吸引力足够强大,尤其是加拿大最近公布的2021-2023移民配额计划,每年相较过去将增加至少5万个移民配额。

根据公告,加拿大政府声称将在2021年吸纳401,000个新移民,2022年要达到达到411,000 名移民, 2023年达到421,000名。每年开放这么多移民人口的名额,究竟加拿大和美国社会对于移民的包容度友好到什么程度呢?

图源:Freepik

 

2020年12月,总部位于欧洲的全球最大移民和融合领域学者网络IMISCOE,发布了2020年版《全球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MIPEX)。

图源:IMISCOE

 

该报告对全球包括美国、英国、澳洲、加拿大等共计52个国家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进行了排名,主旨在于移民目的地国家的移民法规政策对于外来移民的接纳及友好程度。

在排名中,加拿大以80分的亮眼成绩排名第四,而美国仅73分,位居第六。除此之外排名前十的仅有另一个传统移民大国澳大利亚,仅得分65分,位列第九。

图源:Freepik

 

根据网站所提供的评分指标项目,主要可以从以下8个政策领域了解加拿大及美国在吸引移民融合政策方面的友好度:

  • 1、劳动力市场流动性
  • 2、家庭团聚政策
  • 3、教育质量指数
  • 4、社会医疗指数
  • 5、政治活动参与度
  • 6、永久居留权
  • 7、国籍准入原则
  • 8、反歧视政策相关

通过对接收移民的所有国家所实施的政策中,关于这8项政策领域里设置相关的问卷来获得每一项评分,总和求均值可以得到每一项的最终计分;最高分数不超过100分。再综合单一国家在每一项政策领域获得的分数总合再次求均值之后即可得到这个国家对于移民的友好程度。

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认证的是欧洲范围及全球范围内的移民国家,这些国家致力于获得均等居民权益,义务以及为所有合法居民提供均等机会。

图,2020年MIPEX

 

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的分数级距分为8个级别,分别体现出移民国家对于移民的友好程度,由极度友好到极度不友好。

其中,80-100分代表这个国家对于移民的态度极度友好;

60-79分代表稍显友好;

41-59分代表略显友好;

21-40分代表稍显不友好;

1-20分代表不友好;

0分代表极度不友好。

上图为MIPEX-2020的最终评选结果,我们看到北美两大移民国家——加拿大、美国均处在稍显友好至极度友好范围。

图,加拿大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80分位列全球第四

 

图,美国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73分位列全球第六

 

劳动力市场流动性

劳动力市场流动性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整体政策,工作环境,移民者的技能以及移民目的等几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新移民是否有同等的权力和机会去获取工作机会并且提升他们的工作技能?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明显得分较高与其他欧洲国家。

 

从政策角度出发我们也了解到,现在市场上较为活跃的希腊黄金签证项目,甚至不允许获得该签证的新移民在希腊拥有就业机会。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劳动力市场准入性、劳动力部门对于新移民的整体支持力度、就业目标支持(主要指是否提供整体支持给与外来移民及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新移民提供就业培训、或者对于女性及年轻新移民的就业支持力度;新移民语言及技能方面的就业需求培训等)、劳动者权利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劳动力市场流动性的评分结果中,加拿大获得了76分,而美国获得了69分。也就是说,加拿大的劳动力市场流动性位居全球第六,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流动性位居全球第七。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劳动力市场流动性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永久居民,及其家庭成员和部分短期技术移民,在获得较为稳定且有质量的就业方面享有较全球其他移民目的地更好的机会。

图,加拿大劳动力市场流动性得分76分,位居全球第六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劳动力市场流动性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在排名前十位的目的地中处于较低水平,虽然美国为新移民提供了平等的劳动力市场准入,但是在就业目标培训支持方面稍逊于巴西,意大利及西班牙等。

在美国持有合法身份的人士往往可以很容易找到工作机会,根据调查显示自从2014年以来为这些新移民提供更多的英语以及职业培训投入之后则变得更加容易。但是,他们所得到的工作或许远低于他们的自身技能,这是由于就业机构的官僚主义以及对于海外学历认证方面的有限支持程度。

