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加拿大亿万富豪离奇谋杀案,真相何时大白?

【多伦多头条 妖妖撰稿】本周,一宗三年前轰动加拿大的富豪Sherman夫妇悬而未决的凶杀案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

图源:CTV

 

Barry Sherman是加拿大Apotex医药公司的创始人。截至2016年,Apotex拥有10,000多名员工,在全世界115个国家销售260种产品,年收入约15亿加元。福布斯富豪榜显示,Sherman在加拿大富豪榜中排名第12位,身价32亿美元,但据称如果把Sherman在世界各地财富累加起来,达到近100亿。

2017年12月15日,75岁的Barry和70岁的Honey被发现在自家地下室的泳池边离奇死亡。

图源:The Globe and Mail

 

警方起先推测是Barry先谋杀了太太Honey随后自杀(murder-suicide),但经过数月调查以及第二次尸检,警方推翻了这一说法,认为两人均遭谋杀,是一名熟悉环境的凶手所为。

1942年,Barry生于多伦多的一户犹太人家,父亲开一家拉链工厂,母亲是理疗师。祖父母分别是从俄罗斯和波兰逃来加拿大的犹太人。 

早在10岁,Barry就对从商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父亲带他去拉链工厂,给他一些拉链让他计数并装盒。原本只想给他玩玩打发时间,没想到让父亲吃惊的是,他小小年纪却表现得同工厂里其他工人一样出色。Barry却觉得父亲交给他这样简单的工作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Barry在16岁时考入多伦多大学工程科学专业。这么小的年龄进入多大的记录一直到2016年被一名华裔女孩Madeline Zhang(14岁考入多大)打破。 

从高中最后一年暑假起,Barry就去他舅舅Louis Winter的医药公司Empire Laboratories——当时加拿大最大的药企打工。他的工作是做司机,主要负责收集孕检的尿样。当舅舅出差时,他就帮着照看生意。

Empire Laboratories生产100多种药品,是第一家获得生产罗氏制药安定的企业,也是辉瑞制药的盐酸多西环、普强公司(Upjohn)的甲糖宁和甜味剂糖精钠在加拿大的最大生产商。 

创立仅7年的公司生意如日中天,但不幸却悄悄降临。1965年11月5日,Louis Winter猝死,年仅41岁,而他妻子在17天后因白血病晚期不治身亡,留下四个不到7岁的儿子成为孤儿。之后,他们被一对夫妇收养,但始终无法走出失去双亲的痛苦。

图源:Toronto Star

1967年,25岁的Sherman获得麻省理工天体物理学博士回到多伦多,对生物化学和分子化学一窍不通的他和高中好友Joel Ulster通过一家控股公司出资450,000加元共同买下舅舅的公司,并承诺如舅舅的四个子女成年后进公司工作满两年,每人即可获得5%股份,以及会连续15年支付给他们四种专利药的特许费用——除非他出售Empire Laboratories 

1969年,Sherman与公司最大的客户完成了一宗交换股份的交易,该客户对Empire Laboratories取得控制权;一年后,Sherman入股美国纽约一家药企Barr Laboratory,成为最大股东并担任公司总裁。

 1972年,Sherman和Ulster将持有的Empire  Laboratories股份卖给一家位于魁北克的美国上市公司加拿大分部(ICN Canada),获利200万加元。 

1974年,他成立Apotex公司,将Empire 的一些骨干员工招致麾下。很快,Apotex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本土医药生产商。

图源:Toronto Star 

Sherman和比自己小5岁的太太Honey Reich是多大校友,两人在1971年结婚。太太也是犹太人,出生在澳大利亚。

 图源:Toronto Star 

虽然拥有惊人的财富,但作为犹太人的本性,Sherman习惯勤俭节约。他的车要开到实在不能开才会换掉。在他50岁生日派对上,太太当着来宾的面送了他一辆红色跑车,结果他却让太太把车退回去,而太太也照做了。 

两人在慈善方面却毫不手软。他们长期向多家犹太慈善机构捐款,其中为联合犹太上诉组织(United Jewish Appeal)捐赠了5,000万,创下纪录。

  图源:Forbes

他们为Baycrest Centre以及其它一些安省社区中心提供大笔资金。Sherman个人也常借钱为生活困难的公司员工。

  图源:CJ News

Sherman骨子里很反叛,他的员工认为他为人太过慷慨并且轻信他人,所以经常在从事其他非医药类的业务时没有做尽职调查。

在得到Sherman金钱资助的许多人中,Frank D’Angelo(美国意大利混血)是最特别的一个。他是一名歌手、作词家、脱口秀主持、电影明星、制片人、前啤酒大亨、餐馆老板、苹果汁酿造商……

