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走进法国同性恋书店,我大开眼界

文/Léa 图文:审稿-孙绿、制作-琪琪 封面图:《高潮俱乐部》

 

 

 

在法国,目前有3家同性恋主题书店

两家在巴黎——Les Mots à la Bouche和Violette and Co,第三家在尼斯:Vigna书店。

Les Mots à la Bouche书店

图:lebonbon.fr

Violette and Co书店

图:vingtparis.com

Vigna书店

图:youasme.it

 

 

这三家书店中历史最悠久的是Les Mots à la bouche,成立于1980年,是巴黎最具代表的同性恋文化空间,甚至成为了游客的打卡地,巴黎市长都组团光顾过。 

书店名字的含义是“口中的词语”,这是因为刚开张时采取混合经营模式:白天是书店,晚上是茶室兼餐厅。虽然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几个月,但是名字保留了下来。

1983年夏

创始人 让·皮埃尔·迈耶·根顿

(Jean-Pierre Meyer-Genton)

站在商店的门口

图:lebonbon.fr

巴黎市长Anne Hidalgo视察同性恋书店

图:Fiertes En Commun

 

书店里空间不是很大,但却汇集了12000多种LGBT主题书籍

图:Les Mots à la Bouche

 

裸男画册往往被放在显眼位置,用来吸引流量。

图:Les Mots à la Bouche

 

从文化、心理、社会、历史、法律等各角度探讨同性恋的严肃类书籍,是同性恋书店的中坚力量。

图:Les Mots à la Bouche

 

甚至还有一些限制类的“工具书”,比如下面这本《高潮俱乐部》,用大量简明的图示,对女性、男性、异性恋、同性恋、跨性别者的各类高潮动作进行了详细解析。

《高潮俱乐部》

图:L”Herboristerie de Louise

 

书店中销售最多的,不是这类实用书籍,而是同性恋主题的小说

近年来,这类小说有正常化的趋势,在很多作品中,性取向只是人物的一个特质,不是剧情的中心主题。

一些比较受欢迎的小说有Tracy Wolff的《幻轮》(无性恋)、Perry Moore的《英雄》(男同性恋)、Yann Fastier的《狐狸与王冠》(女同性恋)。

法国作家Yann Fastier的《狐狸与王冠》

还曾获得青少年图书大奖

图:Talents Hauts Éditions

 

在所有书籍中,下面两类是我个人感觉比较特殊的,跟大家细聊一下。

 

 

 

 一、同性恋与中国 

 

法国社会普遍认为中国LGBT群体过于弱势,因此,书店上架中国同性恋主题的书籍,或多或少会带有“探秘”的味道。

书店引进了一些中国作家的同性恋小说,其中最著名当属作家筱禾的《北京故事》,即电影《蓝宇》的原著小说。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这本书的法语版翻译成了《北京同志》,而且封面上还特别用红字标示着“中国被禁小说”。

不过,这部小说在国内真的被禁了吗?知道的朋友评论区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法语版《北京故事》

 

另外,章诒和的女同性恋题材小说《邹氏女》也有法语译本,还被书店标为“心水之选”(COUP DE CŒUR)。小说讲的是建国后监狱中女同性恋犯人的爱欲情罪。

《邹氏女》法语版发行时,法媒报道也声称此书在中国被禁了,还暗示读者被禁的原因:“其中的生活当然不是审查人员喜欢的题材。”

但事实上,《邹氏女》在国内的出版商是中规中矩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豆瓣上还有一长串书评,何谈被禁呢?这些恐怕都是法国出版社为了激发读者的窥探欲,自己编造出来的“卖点”。

法媒L’OBS对《邹氏女》的报道

 

金星的自传

《半梦》(Rien n”arrive par hasard)也能在法国的同性恋书店买到。

这本书的法语简介也是非常暧昧不清,这本来是一段寻找自我的生命历程,但法国编辑非要往政治上拉扯:

“十五年前,金星还是一个男人,中国的一名上校。他的蜕变故事令人惊叹:严格的军人家庭的童年、军队中非人的儿童舞者训练、成为明星舞者的胜利、发现不同的性取向、移居西方、学习自由……

最后不可逆转的是:选择成为女人。金星的故事仿佛是迷幻般在平行世界间穿梭:革命时代的红军,90年代的纽约,以及炸开历史桎梏的中国上海”。

 

 

简介中反复强调“军队”,还把军区歌舞团说成是“毛泽东的红军”,编辑仿佛在暗示读者这不是男儿郎和女娇娥的抉择,这是自由与专制的斗争。中国LGBT题材的作品到了法国,难道都会被罩上意识形态的面纱?