图,美国劳动力市场流动性得分69分,位居全球第七

 

家庭团聚政策

家庭团聚政策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是否以及何时允许新移民的家庭成员来他们的新家团聚及定居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新移民家庭成员团聚及定居的难易程度如何?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得分较高与其他欧洲国家。但是我们注意到,近几年这一表现呈现略微下降的趋势。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是否有资格担保家庭团聚、担保家庭团聚的条件(如经济实力的要求、是否需要熟练的语言沟通能力等)、获取身份的安全性(是否会在符合法律条文中规定的前提下仍然被拒绝团聚身份申请、家庭成员团聚后获得身份是否受到原担保人的身份状态影响从而失效等)、相关的权力因素(如获取团聚身份时间较久,多数达5年等;父母及子女基本需要等待3年左右等)这几方面的因素

在家庭团聚政策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88分,而美国仅仅获得62分。也就是说,加拿大家庭团聚政策友好指数排名全球第二,而美国家庭团聚政策友好指数仅排名全球第十九。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家庭团聚政策显示结果为极度友好。评估描述为:加拿大的政策具有家庭团聚友好的传统,但是,由于在2017年发生了细微的政策改进,成年子女,父母以及祖父母在家庭团聚政策中申请加拿大团聚相较于其他排名前十位的移民目的地面临巨大的障碍。

图,加拿大家庭团聚政策得分88分,位居全球第二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家庭团聚政策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美国在全球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已经跌出了家庭团聚政策友好排名的前十位。

美国传统的家庭团聚友好政策受到2019年“公众负担”行政令的严重破坏以及由于基于自由裁量权的审核标准而大量拒绝申请人。美国在这一政策上的得分甚至低于所有的传统移民目的地国家。对于分居的移民家庭成员办理美国亲属团聚所面临的障碍甚至可与目前52个国家中类似冰岛,日本以及部分中欧国家相提并论。

图,美国家庭团聚政策得分62分,位居全球第十九

 

教育质量指数

教育质量指数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整体教育质量的优势表现以及教育体系的义务这几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教育体系中是否有针对于移民家庭子女教育需求的义务详规?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得分远高于其他移民目的地国家。且呈现出一直维持较高的、平稳的水平这一特点。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教育体系的准入原则(如是否获得足够的支持准入低龄教育,职业培训以及高等教育等;无移民注册信息者是否有受到法律保护进行义务教育等;移民者在寻求更高等教育机会时是否有更明显的障碍等)、目标需求的解决(如是否提供系统化的学术指引及为移民子女学校提供经济支持等;授课老师是否会接收跨文化教育及多要换文化教育的培训等;是否给与移民者足够的语言培训支持直至他们能够在学术学习阶段可以精通语言等)、是否给与新的教育机会及跨文化教育等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教育质量指数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86分,美国获得83分。也就是说,加拿大教育质量指数排名全球第三,而美国教育质量指数仅排名全球第四。在教育质量水平方面,这两大传统移民国家表现均是优异。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教育质量指数显示结果为友好。评估描述为:加拿大高度发展的多元文化教育以及公平的政策帮助各种各样的移民子女获得教育机会并且体会到安全的家庭及学校教育环境,但是在课程设置,教学专业以及高等教育方面仍存在改进的空间。

 

图,加拿大教育质量指数得分86分,位居全球第三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教育质量指数显示结果为友好。评估描述为:教育质量指数排名第四,仅次于加拿大及几个北欧国家,美国的学校根据2015年“每一位学生完成学业法案”为新移民学生提供平等教育准入、支持以及机会等几个方面的大力支持。但是对于美国来讲,比起目标教育政策方面更应该改善学校选址方面的情况来提供给新移民学生更多机会进入教室。

图,美国教育质量指数得分83分,位居全球第四

 

