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征文精选 ¦ 母亲的眼泪

紧治疗吗?医生说,只要静养得好,半个月就没有问题了,您就安心吧,就是成了废人,我还是要好好养您啊。养我是回事,把你们拖累了啊,你们那么多事情,还要每天陪着我。这几天,你们办公室电话不断,你说我给你添了多少乱,这不争气的腰。母亲说。

我笑笑。娘,办公室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的,不用今年夏天,母亲突发腰疾,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直起身子。我慌忙将母亲送到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必须马上住院治疗。我一口应承下来。

就在我咨询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对医生说。能否给我开点药,我回去慢慢吃。我儿子还要上班,住院了,哪有时间过来陪我啊。话毕,母亲将目光移到我的身上。我的心刹那间被震撼了,泪水湿润了我的眼睛。娘,怎么不住院呢?我们听医生的,再说都这么严重了,这次我们就好好治治,不要考虑我的事情,我能够处理好的。医生这时也说话了,就是,一定要治了,再不治,您的腰会更加疼痛,光吃几颗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听您儿子的,儿子这么孝道,您也要成全他的孝心啊。

一番努力,母亲终于答应住院了。在医生的帮助下,我将母亲送到了病室安顿下来,然后就匆匆忙忙跑去办理入院手续。这一切消停下来,我已是跑得满头大汗了。

医生给母亲挂上了液体,吩咐着诸多的注意事项,我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坐在母亲的病床边,和母亲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看着液体一点一点地滴入母亲的血管,祈祷着药到病除。

母亲爱怜地看着我,这下又耽误您的事情了,您那么忙,现在还要在医院照顾我。呵呵,娘,您说啥呢,您把我们养大,我们难道就不能够尽点孝道吗?再说,这次腰疾那么严重,我们能够袖手旁观,让您痛苦?那样,您不骂我,社会上的人都要指着我的鼻子骂,说我是不孝之子哦。

母亲笑着,我也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把这番话说出来后,感觉内心舒坦而惬意。对于母亲的孝道,实话实说,我还从来没有用口头的方式表达过,尽管每天与母亲朝夕相处。

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就一直与我生活,收拾家务,抚养孩子,里里外外的活儿几乎她都一人做。有时我们要做些什么,她都说你们作那么忙,回到家里就休息。我们竟真的听了母亲的话,回到家里,不管母亲在干什么,我们都习惯于倒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干点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从来没有主动对母亲说,我来帮您。就在母亲腰部开始比较轻微痛的时候,我们还是没有帮母亲做点什么。

现在想来,我们还真的对不起母亲,尽管母亲从来都没有责备过或要求过我们做什么,就是她有时生病了,也从不要我们陪她上医院。刚到我这里时,环境不熟悉,她就在小区附近的诊所看病,后来熟悉了,她就一人到医院看。每次回来,她似乎都有什么收获似的,唠唠叨叨讲述一些逸闻趣事。我们也习惯了。

临近中午时分,医生进来查看,说片子出来了,是腰椎部分有骨折,必须静养。医生说,前次叫您住院您不住,这次就严重了喔,老人家,年纪大了,骨质疏松,特别容易骨折,行动要小心点。您这个做儿子的,妈都直不起腰了,怎么就不送来检查呢?

我的头嗡嗡作响。前次?这之前母亲已来过,我们怎么不知道呢?医生说,您母亲说你忙,就开了点药回去吃,回去我估计没有休息好,导致骨折。我的头一下子清新起来,前些天,母亲在自己的卧室吃药,我突然间走了进去,娘,您怎么啦,又在吃药。我的腰有点不舒服,在医生那里开了点药,吃了好些了。那您自己多注意,有啥毛病早点治。母亲说人老了,哪能没有什么毛病,小打小闹的,没有啥。

母亲的身体一向还是比较好的,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一年之内就是偶尔感冒咳嗽之类的,也许正是这种认识和这种状况,使我们都母亲的身体健康忽视了。

