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丁果:民粹主义已成BC两党角力重点 伊大卫道歉了 简慧芝呢?

丁果按:著文辩论,为了言之有据,防止基本判断出现错谬或不当,同时也显示对辩论对方和关心此类话题读者的尊重,往往需要仔细研读对方的观点,尤其是了解对方过往的陈述及看法,方能更全面系统地进行阐述。但显然,张教授没有看过我过往的文章。当我在九月份十月份痛批伊大卫的时候,我不知道张教授在哪里?为何他那时没有任何批判的言论出现?当我赞扬伊大卫的时候,建立在他对自己不当行为的反省和道歉之上。我也很希望省长就她迎合民粹主义的错误政策进行道歉。我照样加以赞赏。此外,我也期待华人深切反省“官本位“思路,不要唯权力是从,而是要监督权力,执政党的错误危害比在野党大,我们更要警惕。伊大卫的道歉告诉我们,正确的批评是有效和有力的。感谢加拿大头条(微信ID:canadanews)重刊我的旧文,让读者能够看到我的一贯逻辑与立场,避免遭人断章取义,引发误会。
编者注:以下三篇文章,分别发表于9月30日、10月5日,10月21日(北京时间)。加拿大头条(微信ID:canadanews)已得到丁果先生授权刊发。文中所提的“伊大卫”或“大卫伊”为同一人,系David Eby中文音译的不同写法,为保证反映文章原貌,加拿大头条(微信ID:canadanews)刊发时未修改统一。
2016-09-30 《华人不应该成政治角力牺牲品》
卑诗省选还有七个多月,但政治厮杀已经开始,而且刀刀见血,死的不是政治对手,竟然是中国人和华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上次省选,简蕙芝(Christy Clark)率领省自由党逆转胜,取得议会多数席次,但省长自己则在温哥华Point Grey选区输给新民主党的伊大卫(David Eby),只能在内陆地区找到同党胜选者让位,让简蕙芝进入议会拿到省长大位。
谁知这两位政客四年来成了死对头,彼此互相厮杀,势不两立。而令人拍案惊奇的是,这两位死对头在房价问题上「你来我往」,不但让政党分际荡然无存,还让华人成了「替罪羔羊」,一再受害。用不恰当的比喻说,这两位政客「杀红了眼」,好像战场上进行「百人斩」,看谁对中国人和华人「杀」得多,「杀」得狠。
大卫伊比作为在野党房屋评论员,在高房价问题上对准了简蕙芝,拿出他选区购房者的中国人姓名,说外国买家炒高了房价,让本地人买不起房,大卫伊比的炒作,不但给简蕙芝带来压力,也让她的民意支持度下挫。简蕙芝担心落在反华民粹主义浪潮后,可能输掉明年大选,故不惜背叛省自由党的政治立场和经济原则,提出了针对外国人的百分之十五物业转让稅,还有两百万房价以上物业的百分之三奢侈稅,「一刀见血」,杀得中国人买家和本地房屋买家惊慌失措,简蕙芝则坐收百分之七的民意支持度回升,还拿「外国人买房」的交易税去打造盖廉价屋的政绩。

简蕙芝以为这个比新民主党还「左」的稅政,不但可以收回政治失地,还可以抢到原来属于新民主党支持群体的地盘。大卫伊比见势不妙,不甘心让简蕙芝「一锅端」,所以再度发力,这次竟然把温哥华西区二十五家华人(或者中国人买家)买屋的记录全部公布,说这些妇女和学生都属低收入,怎么可以动辄买卖几百万的豪宅,要求政府彻查。这次为了不让简蕙芝再度质疑其资料的可靠性,律师出身的大卫伊比竟然不顾房主隐私,把这些买家的姓名和资料全数公布在媒体之前。