社会医疗指数

社会医疗指数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的新移民健康保险覆盖、医疗服务资源等的准入原则、是否将新移民的健康需求纳入政策层面等几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医疗体系是否可以应对新移民的需求?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蓝色标记,得分明显高于其他移民目的地国家。且呈现出一直维持较高的、平稳的水平这一特点。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医疗福利因素(是否给与合法移民无条件的或者有条件的医疗福利;是否给与难民及无注册信息移民一定准入标准的医疗福利等)、医疗服务资源准入原则(是否可以无条件享有医疗服务资源、是否可以享受医疗健康常识教育等)、相应新移民需求的服务(是否提供免费的移民就医翻译服务;是否提供社区化的医疗健康信息及服务)、政策的改进(是否进行新移民健康调研;是否积极推进新移民健康相关的综合政策调整等)等这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社会医疗指数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73分,美国获得79分。也就是说,加拿大社会医疗指数排名全球第十四,而美国社会医疗指数排名全球第九。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社会医疗指数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尽管仍存在障碍,但加拿大的响应制医疗健康服务为更多的新移民就医提供准入。这对于他们的身体及精神健康方面有着重大且直接的影响。

 

图,加拿大社会医疗指数得分73分,位居全球第十四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社会医疗指数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在社会医疗指数排名全十的国家中稍微处在较低排名,美国仅根据法律为符合医疗福利资格的移民就医者提供准入及响应制医疗保险服务。同其他英语国家一样,美国在为新移民及青少年移民提供健康资源方面投入了更大的精力,这也得益于现存已久的联邦政策提供了准入性以及文化能力,同时也有青少年健康署的协同发展。

图,美国社会医疗指数得分79分,位居全球第九

 

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

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的新移民是否能够参与到当地民间组织及公共视线活动中等几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新移民是否被赋予参与到政治活动的权力及机会?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由于对于新移民参政方面有严格的身份认同问题,在这方面传统移民国家均没有很开放的态度。众所周知,在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参与总统竞选初期就遇到对于他身份的质疑问题,这是因为美国宪法规定公民若想精选美国总统,必须是美国本土出生的公民,而非任何形式的归化入籍者可以参与竞选。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选举权、参政自由度、咨询机构主导地位、实施政策等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50分,美国获得40分。也就是说,加拿大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排名全球第十六,而美国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排名全球第二十一。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显示结果为略显友好。评估描述为:尽管新移民可以在本地社会团体活动中活跃并且可以申请公民身份,但是相比较其他大多数目的地而言,加拿大并未见有关于赋予其选举权或者咨询委员机构领导地位等的实践。

 

图,加拿大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得分50分,位居全球第十六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显示结果为稍显不友好。评估描述为:新来者在美国若想贡献政治力量面临着稍显不友好的环境因素。由于处在竞选制的圈层之外,新移民鲜少接到当地社会团体的通知,咨询或者接纳。仅有少数州为新移民领导下的社会团体提供基本信息及支持。相较于其他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国家中美国提供的民主参政机会少之又少。

图,美国政治活动参与度指数得分40分,位居全球第二十一

 

永久居留权指数

永久居留权指数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的永久居留权安全指数,构建申请入籍以及更好的融合机制的基本步骤等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移民者申请永久居留权的难易程度如何?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相较于其他目的地国家而言传统移民目的地国家更易获取永久居留权,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之后呈现下降趋势。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永久居留权获取资格、申请条件、身份安全、永久居留权力范围等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永久居留权指数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77分,美国获得63分。也就是说,加拿大永久居留权指数排名全球第八,而美国永久居留权指数排名全球第二十二。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永久居留权指数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加拿大传统的获取永久居留权,公民权的途径以及外来人口融合的保障可能由于持续增长的临时性工作签证移民者而变为需长期等待及令人失望。

 

    图,加拿大永久居留权指数得分77分,位居全球第八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永久居留权指数显示结果为稍显友好。评估描述为:2019年特朗普签署公布的“公共负担”法案行政令成为临时性居留者申请合法永久居留权(合法居留权,及绿卡持有者)的更大障碍因素。早前,在2015年版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度指数中我们曾提到美国已经否决了多种移民类别的永久居留权申请途径,而在多数移民目的地国家中比较而言这些申请资格包括了更高额的申请费用,更低级别的身份及更少的权利。

