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一个电话一套房!中国老总贪腐扒皮:巨亏10亿的哈药

如果给中国药品行业电视广告按洗脑程度排个名,那哈药集团大概率会“名列前茅”。
“它含钙高,一片顶过去五片,方便~您看我,一口气上五楼都不累!”“哈药六牌钙加锌,补两样只花一样钱”……想必不少人看到这些广告语的瞬间,脑海中就开始浮现以前看过的电视画面。

 

 ·哈药集团旗下广告曾在各电视台循环播放。
然而近年来,哈药集团早已不复往日风光,不仅被曝涉嫌违规宣传、假药、大量裁员等问题,集团盈利也持续下跌。哈药股份2020年财报显示亏损超10亿元,然而另一边管理层薪资却实现三年三涨。
 
不久前,哈药集团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据界面新闻报道,这回是因为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两份判决书,揭开央企专职外部董事、哈药集团原总经理姜林奎的贪腐内幕。
姜林奎曾在哈药集团工作28年,一手开创的“哈药模式”让公司盛极一时。但最终,他没能守住底线,滥用职权、大量索贿,去年6月被黑龙江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
从频传负面消息,到原总经理被查,这一切似乎都昭示着哈药集团内部充满悬而未决、亟待处理的重重隐忧。

 

 
1.大胆开创“哈药模式”

1983年,毕业于佳木斯医学院药学系的姜林奎,被分配到哈尔滨制药三厂(三精制药前身)担任车间工艺员,就此开启了在哈药的职业生涯。
 
哈尔滨制药三厂始建于1950年,是老牌国企。1989年,三厂合并四厂后,更名为三精制药。
 
姜林奎在技术岗位上一步一个脚印,从工艺员做到技术员。1994年12月,33岁的他被任命为三精制药的厂长。
这属于“临危受命”——彼时,三精制药每月亏损将近百万、濒临倒闭,姜林奎接手的其实是个“烂摊子”。
 
上任后,他带领员工一同研发产品,针对葡萄糖酸钙口服溶液不断进行工艺改良。但可惜直到1996年,厂里还是处于亏损状态。
 
1997年,姜林奎带领团队进一步改良了产品,上市了无糖版本的萄萄糖酸钙,并将原本的咖色包装瓶更换为蓝色高硼专利瓶,利用独特的包装给消费者留下记忆点,当年销售收入猛然翻了三倍。
 

 

 ·以往的口服液包装瓶多为咖色,蓝色瓶“横空出世”后受到消费者欢迎。
 
同年,他还力排众议,出资1000万元投放电视广告,结果三精制药的销售额很快就突破了一个亿,扭亏为盈。
姜林奎力挽狂澜、带领三精制药走出破产困境后,便将这样的营销模式延续了下去。1998年,三精制药投放2000万元广告,同年销售额达到2.2亿元;1999年,三精制药直接砸下2亿元打广告。
慢慢的,猛砸广告换取销售量增长的“哈药模式”逐渐形成。
而除了打广告之外,姜林奎还有不少“大动作”。
2004年,在他的带领下,三精制药完成了首推产权制度改革、引入外资,并成功借壳上市,品牌价值一度超过40亿元。同年,他从三精制药总经理兼任哈药集团总经理,被提为哈药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一步步将哈药集团做大做强。

 

 ·姜林奎
在哈药工作了28年后,2011年,姜林奎调任哈尔滨投资集团副总经理。之后,他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直到2019年5月,姜林奎被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才再次引发大众议论。当时业内便有猜测认为,姜林奎落马或与其在哈药集团数十年任职有关。
2.受贿长达20余年

在被通报之前,姜林奎是不少人眼中的优秀企业家。然而,成功背后却是他的两面派作为:
一面果断决策、追求业绩,一面私下勾结、大量索贿。
1997年,姜林奎作为三精制药厂厂长,与山东商人张纪华相识。当时,张纪华是三精制药厂的药材供应商之一。
两人认识后不久,姜林奎就开始受贿。
起初,张纪华只是每年春节期间,去姜林奎的办公室、宾馆等地,给他放下2万元;两年后,从2万元变成了5万元,并且连续17年从无例外。1998年到2016年,张纪华向姜林奎行贿共计89万元。
 
作为“回报”,2004年姜林奎与张纪华合作,先后成立了山东三精医药有限公司和三精制药有限公司,专门用来向三精制药供应“双花”等中药材和销售成品药。

 

即便是在姜林奎离开哈药集团后,两人也始终保持着行贿受贿的关系。
 
2012年10月,张纪华向姜林奎咨询医药业务问题,姜林奎主动提出让张纪华支付咨询费100万元。不过,实际情况是姜林奎并没有提供任何顾问服务,这100万元就是张纪华“白送”他了。
 