我大胆说,我也可以找出其他族裔学生或者家庭主妇买房的资料,如果大卫伊比可以跟我以百万元「打赌」(我谅他不敢)。问题是,大卫伊比为了政治角力和选票,不惜采取极端手段,针对单一的「华人买家」下手。目的只有两个:第一向简蕙芝挑战,看她敢不敢继续厮杀下去;第二,就是迎合目前民间已经被简蕙芝和他点燃起来的熊熊反华烈火。开句玩笑话,现在卑诗省厌华的情绪,已经比房市更热!
这种单挑中国人或者华人买家的「政治动作」和「税务政策」,从根本上是违背加拿大人权宪法的,但简蕙芝和大卫伊比杀红了眼,早就不在乎牺牲华人社区。目前已有留学生对简蕙芝发起了集体诉讼的挑战,我也期待受到大卫伊比欺负的温哥华西区华人房主,有人站出来对大卫伊比发起诉讼。
可以这样说,在简蕙芝和大卫伊比的无底线政治厮杀下,两党的良性竞争已经误入歧途,左右政党的政策对比也失去了意义,所剩下的就是政治「消费」卑诗省华人,把他们送上「审判之火」烧烤,满足民间那些排华呐喊者的情绪,以争夺明年五月的省选选票。解决本省存在的问题,包括高房价,都成了次要的议题。
华人俨然已成政治牺牲品,是依照传统逆来顺受,还是依据人权宪章原则进行有力反击,对华人是重大考验。
2016-10-05 《贺谨远胜伊大卫》
卑诗新民主党房屋评论员伊大卫(David Eby)在连续对中国人或者华人的「家庭主妇和学生」买卖温哥华西区豪宅痛下杀手后,迅速崛起成为加拿大主流媒体的英雄人物,不但《环球邮报》按照他的指引发文「缉人」,还按照的他的爆料模式,「不犯法地」将华人的隐私曝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个前维权律师,变成了揭露华人隐私的明星政客,也成为目前卑诗省新民主党曝光率最高的政客。
在省选前夕,在任的朝野省议员制造话题,或者编织政绩,来提高曝光率,本来就是选举的手段之一,无可厚非。但是,伊大卫的情况不同,在英文媒体的吹捧下,有些政治评论员已经将他与党领贺谨(John Horgan)相提并论,谓选战打到今天,贺谨的曝光率已经不及伊大卫,选民不知贺谨,但知伊大卫,其政治前途无可限量。他们的言外之意是,之前打败简蕙芝的伊大卫,才是简蕙芝的「克星」,也是新民主党夺取政权的「救星」。
这种吹捧伊大卫的舆论呼声,正说明伊大卫是这波「厌华民粹主义」的推波助澜者,合了媒体的胃口,合了民粹主义暗流的主旋律,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到,在伊大卫的「打房辉煌政绩」中,中国人和华人是他的「战利品」。在他的名单中,没有美国人,没有印度人,没有英国人,没有伊朗人,只有「中国人的姓名」,然后是华人的「家庭主妇和学生」。这正说明,在伊大卫强力挑战下由简蕙芝出炉的针对外国人物业转让税,绝对有迎合厌华乃至反华民粹主义的嫌疑。
英文媒体本来在曝光并没有被定罪的无辜公民隐私时,都是十分小心的,生怕惹上官非(他们在报道杀人犯或者强奸犯时,也不敢随意曝露其家人隐私)。但媒体看到伊大卫在披露中国人或者华人的隐私时,毫不留情也毫不犹疑,况且他又是律师背景,这就鼓励英文媒体也开始踩红线,报道时就把「主角」家人隐私也一并报道,并且理直气壮。

有人说,物业转让税只针对外国人,而不是本地华人,这个论点是错的。当年的人头税,也是针对外国人(没有进入加拿大的移民申请人),而非针对本地华人。当伊大卫以中国人的姓名,其中包括二十五名家庭主妇和学生的姓名来控诉「炒房者」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没有外国人和本地华人之分。当英文媒体用CHINESE来指责炒房者的时候,也没有外国人和本地人之分的。民粹主义的危险即在于此。
在全球西方国家民粹主义肆虐的时候,加拿大也不是世外桃源,而华人的民族性格和政治地位的微弱,最有可能成为在加拿大受害者。在这样的时刻,一个主要政党的领袖,其特质就显得非常重要。
我跟贺谨多次谈话,觉得他虽然是一个左翼政党领袖,在党内处理关慧贞问题上有偏差(我曾经批评过他,也当面跟他说关慧贞是新民主党中难得的华裔参政者),但其性格温和,政策见解也竭力向中间靠拢,绝非为了胜选而敢不择手段、操弄民粹主义思潮之人。但与伊大卫谈话,没有这种感受,其辩才很佳,但却冷漠,对打击对象的精准性没有优柔寡断。在这波打炒房者风波中,简蕙芝与伊大卫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在迎合民粹主义上,却殊途同归,所以两人打得难分难解。
就我个人观察,论新民主党党领或者未来可能的省长人选,贺谨远胜伊大卫。假如今天的新民主党由伊大卫带领,则是党的不幸,华人的不幸,也是卑诗省选民的不幸。幸好,他不是党领。
2016-10-21 《尹大卫认错应赢得尊敬》
新民主党房屋政策评论员尹大卫(David Eby)是目前卑诗省反对党——新民主党的明星议员,也是影子内阁的房屋政策评论员。在这波高房价争议中,他是一个全国关键人物。之前他提出23人买房名单,说这些家庭主妇和年轻学生动辄买下两百万以上的房屋,其中必有问题。不幸的是,这些名字全是中国人的性名。为此,整个主流媒体都指责「这些中国人」占了加拿大的便宜,推高了房价。我感觉到有维权律师背景的尹大卫,作出这样的陈述,是非常的不恰当也不应该,不但侵犯人权宪法,也会挑起族裔纷争。为此,我多次着文,不假辞色,严厉批评尹大卫迎合反华民粹主义,与省长简蕙芝一起政治消费华人。这些批判,在社区引发巨大反响。


