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俄罗斯 / 正文

不自由但也很快乐?乌克兰战争打破俄罗斯人幻想

 

我上一次去俄罗斯是在2015年的夏天,我遇到了一个矛盾状态。如果一个地方不自由,但也很快乐会怎样呢?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

莫斯科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欧洲城市,到处都是经过精心绿化的公园、自行车道和停车位。在过去十年里,普通俄罗斯人的收入有了大幅提高。与此同时,该国的政治制度正越来越接近威权主义。

在此之前15年,鲍里斯·叶利钦羞愧地离开了权位,他在国家电视台道歉,因为他“未能证明人民的希望是合理的,他们相信我们能从阴暗停滞的极权主义过去跃入光明、繁荣和文明的未来”。

到2015年夏天,他的继任者普京似乎已经让俄罗斯变得光明和繁荣。他所建立的政治体系限制越来越多,但许多人已经学会适应它。

许多俄罗斯自由主义者开始为非营利组织和地方政府工作,投身社区建设——使他们的城市更适合居住。2011年和2012年的抗议运动失败了,人们开始寻找其他方式来塑造自己的国家。他们认为,宏大的政治是没有希望了,但人们可以通过小的行动带来真正的改变。

这样的妥协还有另一个方面:普京似乎也受到了约束。政治行动可能是禁忌,但涉及宗教、文化和许多表达形式等其他方面则比较宽容。在他的考量中,要想让体系平稳运行,就必须为社会留出一些空间。

我在俄罗斯生活了九年,从2000年开始为《纽约时报》报道这个国家,那一年普京首次当选。在公开写作和我的私人生活中,我花了很多时间告诉人们,俄罗斯有时可能看起来很糟糕,但它也有很多美好的品质。

但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周内,我感觉自己正在看着我爱的人们失去理智。俄罗斯人类学家亚历山德拉·阿尔希波娃表示,许多转向“小行动”的俄罗斯自由主义者也感到震惊和恐惧。

“我看到很多帖子和对话都在说,这些小行动正是一个大错误,”她说。“人们有一个比喻。他们说,‘当癌细胞在胃里不断生长的时候,我们却试图给我们的脸做点整容手术。’”

我开始怀疑俄罗斯是否总要落到现在的地步,而我们只是没能预见到。于是我给俄罗斯记者叶夫根尼娅·阿尔巴茨打了电话,她早在1990年代就曾警告过克格勃卷土重来的危险。阿尔巴茨一直坚持这样一个观点:在历史的某些时刻,政治思想和政治行动的一切都处于危险之中。她一直认为,面对普京的任何妥协都是一种幻觉。

她说,2008年是一个转折点,那一年,普京与西方离心离德,甚至入侵了另一个国家,而西方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对普京来说,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她上个月在电话中说,“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这也正是他开始做的事情。他的行为极其理性。他只是意识到你并不关心。”

她指的是2008年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当时美国总统小布什刚刚开始谈论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我曾报道那场战争,在格鲁吉亚的哥里镇与一支俄罗斯部队一起度过了一晚。我记得士兵们看起来精神焕发,时而哈哈大笑,时而说些笑话。苏联在冷战中的失败留下了一种痛苦的屈辱感和失落感。入侵似乎令他们重新振作起来。

“普京上台以后,一切都变了,”一名军官告诉我。“我们找回了一些昔日的力量。人们又开始尊重我们了。”

阿尔巴茨听起来很疲惫,但却非常坚定。我们谈话的那天,她前往俄罗斯的一个流放地,出席对她的朋友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宣判。纳瓦尔尼是俄罗斯很受欢迎的反对派领袖,他利用宣判中分配给他的时间发表了反对战争的演讲。

“我们现在明白,当普京决定在乌克兰开战时,他必须除掉纳瓦尔尼,”她说,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有勇气反抗的人。

事实上,纳瓦尔尼从未接受放弃直接对抗的立场,他正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一场反对运动,领导人们走上街头。他拒绝妥协,为了反抗,他愿意坐牢。