以上都是中国作者的作品,而下面这部《大地之子》(Fils de la terre)则是法国作家创作的、以中国古代为背景的同性恋小说。

 

 

作品灵感来源于龙阳君和魏安釐王的典故,作者感叹“龙阳之好”成为远东地区男男爱情的代称,但我们对这个历史人物却知之甚少,于是以想象的手法重构了龙阳的一生。

书中修改了龙阳君的历史地理背景:魏王变成了皇帝,定都南京;龙阳出身广东贫苦家庭,是皇帝的侍茶师。

一个法国人试图驾驭中国古风耽美小说,还挺让人期待的。我抱着脸红心跳追腐剧的激动之情打开这本书,结果却被法国作家的儒家思想道德课给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书里对霸道天子与青葱少年的爱情着墨甚少,反倒是通过龙阳的视角,疯狂输出家国天下的大局观。例如,天子深爱龙阳,不近女色,皇位无后。龙阳思虑再三,决定为了国家离开皇帝:

“但他不是我的,他是属于中国的,他就是中国……我必须淡出,不再阻挡,离开舞台,让他履行君主的职责,我应该让路,消失……不,既然只有死亡才能把我和他分开,我就必须死。”

我的天呐,朱熹都说不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这么一部弘扬爱国奉献精神的神作,放在同性恋书店真是屈才了啊。

 二、同性恋与儿童 

怎样帮助小孩以平常心去理解、对待LGBT人群?这应该是一个挺棘手的问题。同性恋书店中各类主题的儿童绘本提供了一些思路。

各类主题的儿童绘本

图:Les Mots à la Bouche 书店

 

有些绘本是同性恋主人公的童话故事,如Katie O”Neill的《公主公主》。

 

阿米拉公主从塔中救出了被囚禁的塞迪公主。两人一起去冒险,途中还营救了王子、教食人魔跳舞、拯救了城市、打倒了邪恶的反派。最后,他们举行婚礼,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有些绘本则立足于现实,其中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维奥莱特的爸爸们》(Les papas de Violette),讲的是收养了一个小女孩的同性恋家庭,故事以小姑娘维奥莱特的口吻,讲述她的双爸生活。

 

绘本的对象毕竟是小孩子,我以为作者会用很温馨的语调,来讲同性恋家庭的故事。然而并没有!这本书的第一页就吓死宝宝了!

作者开篇就直面矛盾,展现小姑娘维奥莱特在学校里受到霸凌:

“嘿,大家知道吗?维奥莱特有两个爸爸,他们手牵手,还亲亲!呕,太恶心了!”

“你真的没有妈妈?太疯狂了!”

“怎么能确定你真的是女孩?你很可能有小鸡鸡呢!”

 

 

一群同学围着小女孩指指点点,说她有小鸡鸡……如此残酷地表现校园霸凌的儿童绘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是什么人间清醒的作家,敢啃这么硬的骨头!

绘本后面的内容就越来越阳光了:维奥莱特不理解其他孩子为什么歧视她,因为她的爸爸们像所有父母一样很爱她,给她讲故事,教算术。绘本大部分篇幅都在讲两个爸爸的家庭跟别人一样幸福。

 

家庭的爱是有了,但是小女孩在学校受欺负的局面怎么解决呢?可惜,绘本开头有多震撼,结尾就有多潦草。最后,维奥莱特与欺负自己的同学和解了,因为那个同学的爸爸突然去世了,没爸的孩子突然羡慕起有两个爸爸的维奥莱特了!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同性家庭的孩子遇到霸凌,解决办法就是坐等“天惩”?当然,指望儿童绘本解决社会难题,本来就有点儿幼稚了。不管怎么说,承认问题就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法国哲学家萨特在《什么是文学》里说:“作家的功能是确保没有人可以无视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说自己是无辜的。”从这个角度说,LGBT 图书也承担着人类认识自身的永恒使命。

然而,这个与性、身份认同息息相关的话题如何适应儿童,仍是一个争议不断的话题。哪些内容有利于从小培养包容的心胸?哪些内容是玷污祖国花朵的纯真心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尺。

大家怎么看呢?你会给自己的孩子看同性恋主题绘本吗?

 

END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环行星球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请后台联系。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908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走进法国同性恋书店,我大开眼界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