  图源:Forbes

2001年D’Angelo和Sherman结识,随后一直保持深交。前者从事的许多业务都有后者的鼎力支持,估计共投入2.5亿加元;对此,Sherman的长子Johnathan颇有微词。

当2000年,Winter的儿子无意中了解当年Sherman购买自己父亲公司Empire Laboratories时的协议后,开始诉至法庭,称Sherman这些年从未兑现承诺,要求获得Apotex的股份。

Sherman却表示自己对表弟们仁至义尽,在1988年与他们重新取得联系后,就不断提供经济资助。给他们买房子、买度假屋、投资做生意,其中一名表弟Dana吸食海洛因过度死亡后,Sherman还给他的遗孀和两个小孩买了一处房子,并每月提供生活费。

官司前前后后打了10多年,最终法庭根据当年的协议,判决Winter兄弟们败诉。

2017年,Sherman夫妇决定把在Bayview/401的住处(50 Old Colony Road)卖掉,叫价700万,准备搬入富豪山庄(Forest Hill)中一栋待自建的豪宅。 

  图源:Macleans

12月12日,Honey意外缺席了Baycrest Centre基金会的一次董事会,而且事先没有告假,有些反常。随后她发了邮件说“处理一些事情”。 

第二天,夫妇俩下午在Apotex公司总部,跟设计师讨论新屋的一些设计细节。Honey打算几天后去迈阿密度假,Barry准备一周后再飞过去。那是他俩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开场合。 

当晚,Sherman给员工发了一封日常邮件,交代关于一款药的研发工作,但之后没给任何员工打电话,亦属不太寻常。 

12月14日,Sherman没出现在公司。 

12月15日早上,当一名房产中介带着一对有兴趣购买房屋的夫妇参观到地下室的泳池时,发现Sherman 夫妇的尸体。他们的手被绑住,脖子被皮带勒住,皮带挂在泳池边的栏杆上。Barry坐在泳池边,双腿交叉,Honey侧躺在地上,脸上有一处瘀青。 

警方赶到现场,认定死亡时间在36个小时之前。之后的尸检结果认为致死原因是束缚颈部压迫(ligature neck compression) 

超过7,500人参加了Sherman夫妇12月21日的葬礼,包括特鲁多总理,时任安省省长韦恩和多伦多市长庄德利。

图源:National Post

  图源:Macleans

但死者家属不准许Frank D’Angelo参加他们一度怀疑自己父母的死与Frank D’Angelo或他从事的五花八门的业务有关。

时至今日,案件过去三年,警方仍然没有抓获凶手,Sherma子女聘请的多伦多警局退休探员Tom Klett担任私家侦探一无所获。

2018年10月,Sherman的子女通过律师表示,悬赏1,000万加元,作为提供疑犯线索的奖励。同时,律师团队认为警方没有收集到关键性证据。

时任多伦多警察局局长Mark Saund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案配备一名法医病理学家以及50多名警员,约谈240多名相关人员,展开了近500次调查行动,调动了周围邻居摄像头2,000小时的录像资料。截至2018年10月,警方签发了37张搜查令。

  图源:CBC

在Sherman从商的50年间,他的口碑不一,树敌不少,官司缠身。除了为慈善机构、大学、医院、社区中心等捐款外(据称是为了合理避税)以外,他也为政客捐赠,包括海外政客。

2019年初,经市府相关部门批准,Sherman子女把当年的凶宅彻底拆毁,准备作为地块出售。被推倒的除了房子,也许还包括残留的凶案线索。

CTV日前称近期出现的新证据是由境外某国提供给多伦多警察局。据猜测,证据可能是电子数据或银行信息。

希望此次新证据的出现能帮助最终破案,让Sherman夫妇死而瞑目,也让家属做个了断。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CTV News,Toronto Star, The Forbes,The Macleans

作者:妖妖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头条

微信ID:torontonew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加拿大亿万富豪离奇谋杀案,真相何时大白?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