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白人朝华裔女店员脸上泼滚烫的咖啡,加拿大是怎么了?


3月29日三点左右,加拿大大温列治文渔人码头附近的咖啡店内,一对白人夫妻对店内的华裔女店员泼洒咖啡,并辱骂F*Chinese。
店员追出后,男性白人继续辱骂。店员随后报警,警察拘捕了其中一名嫌犯。

受辱信息发布后,网友搜索发现,这位男顾客是歧视惯犯。2019年11月,他在公寓大厦停车场明确标有“不允许在此洗车”的地方洗车。有位华裔女士指出时,他使用种族歧视的语言破口大骂,还用水龙头喷华裔女士和她的车。并且不在乎女士的朋友用手机拍摄,仍对着镜头大骂“F*Chinese”。大厦管理处说,他不止一次违规。

问题是,这样一位无视公德、法律的惯犯,怎么就能一直逍遥?以至于在列治文,这个号称华裔聚居的“飞地”上如此猖獗地公然用热咖啡泼服务员的脸?大肆辱骂华裔?在28日加拿大多个城市联动举行反亚裔歧视活动之后顶风作案?

谁给他的胆量和勇气?答案显而易见。

那一杯泼在年轻的华裔女店员脸上的滚烫的咖啡,其实泼在了我们每一位华裔加拿大人的脸上!!

这两年大温地区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案件增多,但是鲜见起诉上庭的。比如2019年8月,发生在列治文停车场的白人妇人公然辱骂华裔的事情,受害华裔在社交媒体发出了视频后,群众呼声震天、事件被报警、反歧视组织主持正义、舆论宣传轰轰烈烈,然而,嫌犯竟然未被起诉!——原因据说是受害人接受了嫌犯的道歉、达成了和解!!

警方未公布道歉内容。可是嫌犯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表达得非常明白,“拒不道歉、拒绝认错、毫无悔意”。由于受害人未继续与媒体或反歧视组织联系,外界也无从知晓她的心路历程,不懂她何以从忍无可忍、士可杀不可辱的义愤填膺中迅速恢复、偃旗息鼓,接受了一个不肯认错的嫌犯的道歉?

这位男顾客,之所以能顺畅地泼出咖啡后轻松地钻入他上次边骂F*Chinese边冲洗的宝马车,临上车前还敢骂F*Chinese,是否与他上次停车场的种族歧视事件发生后,未受到法律制裁有关?那辆宝马,是否听这句F*Chinese听得很习惯??!

这位男士的行为,显然一种种族仇恨的行为。按照加拿大的法律,仇恨案件一般是公诉。由检察官根据证据/证词的强弱、多少,事件的严重性、社区对事件的反应程度等来决定是否提起公诉。停车场大妈案件未能走入起诉程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华裔受害者与嫌犯“达成和解”,而且据说,受害人甚至离开了加拿大“躲避风声”。

在美国也曾有类似案件。华裔老人被人殴打到头破血流。社区反响剧烈,数百人联名抗议。案件顺利公诉。可是,开庭前夜,老人回国了。嫌犯当庭释放。试问,这位嫌犯以后打华裔还会犹豫吗?

对这类种族仇恨案件的处理,会涉及法律和政策的问题,受害者的态度也很重要。

比如,就警方未对2019年停车场辱骂华人案件提出刑事指控,位于UBC法学院的智库“刑法改革与刑事政策国际中心”高级研究员杨诚教授指出:“当时警方这么做的两个理由按加拿大的法律其实都有问题。第一条理由是被害人(被骂的女士)自己向警方表示不想追究了。然而,攻击(assault)是公诉案件,被害人只是证人而已,不能决定私了。警方的另一条的理由是加害人(骂人的女士)可能有健康问题。但是,除非加害人有精神分裂症,否则不能因病免除刑事责任。按本省的检控政策,对基于种族仇恨的犯罪,即仇恨犯罪,应该优先提出检控。加拿大对种族歧视采取零容忍的政策。”

停车场案件中,警方为何能枉顾程序不公诉呢?无非是因为受害人躲了,警察不想多事儿。于是,一次本来可以给种族主义者深刻教训的机会错过了,成了一场雷声大、没雨点的“闹剧”。于是,对华裔的辱骂一再响起。

对比隔壁省印度裔被骂、案犯被判刑的同类案件,不难理解为何在华裔聚居的“飞地”里,华裔一次次被辱!不能理解为何在华裔大本营的唐人街上,华裔屡屡受害!不难理解,为什么滚烫的咖啡能毫不犹豫地泼到年轻的华裔服务员的脸上!咖啡被“泼到”每一位华裔加拿大人的脸上!你,被烫到了吗??

