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华人正当诉求不能与政党利益划等号——2017卑诗省选反省之一

body {
-moz-user-select : none;
-webkit-user-select: none;
}

加拿大乐活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5月9号,省选结束,各大政党和华裔候选人都要积极清点选举成果,上位的高兴,没有选上的沮丧,然后就是烟消云散的结束。这是以往历次选举华人社区常见的景象。我觉得,这正是华人社区在参政上进步很慢的原因所在。其实,选举结束了,华人社区参政并没有结束,华人社区清点这次选举中出现的问题,候选人检讨当选败选的原因,政党反省在华人社区的竞选策略好坏,都是应该讨论的话题,如果没有这样的检讨和反省,华人参政如何良性累积?如何克服问题朝前迈进?尤其是竞选中出现的华人“酱缸文化”问题,更要加以“秋后算账”,不能随便散场。如果华人视参政选举如举办“嘉年华”,是过“愚人节”,完后拍屁股走人,那是对历史责任的懈怠,是对参选人的不尊重,是对华人社区的嘲弄。
我这里提出一些重要的反省议题。

不要把政党利益凌驾华社诉求
对于完全没有党派立场、而有利于华裔乃至亚裔参政能量提升的“亚裔党团”建议,为何有来自党派的反弹?不是因为这是我的建议,所以我对反对不爽,而是为何对这个有利于各党华人参政者争取党内影响力的事情,有些人竭力反对?反对逻辑到底何在?
说实话,新民主党愿意接受亚裔党团,自由党的议员或者支持者应该借此向党施加压力,争取同样机会。谁知,因为简蕙芝等人不愿意亚裔议员在党内分享权力,出声反对这个建议,党内华裔议员和支持者竟然盲目跟从,竭力抹黑这个中性的建议。可见,在华人社区中,不少人非但没有在党内争取华裔权力的意图,反而对别人的争取打压,这是“高级党奴”的心态,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有如当年美国种族歧视者家里的“黑奴管家”,竟然帮着主人,来打压争取人权的自家黑人弟兄。

或许,这些人可以拿出这样的理由:简蕙芝已经充分代表了华人利益,大家跟着走就是了,不必再争取这样的党内讨价还价权力。其逻辑是自由党天生代表华人,我们只要是它的铁票即可。这样荒唐的理由经不住现实和历史的佐证,是这些“党奴”一厢情愿的幻想。我在此举出联邦政治为例来看(需要说明的是,省和联邦自由党是两个党)。
2006年前,该党一些议员甚至内阁成员,也有意无意推销类似观点,要巩固该党在华人社区的铁票地位,并为自由党不为人头税、排华法道歉和赔偿的立场辩护。现在在华人社区走红、并担任驻华大使的麦家廉(当时是国税部长)当年在万锦市于仁村(Unioncille)争取连任竞选集会中这样说:国会如果在人头税问题上作出正式道歉的话,就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会引发“不妥”。谢天谢地,那次选举自由党败选,保守党赢出,哈珀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才成为现实,反之,如果自由党赢出,那道歉可能至今没有完成。另外,说出这样对华人历史“打脸”的麦加廉,不见其道歉,就在今天被封为人见人爱的“华人女婿“,华社一片捧场声,华人岂非自丢身价?活该被人看不起?简蕙芝这样既要华人钱、又打华人脸的政客,如果没有受到选票惩罚,岂非华社的不幸?(这个问题另案反省)
我们要反省的是,符合加拿大主流价值的华社利益,或者说华人利益,或者说参政权力,一定是凌驾在某个政党之上的。如果那些政党的支持者鼓吹华人要成为某个政党的铁票,或者要华人选票成为某个政党的尾巴,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完全无知。我们再以联邦政坛为例来看:修太平洋铁路,是联邦保守党的功劳,而非联邦自由党的功劳(后者懈怠),修铁路成为华工进入加拿大、贡献加拿大的主要平台。随后是人头税,最早启动的是保守党,而臭名昭著的《排华法》,则是联邦自由党的杰作。最早在国会要求对人头税个案平反的则是新民主党国会议员米曹(1984年提出,最近她刚去世)。可见,华人社区不是屁颠颠拍一个政党的马屁,乞求她恩赐给华人社区什么,而是要争取各党支持华裔和华社的正当权益与诉求,华裔在各政党的参选者,也应该以华社的力量为后盾,促使党聆听华人社区的声音,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纳入华社的合理要求。大部分华人选民要以中间选民定位,惩罚对华人社区政党利益置之不理、或者为民粹主义打华人脸、让华人做替罪羔羊的政党和候选人,鼓励和支持公平对待华人政党利益诉求的政党和候选人,让华人选票变成有痛痒的关键少数票。不要再发生一个外国电影节可以拿到一千多万拨款,一个严肃的本省历史道歉只拿到一百万拨款的荒唐事。
这是我们在选后要认真反省的第一个重大课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本文发布于: 2017-5-8 10:59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正当诉求不能与政党利益划等号——2017卑诗省选反省之一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