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俄罗斯 / 正文

业余网探如何记录乌克兰战争的蛛丝马迹

他们是“业余侦探”,从书桌前为百万支持者收集有关战争罪行和军队调动的信息。他们希望,自己的工作成果有一天能在法庭上成为证据。    

61648601_303_6277ed9ee24e2 

(德国之声中文网)贾斯汀·佩登( Justin Peden )对着手机镜头挥手。他坐在美国阿拉巴马州伯明翰( Birmingham)的家中,仍然显得有些困惑。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攻击打乱了他的生活节奏。突然间,那么多记者想找他。前一天,他接受了日本电视台的采访。日本人计划很快派摄制组,拍摄一部有关他的纪录片。

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佩登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学生,”我不过是一个阿拉巴马州的普通大学生啊!” 其实,现在的他已不完全是这样啦。当然,他和兄弟会伙伴们一起玩乐,同时,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做准备,但这位20岁年轻人还是一个颇有名气的推特侦探。

佩登从未去过东欧,但对他的调查来说,这无关紧要。从13岁起,即2014年俄罗斯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以来,他就对乌克兰冲突着迷。他说,他利用空闲时间, “在他的小推特飞机里”在乌克兰东部争议领土上空虚拟飞行。他笑着说:”如果参加一个涉及乌克兰地理的问答节目,我极可能会赢。”

61579929_401_6277ed9ec3614

大学生佩登

来源是公共资料

在推特上以 “Intel Crab “为名的佩登搜索卫星图像、轨迹和TikTok视频。然后,他与25.5万名追随者分享自己的发现:例如,对军队动向的分析或导弹攻击的确切坐标。你可以说,这简直就是情报工作。

凯尔·格伦( Kyle Glen )也有两种生活。白天,他在威尔士的一个研究机构工作。晚上,他处理 “开放情报”,简称OSINT。称”开放”,是因为所处理的信息(情报)来源都是公开的。

这项侦查工作的核心是简单但十分有效的地理定位。一旦出现显示冲突的视频或图像,这些公民侦探们便经由公开信息来源寻找地标,确定事件发生的位置。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查证准确信息,或揭露用于宣传目的的假消息。还在2014年,调查研究网络Bellingcat便用卫星和手机图像证明,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客机是被俄罗斯防空部队击落的。

61579923_401_6277ed9ed581c

马航MH17的卫星图像是如何被处理的

推特 “神探 “们的辉煌时刻

与此同时,这些业余侦探们也采用其它手段。侵乌克兰在战争开始后,一些OSINT业余侦探们利用Tiktok视频,追踪俄军车队动向;其他人则在Tinder等约会门户网站上注册,以发现附近的俄军部队。格伦说,OSINT已火爆了6个月。他以前从未收到过采访请求。现在,每天都有相关询问。

各政府和情报机构亦意识到了这一新颖的”蜂群情报”的价值。通过乌克兰政府的一款名为Diia的应用程序,公民现在可以上传带有地理标记的图片和视频,了解俄军的动向。”乌克兰数字事务部长费多罗夫( Mychajlo Fedorow,)告诉《华盛顿邮报》:”我们每天收到数万信息。它们非常、非常有用”。

推文或成为法庭证据

能和情报机构相竞争的数字时代调查员们动机何在?这很难说。”狂野 “是佩登对这个社区的称呼,意指 “分散、协作,稍有些混乱”。许多成员有军事专长,不少是退伍军人。但无论如何,佩登都感觉自己同乌克兰人民生生相惜。他身后墙上,一面蓝黄相间的旗帜闪闪发光。他设想着,有一天,国际刑事审判中会用上自己的推文作为证据。

61579940_401_6277ed9ec2f1b

佩登曾用网名Intelcrab

这完全可能。加州伯克利大学人权中心主任柯尼格(Alexa Koenig )女士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我观察到,法院已更适应处理社交媒体证据。” 检方面临的挑战是无穷的信息。 除Facebook和Twitter,围绕乌克兰战争,其它平台也加入了进来:Tiktok, Telegram以及 VKontakte.

 佩登能对起诉普京做什么?

佩登或格伦这样的公民调查员极愿加大政治施压,以能启动昂贵、需要大量资源的法庭审判程序。但最终,他们工作成果里确有哪个能成为有力证据,还是另一个问题。

这就是科尼格帮助建立 “伯克利备忘录 “( Berkeley Protocol)的原因。该文件规定了各类调查员、人权活动家和记者都认同的最低标准,显示如何收集和处理开放源码信息,及如何存储。例如,只保存一个链接是不够的,因为,视频可以重新上传,事后更改;或者,如果算法将其归类为 “极端主义内容”,它们会被直接消除。”科尼格强调:”我们希望让这些信息对法院的价值最大化。”

61475440_401_6277ed9f074a3

战争罪诉讼需要大量证据

谁承担责任?

此外,该社区性质含某种不确定性,它是开放的、草根的。它的优点是,参与者众,但同时也是缺点。来自威尔士的格伦说:”任何人都可以自称自是OSINT账户,发布任何信息。与主流媒体不同,发布虚假或误导性信息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可是,一个粗心大意的推帖却可能导致实际后果。佩登提到了3月初从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 Cherson )收到的一段视频。自2月下旬以来,该市一直处于俄罗斯占领之下。一位女性–佩登记得她有一双很漂亮的手–从阳台上拍摄俄罗斯的一支警察巡逻队。佩登轻而易举地确认了位置,发布了这条帖子,但很快又吧它删除了。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佩登回忆道:”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天,这可是一个真人哎!我转贴了她的推特账号,(账号内容)看起来可并不亲俄。她可能会因我而丧生!” 在该帖上线的6分钟内,已被分享了100次。对佩登来说,不过只需点击一下,而对这位赫尔松女性来说,可是生死攸关啊。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313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业余网探如何记录乌克兰战争的蛛丝马迹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