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财经 / 正文

环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面临重要关头

  当一个相对安静的夏天接近尾声,好消息相继出现。欧洲中央银行宣布买债计划,德国宪法法院作出了有助解决欧债危机的裁决,美国联邦储备局终于决定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措施,顿时前景似乎充满希望。

  在今年余下的日子里,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将面对重要关头。令投资者和企业苦恼的风险,其中许多都会于未来数月面对决定性的时刻。毫无疑问,事情也许会变得糟糕。可是,更有可能发生的境况将如同在激流中划筏:很多转折、很多变化、很多刺激,但愿彼岸相对平静。当然,前提是筏子并没有在途中翻转。现在让我们简略研究目前一些主要风险和未来形势。

  欧洲金融危机仍是头号风险

  欧洲的金融危机仍然是头号风险。如果欧洲完全失去了控制局势的能力,就可能造成系统性的银行危机和新一轮的环球经济衰退。不过,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以过去为序幕。我们预期情况是继续摸索前进而取得逐渐的进展。现在市场广泛认同的是,欧洲必须制定政策,从主权债务危机中移除银行危机。那么便有迈向成立银行业联盟的必要,这将涉及改善对银行的监督、加强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并且或许实施一个泛欧存款保险制度。欧洲亦需要取得有关迈向财政联盟的具体进展,对财政行为需有具约束力的限制。迈向这两个联盟所要面对的政治障碍不可低估。当各国政府都被要求从根本上改变它们之间的关系和主权债务,现行政治体制是完全无法快速前进。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只好弥补不足,并给政客们一些喘息空间。因此,欧洲央行于9月6日宣布新的购买债券计划,抑制财困国家的债收益率,此举是在市场普遍预期之中。在名为“直接货币交易”(Outright Monetary Transactions) 的新计划下,欧洲央行可以无限量购买3年或以下年期国债。

  鉴于西班牙的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和欧洲央行似乎势必于未来数月内救助该国。如果西班牙获救助,市场可能会开始担忧接着下来是意大利需要救援。德国宪法法院于本月12日作出有关欧洲稳定机制 (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 的裁决,对意大利和西班牙等财困国家来说是大好消息。法院允许德国批准这个规模达7,000亿欧元的救助基金,但同时规定德国对此基金的出资上限为1,900亿欧元,而德国国会对未来基金规模的扩大具有否决权。由于德国是欧元区中唯一尚未批准该机制的国家,这项裁决像是清除障碍,令市场强烈希望欧元区现是终于作好准备,解决已维持了3年的债务危机。

  倘若欧洲的经济危机继续下去,将有数个国家面对经济收缩,其他也只有微弱的经济增长,财政挑战有增无减。许多接受财政援助的政府预期将继续达不到议定的财政目标,这将造成政治风险,因为救援资金可能会延迟甚至不会发放。就希腊而言,这样的结果可导致该国混乱地退出欧元,而其财政压力可能会蔓延至其他国家。大家可以想像木筏开始倾斜的情况吗?最终的评估是在解决欧洲财政危机问题上要于今秋获取得进展,否则环球经济无疑会有下行风险。

  美国经济脆弱

  第二大风险是美国脆弱的经济。美国经济增长又一次于年中下滑。好消息是显示经济活动的数据看来有一点儿好转。然而,增长前景仍然似乎较弱,而在降低失业率上的进展将继续是非常缓慢。联储局担心,若不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经济增长力度将不足以令劳工市场持续改善。公开市场委员会于两日议息会议结束后公布的第三轮量化宽松措施,包括每月购买400亿美元按揭担保证券 (MBS),直至就业市场明显改善为止;继续维持超低利率水平至2015年中,而非早前所承诺的2014年底;以及继续进行扭曲操作 (Operation Twist) 直至今年年底,那么年底前联储局手上将每个月增加约850亿美元的较长期证券。

  联储局提供更多货币刺激措施是市场所广泛期望。可悲的事实是,任何行动都不会大为推高经济增长或创造就业机会。然而,更大的风险是投资者感到失望。联储局只是更改了其前瞻性语言,表示一个高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于经济复苏增强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依然恰当。美国经济正在从信贷泡沫的后遗症中康复。最重要的是,房地产市场终有稳定下来的迹象。

  现在的大风险是财政政策的执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最近作出的一个经济情景假设显示,如果美国经济遇上财政悬崖 (fiscal cliff),将重新陷入衰退,这是道明经济分析部 (TD Economics) 强调已久的风险。所谓财政悬崖是指很多税务措施将于今年年底到期,加上2011年提高债务上限方案大败所引起的预定削支行动,导致财政骤然紧缩,赤字如悬崖般陡降。如果所有的削支和加税行动都发生,我们估计2013年的经济增长将因而减少3.5个百分点。这是实在不能接受的,所以政治体制方面将有所行动,以确保此情况不会发生。然而,11月的选举过后华府运作情况有多好,目前并不清楚。这个政治不明朗的局面,使未来经济状况非常难以评估,我们要等待尘埃落定,但可能需等到2013年初。

  新兴市场增长放缓

  第三个风险是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放缓。由于对抗通胀政策的滞后效应,以及先进国家需求增长放缓所导致的出口疲弱,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大为减慢。随着中国政府的政策杠杆转向经济增长,道明经济分析部仍然认为软着陆必将发生,但经济疲弱的程度可能会比最初预期的更大。

  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不是那么由中央高度指挥,这意味着经济管理可能其实更困难。毫无疑问,新兴市场经济体将继续带动全球经济增长,但它们可能不会竭尽全力。软着陆需于今秋落实。还有一件政治大事,便是中国领导层将于11月改朝换代。中国过去也曾经历这样的权力转移,但从未有约70%领导权转手的情况。这次可能是中国的大转变,值得注意。

  第四个风险是油价和伊朗的紧张地缘政治局势。伊朗的核计划及其他国家对该计划可能产生的反应,令人关注。最坏的情况是有出现石油危机的风险。高油价已是全球领导者的心头大石。七国集团 (G7) 财长于8月底发表的一份声明说,他们对环球经济所面对的风险保持高度警惕,但声明的其余内容是关于油价上升所带来的风险。地缘政治将如何发展,实在难以预测,但从环球经济的其中一些严重弱点来看,油价走势是影响前景的主要因素。

  油价和伊朗局势紧张

  我们的结论是,目前仍然是一个充满风险的环境。其中一个难题是大部分风险都有浓厚的政治因素成分,因此结果难料。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09年的经济危机,导致一个破裂、疲弱的环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它就这样子进入2010年和2011年的复苏期。过去两年间,我们一直处于政治或财政危机阶段。我们也应承认,金融、经济、财政或政治危机所遗留下来的问题,亦埋下了社会苦难的种子。各国中央银行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的能力。因此,有待政客来采取行动。未来数月拭目以观的是全球领导者应对挑战的能力。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所做的举措只是刚刚足够,并只能及时避免了一场可怕的经济灾难;但也有一个风险,便是金融市场可能会认为所做的太少和太迟。有可能出现的最好结果是,我们看见大胆果断的领导才能。可是,我们常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过去经验带来的启示,正意味着我们就像打赌,指望慢慢划桨来通过一组急流。

  陈建尘 (Spencer Chan) 是道明宏达理财财务策划 (TD Waterhouse Financial Planning) 驻卑诗省列治文市的财务策划顾问。

本文发布于: 2012-9-22 13:47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808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环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面临重要关头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