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 / 正文

华人翁婿相残,夫妻反目烧房!平和加拿大为何连发人间惨剧?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程序综述】眼看这天杀的2020就要过完了,好不容易快熬过了疫情,家庭暴力又来横插一脚——不仅在万锦市(Markam)多留下一具冰冷的尸体,还在卡尔加里将一处爱巢付之一炬。

当地时间12月21日晚,8时49分,多伦多警方在接到报案后火速赶往位于118 Nymark大道的一桩独立屋。紧急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后发现,一名70岁左右的老年人身中多处刀伤,整个人近乎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图自GlobalNews)

 

急救人员赶紧将生命垂危的老人抬上救护车,并火速送往医院。在创伤中心,纵使医生拼尽全力,也无力回天——在老人被送达医院后不久,医护人员不得不宣告其伤重不治。

据Global News援引多伦多警方内部人员透露,被捅死的老人名叫Zhang Jing,72岁,中国籍。凶手是一名50岁的华裔男子,名叫Jingfu Luo。

Zhang姓老人是Luo某的岳父,不久前持游客签证来到加拿大探望女儿女婿一家。12月21日晚饭餐后,三人在万锦市的家中发生争执。盛怒之下,Luo某抄起一把刀具连续向Zhang老捅去,几乎刀刀刺中要害。

 

(图自GlobalNews)

见自己父亲被捅,Luo某的妻子连忙上前干预,可没想到丈夫却反过来向自己痛下杀手。在拉扯中,Luo某继续将妻子捅伤,但自己也在扭打中被刀具划伤。二人随后均被送往医院包扎,并无生命危险。

 

(图自多伦多警察局)

 

据多伦多警方当地时间12月22日中午12时30分发布的报告,警方已于当日拘捕犯罪嫌疑人Luo某,并指控其犯下一级谋杀罪。Luo某已于12月22日在多伦多法庭出庭。

 

起诉离婚48小时后,被家暴女子曾经的爱巢化为焦土

在法官宣布对加拿大卡尔加里女子Natasha Bourdon有利的离婚判决后,还不到两天,一枚“燃烧弹”在夜间破窗而入——整个房屋没过多久就化为一片火海,把Bourdon经营的一切烧得连渣都不剩下。

法官做出的判决不过是允许Bourdon继续住在她和丈夫Trevor Deitz共有的这套房产内。所幸,在火灾发生的那天,Bourdon并不在屋里。

(图自CBC)

一切都要从两人初识那天说起。当Deitz第一次接近Bourdon时,身材高大的他看上去既善良又温柔,用Bourdon爷爷奶奶的话说,他仿佛是位“温柔的巨人”。

但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法院文件显示,自Deitz成年后,“犯罪”似乎是这人身上唯一的标签——他参与过不知道多少起团伙犯罪,还有非法持有枪械和违禁药物的前科。

这些Bourdon可能早已知晓,但她不在乎。她知道他艰辛的成长历程,也并不想抛弃Deitz。

但Bourdon的家人早已警觉起来。据CBC援引Bourdon的妹妹Danusia的话,自从Deitz和Bourdon在一起后,Deitz表现出相当强的控制欲:他不允许Bourdon见外人,甚至不让她和她母亲和妹妹讲话。

妹妹Danusia眼看着姐姐一天天消瘦下去,性格也从原来的活泼开朗,慢慢变得没有信心,人也逐渐神经质起来——“她眼里的光没有了”。

婚后,Deitz时不时会对Bourdon动手,然后道歉,承诺不会再犯。Bourdon总是一次次相信她的丈夫,但Deitz许下的诺言却被他一次次抛在脑后,过不了多久就会再向Bourdon拳脚相向。

(图自CBC)

 

Bourdon已记不清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她也不是没想过要离婚,只是每次一提起这事,Deitz就扬言在Bourdon离开自己之前,会弄死她。

2019年10月,Bourdon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在11月租一间公寓自己住。可这事还是被Deitz知道了。

