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人物 / 正文

她生了个娃,她却只能当孩子的姐姐…

来自英国威尔士的Hollie今年25岁,她怀里抱着的这个女婴名叫Willow,她们的关系有些特别,Hollie既是女婴Willow的妈妈,也是她的姐姐,

这句话该怎么理解呢?
事情还要从多年前说起……
Hollie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有一个大她2岁的姐姐和一个小她3岁的弟弟,
亲生父亲并没有参与他们的抚养,是妈妈Faye一个人把他们拉扯大的,
妈妈一边在养老院努力工作,一边照顾三个孩子们,给了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
2006年,36岁的妈妈遇到真爱,在部队工作的33岁男子Andrew,
两人情投意合,一路走进婚姻,Andrew成了Hollie姐弟三人的继父。
妈妈觉得遇到了对的人,她本身也很喜欢孩子,非常想和现任再生一个孩子,
不过跟前任生下三个孩子后她就做了绝育手术,现在只剩后悔。
或者是太想要小孩了,2014年43岁的妈妈鼓起勇气,去一家诊所接受了绝育逆转手术,希望能恢复生育能力,
与此同时还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冷冻了三枚卵子,万一恢复不理想还有机会尝试试管婴儿。
只过了几个月就传来好消息,妈妈成功自然怀孕,
当时Hollie 19岁,现在她还记得妈妈宣布怀孕喜讯时兴高采烈的样子,
可是这种喜悦没能持续太久,妈妈很快就流产了。
接下来的四年妈妈始终在尝试怀孕,试了一次又一次,可结果始终不尽如人意,
每个月Hollie都会看到妈妈的泪水,背后的意思不言而喻,她每次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妈妈的痛苦和挣扎。
(示意图)
让人没想到的是,日思夜想想要小孩的妈妈没怀孕,Hollie却在21岁读大学期间意外怀孕了,
Hollie和妈妈都很高兴,Hollie本身就是由单亲妈妈抚养长大,她知道即使是单亲家庭也能把孩子照顾好,况且还有妈妈在一旁支持她。
Hollie的孕期有些难熬,坐骨神经痛和骨盆疼痛让她日子有些不好过,
不过妈妈总是陪着她,从每次做B超到进产房,妈妈始终陪伴她,度过各种难关,
2017年8月4日,Hollie的女儿Arwen出生了,她当妈妈了。
有了自己的孩子,Hollie说她更理解妈妈想要孩子的心情了,
她很清楚妈妈和继父没能生孩子的那种悲伤。
她的家距离妈妈家只有十分钟车程,妈妈超级喜欢外孙女,经常陪孩子一起玩儿,
2019年9月下旬的一天,Hollie看着妈妈和继父逗女儿玩儿,脸上充满爱意,
她心想,太不公平了,妈妈这么想要小孩,为什么就能没生一个呢?
这时一个念头从她脑海里窜出来,Hollie脱口而出,
“妈妈,Andrew,我也许能当你们的代孕妈妈。”
“你冷冻过卵子,为什么不试试呢?”
“你想这么做吗?”他们既惊讶又兴奋。
“当然,”Hollie说。
妈妈联系了冻卵的诊所,10月初Hollie和妈妈、继父三人来到医生的办公室,说明他们的想法,
他们想做试管婴儿,用妈妈冷冻的卵子和继父的精子培养受精卵,再让Hollie当代孕妈妈,
医生觉得计划可行,说会看一下冷冻卵子的情况。
可是两天后他们接到医生的电话,卵子的保存状况不太好,已经不能用了,
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而且这一次破灭的很彻底。
(示意图)
11月中旬的一天,Hollie带着女儿和妈妈继父一起外出,她坐在汽车后排,听到前排妈妈和继父的谈话,
妈妈悄声对继父说,她还是想要孩子,但现在梦想已经破灭了。
Hollie看着女儿,突然计上心来,
她不仅可以当代孕妈妈,其实还可以当卵子捐献者,
也就是说,她可以捐出自己的卵子,和继父的精子结合,再当代孕妈妈,替妈妈和继父生个孩子,
跟妈妈和继父商量好后,Hollie马上开始备孕,
今年1月中旬她注意到自己处于排卵期,进行了三次人工授精,希望最大限度提高受孕几率,
2月初,检查结果显示Hollie怀孕了,这个消息让妈妈兴奋不已,要孩子的愿望可能就快实现了。
(示意图)
这个孩子太特殊了,在生物学上Hollie是她的妈妈,但是从感情角度她要扮演姐姐的角色,
虽然妈妈和继父很高兴,Hollie也一直把孩子认作是自己的妹妹,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
比如刚怀孕时Hollie孕吐非常严重,她去找家庭医生希望得到帮助,
当她将情况坦诚相告时,医生开始质疑她,这让她感觉很有压力。
所以Hollie决定只对最亲近的人说实情,其他人问起时只说她为妈妈和继父当代孕妈妈,决口不提她其实是孩子亲妈。
最开始就连Hollie的亲姐姐和亲弟弟都不知情,当妈妈如实告知时,他们都非常惊讶,
不过姐弟都很理解Hollie和妈妈,也很高兴即将迎来的新成员,甚至有点儿失望Hollie没早告诉他们,
家人的理解让Hollie觉得自己做了个对的选择。
(示意图)
她跟继父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因此怀孕变得怪怪的,还会像之前一样聊天,
Hollie今年怀孕正好赶上新冠疫情,比上次怀孕还要辛苦,
3月份英国疫情爆发,Hollie带着女儿跟妈妈和继父住在一起,
这次怀孕坐骨神经痛的毛病又犯了,而且按照医院规定家属也无法陪她去产检。
每次做B超看到腹中的孩子,Hollie都会想“这是我的妹妹”,
在她心里这就是她的妹妹,是妈妈和继父的孩子。
Hollie的预产期定于10月,经历了41小时的漫长分娩,她生下了一个女婴,
妈妈早就给孩子想好了名字——Willow,
孩子出生后Hollie只短暂地抱了一会儿,就把她交给妈妈和继父。
(妈妈Faye抱着新生儿Willow)
出院后Hollie回到妈妈家,为了母乳喂养方便,她和新生儿住在一个房间,
她跟妈妈和继父都没感觉尴尬,一家人的生活仍然按部就班。
Hollie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对Willow的感情和对女儿的感情是不同的,
对女儿是母爱,而Willow是妈妈和继父的女儿,Hollie只把她当妹妹,而不是她的孩子。
下面还有两件事在等着她完成,
一是需要把妈妈的名字加在孩子的出生证明上,让她成为Willow的合法母亲,
他们需要去法院提交申请,估计会在明年1月份走完正式法律程序。
第二件事更复杂,随着Willow长大,她早晚有一天会知道身世的真相,
Hollie和妈妈、继父都觉得隐瞒不是办法,而且他们认为自己这么做完全是出于爱,
将来他们也不会隐瞒,会把实情告诉孩子。
“确实不太寻常。”
“不过她是被那么多的爱包围着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是最重要的。”
虽然在Hollie自己的描述中,替妈妈和继父生孩子是一件很有爱的事,但并不意味着这件事没有问题和风险,
正如她所说,“既是妈妈又是姐姐”的身份尴尬以及相关的伦理问题,会在未来长期存在,
即使现在预想了解决方案,但将来孩子长大了、懂事了,
能不能理解大人们的做法,会不会出现身份认知上的偏差和混乱,或许也会是潜在的问题啊….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她生了个娃,她却只能当孩子的姐姐…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