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七个“政治花瓶”还是“七个勇士”?

body {
-moz-user-select : none;
-webkit-user-select: none;
}

加拿大乐活网专栏作者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加拿大头条(ID:Canadanews)特约撰稿人丁果撰写】省选已经结束,但最终答案仍然需要在计算缺席票和重点部分选区选票后才能揭晓。结局无非这样几个:微弱的多数政府(或自由党或新民主党),少数政府,联合政府。无论哪种结果,延续十六年的自由党绝对多数政府时代宣告结束,简蕙芝一个人说了算的时代也宣告结束。如果有人还在鼓吹这次省选是简蕙芝的“伟大胜利”,除了“党奴”之外,别无他人。连傲慢的简蕙芝都听到了“选民的声音”,未来如果继续执政,要与他党合作形成共识。
这次省选的结果,虽然没有像法国选举那样,主流政党通通出局,但主流政党“一言堂”的时代打上休止符,这就是为何“绿党三票”成为媒体的头条,因为他们成了制衡权力的关键。换句话说,“以小搏大”的政治格局在卑诗省形成。
这对华人社区是大好事。在这次省选中,有七位华裔候选人上位,分别是自由党的三位和新民主党的四位。不管点票结果是哪个政党执政,两个人进入内阁是必然的趋势。如果绿党三票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那么分别在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内的七位华裔议员,在数量上也同样拥有这样的“制衡权力”潜能。说得再清楚一些,如果他们分别在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内组成“亚裔党团”,集体发声,那么,省长和党领无法忽视和拒绝,因为他们只要集体站起来与省长和党领抗衡,政府同样要垮台。

因此,面临这样的历史机遇,这七位华裔候选人必须扪心自问:他们到底是党内的“政治花瓶”,唯党领或者省长马首是瞻,还是具有良知和独立判断力的议员,敢于为选区选民和华人社区正当的利益诉求发声?没有一个华裔议员可以逃避这样的的问题和挑战。
我们在这里回顾一下两党党领在华人社区的大选承诺:一是继续拨款保育珍贵的华人历史遗址,牵头组建华裔或者亚裔历史博物馆;二是对昆特兰大学中医学院的拨款,拨款探讨中西医治疗的前景,以及中医门诊进入健保系统的可能性;三是分别对列治文医院拨款和在本拿比建立新的医院。

好了,我们敦请两党七位华裔议员在所属政党和议会内为上述承诺发声,要求执政党兑现竞选承诺,而不是选后“不认账”。这些华裔议员要有勇气站出来,当省长和党领不认账或者违背承诺的时候,敢于拍案而起。其实,我们看得很清楚,像简蕙芝这样“唯权力”的省长,她为了保住省长高位,什么样的妥协都会做。自由党党内三位华裔议员(其中两人还可能入阁)如果不是“党奴”,不是“花瓶”,不是忽悠华社选民的“三流政客”,那他们手里真的握有和简蕙芝“讨价还价”的关键三票,他们的票只要不投重要议案,就会形同“倒阁”,简蕙芝根本不敢用“开除出核心党团”这样的党内家法来阻止华裔议员的“正义要求”。关键是这三位议员敢不敢为华社和卑诗省的发展出声?
华文报刊都在赞颂这次省选七名华裔候选人上位是历史性的成功,但在我看来,如果这七人都是无主见、无政见、无勇气的“政治花瓶”,那么,这样的人头议员完全可有可无,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只是省长和党领的应声虫和举手机器,肩上赋予再多的厅长头衔,也是百搭。
在上届政府中,对历史歧视的道歉只有拨款一百万,而一个二流的外国电影颁奖礼竟然是一千一百万,这样的政治资源分配,在我们眼里是省长对主其事的华裔厅长的羞辱,尽管厅长本人或许不知觉。这样的事情,在这届议会和政府中不应该再重演。我们对七位华裔议员充满期待,希望他们与时俱进,正式告别“花瓶议员的时代”,那才符合开创历史的赞扬。

出品:加拿大头条
微信ID:Canadanews
本文发布于: 2017-5-16 14:43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七个“政治花瓶”还是“七个勇士”?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