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前,尹大卫办公室的助手突然给我电话,问我能否抽时间与尹大卫举行一次私人会谈,一个小时。我回答说,欢迎他来我的办公室。我起先猜想,这次会面,或许是一场「唇枪舌剑」的较量,双方可以摆事实,讲逻辑,把这个问题讲清楚。
星期二下午,尹大卫没带任何助手,一个人提前到达电视台,态度很谦和。我把他迎进会议室(蛮大的,如果争得太激烈「动起手来」,哈哈,也有足够空间。开玩笑),因为我的上司对他的说法也有一些意见和问题,提出一起讨论一下。尹大卫没有任何异义。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话题一开,尹大卫就说,通过翻译,他读了我批评他的文章,这些文章也在他的选区发酵,使他认真思考自己陈述问题的方法是否恰当,并酝酿要跟我畅谈一下。接着,他立刻说,「我错了,用公布23位买家的信息,而他们恰恰又都是中国人的姓名,传递我要谈的房价问题,是非常不恰当的,也会被转移焦点」。本来这是一场私下的会谈,但尹大卫没有顾及第三者在场,公开认错,显然,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也是想清楚的。
要知道,我采访过很多政客,在两人没有记录的谈话中,他们为了一些政治目的,权宜之计地放低身段,说些软话,企图缓和批评者的怒火,争取躲过风波。但到了公开场合,则一概不认账。但尹大卫当着第三者的面,承认他的错误,其真诚可见一斑。我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接着,他谈到为何会出现公布23人资讯的动机时,承认是对省长质疑他材料是否真实的「过度反应」(over react)。因为在那之前,他提出不少年轻学生用巨款买豪宅,还在银行贷到款,省长对此表示怀疑。尹大卫显然坦承我对他的批评是切中要害的:「这次为了不让简蕙芝再度质疑其资料的可靠性,律师出身的大卫伊比竟然不顾房主隐私,把这些资料全数公布在媒体之前」。
尹大卫在谈话中没有否认也有其他族裔在他的选区高价买房,但不幸的是,他提出的资料,全是中国人或者华人的名字。他补充说明,在记者招待会上,他曾经说过,或许还有其他族裔买房,全是中国人只是巧合。但英文媒体的记者用的就是他提供的23人名单,以至于全国媒体报道与人一种印象:「低收入」的中国家庭主妇和学生,用狡猾的手法,买下了高价豪宅,推高了房价,……尹大卫说,他的这种做法,可以被种族歧视或者别有用心的媒体舆论利用,对中国人或者华裔不公平。他保证,他绝对不会再做同样的事情。
我的上司谈到了特朗普的言论,但表明这样说绝对不是影射他。尹大卫很诚恳的说:没关系,是的,我不能成为「TRUMP STYLE」(特朗普类型的)的政客。我建议,既然谈到这个程度,你能否在镜头前说你错了,他爽快答应。果然,第二天,他应约再度来到电视台,做了访问。
政客常有犯错,但鲜有政客可以坦诚认错,他们大都是文过饰非,拒绝认错。尹大卫做到了,他赢得了我的尊敬,也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
本文发布于: 2016-11-30 10:22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丁果:民粹主义已成BC两党角力重点 伊大卫道歉了 简慧芝呢?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