医生走了。娘,您前次怎么不给我说呢?前次认真治疗下,哪有今天的痛苦呢?有啥不要硬扛,您毕竟不是年轻人了,扛不住,自己多受痛苦。母亲说,你们每天那么忙,那好拖你们的后腿呢?再说,我也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恼火。

忙是我生活的常态,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忙了些什么,每天晚上或者每个周末回想自己做了些什么,真的还说不出过子丑寅卯来。但就是忙,一进办公室,事情就接踵而至,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母亲与家人早习惯我的工作方式,所以从不让我做家务和分担家里的事情。现在想来,也正是这种忙,掩盖了我对母亲的关心和照顾,以致她为满足我的忙而强迫自己忽视了对自己健康的关心和照顾。

我决计这次好好陪着母亲,将她的腰疾彻底治疗。我请了假,一心一意在医院里照顾母亲。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在医院照顾母亲,尽管之前母亲也住过院,但照料的事儿都给了我的哥哥和妹妹,那时我要么在外,要么就忙得一塌糊涂。记得08、09年,母亲两次住院,我都在成都出差,等我完成任务赶回来时,母亲却出院了。这成了我们家的笑谈。

我没有将母亲住院的消息告诉我的哥哥和妹妹。以前他们付出的多,这次我一定要自己来承担。可这话说得轻巧,真正干起来才知道有多麻烦。就说三顿饭吧,这个平日里实在是太普通的事情,之于我却吃了天大的事情。初始,妻子每天做早饭,我每天早上就回家去拿,跑了几天之后,才觉得麻烦;后来干脆吃医院食堂,可食堂的饭菜不敢恭维;再后来我到周边饭店买饭,又觉得卫生不过关;再后来,还是一大早回家拿饭。几天下来,我整的是筋疲力尽。尤其不舒服的是,晚上在医院睡觉,哪个滋味实在太难受了。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有时她在轻轻叹气。

母亲的身体不能够有大的移动,吃饭也成为了她最难办的事情。开始,我将病床的上部调高,母亲就可以以半坐的姿态自己吃饭,可时间稍稍一久,就影响腰部,又只得平平躺下。母亲说,这怎么得了,我不就成为了废人了吗?吃饭都没有办法,以后还能够干啥子。母亲自责着。

我忙安慰母亲。娘,您怎么那么说呢?现在不是在抓担心。放心,我一直陪您。说完,我端起饭碗,用勺子一点一点给母亲喂饭。母亲微微张开嘴,慢慢地接受并咀嚼着。这时候,我突然间发现,几颗大大的泪滴从母亲的眼里流出。母亲哭了。

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母亲,儿子给您喂饭,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给您喂饭,您就流泪了。我是您喂大的,我的儿子也是您喂大的。您一喂就是多年,从没有怨言。我今年都八岁的儿子,他有时还调皮,在早上上学时间紧的情况下,您还为他喂饭。尽管我们有时也说您娇惯他,但您想让儿子多吃一口饭的心意我们是打心眼感谢您的。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羊与鸦尚且知道感恩母亲,知道回报母亲。何况我呢?亲爱的母亲,在您身体不适的时候,儿子给您喂饭是儿子应尽的义务与孝道,您竟然流泪了,这让儿子多么愧疚与不安。我知道您是个要强的人,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您是不会麻烦其他的人的,包括您的子女。在您的潜意识里,子女对您的付出那就是您自己的失责。

泪水在我的眼泪回旋着,我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我害怕母亲看见了。在朦胧的泪光中,我一勺一勺地给母亲喂饭,母亲也一口一口地吃着,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意。我的心也在那一瞬间释然了。母亲,愿您健康;母亲,愿您吉祥。

 

此篇为华联杯母亲节有奖征文活动,读者投稿作品欣赏第十一篇!

母爱与孝心如涓涓细流,在征文的字里行间流动,

愿你有所感,有所悟,抒写下真情实感,与网友分享。

征文要求:

投稿者请将作品发送至电子邮箱info@herlandmag.ca

并在邮件主题中注明“征文”字样

投稿请用word 格式文件附件形式

本活动截止日期为‪4月25日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032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征文精选 ¦ 母亲的眼泪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