2019年11月的一天,Deitz决定对Bourdon下手了。

而这一次,她甚至还在睡梦中。在动手之前,Deitz还特意关上了窗户,怕邻居听到,然后便蹑手蹑脚地走进了Bourdon的卧室。

那天晚上,睡梦中的Bourdon被Deitz一把掐住喉咙,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她没过多久几乎就昏死过去。看着妻子一点反应都没有,Deitz一拳一拳打在Bourdon的脸上。Bourdon下意识伸手去挡,但手腕没两下就被Deitz砸骨折了。

终于,Deitz停了下来——不是什么内疚,而是他想上厕所。Bourdon也终于趁着这个机会偷偷打了报警电话。警方赶到后,看着满脸带血的Bourdon一下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不过,看着旁边凶神恶煞的Deitz死盯着自己,Bourdon只是哭着摇摇头说自己很好。

幸好警方还是当场逮捕了Deitz,并在家中搜出了不少半自动枪支、弹药和毒品。

2020年5月,Deitz被警方以12项罪名提起公诉。庭审过程中Deitz承认犯有“恶性袭击”等8项罪名,并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一旦获释,Deitz还将被缓刑三年,不得与Bourdon有任何形式的接触。

想着丈夫已经在牢里,Bourdon想着现在提离婚应该比较安全了吧?于是便在2020年12月1日提起了离婚诉讼。

庭上,Deitz通过代理律师坚持让Bourdon从此前夫妻共有的一所独立屋中搬出去,并选择自己的中介把房子卖掉。

法官Jim Eamon几乎毫不犹豫地否掉了Deitz一方的诉求:Eamon法官亲自为这套房产定了价,并判决让Bourdon一方的地产中介以此价把房子卖掉。在房屋出售完成前,Bourdon可以继续住在这处物业中,且Deitz需要继续还贷款。

判决大快人心。可判决生效还不到48小时,这处房产就被付之一炬。

卡尔加里警方高度认为此次事件“高度可疑”,但目前还不能判定此事一定与Bourdon被家暴有关,也没有识别出任何犯罪嫌疑人。但卡尔加里警察局反家庭暴力部门正积极与Bourdon联系,“以确保为受害者制定了详细的安全计划”。

Bourdon和她的家人日前在众筹网站GoFundMe上进行了一项筹款,截至本文发稿,共有320位好心人筹集了18,480加元的善款

(图自GoFund Me)

写在最后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今年九月,国内一位化名拉姆的主播在进行直播时,遭前夫强行闯入家中,全身被泼汽油后被点燃。医生判定拉姆烧伤面积高达85%以上,还伴随着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

(图自搜狐新闻)

(图自微博)

蓝天白云、雪山草地、采药放牧……她总是按时更新给网友们带去作品,通过视频、直播和大山外的网友分享大山里的生活,以及喜怒哀乐。可家暴事件后,却引来无数诋毁。

(截图为“魔都囡”公众号的留言)

这种纯脑残言论程序就不评了,感觉图中怼得挺好的。

讲真,无论是拉姆还是程序今天综述的两个案例,都已经超出了家暴的范畴,已经算是故意杀人了。

女权也好平权也罢,大家几乎都在统一口径般告诉受害者,要勇于说“不”。不是说拒绝家暴不重要,可是大家看,上面的例子里,婚也离了、法院也判了,受害者能说的“不”都差不多说完了,连监狱都没能挡住的人性恶,让她们怎么抗?

所以,家暴从来都不只是个民事问题。可能也只有当局拿出缉毒和打击人口拐卖的力度,家暴才现象会渐渐消失吧。

温哥华头条特约评论员风满山认为,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两种情况,不存在“改邪归正”、“浪子回头”这种说法。前有贾静雯、黄奕、鲁豫的前车之鉴,后来还是有拉姆的悲剧出现,是渣男太多了吗?不是,而是勇敢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女性太少了,而女性能用来捍卫自己的手段也太少了。

一旦步入婚姻,家庭纠纷往往成为了家暴的遮羞布,女性只有强大自身,接纳自己、认可自己,才能从源头上降低遇到渣男的几率,别等到结了婚才发现自己所托非人。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翁婿相残,夫妻反目烧房!平和加拿大为何连发人间惨剧?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