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征文精选¦ 我的妈,额滴娘

她,是一个传统到骨子里的女人,一个做事利落的女人,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

出生于一九七二年的她,即将迎来自己五十岁的生日。

在我抬笔的一瞬间,我的内心是愧疚的。因为我真的不了解这个女人,即便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五年。代表着七零后一代的固有思想,我们之间从没有过一次平等的交流内心的探讨,只因为她的身份是母亲。

二十年前,她是一位优秀的天车工,屡屡比赛都能获奖。她可以轻松操纵天车,将小小的一桶水提到指定的位置。那时候的她是那么的年轻,朝气蓬勃。她估计也没想到,几年后经她孕育的小兔崽子,能让她如此操心。

我小时候很淘气,窜上蹿下的,经常把自己的脑袋撞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我在院子的楼梯上蹦上蹦下,她在院子花池旁洗着一家人的衣服。突然,我一脚腾空,脑袋狠狠的磕在了台阶边上,咣的一声,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洒满了台阶。幼小的我看着满地的血正发懵的时候,她仿佛超能力附身,瞬移至我的身边,用手死死的捂住我的伤口,但是鲜血还是从她手指缝中涌出。她抱着我,拔腿就往村东头的卫生院跑去。这个瘦弱的女人竟然有如此强大的体力,速度快的像是脱缰的野马,模糊中我甚至都能看到她身后扬起的尘土。在一阵疾驰中,抵达村卫生院,及时止住了血,缝了八针。她由于紧张,脸上早已没了血色,瞳孔中还带有焦虑与自责。她紧紧的抱着我,缓解着她内心的紧张。经过这次事件,激发了她的应急反应,以至于之后的几次磕破脑袋,她都瞬间出现在我的身后,止血手法也渐渐熟练。

怀着不让我输在起跑线上的美好初衷,她为我报了很多辅导班,较为离谱的当属于,我还在幼儿园大班,中文都没记住的前提下,她为我报了英语培训班,跟初中学生学习…现实让她暂时放弃了为我制定的“起跑线”计划,计划搁置两年后,计划继续跟进。在我二年级的某一个周末早晨,迷迷糊糊她将我拉起来,带我到了一个乐器培训处,将我丢在那里后,她就去上班了。稀里糊涂的选择了单簧管这个乐器,稀里糊涂的学了一早上的“哆唻咪”。作为普通的家庭,家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有音乐细胞,她竟然让我去学音乐,她承认她有赌的成分,但是她赌对了。她的这个选择,帮助我度过了初中、高中、大学,并且将伴随我一生。

她,做着全天下父母都会做的事—-拿孩子跟别家孩子比较。从小充斥在我耳边的不外乎:王姨家娃这次考了多少分,你才考了几分?;张姨家闺女英语学的多好,你能背一句英语不;买个水杯会说,人家柴阿姨闺女从来没买过水杯,一块钱的矿泉水瓶用到现在了;买玩具会说,李主任儿子从来没买过玩具,都是学习,你一天天光玩;甚至高中住校时,一个星期我只有一百块生活费,想多要时都会说,别人家闺女一星期才花五十,你就花一百?为此,我一直“抗战”,却还说我叛逆,不听话,说这些是为了激励我。没有办法,我只能默默的提高自己。

在高三时期,因为我第一学期都在学习音乐,导致文化课严重滞后,留给我的时间仅剩最后的一百天冲刺。在第一次模拟考试,以总分二百分的成绩,稳坐班内“头把交椅”,这时她着急了,在一次晚饭中,她突然说,如果你今年考不上大学,我估计都活不下去了。一时间我竟不知如何回答,内心却因这句话险些崩溃。学习艺术期间,我独自一人,离家数百里,在举目无亲的城市,度过了半年多的时光。从不敢浪费时间,每天练琴时间超过八小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以至于来回乘坐的火车,我都能熟系到哪个座位上的盘子有个缺口。回到学校学习文化课,同样不敢放松,每晚奋战到很晚,现如今却听到这样一句震撼我的话。因为学习高压,加上她给我的压力,我的内分泌失调了,整夜睡不着觉,不停地去上厕所,甚至出现了轻度的抑郁症,但是我不敢放松,我怕因为我的原因没考上大学,她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渐渐的,付出慢慢的会回报,由于学艺术之前,我的文化功底不差,我渐渐赶上了第一梯队,成绩提升了二百分。最终以高考成绩达到一本线,结束了这场战斗。

有多恨她就有多爱她,高考成绩公布的那天,看到成绩时她的表情,我至今印象深刻,那是一种如释重负又带着丝丝自豪的神情,嘴角咧开的角度已经趋近于九十度,已经数不清她给多少人打电话报喜,只记得那天她交了两次电话费。

这九年的义务教育,让我身心俱疲,我特别想逃离这个家、这个地方,逃离“她的魔爪”,我选择的我们省最北边的城市。她将我送到学校,准备返航时,她不舍的痛哭起来,养我这么大,我第一次离她这么远。我轻声的安慰,故作潇洒的挥别了她,转头看着学校,升起一丝逃离的喜悦。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作为一个退休的女人,她完美的向我诠释了什么是闲在家。两天一电话,五天一视频,无时不刻不宣布着她的浓浓思念之情。每次说的内容都是一样:好好学习,别天天想别的乱七八糟的;生活费够用吗?别人家孩子可没花这么多!就这样,在我毕业时,我又准备了逃离计划,这次的目的地是俄罗斯。

身在海外,在这个离家一万多公里的地方,我获得了片刻的宁静,随之而来的却是对家的思念。每天醒来,推开窗户,听着外面的鸟叫,它却说着外国语,让我无法判断它的喜悲;每天吃着汉堡喝着可乐,嘴里的感觉却是妈妈做的油条和豆浆;每天背着单词,心里却反复练习着家乡方言;每天闭眼仿佛回到了我的那间冬暖夏凉的房间,睁开眼却在他乡。离家已数年,最想听的却是她的唠叨。那个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得到认可的妈,现在也满口的为我骄傲。前一阵被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并没有给她说,但母子连心,她仿佛知道我身体不舒服,在生病期间不停的跟我聊天。我康复后,告诉了她得病的消息,她哭的像个孩子,嘴上骂着我,心里疼着我。

提笔至此,回望以前,想着关于妈妈的种种,我不禁潸然泪下。虽然我并不了解这个嘴上刻薄,内心温柔的她,但是就像她爱我那样,我也爱着她。

此篇为华联杯母亲节有奖征文活动,

读者投稿作品欣赏第十四篇!

母爱与孝心如涓涓细流,

在征文的字里行间流动,

愿你有所感,有所悟,

抒写下真情实感,与网友分享。

征文要求:

投稿者请将作品发送至电子邮箱

info@herlandmag.ca

并在邮件主题中注明“征文”字样

投稿请用word 格式文件附件形式

 

注意!本活动收稿截止日期

加西时间‪4月25日晚上12点整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927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征文精选¦ 我的妈,额滴娘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