阿尔希波娃指出,纳瓦尔尼的口号是,这场战斗不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而是正义与中立的斗争,这是在直接挑战普京所要求的政治被动。

我采访过的许多人都说,纳瓦尔尼在多年自由行动后,在2020年遭到投毒,并于2021遭到监禁,这标志着社会契约的结束和普京战争的开始。就像基地组织在2001年9月11日前夕杀死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一样,普京也必须清除反对者。

莫斯科社会与经济科学学院的政治哲学教授格雷格·尤丁认为,2018年到2019年,政治反对派的成功开始加速,正是这种成功将普京推向了战争。

尤丁说,普京无法想象,俄罗斯国内会有人为国家谋福利,但却反对他。所以他寻找叛徒,并执着地认为西方在追杀他。

“这是这种政权的一个特征,”尤丁教授说。“它把内部的异议解读为外部的威胁。”

至于我在2015年提出的问题——一个地方虽然不自由但很快乐,这能持续多久——也许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许多自由主义者已经离开。许多没有离开的人面临罚款甚至监禁。据人权组织OVD-Info的数据,俄罗斯入侵后的几周内,警方在全国拘留了逾1.5万人,远远高于2012年抗议活动期间的人数,研究那次抗议活动的阿尔希波娃说,当时在12个月内约有5000人被拘捕。

阿尔巴茨留下了,她对没有留下的俄罗斯自由主义者感到愤怒。

她说,这种情况意味着“俄罗斯自由主义者,他们对任何问题都不能容忍”。她还说,“他们直接就跑了。”

同时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她说。“在被关进监狱和不进监狱之间选择,我宁愿选择不进监狱,”阿尔巴茨说。她还表示,因为报道这次战争,她面临数千美元的罚款。

尤丁说,选择的困难在于镇压已经完成,政治反对派已经被粉碎。

“最贴切的类比是1939年的德国,”他说。“你期待那里发生什么样的民主运动?这是一样的。人们现在基本上是在试图保命。”

当然,不是所有人。追踪俄罗斯公众舆论的研究组织列瓦达中心的社会学家列夫·古德科夫告诉我,全国大约三分之二的人赞成普京在乌克兰的行动。

“这是人口中受教育程度较低、年龄较大的部分,主要生活在农村地区或中小城市,那里的人口更穷,更依赖权力,”他说,指的是那些依赖养老金和国企工作等公共资金的人。“而且他们所有对现实的建构完全是从电视中获得的。”

他指出,“如果你看看我们自普京上台以来20年的研究,那么普京得到的支持和其声望高峰总是与军事行动相吻合。”

1999年的车臣战争便是其中之一,那是一场尤其残暴的征服,是普京在首次当选总统前的标志性行动。那场战争的一些特征开始在乌克兰出现:双手被捆绑的尸体、乱葬岗、酷刑的故事。车臣战争的结果是系统地消灭了所有抵抗俄罗斯的人。这是否是俄罗斯在布查的意图,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现在这种妥协中止了,幻想破灭了。俄罗斯已进入一个新阶段。是什么样的阶段?尤丁认为,俄罗斯正在从威权主义——以政治被动和公民不参与为主要特征——走向极权主义,后者依赖于群众动员、恐怖和统一信仰。他认为普京正处于危机边缘,但可能会犹豫是否做出转变。

他说:“在极权主义体系中,你必须释放自由能量才能引发恐怖。”他说,普京“是个控制狂,习惯于微管理”。

然而,如果俄罗斯政府开始崩塌,无论是通过俄罗斯经济的崩溃还是在乌克兰的军事惨败,“释放恐怖将是他自救的唯一途径。”

这就是为什么对于乌克兰和反对普京的俄罗斯人来说,目前的局势如此危险。

“普京深信他承受不起失败,他会升级,”尤丁说。“他押上了一切。”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729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不自由但也很快乐?乌克兰战争打破俄罗斯人幻想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