从张纪华处得到的钱,只是姜林奎受贿所得的冰山一角。
 
2009年3月,姜林奎看中了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套房子,想要买到女儿名下

,遂给承揽三精制药公司广告业务的广告商赵某打电话,赵某随即给他的女儿转来87万元购房税金,还给原房主转去329万元的购房款,共计416万元。

钱要完了,姜林奎又觉得“这么多钱都让赵某支付不太好”,遂给哈尔滨一家印刷厂的老板辛宪刚通话,让他给赵某转300万元。
辛宪刚答应得很痛快。当然,这也是因为姜林奎此前为他行了不少方便。
辛宪刚原本是三精制药厂的司机,后来开了一家印刷厂,专门给三精制药生产包装,三精制药63.51%的外包材料业务都被交到了他手上。
 
2006年,三精的技术部门并不认可他公司生产的瓶装产品多格包装盒,也是因为姜林奎“通知”主管生产技术的副总经理后,新包装才得以顺利入厂。而且,姜林奎还将口服液小盒单价从0.277元调整为0.35元,为他谋取了大量利益。
因此,姜林奎只要开口,辛宪刚就没有不答应的。
 
2012年,姜林奎又看上了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套房子,便对辛宪刚说,买房“手里缺点钱,帮我交400万”。几天后,400万元就顺利到账。

 

姜林奎这边在北京想买房就买房,而在他操控下的三精制药后被查出违规采购包装共计5605.79万元。
更糟的是,这20余年的贪污受贿,还为此后哈药集团的发展埋下了祸根。

3.哈药为何风光不再

 


2011年,姜林奎调离哈药集团前夕,哈药集团制药六厂(哈药六厂)在其官方网站刊登了一组办公楼内部照片,引发舆论热议。
当时,新华网发文称,“照片显示其主楼异常豪华的建筑和装修:外观是法国凡尔赛宫的建筑风格,而内部走廊内全是实木雕刻,并用金箔装嵌,每一个天使都活灵活现,形态各异。”

 

 ·哈药六厂办公楼外观
 
然而,再金碧辉煌的办公楼,也挡不住内外夹击的“暴风雨”。
2010年,卫生部发布限制抗生素滥用的政策,哈药总厂的原料药制剂业务大受影响;且随着新《广告法》逐步完善,“哈药模式”不再百试百灵,广告投入开始打水漂;再加上医保控费、辅助用药等政策出台,哈药集团的业绩表现愈发不佳。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1年,哈药集团因污染问题被央视点名批评。其实早在2005年,《黑龙江日报》等当地媒体就曾报道过哈药集团制药总厂的气味污染问题,周边居民持续投诉多年却未得到回应。这种不解决问题的态度,彻底惹怒大众。
随后,哈药集团又接连被曝高层受贿丑闻。
 
当时,姜林奎虽已离开哈药集团,但受贿的不良风气留下了。接任三精制药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刘占滨,2014年因涉嫌受贿被调查。消息公布几天后,他借口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从三楼卫生间一跃而下,自杀身亡。

 

 
同一时期,三精制药子公司三精千鹤制药原两任总经理王建军、孙开敬也均因涉嫌受贿、贪污而被调查。
 
还有三精制药前销售经理、销售代表,也被认定存在向医院院长、护士长、科室主任提供回扣的单位行贿行为……
 
近几年来,哈药集团几度试图“自救”。
先是摒弃“重营销轻研发”的决策,然而主营产品业务呈现颓势,加上新品开发力度不足,始终成效颇微。
 
于是他们又将目光投向近年来有潜力的保健品市场。哈药股份从2018年开始成为GNC(健安喜)单一最大股东。结果2020年因疫情等多方面原因,原本亏损的GNC宣布破产,哈药损失惨重。
 
目前,哈药集团总经理是曾在大型药企诺华担任过中国区总裁的徐海瑛,她试图带领哈药集团淘汰腐朽体制、创新产品决策,走向转型。
 

 

 ·徐海瑛
 
然而,即便现今的管理团队拥有丰富经验和海归背景,依旧需要面对集团内部长期积压的问题。而从这几年年年下跌的业绩来看,转型成效还并不明显。
更令外界疑惑的是,哈药股份财报数据显示,一边是2020年亏损10亿,另一边却是管理团队薪资“三连跳”——2018年到2020年三年间,公司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税前薪酬总额分别为897万元、1922.43万元、2211.52万元。
如今的哈药集团,已经无法再次承担试错的风险,新的团队能否避开姜林奎的负面影响,能否重振旗鼓,只能在未来证明了。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2808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一个电话一套房!中国老总贪腐扒皮:巨亏10亿的哈药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