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财经 / 正文

环球邮报:为什么银行开始纷纷从亚洲市场撤退

  《环球邮报》日前报道说,2008年股票经纪人纷纷涌向亚洲的原因有三个。第一,由于亚洲缺乏有效的电子交易平台,造成该地区股票交易的佣金是最高的。第二该地区的竞争还没有那么激烈,特别股票衍生品和大宗经纪的竞争。第三,稳健的本地储蓄利率,及其强劲的增长劲头刺激人们期待该地产生更高交易量和等多的融资。

  除了像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和摩根大通(JPMorgan)之类的华尔街大公司以及像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瑞士联合银行(UBS)这样的欧洲全能型银行外,一定数量的次要玩家已然增加。比如说美国经纪人杰富瑞集团(Jefferies),英国的巴克莱银行(Barclays),澳大利亚的麦格理(Macquarie),日本的野村证券(Nomura)和中国的中国工商银行(ICBC)。

  金融危机后,投资银行的咒语变成了“上海(Shanghai),孟买(Mumbai),迪拜( Dubai)或是再见”。当时,当世界其他角落都在崩塌时,沙特阿拉伯(Saudi Arabia)至印度(India),东南亚(Southeast Asia)和中国(China)的城市不仅在崛起,而且还可以偶尔休憩一下。以前,我们差不多可以这样认为。但是,亚洲股票业务的衰败——华尔街(Wall Street)扩张中最昂贵的核心——显示这是一个谬误。一场撤退看起来是在所难免的。

  但是,2012年上半年,亚太地区的股票交易价值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二。这不仅超过了美国的下降量。甚至还超过了同期完全没有希望的欧洲地区的下降量。而且,该地的佣金也已缩水。在过去的两年中,由于新加入的玩家想尽快争抢市场份额,有些市场的佣金已下降了百分之三十。新发行的股票-通常是股票和公司金融部门的一场冒险-也已经收到了打击。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数据显示,今年,亚太地区(Asia Pacific )(前澳大利亚(ex-Australia))的权益股收益目前已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一,降至113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美国下降总量的二倍。此外,还有新增的银行正在这块缩水的馅饼上搜寻利润。痛苦才刚开始显现出来。

  今年三月份,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在亚洲的收益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五,在欧洲的收益上升了百分之十九,而在美国的收益则下降了百分之八。在杰富瑞集团(Jefferies)最新的季度报告中,该公司强调其虽然今年在亚洲扩张花费巨大,但是利润却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一。今年晚些时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People’s Insurance Company of China ,PICC)提议的30亿香港首次开幕股(Hong Kong IPO)将会有多达17个承销商。

  综上所述,整个亚太地区的业务现在不仅没有成为一个利润引擎,还成为了毒药。据某个执行总监称,为了提供完备的现金,跨地区的股票衍生品和大宗经纪服务一年就可花费8亿加元。

  这场撤退已经开始了。几个月前,三星证券(Samsung Securities)停止了该公司韩国以外地区的运营。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正在出售其大部分的亚洲股票交易部门。买家是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集团(Malaysia’s CIMB Group)。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正在商议出售法国里昂证券(CLSA)中的股权。由于本周全球银行报告了他们的收益,因此关注欧洲问题的投资者也许想向他们咨询亚洲业务的解决之道。

本文发布于: 2012-7-23 10:15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716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环球邮报:为什么银行开始纷纷从亚洲市场撤退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