认怂一次,受害无穷。

类似这样的事件,起诉与否,定罪与否,关键在于证据。我们注意到,有报道称,“警方呼吁任何目击事故经过或拍得视频的民众立即与骑警联络。”显然,现有的证据还不是足够了。需要更多的证人证词,将煽动种族仇恨的人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对这次泼咖啡事件,杨诚教授认为,“这次泼咖啡事件仇恨犯罪证据确凿,被害人态度坚决。希望列治文警方会依法严肃处理,提出指控,以儆效尤。”前车之鉴,案件最后是否能被公诉,需要受害者和目击证人,也需要社区的表达。这一次,希望感觉到痛楚的华裔能坚持到底,严惩歹徒。

一些华裔反对反歧视的华裔反歧视的原因是不明白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以为忍一忍、百事消;假装看不见,歧视就能不存在;用爱来应对,坏人就能放下拳头。错!错!错!

百余年前,梁漱溟先生已经非常清晰地总结出来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华夏文化的基调是宗族文化,西方文化的基调是教团文化。教团文化中,更强调的是人人平等,每个人有自己的疆界,非常清晰。每个人都要自己保护自己的疆界、并不能侵犯他人的。在教团文化中,个体的自由度更大,但是自我保护的责任也更大,而非如宗族文化中依靠长幼秩序自动形成一些规矩和获得保护。

因此,在西方社会,任何人都是自己的保护神。你受到侵害不吭声,别人则不知道你不舒服,更可能变本加厉。在西方文化中,没有“意会”这种事。

三毛在《西风不识相》中很清晰地记录过她对东西方文化差异的了解过程和认识。

起初,“我的坏脾气一次也没有发过。我总不忘记,我是中国人,我要跟每一个人相处得好,才不辜负做黄帝子孙的美啊!”

可是当她的舍友们对她长期呼来喝去地当佣人指使后,她觉悟了,“我一再的思想,为什么我要凡事退让?因为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我要助人?因为那是美德。为什么我不抗议?因为我有修养。为什么我偏偏要做那么多事?因为我能干。为什么我不生气?因为我不是在家里。我的父母用中国的礼教来教育我,我完全遵从了,实现了;而且他们说,吃亏就是便宜。如今我真是货真价实成了一个便宜的人了。对待一个完全不同于中国的社会,我父母所教导的那一套果然大得人心,的确是人人的宝贝,也是人人眼里的傻瓜。”

后来,在她受尽委屈忍无可忍地摔摔打打、骂骂咧咧大爆发、并拒不认错后,“奇怪的是,我没有滚,我没有道歉,我不理人,我任着性子做事,把父母那一套丢掉,这些鬼子倒反过来拍我马屁了。”她成了女生们尊崇的宝贝,处处被照顾。

从而,三毛得出结论,“这个世界上,有教养的人,在没有相同教养的社会里,反而得不着尊重。一个横蛮的人,反而可以建立威信,这真是黑白颠倒的怪现象。以后我在这个宿舍里,度过了十分愉快的时光。”

她从西班牙转去德国留学后,对不守规矩的舍友积极投诉,舍监的评价是“贵国的学生,很少有像你这样的。他们一般都很温和,总是成绩好,安静,小心翼翼。以前我们也有一次这样的事情——两个人共一个房间的宿舍,一位贵国来的学生;他的同房,在同一个房间里,带了女朋友同居了三个月,他都不来抗议。我们知道了,叫他来问,他还笑着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三毛被舍监肯定的勇敢,却被其他中国留学生嘲笑,“奇怪,也不想想自己是中国人——”三毛对这些不辨是非、愚昧的同胞的评价是“我的同胞们所谓的没有原则的跟人和平相处,在我看来,就是懦弱”!

在她周游列国,受尽文化差异的“惊喜”后,她反思,“我一再反省自己,为什么我在任何一国都遭受到与人相处的问题,是这些外国人有意要欺辱我,还是我自己太柔顺的性格,太放不开的民族谦让的观念,无意间纵容了他们?是我先做了不抵抗的城市,外人才能长驱而入啊!我多么愿意外国人能欣赏我的礼教!可惜的是,事实证明,他们享受了我的礼教,而没有回报我应该受到的尊重。

这段话也恰恰是对每一位被热咖啡烫伤心的加拿大华裔的提醒!

“我不再去想父母叮咛我的话,但愿在不是自己的国度里,化做一只弄风白额大虎,变成跳涧金睛猛兽,在洋鬼子的不识相的西风里,做一个真正黄帝的子孙。”

如果我们不想出门挨打、随意被抢、地铁里被锁喉、脸上被泼热咖啡,请勇敢地保护自己的利益,拿起司法的武器,发出社区的抗议,在不流行隐忍、委婉、含蓄的文化中,做只猛虎,守卫正义、维护加拿大社会的和谐、杜绝仇恨犯罪!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来源:高度见闻

平台: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8423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白人朝华裔女店员脸上泼滚烫的咖啡,加拿大是怎么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