图,美国永久居留权指数得分63分,位居全球第二十二

 

国籍准入原则指数

国籍准入原则指数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的国籍准入原则便利性、是否具备准入增加归化入籍比率以及刺激外来移民融合等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新移民申请公民身份的难易程度?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相较于其他目的地国家而言传统移民目的地国家更易获取公民身份。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公民身份的获取资格、申请条件、身份安全、是否承认双重国籍等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国籍准入原则指数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88分,美国同样也获得88分。也就是说,加拿大以及美国的国籍准入原则指数并列排名全球第四。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国籍准入原则指数显示结果为友好。评估描述为:加拿大传统的公民身份获取途径是简单且灵活的,同时具有较高水平的归化入籍比率,政治参与度以及新移民在这个国家的归属感。

 

图,加拿大国籍准入原则指数得分88分,位居全球第四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国籍准入原则指数显示结果为友好。评估描述为:与加拿大并列第四排名仅次于阿根廷,巴西以及新西兰,美国的公民身份申请核心原则及其标准被分享并给予其他大多数目的地国家关于入籍标准的启示:持有合法居留身份居留满5年,承认双重国籍以及赋予儿童应有的公民身份权力。

但是,申请美国公民的过程相较于其他国家来说更加昂贵且充满官僚主义。在澳洲,加拿大,新西兰,德国,葡萄牙以及部分北欧国家新移民得到来自政府的支持包括更便捷的手续,更低的收费以及可以获取更多免费课程等。

 

图,美国国籍准入原则指数得分88分,位居全球第四

 

反歧视政策指数

反歧视政策指数的调查工作主要根据移民目的地的反歧视政策广泛推行的增加,反歧视政策立法,反歧视执法等方面的表现进行。主要评估的指标包括:

是否每个人都能在包括种族/民族,宗教以及国籍等生活各个方面中遭受的歧视得到有效的保护?

根据图表中所列示的结果,传统移民目的地如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数据以黄色标记,相较于其他目的地国家而言传统移民目的地国家在于反歧视政策指数方面较为有优势。

在具体细分的评分标准中主要考量了反歧视政策包含的范围、适用的领域(如教育以及就业等)、执行机制、平等原则等几个方面的因素。

在反歧视政策指数方面的评估中,加拿大获得了100分,美国获得97分。也就是说,加拿大反歧视政策指数排名全球第一(并列),美国的反歧视政策指数排名全球第八。

加拿大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反歧视政策指数显示结果为极度友好。评估描述为:加拿大的处于全球领先水平的反歧视政策法案保障了新移民具有较高水平的反歧视意识,认知以及报道机制。

图,加拿大反歧视政策指数得分100分,位居全球第一(并列)

 

美国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中,反歧视政策指数显示结果为极度友好。评估描述为:位列全球排名前十位,美国的反歧视政策法案以及公平政策保障了新移民具有较高水平的反歧视意识,认知以及报道机制,潜在的歧视行为受害者在美国可以被向强有力的保障机构,各种形式的公平机构以及政策来要求执行相关反歧视法。这些由美国建立的标准对于欧洲以及一些发达国家的立法具有启示作用。

 

图,美国反歧视政策指数得分97分,位居全球第八

 

如果说,社会福利、教育质量、生活品质、日常环境、社会医疗福利等这些“硬性指标”是潜在移民申请人在选择移民目的地国家中的前置考虑因素,那么在他们选择实际定居目的地时,一个国家对于新移民的接纳程度以及行之有效的成系统的移民融合政策友好度,则更值得移民申请者参考与关注。

根据IMISCOE发布的2020年版《全球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MIPEX),无论选择加拿大或是美国,都会更加容易融入到当地。

最后,需要看报告全文的,可在后台留言“友好指数”,或者文末加小编索取报告哦!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全球移民融合政策友好指数公布,加拿大又赢了美国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